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城管来袭
作者:贼人字数:2182字

第三章 城管来袭

“虽然姑娘的面相整体看着一般,但是具体到五岳四渎乃至于十二宫,个别地方非常有可取之处,尤其是你这夫妻宫部位,光洁圆润,相书上说‘奸门光泽保妻宫,财帛盈箱见始终’,就是特指你这种面相。”

“还真的是光洁圆润。”女子说完,从挎包当中取出来一面小镜子,当街打开,边观察边说道。

“姑娘你天生丽质,考虑一下哥哥!”

“滚一边去,大师都说要找个年纪大的才般配,没有比大叔我更合适的了!”

“弟弟我也不错,大师肯定知道破解之法。”

围观的路人见女子非但人长得漂亮,而且还是旺夫命,纷纷踊跃讨好她。

女子有些厌恶的看了一眼众人。

“那我们什么时候结婚比较好呢?”

“这个嘛!光从面相上说还不能完全确定,得姑娘结合生辰八字才能最终……”袁洪涛迟疑之间,有意无意拿起来地上的几枚乾隆通宝,随手把玩起来。

而铜钱压住的一行字完整无误的展示出来。

“看相免费,算命随缘。”

女子看当即就领会了,赶紧从挎包里面掏出钱包,从钱包里面掏出一张百元大钞,恭恭敬敬的递给到袁洪涛的面前。

袁洪涛也不客气,随手接过揣在口袋里,问清楚了姑娘的生辰八字,用掌诀推完,将对方的性格特征一分析,未来的注意事项三言两语一说,直说的姑娘心悦诚服,拜服而去。

袁水问看得明白,前后不到十分钟的时间,二叔就凭这三言两语,就赚了一百块钱,当真是暴力行业,要是他也按照流程下去,没准还就很快完成爷爷安排的历练任务,赚到一千万。

“大师也给在下算算。”袁水问目送女子屁股扭过街角后,走上前朗声说道。

袁洪涛一看是自己的大侄子袁水问,当即就乐了。

“你小子在老家混不下去,终于想起你叔来了,见到你婶子没有?”

“婶子已经回家做饭去了。”

一听到做饭,袁洪涛来了精神,连忙将摊位一卷,笑嘻嘻地对众人抱拳作揖,婉拒了剩余的算卦请求。

“今天我大侄子来看我,提前收摊,你们要想算等明天再来吧。”

“二叔好手段!赚了不少吧。”袁水问帮助二叔收摊的同时,有些讨好的说道。

“马马虎虎,还不到一万块!”

“一万块!”袁水问眼神一亮,内心默默地打着算盘,一天一万,一千万的话要一千天,一千天便是三年,如果他按照这个速度下来,说不定很快就能完成爷爷给他制定的历练任务……

“唉,收入是不稳定啊,周六周天的时候人最多,一天下来,两三万才马马虎虎!”

袁洪涛话语当中透着失望,显然认为今天赚的还不够。

“已经……已经……不少了。”袁水问使劲咽了口唾沫,看着二叔的就像是看着一摞钞票。

“老爷子舍得把你放出来?”袁洪涛话锋一转。

“他说我学道有成,必须要出来历练历练,你以为我想出来?”

袁水问想起爷爷那副道貌岸然的模样,恨得牙痒痒。

“是得历练一番,我方才用的那些技巧,老头子都教过你吧!”

袁水问点了点头。

他自然知道他二叔用的那些手段,比如对女孩说的第一句话,“姑娘你还没……结婚……”

这一句话就大有学问。

开始语气正常,“姑娘你还……”到了“没”字的时候,故意将音腔拖长,然后再说“结婚”。

如果有些急性子的人,若是没结婚,听到 此处,便会忙不迭地接上话茬,说一些“大师算得真准之类的”恭维语句。

若是这人比较沉稳,或者是已经结婚,就不会接这个茬。那么上面的那句话便会紧接着变化成“姑娘你还没结婚是吧?”

由正常的语句变成疑问句。

到这个时候,想要算命的人不论结婚与否都会回答,算命先生再随机应变进行下面的套路。

接下来,如果顾客相信你了,便会迫切的追问诸如“大师你是怎么看出来的?”之类的问题。

比较老练的风水相师则会稍微吊一下对方胃口,比如说袁洪涛这样说,“先别忙,我还知道现在有几个小伙子在追求你,而你虽然有了比较中意的人,但却仍旧是在摇摆之中。”

这句话有相当大的技巧,一般而言,对没有成婚的漂亮女孩子,百试百中。

没有结婚,又长得漂亮,自然有很多人喜欢追求。

追求的人多,想法有一些摇摆是再正常不过的。

紧接着风水相师半实半虚的说一些引导的话,将信将疑的人便会深信不疑,并为之甘心掏钱。

叔侄二人刚要离开,远处传来警笛之声。

“城管来了!城管来了!”

“这下有热闹看喽!”

还没有离开的围观群众,都停下不走,看着叔侄二人,显然是抱着看热闹的心态。

“我们接到举报,这里有人搞封建迷信,是不是你们两个?”这时从车上下来一个全身制服的胖子,指着袁家叔侄说道。

“就是他们,刚才还三言两语忽悠一个姑娘,赚了一百块呢!”有人起哄说。

“骗过闺女的果然是你们!你们是交罚款还是让我扭送到派出所?”胖城管一副趾高气扬的样子。

袁水问大感无语,原来二叔今天的顾客当中,有一位是胖城管的闺女,十有八九就是先前那位,怪不得人家找上门来。

“我是齐鲁大学周易研究学院的教授,在这里摆摊是体验占卜文化,学以致用。”袁洪涛不慌不忙地说。

“你是教授,可由相关证明材料?”城管上下打量袁洪涛一番,有些不相信。

袁洪涛从腰间的一个破旧的褡裢里面,掏出来一个工作证。

“齐鲁大学哲学系袁洪涛教授?”狐疑的城管边翻阅边细致打量袁洪涛,怎么看怎么觉得不对劲。

“那他是什么人?”胖城管指着整理完摊位的袁水问。

“他是我的学生,是过来给我帮忙,积累学术论文材料的。”袁洪涛不慌不忙地说。

“他有证据证明么?”

袁水问则是掏出来自己的录取通知书,递给城管。

他可不喜欢学习文化课,所以考试成绩一般,大学名额还是袁洪涛动用很大的关系才给他弄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