第二十章 强人所难
作者:贼人字数:2211字

第二十章 强人所难

袁水问走进墓穴,把吴尚青打开的棺椁缝隙再次拉大,凝神看去。

那是一个身体肿胖,浑身长满白毛的尸体。

白毛有二寸长,散发着幽幽的寒气。

“幸亏只有二寸!”袁水问暗叫侥幸,连忙将棺盖闭合起来。

他曾经听爷爷说过,当尸体在阴寒潮湿的环境下,非但不会腐烂,而且还会周身长出白毛,如果机缘巧合之下,甚至会开启灵智,成为僵尸一类的怪物。而三寸白毛的荫尸是一个转折点。

由于尸体不腐烂,惊扰墓穴的气场,会对子孙后代有极大的影响。

“水问小兄弟,家父的遗体该怎么办?”赵和平关切的问。

“如我所料,果然没有腐烂,所以还请你在外面空旷的地方搭起一个凉棚,我要给死者超度。”

赵和平点头答应,随即招呼众人开始搭棚子。

“大家不用害怕,有施神仙在,不会有任何危险。死者为大,我们先把棺椁抬出墓穴吧。”袁水问动员大家说。

众人看着两位风水大师领先,也就不再有大的顾虑,绑好棺木,缓缓地抬了出来。

“怎么样,腿软了吧?到现在你总该相信,袁大师说过煞气存在了吧!”张灵音耻笑着小腿哆嗦的吴尚青。

“棺椁密封了好多年,里面经过腐烂发酵,产生有毒气体,我方才不过是被熏晕罢了。至于煞气之类的东西,纯属子虚乌有不存在!”吴尚青强辩说。

袁水问用力打开棺盖,凡是在棚子下面的人,全部觉察出来气温下降厉害,脚踝发冷,不过一旦走到外面向阳的地方,则恢复如初。

“袁大师,我爷爷的尸体该怎么处理,不知要暴尸多久!”赵和平已经不忍去看,赵建国勉强还能坚持。

袁水问想了一下,看了一眼跟这座坟墓互为犄角的另外的一座坟墓,尽管他是第一次处理如此棘手的事情,但仍旧是暗下决心要圆满解决。

“赵叔叔放心,我的意见是将棺椁停放此处三天,除完尸体身上的煞气,然后便可以火化安葬,不知道施大师是意下如何?”

施半仙神色不变。

“我认为应该将此荫尸当即火化,一了百了。”

“尸体上面的煞气已经化形,烧掉固然能一了百了,化形的煞气可没法跟火焰一起消亡,反而会扩散在周围的空气中,影响此地的风水气运。救一家而害千百家,这不是我们风水师的作为。”

施半仙从来没有听说过煞气的威力能够如此惊人,不由得将信将疑,不过转念一想,自己无非是混口饭吃,而且阴宅阳宅已经看完,没必要继续较真,索性做回好人。

“哈哈,你说得不错,我方才无非是言语试探你,你果然没有让我失望。煞气不但要化解,还要彻底的化解,完完全全的化解!”施半仙捏着胡子,颔首微笑。

“真是太好了!”袁水问大喜,“这么说来,施半仙是同意晚上跟我一起留在这里化解喽!”

“你等会……”施半仙脸色大变,“晚上留在这里恐怕不方便……”

“要知道晚上的月华对于尸体的煞气有很好的吸收作用,所以说晚上工作能事半功倍,我听人说施半仙非但玄学水平极高,还是菩萨心肠,相信不会不让我一个人留下操持的。”

袁水问一番吃定施半仙的样子。

“这个……我还需要考虑考虑……”施半仙被他逼迫太急,只得语气上先缓一缓再说。

赵和平发现老爹尸变,有些失神,缓和过来之际,听到他们两人在谈论化解问题,凑上前去。

“化解问题也不是一时半会能解决,我看大家忙活半天,都已经非常疲劳,我已经在镇上定好几桌饭菜,大家吃完再商量吧。”

众人听完赵和平说起吃饭,轰然应好。

“这里有两万块钱,袁大师跟施半仙一人一万,算是此次两位大师出手的劳务费用,不要嫌少,等我儿子生意好转之后,另有报答。”赵和平分别递给他们一人一摞钞票。

“这怎么好意思……”施半仙伸手就要去拿。

“的确是不好意思!”袁水问抢先一步,把原本递到施半仙手中的钱抢了过来。

“你干什么!”施半仙气的吹胡子瞪眼。

“做事情要有始有终,活还没干完,怎么能收人家的钱呢?”袁水问说话哈哈一笑,将两摞并成一摞,交到赵和平的手中。

“好吧!我答应同你一起化解。”施半仙心疼得直抽抽。

要是按照他原本的暴脾气,早就拍屁股走人,可一万块不是小数目,而且赵和平承诺生意好转,还有后续福利,不由得他不心动。

“既然袁大师跟施半仙坚决,那么钱我就先收起来,等到我爹再次入土为安再说。现在大伙都累了,先去吃饭。”赵和平将钱收回自己的口袋。

“爷爷,妞妞早就饿了,我要去饭店吃炒火腿。”

“妞妞真乖!”张灵音用她那大姐姐般的手抚摸着妞妞的脑袋。

“爹,你们去吃吧。我在这里陪着爷爷,回来的时候给我带点就行。”赵建国主动留下来看着棺椁。

“那我们早去早回……”

袁水问眼珠一转,有了一个坏主意,还没等赵和平说完,便把他的话打断。

“老爷子的长辈尸身煞气太重,非常危险,必须有人看着,但是这人却不能是有血缘关系的直系亲属。因为直系亲属的气息跟死者身上的非常接近,煞气因为无法分辨,从而无差别入侵,所以我不同意建国叔留在这里。

“难道说短时间内也不行?”赵建国疑惑说。

“短时间内未尝不可,只不过建国叔叔你的身体因为受伤的缘故,抵抗力更弱,即使是时间短也不可以。”袁水问一副事实就是如此的样子。

赵建国有些心急,毕竟不能让老爷子留守,他年纪大更经不起折腾,妞妞太小直接不用考虑,最终当他将目光定格在小舅子的身上时候,猛然拍了下大腿。

吴尚青心里咯噔一下。

“弟弟啊,我的亲弟弟。你跟我家长辈没有血缘关系,又是我的亲戚,值得依赖,你就留在这里吧!”

“我不行!”吴尚青急忙摆手摇头。

“你是不是怕了?”张灵音火上浇油说。

“笑话!我岂能会怕!只不过有些饿而已,那我就留在这里,你们去吧。”

吴尚青充分表现出来他的大无畏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