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连中三元
作者:贼人字数:3326字

第二十八章 连中三元

赵和生正在鄙视他拙劣的马屁,但是袁水问却对陈大贵大加赞许,还要把风水宝地点给他,不由得暗中着急,同时也暗怪自己为何不能提前想到。

“袁大师果然英明神武,把此风水宝地点给我陈家,是明智之举,报酬放心,只有您开口,多少都行。”

好的风水宝地,对一个家族的后代延续是至关重要的,陈大贵也是豁出去了,哪怕是砸锅卖铁,也得把这风水宝地搞到手。

“大贵,话可不能这么说,风水宝地向来是有德者居之,袁大师乃是淡泊名利的人,岂能不知道这一点?再者说就算是比钱财多少,你的钱能比过我表哥赵和平多么?”

赵和生不露痕迹恭维一番,同时提出赵和平,故意打击他。

“赵和平!”陈大贵明显一愣,“我怎么把这个茬给忘了!”

袁水问之所以到深山野岭,前来找寻风水宝地,为的是给赵和平死去十多年的老爹迁坟,抛开先来后到不说,人家赵和平的儿子赵建国在城里有个建筑公司,近些年来虽然房市不景气,但瘦死的骆驼总比马大不是!

想到此处,赵和生彻底的蔫了。

“此处风水绝佳,后代又能出公卿,我看我们三人当中,就属赵和平最有福分,也能担得起这份造化。”

赵和生说话的功夫,已经将风水宝地意嘱给表哥赵和平,毕竟两人是一个爷爷的兄弟,一笔写不出来两个赵字,日后他们家发达,总不能不拉扯一把自己后人。

袁水问对他们两个唇枪舌剑暗中好笑,也不点评,反而接着往下说。

“远处有三座朝山,近处有开阔明堂,后靠廉贞祖的贪狼,组成一个绝佳的风水格局,叫做‘连中三元’。三元想必你们听说过,分别是解元、会元、状元,为乡试、会试、殿试的第一名。所以说该风水,乃是文昌鸿运当中,最贵的格局,后人由此庇护,必然平步青云,位极人臣,传闻北宋年间大文豪苏东坡的祖上,便是葬在连中三元的风水格局当中。”

“听你这么一说,我们还真的不敢要这种格局,毕竟祖上福荫不够,透支后代运气的,显赫一世,又有何用!”

赵和生一把年纪,还是知道一些东西的,比如说“一命二运三风水,四积阴德五读书”,说的就是命格天生注定,运气、风水等虽然改变,但却得通过积阴德跟按照圣贤书的要求去做,才能让此福报长久。

有些人横空出世,风华绝代,但却子孙后代凋零衰落,让人叹息。

汉高祖刘邦,不过是亭长出身,坐拥天下,不知修德积福,反而大肆屠戮功臣,等到自己百年之后,吕后擅权,结果刘家后人,几被屠戮殆尽。

明太祖朱元璋,贫苦出身,夺得天下以后,同样本着为子孙清除隐患的想法,狡兔死,走狗烹,结果等到他孙子即位,对抗前来争夺皇位的四叔的时候,全国上下,竟然武将可用!

一饮一啄,莫非前定?

“放着绝佳的风水宝地不用,老赵你竟然说出来不敢下葬的混账话,是不是脑袋让驴给踢了,你们不敢用,我陈某人敢。”陈大贵大大咧咧的说。

袁水问不禁莞尔。

“赵老爷子提及的福荫一词,所说非虚,不过风水格局如果完美,则可以不用考虑此事。但天地之间,又岂能存在完美的事情?此地风水虽然是‘连中三元’,文昌鸿运第一格局,但他的祖山廉贞却是经过数次变换行龙,上面龙楼宝殿不显,也不是传统意义上的正格,所以若是葬在此格局当中,对前人的福荫以及后代的气运,影响甚大,可以说是得不偿失。”

“恕我说话不好听,既然不能安葬先人,袁大师为什么要领着我们二人巴巴的前来点穴。”

陈大贵是粗人,被他们这一番动作搞得晕头转向,当即质疑。

袁水问见事已至此,不好再卖关子,补充解释。

“既然一般人用不起此格局,那么可以不用点在正穴上,有所偏薄,沾点此处的气运,同样是福泽无穷。”

他这话音刚落,一语惊醒二人。

“我怎么就没想到!”陈大贵一拍大腿,“沾点光就足够,只要能让我家小子学习上长进一点,让我在邻居父老面前抬起头来,我就已经谢天谢地了!你们是不知道我家小子的难缠,说他笨吧,小心思成天的层出不穷;说他聪明吧,可就是学习上一塌糊涂,自从他上学以来,每次都是全班级的倒数第一。”

“大贵你弄错了吧,你家小子跟我家孙女一个班,我记得我家孙女也考过几次倒数第一。”

赵和生想起自己淘气的孙女,脸上浮现出来溺爱的笑容。

“老赵你不知道,你孙女能倒数第一,那是因为我家儿子有几次考试的时候借口拉肚没去,才让你孙女争了先。”

“奥!我说呢,她成绩一直很稳定来着,名次下降,那是外力干扰,不能怨她。”

赵和生一副替孙女开脱的语气。

袁水问听他二人唠家常,额头见汗,都不敢去擦。

毕竟他可是说这个风水宝地文昌鸿运第一,能出宰辅跟文豪,万一他们两家沾了气运之后,儿子孙女考不上理想大学,找自己麻烦怎么办?

“是不是吹得太过,没法收场了?”张灵音掏出纸巾,颇为细心的擦去了他额头上的细汗。

“想必两位也明白我的意思,我们这些小门小户,只要能生活富足安康,便可满足,夫复何求;所以我建议你们三家,各自占据此宝穴的一侧,成三足鼎立之势,既可以相互扶持,又可以制约从而达到平衡,不知两位意下如何?”

“我没意见,希望得到风水宝地以后,我家小子给他老子争口气就行,别总考倒数第一,哪怕考个倒数第二也行!”陈大贵想起儿子成绩提高,自己在邻居面前抬起头来,心中那是一个美。

“我也没意见,就是大贵我要说你两句,你说你儿子成了倒数第二,那我孙女怎么办,岂不坐实倒数第一,你安的什么心思?”赵和生看着老实持重,但是涉及到儿女方面,他可是有暴脾气的。

“老赵,你别老盯着后面,你得往前看,让你孙女考倒数第三,不就结了?”

“也对,可倒数第一的位置怎么办……

“凉拌!”陈大贵没好气地说。

“‘贪狼作穴是茹头’,茹房位置,处于贪狼足下螯合的凸起处。”

袁水问话音落下的同时,避开正穴,按照上中下三停,错开点中三处,让他们三家成鼎力格局。

至此,答应给赵和平老爹寻找风水宝地的事情已经做到,他的第一次独立看风水便落下一个不太完美的句号。

之所以说是不太完美,就是因为中途冒出来一个黑衣人。

黑衣人布置的二十八宿诸天绝杀大阵,收集尸体当中煞气,必然是有惊人的图谋,还没有解决好。

赵和平得知 “连中三元”格局的事情后,当然没有异议,便跟赵和生一起,连夜垒砌墓穴,第二天在象征性的征求施半仙的意见之后,便急忙让长辈入土为安了。

至于陈大贵父亲一病不起,没有多久便撒手人寰,他将父亲葬入宝穴之后,果然得偿所愿,儿子终于考了次倒数第二,摘掉万年倒数第一的头衔,扬眉吐气一把,当然这都是后话,暂且不表。

袁水问的当务之急,就是回到泉城之后,征询一下二叔的意见;如果有必要,非得爷爷出山不可。

而且吴洁翠的前男友韩金铁也是音信全无,一日抓不到他,风水玄学界便始终存在着一个败类。

袁水问在包括赵和平、赵和生、陈大贵等众人的欢送之下,准备离开了。

这次吴尚青没有来送他,倒不是他对袁水问还抱有成见,而是因为痴迷于风水玄学,整天跟在施半仙后面点头哈腰,端茶倒水,打不还手,骂也不走的伺候着。早就将黑车的生意扔到一边。

“大哥哥,你人真好,闭上眼睛,妞妞送给你一个礼物。”

袁水问低下身子,毫不迟疑的闭上了眼睛。

妞妞走近之后,先是给他一个拥抱,之后在他脸上亲了一口。

袁水问猛然惊醒,再看妞妞已经跑远了,而他的手中停留半截火腿肠。

“小姑娘对你表达爱意呢。”张灵音似笑非笑的在袁水问的耳边说。

“她可是小孩子,不要瞎说。”袁水问上车之后,嘴里嚼着火腿,伸手抚摸着脸颊上淡淡残留,有些幽怨地说。

“说到这里,我想起来了,我还没亲过你呢?”

“你打住吧!”袁水问连连摆手。

“小的时候你亲的我还没够么,你看我脖子后面的那几排浅浅的牙印,可都拜你所赐,都十多年了,还没消去。”

“那是小时候不懂事,不算,这次就让我正式亲你一口。”张灵音眼珠子滴溜溜的转动着说。

“不让,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袁水问仍旧是不为我所动。

“你要是不让我亲,我就告诉爷爷你占我便宜,爷爷折磨人的手段想必你是知道的……”

眼看着张灵音使出来杀手锏,袁水问非常没勇气的屈服妥协了。

就在他回味之际,忽然觉得口袋一空,下意识的一按,发现此趟出行所得的报酬没有了。

这钱可是赵和生跟陈大贵给他的劳务费,他可是抢先一步抓过来,为的就是不让落在张灵音的手中。

只是没想到她还会用美人计!

“这下发财了!我要六成!”张灵音就着唾沫,一五一十的输了起来,而旁边的袁水问一脸的苦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