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一网打尽
作者:贼人字数:3130字

第四十章 一网打尽

“你的投名状呢?”韩金铁咄咄相逼。

“我的投名状在那里!”

袁水问冷哼,抬手指向黑夜中幽深的山野,高声说道。

众人疑惑之际,转眼望去。

猛然间,漫山遍野亮起来无数的夺目灯光。

“有条子!”不知丐帮当中的谁大喊一声,众人乱作一团。

“保护帮主!”韩金铁叫嚷起来,浑水摸鱼,准备溜走。

“那边灯光最少,我们那个方向走!”师爷忙而不乱,看出些端倪,安抚帮众大声喊道。

几十名丐帮弟子,经此提示,终于安定下来,不再慌乱,纷纷往灯光少的地方冲去。

袁水问也发觉这一现象,心中丝毫不觉得轻松,因为丐帮撤退的方向,正是丐帮总舵的所在地!那里面还有十几名孩子呢!

“会不会是警方故意留下的口袋,好一网打尽呢?”

就在袁水问胡思乱想之际,一双雪白的皓腕钩住他的脖子,随机柔软的身躯扑了上来。

“灵音你没事吧!”袁水问此番算是劫后余生,再见张灵音,倍觉珍惜,格外幸福。

“我还以为见不到你呢,幸亏遇到李所长……”

“李所长?”还没等张灵音说完,袁水问就是一愣。

“哈哈哈,袁兄弟,我们又见面了!”

张灵音觉得外人在场有些不好意思,赶紧擦了擦激动的眼泪,而李所长则是用他的大手握的袁水问生疼。

“你不是在泉城么?怎么出现在青州?”

袁水问百思不得其解,他与小兰等人分别的时候,曾经打给李所长电话,将这里的情况向他说明,要他务必帮忙让警方天亮时分完成布局,好将犯罪分子缉拿归案。

而李所长听完,当即在电话里拍胸口,说没问题,还要给他一个惊喜,没想到是他亲自到来,的确让人出乎意料。

“我前些天刚从泉城调回青州,主抓此地的治安,真是没想到在这里与你相见!真是缘分不浅啊。”

“你从泉城调回青州!”袁水问讪讪而笑,小声嘀咕道。

他曾经给李所长看过面相,说他官运亨通,前途不可限量,只要紧跟王局长这个贵人,还会财源滚滚,没想到这才没几天,他便由泉城给贬到青州,虽然两个地方都是市,但是省会市跟地方市能一样么?

黑夜之中,李所长倒是没有察觉出来他的脸色有些异样。

“天下之大,能让我李某佩服的人,除了王局跟袁老师,便是小兄弟你了!”

袁水问听他的话音洪亮,不像是随口恭维,不由得一愣。

“此话怎讲?”

“哈哈哈,方才你对着我的方向一指,大喊:投名状在那里!我便知道你算出来我的行踪,让我当即出手,我这才命令手下一拥而上的;而且我看你气定神闲的与歹徒周旋,毫不畏惧,更是让我钦佩。”

李所长话音落下的同时,手下的警察陆陆续续的将抓获的丐帮帮众押到地形低矮处看管起来。

袁水问暗叫惭愧,他哪里是算出来李所长的隐藏之地,分明是看事不好,随手乱指,趁着众人分心之际,准备逃逃试试,毕竟他是无论如何也不能跟韩金铁一样无耻,给乔峰磕头求饶的。

“逃跑的嫌疑人大多抓获,唯独缺少几个主要头目。”一个漂亮的警花前来报告说。

“包围圈还差一点火候,看来我们出手有点早了。”

听闻手下的报告,李所长有些惋惜地说道。

袁水问顿感无语,如果不是他“错误”提示,等包围圈彻底闭合,恐怕乔峰等人一个也跑不了,有心解释几句,却发现这个时候,任何话语,都显得苍白无力。

“山下路口都是我们的人,谅他们插翅也难飞。”李所长补充一句,有帮助袁水问开脱的嫌疑。

“事情有些棘手,那丐帮的头目我亲眼看到进入一片区域,等到我跟上去抓捕的时候,却像是进入一片迷雾当中,不知如何是好,还请所长定夺。”

美貌警花刚刚说完,袁水问精神一振,知道自己出力的时候到了。

“李所长放心,那个地方是丐帮的老巢,外围不过是布置下来一个迷踪阵,我去将阵法破除,警方就可以进去了!”

几人说话的功夫,已经有身穿白色衣服的医生抬着担架来到近前,将重伤昏迷的谢恩升抬了下去。

“有袁兄弟助我,何惧几个小蟊贼?”李所长豪气顿生,招呼大家,直奔丐帮老巢而去。

※※※

“是不是你才小子引来的警察!”进入大本营,还没来得及喝口茶的乔峰立即对韩金铁兴师问罪。

在山岭之上,他对于韩金铁的软骨头的表现没有多少好印象,顺带说话的语气也不在客气。

“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在最困难的时候,是谁最坚定地跟着帮主,给帮主摇旗呐喊?是我韩金铁,还是姓袁的那小子?难道这还不能说明问题么!”

韩金铁有心独自溜走,但是看到漫山遍野的灯光,再加上埋伏有后手的警察,没有多少机会,索性紧跟在乔峰的后面,到他大本营看看,或许有条出路,毕竟他在此地经营多年,或许留有后手也说不定。

“原来是姓袁的小子,我一看他就知道他不是好东西!”乔峰用尖锐的嗓音表达他的不满,同时容貌因为愤怒而变得更加扭曲。

“帮主,眼下之际,我们还是赶快逃出去要紧,留在此地必然被瓮中捉鳖,不知咱们这洞府之中,有没有密道之类的。”

先前韩金铁还嫌弃乔峰的大本营是死人住过的地方,没想到现在巴巴的主动往里钻。

“没有,我乔某人做事,从来不留后手。”

韩金铁听完乔峰的话,彻底的绝望了。

※※※

“终日打猎,没想到还是被鹰啄了眼。”

袁水问一声不吭,绞尽脑汁才将迷踪阵彻底的破除。

他跟张灵音第一次过来的时候,以他的造诣,察觉出来阵法稀松平常,自然是畅通无阻;后来韩金铁出现,仍旧是自由出入,还说此阵法是他布置,袁水问更加不放在心上。

可是眼下,要破除的时候,费尽辛苦才找到阵眼所在,终于知道,该阵法被师爷改动过。

“里面的人听着,你们被包围了,赶紧投降,坦白从宽,抗拒从严!”李所长手持扩音器,给墓穴当中的丐帮余孽施加压力。

“警察追来了,我们怎么办!”双眼之间有个刀疤的男子,毫无惧色,那眼神,那气势,恐怕只要帮主一声令下,他能毫不犹豫的冲出去拼命,哪怕是被打成蜂窝也在所不惜。

这刀疤男没有名字,父母死得早,很早进入社会,因为脸上有伤痕,大家都叫他刀疤。他曾经备受欺凌,饿死街头之际,是乔帮主伸出了援手,将他救活,还给他一口吃的,他这才能站起来,做一个堂堂正正的人,后来又有妻子跟孩子,不会匮乏的物质生活!

这一切都是帮主所赐!所以在他的眼中,帮主的一切决定都是对的,帮主的任何命令,都会坚定不移地去执行!

“刀疤,我们丐帮有你这样的弟子,何愁不能发展壮大,你放心就是,我早已经料到会有这么一天,所以先前吩咐你们扩充房间,备好粮食,准备清水,就是打一场持久战!我们有人质在手,他们投鼠忌器,也不敢将我们如何!”

刀疤男大喜,他的妻子跟孩子都在山下,一旦持久起来,显然见不到他们,但忠大于孝,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更何况妻儿?

而韩金铁则是脸色数变,胸口堵得慌,他可不想一辈子蹲在这暗无天日的墓室之中。

“给你们三分钟的时间,如果再不出来,警方将要强行破门,往里面打催泪弹了。”

忙活一晚,眼看着启明星起,李所长也不怕他们拖延时间,毕竟进入白天更方便警方抓人。

他话音刚落,丐帮洞府之中,便传出来孩子的哭闹声。

“叔叔救我,叔叔救我。”

“他们竟然用孩子要挟!”李所长原本乐观的表情顿时阴云密布,仿佛顷刻间就会下一场大暴雨。

“我最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袁水问心中有愧,不敢直视众人的眼睛。

“丐帮的人拐带一些小孩子,把他们培养成职业乞丐,在城市的各个地方乞讨,收入所得全部供应帮众的日常花销,所以那些乞讨的小孩子都被软禁在大本营当中。”

张灵音贴心的给不明真相的警员们解释。

“是我的失职啊!”李所长当即长叹一声,“我原本想着将他们包围起来,一网打尽,便可以救出来孩子,不曾想让他们逃了出来!”

李所长向来是一副老好人的样子,人缘极好,大家从来见他如此的自责,皆感震惊。

“百密还有一疏呢,当务之急,是要把困在里面的孩子救出来!”张灵音切合时宜的开解道。

李所长自怨自艾,袁水问却是灵光一闪,忽然想起一事。

“丐帮大本营的后面,有一条密道可以通往里面,我们从那里进去,突然袭击,想必会有奇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