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兄弟阋墙
作者:贼人字数:3266字

第三十七章 兄弟阋墙

“想凭借三言两语,就想让我背叛我师父,我看你是找错人啦。”韩金铁低声冷笑。

“原来你先前的表现,都是为了迷惑我?枉我对你那么信任,上当受骗。”谢恩升大为恼怒,他自忖修为比起对方要高,但阴谋诡计没对方多,中计之后,他害怕对方还有其他的手段,只得以静制动。

韩金铁又何尝不是!如果正面交锋,他绝对不是眼前这位师兄的对手,只能出其不意将他重创,但再想深入一步,却也不敢。

“你方才偷袭我的用的是什么东西?”谢恩升尽管不敢相信,不过他还是隐隐猜到些什么。

“那是用天蚕丝织成的法宝,上面绘有七七四十九中符咒,一经催发,威力绝伦。我师尊早就猜到,此番必然不顺,难免会被宵小之辈打劫,提前给我防身所用,你说有这样神机妙算的师父,我又如何能忍心背叛呢。”

“果然是法宝,输在法宝的手中我一点不冤。”谢恩升叹息一口,默认了自己已经无能为力的事实。

“识时务者为俊杰。”韩金铁轻笑一声,不去理会他,转身来到打开的墓穴之中,探下身去,将满是煞气的尸菌收集起来。

“赶快出手啊,别一会让他跑了。”张灵音用手肘催促袁水问。

“你放心就是,我保证他会往我们这个方向来!”袁水问胸有成竹地说完,拉着她小心翼翼的后退,同时在周围扔下瓦片跟阵旗。

袁水问在东南方向,谢恩升则是在西北,韩金铁位于中间。

以韩金铁的谨慎的个性,得手之后,必然会选择远离谢恩升的方向而去,于是袁水问便可以守株待兔。

果不其然,心神略微有些放松的韩金铁,走到袁水问之前待过位置的时候,刚刚嗅出来危险气息,便已经深陷阵法当中。

“姓谢的你还有后招!”韩金铁发觉阴阳颠倒,黑夜顿失,陷在一片混沌的迷雾当中。

“不,不是我!”谢恩升大感骇然,比起他中了韩金铁暗算还要吃惊。

“现场竟然有第三人!我竟然不知道?”

谢恩升闭关三载,自觉功力大进,天下虽大,没有他去不得的地方,没想到第一次折戟在韩金铁的手中;第二次便是这次打眼了。

“故人相见,你难道不高兴么?”

袁水问压低声音,故意“故人”一词语气加重,让韩金铁一下子听出来言外之意,毕竟他在丐帮帮主面前装模作样的时候,就是称呼对方为“故人”。

“方才在丐帮洞府的时候,你便在场了!”

这下子他彻底的慌了,对方能在他跟谢恩升毫不察觉的情况下跟踪,必然修为高于他们,对于这样的人,岂能掉以轻心。

“你难道还没有听出我的声音?”袁水问有些失望,暗叹自身知名度不够。

“你的声音的确有些耳熟,你是当日坏我们师徒二人好事的袁家恶徒?”韩金铁仔细回想,猛然一惊,

“我是袁家之人不错,但却不是恶徒,反倒是你身为风水师,给主家错点风水,布置邪恶风水局,诅咒人家家破人亡,亏你曾经还是吴洁翠的男友……”

“哈哈哈,她对我不仁,我便对她不义,因果循环,报应不爽。”韩金铁一听袁水问提起十几年来埋在心底,不愿被人提起来的伤痛,便是嘶吼着狂笑不已。

“姑且不论你们之间的恩怨,我且问你此处墓室的人家,可有对你不起?煞气聚顶的祖坟,对这家的后人的妨碍岂不是毁灭性的?”袁水问目眦尽裂,风水本来是帮助人的本事,他最看不得有人用它害人。

“一将功成万骨枯,历来战功卓著的将军,名垂千古的帝王,哪一个不是踩着无数死人的头骨而成功的?我这样做又算得了什么。再说我佛慈悲,岂不闻因果循环,这些如蝼蚁的凡人上辈子欠我的,这辈子偿还又有何不可?”

袁水问有些气急败坏,佛家轮回因果论竟然给他任意曲解,当作害人的理论依据,不知释迦牟尼如果复生,听到此话会作何感想。

“废话少说,有本事你就先破阵。”张灵音早就对韩金铁的卑鄙深感厌烦,不想袁水问与他多说废话,直接挑衅道。

韩金铁与袁水问说话的同时,眼神四处观望,终于看出一些门道来。

“此阵根据你们占据的‘坤’位而布置,阵基偏向西北‘乾’,坤土乾金,取土生金之意,《易经•系辞》上有‘天尊地卑,乾坤定矣’的说法,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此阵乃是‘乾坤定位阵’。”

张灵音听他说完,转而看向袁水问,征询他的意见。

“不错,正是乾坤定位阵法。”袁水问点了点头,承认对方的眼光很准。

“哼,就算是让你知道此阵法的名称,但是你能破阵么?”张灵音双手叉着腰,挺着胸脯,满是的骄傲的语气。

“若是先天‘乾坤定位阵’我直接认输,可这后天阵法,却是难不住我。”韩金铁一声大喝,扬起手中早已准备好的阵旗,对准东方卯位,便是全力轰击。

袁水问脸色阴沉,暗叫不妙。

原来这‘乾坤定位阵法’分为先天跟后天,先天是根据先天八卦方位布置而来,子山午向,生生不息,没有破绽,近乎完美,但此阵威力大,布置起来难度也大,需要八卦相错,相辅相成,或者位居中宫,当中调节,可中宫用来困人,又如何占据?而后天‘乾坤定位阵法’则是取西北乾位,西南坤位布置而成,只要控制之人占据两方的中间位置,调控位于乾坤的阵基与阵旗,便可短时间内完成此阵且发挥出来不弱的威力。

可此阵有一个先天的缺点,正东方最弱,因为这个方向是乾坤方位中间的对面。若是遇到看出此阵法门道之人,全力轰击正东方这个位置,还真有可能将阵法破除。

袁水问看着对方直奔阵法的弱点而去,担心不已,紧握住阵旗,准备随时变阵,但韩金铁一连攻击了十几下,仍旧是不能脱困而出。

“不要做无谓的挣扎,交出煞气,饶你不死。”张灵音大感兴奋,嘴里一刻不停,扰乱他心神。

韩金铁将师父给的阵旗尽数打出去,已经明显感觉出来阵法有松动,可就是难以破除,心中焦躁,又听到张灵音提起“煞气”一词,心中不由得惊惧起来。

他临行之前,师父可是下过死命令,只许成功不许失败,物在人在,物亡人亡。

想到此处,韩金铁顾不得藏私,再次将重伤谢恩升的天蚕丝帕祭了起来,打在阵法之上。

只听到“轰隆”一声,袁水问甚至没有来得及变阵,手中的阵旗连同阵基,化为齑粉。

“法宝的威力竟然一至于斯!”袁水问大感骇然。

他也有一件法宝,后天八卦图,曾用来对付韩金铁的师父,几乎将他困住,给施半仙赢得了时间。

他是第一次用法宝,只知道厉害,却不知道能厉害到什么程度,借助这件法宝几乎困住黑衣人,所以有些自大,认为与那黑衣人纵然是有所差距,但也有限。

可是今天等到韩金铁祭出去法宝,轰打在他心神控制的阵法当中的时候,便一切都明白了,黑衣人的我修为竟然高出自己甚多!

韩金铁怨毒的看了袁水问一眼,收起灵性尽失的天蚕丝帕,转身欲走。

法宝与法器都可以蕴藏气场,法宝除了容量远远大于法器之外,最显著的特点便是释放完其中的能量以后,可以补充;但法器则是不同,近乎一次性的东西,释放玩全部能量之后,如同凡物。

袁水问先前用后天八卦图在对抗黑衣人的时候,气场消耗殆尽,如今还没有补充完全,所以就没有拿出来使用。

而韩金铁的天蚕丝帕,补充起来更为麻烦,那不是寻常意义上的法宝,能自动吸收天地精华,而是通过符箓人为加持而成,用完之后,需要大量符咒祭炼,就是家底如他师父那般丰厚的,也会吃不消。

“谢师兄,你也想拦我么?”韩金铁出阵之后,往东北方位而退,而谢恩升则是有意无意的挡住他的退路。

“我本来还想念在同门情谊,放你一马,但是现在你拿出来师门传承之宝,天蚕丝帕,我就不能坐视不管了。”

谢恩升开始被偷袭重创,只顾着化解眼前危局,没有往深层次想,但经过袁、韩二人的阵法比斗,他终于想起来韩金铁所用的宝物,乃是师门典籍当中记载,已经失传几代人的至宝!

他不得不出手!

这时,回过神来的袁水问也已经赶到,与谢恩升前后夹击,韩金铁在劫难逃。

“谢师兄,你我素无仇隙,没必要争个你死我活,这件宝物乃是师父千辛万苦寻来,曾跟我说是某派至宝,曾叫我妥善保管,方便以后归还;今日才知道属于师门,真是无巧不成书……”

韩金铁知道袁水问自诩为正义人士,不可能放过他,眼下唯一的出路,便是谢恩升这里了。

“任你巧舌如簧,我也不会再次上当。”谢恩升还憋着一口气没出,直接打断他的话。

“兄弟阋于墙,外御其侮。我将此宝物呈交给师门,算是我的拜师礼,不知谢师兄意下如何?”

谢恩升怦然心动。

“你先把宝物扔过来再说!”

韩金铁倒也果决,毫不犹豫地将手中的天蚕丝帕扔给谢恩升。

袁水问见此,脸色大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