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再现煞阵
作者:贼人字数:3100字

第三十四章 再现煞阵

“这次饶了小宝,算是帮主我格外开恩,至于小兰你获胜的奖励,还是不会少的。趁着帮主我今天心情不错,你想要什么,尽管放开了说。”

小兰看到帮主不但不怪罪她替小宝求情,反倒是表扬了她一番,而且还不占用获胜名额,当真是喜出望外。

“弟子别无所求,不过在工作的时候,看到街头摆摊算命的很有意思,希望帮主能奖励我一些这方面的书籍。”

小兰一直在火车站附近乞讨,获胜的次数也多。而且他获胜之后,不跟别的小朋友似的,要求吃喝玩乐,而是所以一些书籍,对照着字典研读,经过通的几年苦学,俨然成为丐帮的众多小朋友们当中,唯一有文化的人。

“女孩子学算命,倒也新鲜。”帮主再次对小兰显露出赞赏的神色。

“难得弟子们肯上进,师爷你不得表示表示,我看将你床头那本《渊海子平》奖励给她好了。”

师爷听完帮主的话,顿时一愣。

“这小娃娃没有基础,恐怕看不了那些四柱八字的东西,我看还是给她一本《麻衣神相》算了,毕竟图文并茂,看着起来更容易些。”

帮主听到师爷话语当中,竟然有忤逆他意思,当即脸色阴沉下来。

“谁生下来就会走?还不是一步一步锻炼出来的,我看此事就这么说定了。”

“一切听帮主吩咐。”师爷见帮主发火,不再坚持,急忙请罪,唯唯诺诺的答应下来。

小兰听到帮主答应了,赶紧磕头谢恩。

她之所以想学习算命,兴趣使然不假,但更多的是对自己未来的担忧,总不能一辈子呆在暗无天日的地下,过着被人奴役着生活。

她先前在乞讨的时候,同样是下九流的算命大师在她旁边给人算命,屡说屡中,百试不爽,让她兴起来学习的念头,而且她若是学会了算命,将来寻找自己的父母也方便。

“乔帮主,文成武德,泽被苍生。”

“乔帮主,千秋万载,一统江湖。”

丐帮的弟子们被帮主对属下的恩德深深折服,当即高昂的喊起了口号平时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口号。

乔帮主此时脸上露出极为自负的神色,仿佛天下虽大,脱不出他的股掌之中。

“乔峰乔帮主好手段,非但教训起手下来好不容情,就是手下的歌功颂德,都是听起来威风凛凛,佩服,佩服。”

就在乔帮主沉浸在极度迷醉当中的时候,后山传来一个阴恻恻且极为不和谐的声音。

“什么人在那里?竟然敢直呼我乔某的名讳!”

乔帮主正在抖他的帮主威风,冷不防的听到有人叫他的名字,大惊失色。

要知道乔峰本根本不是他的真名。他原本是一个全国通缉的要犯,各处流窜,碰巧来到青州地界,发觉这里物华天宝,人杰地灵,正是干一番大事业的好地方,于是留了下来,同时纠集了一批手下,诱拐儿童,逼迫他们行骗乞讨,占山为王。

他命令手下乞讨,便自嘲为乞丐头目,以帮主自居,先前被通缉上榜的名字自然不能用,再加上他本来就姓乔,喜欢读武侠小说,仰慕当中的大侠,索性就仿照武侠小说当中人物,取名乔峰。

知道他这个名字的着实不多,自己的手下,也不过仅限于师爷。其余不管负责保护的大汉,还是负责乞讨的孩童,哪怕是最宠爱的几房妻妾,都是称呼他为乔帮主。

现在黑灯瞎火,还在自己的地段,冷不防地听到背后有人喊他的名字,焉能不惊?

“嘿嘿,乔帮主贵人多忘,连六年前的故人都记不起来,委实让人寒心啊。”

这声音的身形由远及近,潜伏在山坳处的袁水问大概看清楚来人容貌,心中惊讶的同时,不自觉的咬牙切齿起来。

张灵音发觉他神情有异,不由得低声询问来人身份。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当日我在帮助赵家长辈超度的时候,出现的那位蒙面人的徒弟,姓韩的风水师,他曾经是赵建国妻子的男友,后来因爱成恨,才给赵家设置阴险的风水格局。”袁水问深吸一口说道。

张灵音当晚并没有参与墓前争斗,不过后来的发生的状况她是知道的,鉴于韩金铁非常人可比,不由得多看了他几眼,果然发觉他生了一副好皮囊,怪不得能迷住吴洁翠。

韩金铁轻轻松松的踏步而来,转眼间就来到乔峰的面前。

“你……你……是怎么进来的!”

一向是处变不惊的乔帮主,看到对方闲庭信步的样子,脸色顿时拉了下来。

要知道他所住的地方,方圆几里之内曾被高人设下阵法,普通人无法探查,就算是偶然闯入,也会被迷得晕头转向,这些人大都被守护的人抓起来关押,要么投降同化,要么死路一条。

韩金铁看到乔帮主的反应,不禁哑然而笑。

“此处的迷踪阵法都是我替你布置的,你说我能不能进来。”

乔帮主这时候才仔细打量一番韩金铁,认出来身份,大喜过望,当即神色一转。

“原来是韩恩人,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恕我眼拙,不识真佛,未能远迎,还望恕罪。”

乔峰急忙命令师爷遣散众人,殷切的就要将韩金铁让到洞府之中,奉为上宾款待。

“死人的屋子不要让我进去,我嫌晦气。”韩金铁脸现不悦之色,沉声说道。

这时候,趴在山坳处一动也不敢动的张灵音才发觉,原来丐帮帮主钻出来的地方是一座古代的墓室,只不过他鸠占鹊巢,修改成了大本营。而且这座墓葬规格恐怕得相当的庞大,毕竟几十位保镖跟二十多名少年都先后钻了进去。

乔帮主知道他嫌弃自己住的地方是由墓室改造的,不肯赏脸,只得讪讪而笑。

安顿好帮众的师爷,恰逢时宜的拿出来两个马扎,乔帮主跟韩金铁一个一个,相对而坐。

“不知韩大师前来青州所为何事,不会是专门来看我这乞丐头目吧。”乔帮主乃是爽快之人,单刀直入地问道。

“明人面前,说话就是爽快。”韩金铁点头微笑, “这次来是奉我师父之命,前来收取六年前留在这里的东西,不知乔帮主可看管得好?”

“韩恩人放心,就这么点事情,还不是包在我身上,那座墓室旁边不会有人过去,就是墓主的后人前来烧纸,都被我撵跑了,还有就是有些出租车司机,载客的时候将要路过那里,都给我们给截住,你就放一百个心吧!”

当日乔帮主举目无亲,来到山中避难,纠结一批帮众打劫,正巧遇到正在布阵的韩金铁师徒,所以便抢劫他们。结果不用多说,偷鸡不成蚀把米,把自己搭了进去,还是韩金铁的师父念在乔帮主铁骨铮铮,是条汉子的份上,才将他放了的。

韩金铁听到乔帮主将事情闹得这么大,暗中皱眉,担心会引起有心人的怀疑,好在今晚便是收获的时节,只要东西还在没问题,过程不再重要。

“要不要我派人护送恩人前去?”乔峰用低声下气的话语讨好说道。

“不用了,那里煞气太重,我怕你的人受不住,我先告辞取出物件,稍后再来盘桓。”韩金铁说完,不等乔峰回话,站起身来,转身消失在黑夜之中。

“不知好歹的东西。”乔峰盯着他的背影,冷哼一声。

“帮主,这小子的确不知好歹,也不看看青州是谁的地界,我看不如叫些手下,干脆咔嚓一下,把他结果算了。”

胡子一翘一翘的师爷,说话之际用手斜刺里比划一下,那意思很明白,是要将韩金铁做掉。

“慢,此事不宜操之过急。他说拿完东西会过来一趟,我姑且信他;他们师徒二人六年前的图谋的东西,必定是一件很重要的宝物,如果能入我老乞丐的法眼,保不齐要让他忍痛割爱了。”

乔峰脸上沉声说完,扭曲的面庞阴森森的透着杀人夺宝的兴奋光芒。

“你带几个人,去山下的路口拦截,他过来跟我打声招呼倒还好说,如果不告而别,就强行带他过来,他要是敬酒不吃吃罚酒,那就顾不得我不讲当日情面了。”

“谨遵帮主法旨。”翘胡子师爷很快就回到地下吩咐几句,稍后出来便一群大汉,很自觉地分散到各处,融入黑夜当中。

袁、张二人看的分明,其中就有先前保护小兰的刀疤男跟文身男。

“水问,我们接下来怎么办,要不然趁着他们还没有封锁去路,赶紧下山吧。”张灵音有些紧张地握着袁水问的手。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韩金铁的图谋,必然是跟二十八宿诸天绝杀大阵有关,我上次坏他好事,虽然有所阻碍,但终究是功亏一篑;这次更加不能坐视不理决不可让他们师徒两个的阴谋得逞。”

袁水问说完,悄悄地拉着张灵音沿着山坳转了出去。

此时如果有人凝望天上的苍穹,必然发现虚宿异常的耀眼明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