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始作俑者
作者:贼人字数:3215字

第二十三章 始作俑者

“尚青老弟,你没事吧。”施半仙扶起来差点被打残的吴尚青,关切的问。

吴尚青尽管身残,但是神智却很清醒,他用尽十分力气爬起来跪下,给施半仙磕头。

“老弟你这是干什么,快快起来!”施半仙吃惊的将对方搀扶起来。

“不,施大师你如果不收下我,我就不起来,我要拜您为师!”

施半仙看着吴尚青的郑重的神色,不像是在说笑话,不由得得意起来。

“这次能得救,全仰仗大师出手相救,你对我的恩情,如同再造父母!”吴尚青斩钉截铁地说。

“这可使不得,你先起来再说。”施半仙强行将他搀扶起来。

“这么说来,大师同意收我为徒了?你放心,拜师费稍后给您送来,通过这次斗法事件,我终于知道您才是真正大隐隐于市的高人。”

一听说有拜师费用,施半仙眼珠子彻底的转了起来。

“你我也算是经历过患难,是有缘法的,我今天就正式收你为亲传弟子,将来好继承我的衣钵。”

“谢谢师父!”吴尚青惊喜交集,再次连磕三个响头。

袁水问则是不关注他们师徒两个的龌蹉行为,先将场中先前布下的阵基收走,附带着还有黑衣人因为斗法毁坏的阵旗,准备带回去让二叔或者爷爷看看,毕竟他们见多识广,想必能发现些蛛丝马迹。

“既然尸体当中所含的煞气已经被人尽数取走,我看就地火化,让死者的尽快入土为安,不知施大师意下如何?”

施半仙刚刚收完徒弟,即将得到一笔不小的拜师费,心中高兴,浑不在意得说:“我同意你的建议,全权处理就是。”

袁水问念动咒语,将离火符打在棺椁之上,过不多时,随着熊熊的烈火,尸身化为灰烬,为数不多的煞气终于得以消散。

天上的角宿也重回光明,至此黑衣人十年前布置的二十八星宿绝杀大阵当中的角木煞,终于完全被破解。

天色一亮,三人带伤的带伤,怀心思的怀心思,慢慢悠悠回到赵家。

“弟弟,你的脸上又青又红,是不是跟人打架了?要是受欺负,告诉姐姐,姐姐帮你出头。”吴洁翠担心自己的弟弟,隔着老远,便看清楚他脸上不轻的创伤。

“姐姐放心,我没事,这是被韩金铁那小子给害的!”吴尚青轻微揉了揉脸颊上的淤青。

“韩金铁是谁?”赵建国疑惑地说。

“姐夫你不知道,我跟施大师,正要作法事的时候,从山上的小路,赶来一个邪恶的黑衣风水师,责怪我们破坏他的凶阵,跟我们大打出手,我师父他老人家力战黑衣人,我则是保护长辈遗体,却冷不防的被埋伏在一旁的韩金铁偷袭。我恼怒之下,跟他拼命,尽管勉强略胜一筹,仍旧是受了不轻的创伤。最后终于将他们打跑。而且我还听那黑衣人喊韩金铁徒儿,可知他们是师徒关系。”

他这一番话真真假假,完全把袁水问摘了出去。

“果然是他!”吴洁翠喃喃地低声自语,差点站立不稳。

“小翠,你没事吧!”赵建国关心的上前扶住她。

“建国,我对不住你啊。”吴洁翠说完,号啕大哭。

众人一愣,不知道吴洁翠这是唱的哪一出。

“有话好好说,你没有对不住我。”赵建国安慰她说。

“屋顶上的破瓦,地基地下牛大腿骨,我已经知道,都是韩金铁做的!”

赵建国知道妻子要强,还没见过她哭得这么伤心过,略微想了一下,有些疑惑,毕竟小舅子也提过这个名字。

“不知韩金铁到底是谁,我听着有些耳熟。”

“他便是我的前男友。当初我们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可是我爸妈嫌弃他没有正经工作,而且还对风水玄学深信不疑,所以将我们拆散。我知道他学识很渊博,又肯吃苦,其实是很中意的他,但是爸妈是都是知识分子,眼里容不得沙子,我为了顾及他们的情感,所以忍痛分手,直到后来遇见你,我才从低谷中走出来。”

吴洁翠擦了擦眼泪,断断续续的解释说。

“原来如此,当初我记得有个人来咱们家找过你,你说他是你舅舅家的表哥,他也姓韩,想必是一个人。”赵建国回想起来,当初他们两个见面时候的气氛相当怪异,只不过处于对妻子的爱,没有去往深层次想。

“你要相信我,我既然跟你确定恋爱关系,当然不会再跟前任藕断丝连,他一直缠着我,我也没办法,这件事情我弟弟是知道的。”

吴洁翠说完,将目光看向吴尚青。

“姐夫,我姐姐没有说谎,当初那小子有些家底,我也很看好,不过他整天搞风水玄学,四处拜师,仅有的家当挥霍一空,索性干脆完全依赖我姐的资助,这种人我姐早就跟他没有瓜葛,后来我姐也因为他的缘故,恨上招摇撞骗,搞风水玄学的神棍。”

说起韩金铁,他的嘴角不自觉的抽动,昨晚被胖揍一顿的情形,历历在目。

“他来说服我回心转意,我没同意,他看我心意已决,而且你又对我很疼爱,终于彻底放弃,说是要祝福我。那时我们家正好翻盖新房,他好意留下来帮忙,我心中高兴,便不曾提防,只是没想到他狼子野心,竟然布下邪恶风水局。”

吴洁翠话音刚落,却见赵和平气喘吁吁的快步走进院落。

“爷爷,什么事情那么着急?”妞妞缠着爷爷说。

“袁家小兄弟,建国,我已经打听到当初给我们家房子翻盖房子的那个包工头,据他回忆,当初有一个外乡人,说是娘家的表哥姓韩,曾经在打地基跟上梁的时候,过来帮忙,或许从这个人的身上,能发现些蛛丝马迹。”

“老爸,小翠已经证实,那人名叫韩金铁,曾经是她的男友,因爱成恨,前来报复。据我所知,爷爷的坟地也是韩金铁帮忙找人勘察的,通过这些汇总的消息,我可以肯定,韩金铁便是始作俑者。”

“要是抓到这小子,一定活扒了他的皮!”赵和平愤恨地说。

“赵老爷子,令尊的骨灰在这黄金坛子里,我看尽快找地方下葬吧。”袁水问瞅准时机,将火化后的遗骸交给赵和平。

“这个……你不是说得做三天法事,才能将煞气驱除么?”赵和平疑惑着说。

“不一定非要三天,停放在那里,无非是要引出来布置阴宅凶局的幕后黑手,毕竟他可是用了十年时间布局,岂能轻易的毁于一旦,事实上昨天晚上那人的确来了,可惜的是我们没有留住。”袁水问虽然有些收获,但仍旧是颇为沮丧,毕竟是他第一次出手,总想十全十美。

“已经非常顺利,老头子感谢你们的帮助,这里有四万块钱,袁兄弟跟施半仙你们每人两万,不要嫌少。”

赵和平进院子里的时候,提溜这一个包裹,打开之后,里面整整齐齐盛放着四叠钞票。

“师父你老人家别客气!”吴尚青毫不客气的抓起其中两摞,塞到施半仙的手中。

袁水问这次没有阻止他们,则是将包裹当中剩余的两摞给推了回去。

“赵老爷子不以我年轻见识浅短,委以重任,就已经是给我面子,怎么还能收钱,一定要拿回去。”

“这次多亏了你帮忙,这些报酬实在不能表达我的感激之情,若是执意不收;,便是看不起我老头子。”赵和平说完,故意板着个脸。

这时,门前传来细碎的脚步声。

“老赵,他不好意思,我替你收下。”张灵音不知从哪个角落里窜出来的,急切的将两大摞钞票揽到怀中。

“干活的时候没见你,事情完结,你却来抢我的胜利果实,到底讲不讲道理。”

袁水问无奈地说。

张灵音嘴唇一翘,用性感的嗓音表达抗议。

“你让一个如花似玉的小姑娘,半夜跟你去守墓,亏不亏心?再说这钱是你不要的,我收过来也没有什么不妥。”

赵和平饶有趣味的看着他们二人打情骂俏,想起当年的儿子跟儿媳妇。

“姐姐,姐夫,事情既然已经完结,我跟师父准备离开了。”吴尚青怕夜长梦多,施半仙反悔,想赶快回家准备拜师费,先把事情坐实再说。

“老弟,你怎么张口闭口都是师父,你真施半仙到底是什么关系?”赵建国打趣着说。

“是啊,弟弟你不是一直反对风水玄学么?”吴洁翠情绪终有有些恢复。

吴尚青脸色有些微红,但随即想起自己师父的不俗,顿觉脸上有了光彩。

“姐姐,姐夫,我以前是一叶障目,不见泰山,只有实践才能检验真理,我经过这次跟随师父与邪恶风水师斗法,深切体会到玄学文化的博大精深,我要从善如流,已经拜施半仙为师,将后半生全身心地投入到这个领域!”

众人听完,发出善意的微笑。

赵和平想起一事,语气诚恳的央求。

“家父的新墓地,还请施半仙给寻龙点穴。”

“小事一桩,可以让袁小友先去看一看,我老人家最终拍板,相信有我这一关监督,不会有丝毫问题。”

施半仙知道自始至终都是沾了袁水问的光,饶是他脸皮功夫极为深厚,也觉得不好意思,臊热难当,所以决定三十六计,走为上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