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宝地归属
作者:贼人字数:3226字

第二十四章 宝地归属

“赵老爷子放心,为人须为彻,稍后便去给令堂寻找新的风水宝地。”

袁水问深知施半仙不过是一般街头风水师层次,好在为人不算坏,便不去拆穿他,而且他要离开,也不阻拦。

只是可怜跟在后面点头哈腰的吴尚青,恐怕终究学不到真本事。

“那就有劳袁家小兄弟,不过你昨晚忙活半宿,一定累坏了,先去休息,寻龙点穴的事情不着急。”

赵和平是明白人,当然不信吴尚青说的话,那施半仙一看便是耍嘴皮子的江湖老油条,纵然有点本事,不过稀松平常。

袁水问吃饱喝足,来到镇上的旅馆小憩,没过多久,便被张灵音推醒。

“我昨晚劳累半宿,好不容易睡会,别来打扰我。”袁水问翻身过后,将头埋在枕头当中,准备接着呼呼大睡。

“你以为我想叫你,是二叔打电话催促,说有重要事情找你,明天必须得赶回去。”张灵音懒散的说。

“他能有什么重要事情,告诉他我明天看心情再说。”袁水问含糊地说。

“那我原话告诉二叔了,只是那十万块钱的奖金,恐怕让他一个人独吞了。”张灵音心疼地说。

“多少奖金?袁水问一下清醒了。

“十万,听说是某位领导的长辈去世,要寻找风水宝地,二叔他一个人忙不过来,想喊着你一起,奖金的话最少十万,意思是要跟你平分,你这边太忙,我估计明天也弄不完,稍后直接回绝,你睡你的就是……”

“你等会……”袁水问赶紧揉了揉惺忪的睡眼。

“二叔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二叔的要求,有困难要完成,没有困难制造困难也要完成。你给他回电话,就说我明天早上一定按时回去。”

他话音一落,忙不迭地穿上衣服,蹬上鞋子,洗了把脸,精神好了很多。

张灵音心中高兴,毕竟袁水问如果能赚五万块,她就可以分得两万五,仍旧是不小的一笔数目。

“袁兄弟,这才刚过晌午,你怎么不在旅馆好好休息?”赵建国因为解决风水问题,整个人看起来神采奕奕。

“食君之禄,忠君之事,没有给你家长辈找好佳穴,我无论如何睡觉也不能不安生,这不决定下午立即去山上看看。”

袁水问打着哈欠,一副勉强打起精神的样子。

“那就有劳袁兄弟了,这个红包里面有一万块,是我个人表达的意思,请你务必收下。”赵建国被袁水问放弃休息时间,帮助自家的诚意大大的感动一把,顺带着掏出来早已准备好的红包递给他。

“不行,不行!赵老爷已经给的够多,你的这份说什么也不能要。”袁水问连连摆手。

“这是我私人感谢,跟老爷子无关。”赵建国边说边往袁水问手里塞。

张灵音盯着红包,眼睛散发出来贪婪的光芒。

“还有完没完!”袁水问怕她多事,强行拉着她的手往外走。

“钱送到手上你都不要,是不是傻?”张灵音对于袁水问的做法很不理解。

“君子爱财,取之有道。你要是再敢不经过我的允许,随便收钱,小心我下次不带你出来。”

张灵音被袁水问高尚的情操折服,脸上浮现出来惭愧的神色。

“唉,都是我见钱眼开,实在是对你不住,要不这样,我把赵老爷子给我的两万块也还给人家,省得败坏的你名声。”

“还钱也要经过我的同意!你要是不经过我同意还回去,一辈子不带你出来!”

“那你同意么?”

“不同意!”

二人斗嘴的功夫,已经来到翻过几道田垄,往山岭密集处走去。

“人家说‘十年寻龙,三年点穴’,你就用一下午的时间,能找到好的风水宝地?不会是为了回家,故意糊弄人家吧!”张灵音好歹是中医世家,自古山医命相卜,五术不分家,多少知道一些其中的门道。

“你是对我不放心,还是对我们袁家的绝学不放心?十年寻龙,三年点穴,那是形容找寻一个风水宝地的艰难,若是真的按照这个要求干活,那风水术士非得饿死不可。退一步讲,如果真的存在这种情况,那人充其量不过是中等地师,还不会望气法。”袁水问难得能正经给张灵音解释一回。

“又是望气法,我可是听你说多好多次望气,听起来很厉害的样子,能不能教教我,我也想学。”张灵音低声下气的请教说。

“这玩意我教不了,确切的说是需要天分,就是我们袁家之人,学会望气的也是屈指可数。”

“你就吹吧,那你说二叔会不会望气法?”张灵音存心跟袁水问较真。

“我听爷爷说二叔是会望气法的,至于距离远近,我就不清楚了。”袁水问实事求是地说。

“这玩意还有距离?”

不一会功夫,两人已经来到一处高地,袁水问放眼望去,四周风景尽收眼底。

“那是当然,比如说看相算命,说某人印堂发黑,奸门暗红等等,这便是近距离望气,你若是想练习一下,便可以从看相开始;再者如寻龙点穴,说某某山峰如何行龙,如何变换,如何结穴,距离短则十丈八丈,长则百丈千丈,则更高深一些,需要下的功夫也要多。”

袁水问一边说,一边放眼四周,有些地方山脉连绵,隐隐气场冲天,那是高山行龙的征兆。

“我就想知道你能望多远。”

“一百里吧,再远就感受不到了。”

“反正我不懂,随便你怎么吹。不过你还是用你的百里望气法,尽快找到风水宝地吧!”张灵音以退为进,用言语挤对他。

“哈哈,小事一桩,我们望那个方向走!”袁水问早已经观察四周完毕,指向了一个气场最足的方位。

“那里有两帮人对峙!”

张灵音铁心要验证袁水问话的真伪,不吭声不抱怨,可翻山越岭走了一个多小时,仍旧是没有找到,她刚刚开始泄气,便发现前方有些不寻常。

“他们是种地的农民。”袁水问眼神一凝。

“你怎么知道都是农民?”

“你没看到他们每个人的手中,都或多或少有一把农具么?”袁水问像看怪物一样,看着问出白痴问题的张灵音。

张灵音脸色一红。

“我是考考你而已,你还当真,赶快凑过去看看他们要干什么吧。”一旦有热闹可凑,她的脸上立刻洋溢着兴奋的光芒。

“老少乡亲们,我是赵家的赵和生。我的为人,想必你们都知道。父亲生前,曾请来本地最有名望风水大师施半仙寻龙点穴,终于发现这个风水宝地,为此我还从陈家花费近千块,买下这亩田地,如今守灵完毕,前来下葬,但却被陈家之人阻止,不知是什么道理?!”

人群聚在一起,大致分为两拨,说话之人扛着一把锄头,脸色铁青地领着一拨人跟另一拨人对峙。

袁水问仔细打量他一番,六十多岁,蓄着胡须,面颊布满褶皱,尤其是左眼下面泛白,正是父亲去世不久的征兆。

“这原来是我们陈家的土地,不能轻易的埋葬异性人。你从我家老爷子手里买下来的这块土地,要是用来耕种的话我们不管,若是当作阴宅,劝你打消你心思吧!”

这个中年人名字叫陈大贵,一脸的横肉,是原先这片地主人的儿子,与赵和生针锋相对。

赵和生气得浑身哆嗦。

“陈大贵,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心中的小算盘,无非是看你父母年龄大了,想在他们百年之后,埋葬在这块风水宝地当中,你出尔反尔,纵然是得到宝地,也不能配享!”

“就是,凡事抬不过一个理字,总该有先来后到吧!”赵和生后面的人群当中,就有支持者厉声质问。

陈大贵哑然失笑。

“此处风水宝地,早在你找施半仙之前,我就已经请镇上另一位,名头丝毫不逊于施半仙的冯大师点过,为此我还给他五千块的酬谢,你们若是不相信,可以当面向冯大师问清楚。”

“冯大师的确跟施半仙齐名,莫非此事当真?”

“冯大师贪财重利,施半仙乐善好施,我看此事有些蹊跷。”

“施半仙的确不看重钱。”

“……”

一时之间,聚集在四周的村民私下来窃窃私语。袁水问从他们的口中,得知施半仙竟然还是乐善好施之人,不由得惊掉了下巴,不知道比施半仙还不如的冯大师能有多深的底线。

“口说无凭,有本事你请来冯大师,我们亲自询问。”赵家那一拨人群当中,有人激昂的喊了出来。

“不错,我们要亲跟冯大师验证!”又有人附和。

“安静,安静!”陈大贵嘴角露出来一丝不易察觉的奸笑。

“我早就知道你们这些人难缠,不到黄河心不死,冯大师我已经请来了,大家可以直接向他本人询问!”

陈大贵说完,侧身让开,闪出一条人行通道。

“是冯大师!”对面当中有人喊了出来。

“咳咳!老朽冯铁嘴,大家有问题的话可以问我,阴宅,阳宅,看相,择日一干业务,保证市场价格最低,童叟无欺。”

冯铁嘴蜷缩着脑袋,踽踽而行,尖锐的下巴上一撮山羊胡子,三角眼滴流乱转。

“冯大师,我们想知道,此处的风水宝地,是不是你在施半仙之前已经点过?”赵和生大声质问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