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巽水救贫
作者:贼人字数:3133字

第二十一章 巽水救贫

入夜时分,万籁寂静。

袁水问以煞气不安全为由,打发众人回家。

施半仙还没拿到钱,必须留下来,吴尚青巴不得要走,却被施半仙强行留住,至于跟袁水问一起来的张灵音,早就跑得没影。

吴尚青坐在地上唉声叹气,施半仙则是闭目打坐,袁水问在周围闲逛,偶尔将一些瓦片扔在地上。

三人各怀心思,倒也相安无事。

当第一缕月光照耀到停靠棺椁的帐篷顶上,吴尚青明显感受到周围散布的阴寒,心中忽然变得极为不安。而施半仙浸淫玄学风水多年,水平纵然有限,但却有了自己的体悟,所以能感受出来冲天的煞气。

“应该来了吧!”袁水问喃喃自语。

他抬头看着星空,感觉出来上方角宿的星光没有以前的明亮,这是破解风水局后造成的。当然这种暗淡,只在特定范围内可以观察到,毕竟晨宿列张,人力不能改变。

“施半仙,远处路口那两点白光是什么东西?为什么还能移动。”吴尚青目光胡乱转悠,打发时间。

“两个手电筒呗!”施半仙说。

“金黄色,周围有气场波动,那是神行符。”袁水问笑着说。

“神行符?神行符是什么东西?”吴尚青疑惑地问。

“神行符是一种符箓,贴在腿上能加快行走速度,《水浒传》当中的神行太保戴宗,能日行八百,用的便是神行符。”

袁水问说话的同时,两道白光已经到了近前。

“你是什么人?”施半仙心中没底,用语气壮胆问道。

“莫非就是阁下破坏了我的风水格局?还没请教尊姓大名。”说话之人一身黑衣,蒙着面巾,鹰隼般的眼睛透出夺魄光芒。

“老夫施半仙,正是我破解了此处阵法,你不敢以真面目示人,想必不是好人,报上名来。”

施半仙乃是从袁水问的口中得知阵法的名称,随口据为己有,一点也不害羞。

黑衣人眼神一凝。

“我的名字并不重要。你应该了解我布置此阵要花费的心血,你将它破坏,就要承担我的怒火。”

施半仙心里咯噔一下,暗叫糟糕,二十八星宿一共有二十八组,其中每组所包含的星辰数量不等,每颗星辰若是代表一座古墓,如此算起来,工程量之大,骇然听闻,所图谋之事绝不在小。被人毁坏,必会迁怒。

“布此恶阵,凝聚煞气,必有不可告人目的,今日被我等撞见,自然会替天行道。”袁水问冷冷地说。

“好一个替天行道,你们得有相应的本事才行。我给你们一个机会,斗法决定胜负,三局两胜,若是我赢,那么棺椁当中的尸体我要带走。”黑衣人说话颇为嘶哑,显然在故意掩盖本来的声音。

“斗法我们没有意见,不过若是我们赢了,又当如何。”袁水问针锋相对说。

“你们是不可能赢的。”黑衣人哑然失笑。

“一切皆有可能。”袁水问沉声说。

”若是你们赢了,我立刻走人,以后也绝不为难你们,而且还要送给你们一场大造化。”

“这个……斗法一事我当然没意见,就是不知阁下想比试什么?”施半仙故作镇定的说。

“既然施半仙能看出来我的风水凶局,显然是阵法水平高超,我们就比试一番阵法造诣。”黑衣人说完,从口袋当中掏出来几面小旗,插在地上,当即东南方位刮起一阵大风,吹动着帐篷猎猎作响。

“我的妈呀,看来本事还不小。”吴尚青想趁机溜走,往东南方向还没走几步,便被吹回来了。

“昔日赖布衣曾说,‘巽水一勺能救贫’,我今日就以巽水救贫局抛砖引玉,还请施半仙不吝赐教!”

施半仙冷汗直冒,结合书本,照本宣科唬唬人还可以,涉及到风水阵法,他近乎一窍不通,直接蔫了。

“施半仙乃是得道高人,岂能轻易出手?第一局就让他老人家的弟子出手吧。”袁水问笑着说。

“对对,我老人家岂能轻易出手?先让我的弟子跟你玩玩。”施半仙说完,殷切地看着袁水问。

“你便是他的弟子?那就赶快破阵吧。”黑衣人不耐烦地说。

“你认错人了,我是半仙的朋友,他的弟子在那边呢。”袁水问摇头说完,一指正要隐藏在棺椁后面的吴尚青。

吴尚青顿时一愣,心里暗骂袁水问算计他,他哪里会风水,更不是施半仙的弟子。

“小吴,你已经得到为师的真传,赶快过来破阵!”施半仙病急乱投医,临死也要拉个垫背的。

“我……我……弄不了啊!”吴尚青给惊得说不出话来。

“‘亥山一丈能致富,巽水一勺能救贫’,要想破巽水救贫局,有两种方法,一则富比富,二则贫更贫。富比富则是说你巽位来水,我则在亥位立山,两者相比,更富则赢。贫更贫指的是既然想让巽方来水救贫,则要阻挡来水,致使救贫不成,则赢。巽位乃是东南方,用第二种方法,阻断其来水,能打平,污染其来水,则必能破此格局。不知施半仙认为晚辈的见解如何?”

袁水问故意提高声音,他说的话,在场之人都能听清楚。

“不错,不错,孺子可教也,只将东南方向的来水污染,此战必胜。”施半仙拈须微笑着说。

吴尚青听完施半仙的提示,心中大定,再说他也对所谓的阵法抱有怀疑,所以顶着狂风,走了进去。

他刚刚走进去,里面便渐渐地生成白雾,白雾在狂风中不住的翻腾,但却令人奇怪的事情是,尽管翻腾,却没有消散。

“这难道就是阵法?果然有些门道,可如何将东南方向的来水阻断或者污染呢?”吴尚青进来之后走了几步,发现茫茫一遍,不知所在。

阵法外面的施半仙将吴尚青的表现尽收眼底,发现他一直围绕着阵旗布成的圈子里打转,哪怕是稍微横着走一步,便可踏出,他却一点做不到。

“施大师你莫非是开玩笑,就这样一个愣头青,根本没有半点阵法水平,你确定是你的弟子?”黑衣人皮笑肉不笑地说。

“第一场先热身,算是让给你,免得你输不起不玩了。”施半仙冷哼道。

他这话刚刚说完,阵法里面的吴尚青已经有了动作。

只见他解开自己的腰带,站定方向,对着东南方向,撒起尿来。

呼啸的狂风遽然停下来。

“岂有此理,你竟敢坏我阵旗!”黑衣人嘶吼一声,连忙另外掷出去几面小旗,重新弥补阵法。

原来吴尚青沉浸在雾气当中,摸索半天,在原地打转,便知道出了问题。施半仙提示说要污染水,而最污秽的的东西,莫过于便溺,索性一不做二不休,迎着风吹的方向,撒起尿来。

旗子沾染污秽之物并不要紧,可若是在阵法运转的过程中,一旦受到污染,灵性尽失。

好在蒙面人见机的快,赶在阵法破坏之前补阵,随即将巽水局改成庚土局,终于克制住吴尚青的污秽破局法。

狂风的停歇,吴尚青并左右赶到前轻松,反而步伐更加沉重。

“说好的是巽水局,已经被我方人员破去,你中途变阵,按照约定,是不是已经输了。”袁水问用略带嘲讽的语气说。

“施大师的弟子,果然非同小可,老夫出手无非是抢救阵基而已,这一局我认输。”

黑衣人说完,毫不犹豫的收回阵眼所在的小旗。

阵法当中雾气消散,吴尚青一扫沉重感觉,认准方向,快步走到帐篷下。

他出来后,看着施半仙的眼神充满了炽热,原本他认为施半仙是全凭一张嘴骗吃骗喝,没想到随着这几次的接触,尤其是刚才阵法当中的遭遇,他已经确定施半仙是入世的高人。

“第一局是我输了,第二局你们就破我已经布好的庚土局吧。希望施大师能亲自出手,直接将你打败,省得浪费时间。”

“这个……既然你想战,我便要你心服口服。”施半仙表面上很轻松,内心却急躁起来,目光聚集在袁水问的身上,期望能从他那里得到些破阵讯息。

袁水问没有让他失望。

“巽水救贫乃是好的风水格局,至于庚土局,则是半凶半吉,既可伤人,又可救人,显然对布阵之人的水平要求较高。庚土胶着,此阵本身便是先天相克,但此土连接大地,大地之土最为厚重,任何金瑞之气可伤而不可克,所以在我看来,有多种方法可破此局,一则让土成为无主之土,没有大地依靠,其阵自破,二则反其道而行,增加厚土数量,土侮金,此阵可破。三则引入离火克庚金,此阵只剩厚土,同样可破。”

“与我所想,不谋而合。”施半仙听完,点头称赞。

“我用此阵将你困住,再去抢夺,这样一来,输赢不再重要。”黑衣人蒙面的嘴角之下,露出来谁也察觉不到的奸笑。

施半仙听完袁水问的解说,心中有了计较,他不比吴尚青,口袋当中有符箓,有罗盘,还有许多辟邪的工具,再差也得比吴尚青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