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父子相认
作者:贼人字数:3236字

第四十二章 父子相认

袁水问在后山将所有人都接出来之后,打电话将这一好消息报告给了李所长。

李所长接电话的时候,正在低声下气的跟丐帮之人讨价还价呢。

“每天一瓶白酒,一只烧鸡,一碟花生,恐怕都有些困难,更别说一日三餐顿顿都有,毕竟都是花的纳税人的钱,不好做主随便挥霍。”

“我不管,帮主说要是满足不了,恐怕会饿坏孩子。”刀疤男天生粗里粗气,只知道奉命行事,其余一概不理,这样的人,用来谈判是最好不过,因为对方如同狗咬刺猬――无从下口,拿他没辙。

“有话好说,我可以用个人的名义给你们提供几天,但是个人的力量有限。”

李所长仍旧是尝试着与刀疤沟通。

“那是你的事情,我们只看结果。”

“此事先搁置一旁,不知还有没有其余的要求,一并说了吧。”李所长得知小孩子们已经安全的消息,放下心来,便不想陪他们玩了,不过还是想听一听对方的企图。

“我们老大说了,让你撤出包围,任我们随意离开,不得干涉,要不然便会在此地一直住下去。”

刀疤男话音刚落,李所长忍不住放声大笑。

“你……你笑什么!”毕竟对方是官,自己是贼,刀疤男有些色厉内荏。

“躲得了一时,躲不过一世,不过我看你也是受人蒙蔽,涉事未深,不如及时弃暗投明,老实交代,争取立功机会,我可以向上级求情,减免你的罪责!”

“你让我背叛帮主?作那不忠不义之人?你想都别想,我生是帮主的人,死是帮主的鬼。”

李所长对这种死忠又惊又气,索性不再与他废话,对着守候在周边的警察一挥手,众人纷纷将催泪弹打入洞府之中。

“咳咳咳!你们这帮警察疯了是不是?惹恼本帮主,小心撕票!”乔峰喝了瓶小酒,有些微醺,乍闻催泪弹味道,猛然将酒水吐出来,清醒了几分。

“与人民做对,死路一条,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众警察齐声叫喊。

“大事不好了……”文身男强忍住不适,跑到帮主的跟前,将小乞丐逃跑的事实说了出来。

乔峰听完,近乎晕厥。

“师爷呢,他一定有办法!”乔峰知道师爷不俗,极为仰仗,但是今天又证实他是一名玄学高人,巴结还来不及,更加不敢倨傲,事情无法到了无法处理的时候,自然而然的想到了他。

“师爷跟那位姓韩的,吃喝完毕,就回房间了,说是没有好办法啊!”

乔峰听文身男说完,悲叹一声,第一次生出来没法掌控的无力感。

“天亡我乔某人也!”

※※※

“姓名。”

“乔锋。”

“真实姓名!”

“报告政府,小人名字的确是乔锋,乔木的乔,锋利的锋。”

“来这里几年了?”

“六、七年。”

“六年还是七年。”

“七……不,六年半。”

本来拒不投降的乔峰,丧失了最大底牌,在催泪弹的摧残下,精神临近崩溃,终于举头投降,李所长对他进行了简单的询问。

“李所,丐帮的人除了一名师爷,都已经抓获。”杨紫月现场清点完人数,平淡的脸上难得露出来一丝笑容。

“不是,还有一名姓韩的没有抓到,他不是丐帮之人,但却比丐帮之人更为可恨!”

袁水问急忙过来探查,他还惦记着家传法宝八阵图,发现在人群当中同样没有见到韩金铁,不由得紧张起来。

“我早就看到兄弟神采飞扬,仪表不俗,一定不是寻常之人,果然不出所料,这是您的东西,还给您收好。”

乔帮主眼看着丐帮已经成为明日黄花,立即转变了心态,立即对袁水问恭维起来。毕竟他当年逃亡的时候,整日整夜的装孙子,现在运用,轻车熟路。

李所长曾亲眼目睹乔峰将袁水问的宝物收上去的,现在他主动还给人家,在情理上说得过去,但是在法律上却不通,略微皱了下眉头,倒也没有反对。

“你这拐带儿童的恶徒,现在落在我手上,非要让你吃几下耳光不可!”

张灵音愤怒的扇了乔峰两记耳光,第三下却再也打不下去。

因为乔峰的颧骨突兀,腮帮子皮包着骨头,咯得手生疼。

“姑娘喜欢,我这边也让你打。”乔峰所幸光棍起来,将脸一侧,将另一面脸转向她。

“别嬉皮笑脸的!我问你,这些孩子都是从哪里拐来的!”李所长厉声呵斥道。

“当地村镇拐来的!”乔峰低下头来不敢直视众人。

“你敢不老实!”杨紫月一声大喝。

“报告政府,真的是当地村镇拐来的,毕竟从外地进口成本太高……”

李所长强压住心中的怒火,深吸一口气。

“你知道他们的家人的具体地址?”

“我……不是很清楚,毕竟都是手下人做的,而且……而且好多年过去,您还是问手下那些人吧!”

乔峰深深的低下头,他倒不是心里悔恨,而是以前进局子次数太多,有了经验,知道一旦交代不积极,或者露出不配合的姿态,难免会遭到暴打。

“报告李所,墓室当中并没有发现师爷的踪迹,不过在他的床底下,我们发现了一个密道,不知道通往哪里,还请李所指示。”

“有密道!”乔峰眼睛瞪着大大的,骇然不已,同时心中暗骂师爷这天杀的生孩子没屁眼,有退路竟然不通知自己!

“小杨,你挑几个人顺着密道追踪一下,注意安全,那人留此后路,想必早就跑得没影了。”

杨紫月点头应允,接着下去安排,而袁水问则是目光不善的看着乔峰。

“老实交代,师爷姓什么,叫什么,从哪里来!”

“报告政府,师爷是五爷派人给我送礼的,后来看到我这里发展前景很好,就主动留了下来帮我。因为他是五爷的人,我只吩咐他做事情,却是不敢得罪他。他自称吴明,东吴的吴,明白的明,平时我都叫他无名师爷。”

乔峰说话的时候,不时的抬头抬头看着众人的反应,小心翼翼,唯恐交代不清出,遭受皮肉之苦。

“五爷是谁?”袁水问还是第一次听说这个名字。

“五爷手眼通天,在道上呼风唤雨,我只不过是小喽啰,在他面前屁都不是,更加不知道他的具体身份。”乔峰想起五爷的本事来,有些惊恐。

“我知道五爷,在社会上有很大的势力,不过根据我们警方掌握的资料推测,这应该是一个代号。”李所长对于袁水问也不保留,就将自己知道的情况简单一提。袁水问若有所思。

“你刚才说他给你送礼物,到底是什么礼物。”

乔峰听到此处,扑通一声跪了下来,连连磕头。

“报告政府,我刚才一时失察,交代不清楚,五爷托师爷送来的礼物,是两个孩子!”

“是哪两个孩子!”

“是他,还有她。”乔峰战战兢兢的头起头来,指了指小兰跟小宝。

“我刚到青州地界站稳脚跟的第一年,五爷派人来说我能力不错,要我归顺,我当然求之不得,要知道江湖上想归顺五爷的人排队都挨不上号。五爷为了扶持我,就将师爷派来,而且送来两个小孩子当礼物。”

乔峰真就是如竹筒倒豆子,一股脑的全说了。

“报告政府,我冤枉啊,那两个孩子我起初是不想要的,可是五爷硬要塞给我!我也是受害者,你们一定要抓住五爷,为我伸张正义,沉冤得雪!”

李所长眼见袁水问别过头去,知道从乔峰这里该得到的线索都差不多,所以就安排人将他带走了。乔锋历年来干的那些勾当,只有在审讯室里交代了。

“其他的孩子都是本地的,找到他们的父母倒还好说,就是小兰跟小宝不知来自何方,全国那么大地方,这可如何是好?”李所长既像是跟袁水问说话,又像是自言自语,眼神眺望着星空,思绪早已经飞到天外。

“此事不难!”袁水问爽朗一笑。

“还不难,我看难于上青天!”张灵音刮了刮他的脸皮,意思是不要将大话说得太满,免得不好收场。

“我想起来了!”李所长一拍脑袋道:“袁兄弟你可是风水大师,能掐会算,起卦预测一下,孩子们的归属不就有了着落!”

袁水问大为汗颜,要是风水师有这神通,无疑是人贩子的福音,毕竟帮忙找回孩子,也能减轻他们的罪责。

“我说不难的意思,并不是说我能算出来,而是大家可以从五爷的动机来推测,全国那么大?他为什么单单将两个孩子放在青州乞讨。显然是为了报复,报复的对象,极有可能便是在本地人。”

袁水问说完,众人精神一振,仔细琢磨一下,还真是那么回事。

“前额上的日月角分布左右,叫做父母宫,从中可以看出来目前父母的状态。你们来看小兰的父母宫,高耸明净,直插云鬓,这说明她的父母不是大富,便是大贵。而且龙生龙,凤生凤,她年纪虽小,神色之中散发英姿,所以他父母想必是上位者,在青州地界,高层领导当中调查调查,谁曾丢过孩子,想必会快就有眉目。”

袁水问话音刚落,李所长脸色大变。

“我有个女儿小时候被人拐走,找了多年,都不抱幻想了。而我的祖籍便是在青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