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黑衣身份
作者:贼人字数:3316字

第四十三章 黑衣身份

“不会这么巧吧!”袁水问甚是惊讶。

“此事说来话长,我当初刚从警校毕业,破获几个大案,年纪轻轻便被提拔到省城,妻子又给我生了一对龙凤胎,双喜临门,正是意气风发的时候。平时受到一些电话威胁,我也没当回事,毕竟身为人民警察,谁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我成天在外跑,妻子又在铁路局上班,孩子便交给老家的爷爷奶奶带,但是他们年纪大了,难免有分心的时候,结果女儿便被拐走了,我母亲极为自责,为此还大病一场。”

李所长还是第一次跟人提起她的过往伤心事,不由得眼眶微红。

“你说你的妻子在铁路局上班?”张灵音诧异问道。

“是的,她这人很要强,不肯当家庭主妇,便一直留在原单位,就是我调往泉城的时候,她也不过是趁着假期去跟我聚一下。”

袁水问知道张灵音问他妻子工作单位的原因,因为小兰的乞讨地点正是在车站附近。

如果小兰真的是李所长丢失的孩子,那么将这个孩子放在他母亲每天上下班,每天都路过看得到的地方乞讨,母女二人相见而不相识,可谓是用心良苦!

李所长紧张的走到小兰的身前蹲下来,颤抖着将她的鞋子脱了下来。

而她脚掌正中,赫然有一块暗红色的胎记。

“我女儿的脚掌上也有一块胎记。”

李所长虚脱的瘫软在地上,喃喃自语完毕,急忙拨打爱人的电话。而李所长的爱人听到这一消息,睡意全无,立即赶到现场。

袁水问通过比对观察,发现她们母女的眉宇之间,极为相似,都是一对细长的丹凤眼,而且山根处起伏也是雷同。

“这是我的女儿,这是我的女儿!我找的好辛苦啊。”李所长的爱人在见过小兰之后,放声大哭。

袁水问见此,也不好说什么,接下来只要用科学手段监测核对DNA,便能水落石出。

晨光熹微,天色大亮。

袁水问紧绷着的神经放松下来,涌上来难以抑制的疲惫感;而张灵音则是满脸的兴奋神情,不停地总结此番心得。

回到旅馆,袁水问埋头大睡,到了黄昏时分,才将精神恢复过来。

他一睁开眼,发觉张灵音趴在床前,一动不动的盯着他看。

“你……你……想干什么。”袁水问一惊之下,连忙做起来往后靠。

“我还能吃了你?”张灵音脸色一红,转而恚怒起来。

“现在几点了。”他知道自己的反应有些激烈,不由得赶忙转移话题。

“都快下午六点了,我准备叫你起来吃饭,没想到你反应这么激烈,姑娘我生气了,自己去吃喽!”

张灵音本来是叫醒袁水问吃饭不假,不过来到床前的时候,发觉的他沉睡的表情很呆萌,不由得看着有些入神,没想到他在这时候醒了过来。

“吃饭带着我啊。”袁水问听她一说,果然觉得肚子咕噜噜乱叫,急忙蹬上鞋子,追赶出门。

毕竟他的钱都被张灵音献了爱心,案件侦破的时候,曾经跟李所长提过这件事情,李所长当然二话不说,答应归还,不过该走的程序还是要走的,所以得过些日子才能拿到。

张灵音故意放慢速度,方便袁水问能及时的追上她。

“我们去吃什么?”袁水问有些讨好的说。

“先来点特色小吃品尝品尝。”张灵音笑嘻嘻的说完,径直来到一个摊位面前。

该摊位的老板是一个中年妇女,头上围着围巾,戴着口罩,穿着白色的工作服,而她的身边是一辆人力三轮车。

“先来一块油炸糖糕吧。”张灵音看着糖糕散发出来金黄色的光芒,口水都流到脚面上了。

付完钱之后,她口里吃着糖糕,又来到一串冰糖葫芦的摊位。

“再来一串冰糖葫芦,要最大最亮的。”

不一会的功夫,张灵音已经入口五六种小吃,每种都只买一个,这样一来,跟在后面干瞪眼的袁水问露出深深的怨念。

“看你以后还听不听话。”

她心中盘算,正得意洋洋的看着袁水问的时候,一个高大的身影来到两人的旁边。

“是你?谢恩升!你去了阴曹地府,我会给你烧纸的,来找我们做什么!”张灵音眼尖,急忙退缩到袁水问的背后。

“姑娘不要误会,我没有大碍,这次来是专程给你们说对不起的,请接受我最诚挚的歉意。”

谢恩升哭笑不得,不过还是九十度鞠躬,深深地低下头,这架势看起来,如果袁水问不答应的话,他便一直这样了。

原来这谢恩升受到韩金铁的偷袭,虽然受伤很重,但是对于他道法修为接近化气大成的人来说,并不算什么。

而李所长在简单了解完情况后,知道他不过是路过,跟丐帮没有什么瓜葛,再加上这些玄学门派的人,都跟一些政府官员有千丝万缕的联系,能不得罪尽量不要得罪。

“事情已经过去,我也没放在心上,不过我现在肚子很饿,想要吃点东西,不知道谢道友有没有兴趣?”

谢恩升一听,当即大喜。

“有兴趣,非常有兴趣,这顿饭权当是我谢某人给袁老弟的赔罪了。”

“谁稀罕你的请客。”

张灵音嘟囔着嘴,她掌握财政大权,原本还想给袁水问一个下马威,看看能不能把分成的比例改动改动,没想到关键时刻出来一个搅局的谢恩升。

“灵音别闹,我跟谢道友还有些话要说。”

三人来到最近一个星级饭店,张灵音出于报复的心里,专门点最贵的菜肴,不一会就满满的一大桌子,就是七八个人吃也足够了。

袁水问无奈地摇了摇头,而谢恩升则是连眼皮都不眨一下。

像他们这种门派骄子,又岂会缺钱?随便吩咐一声,一些暴发户争破头的上前巴结。

“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啊。”袁水问心中长叹。

“这第一杯酒,在下先干为敬,对老弟能解我心结再次表示感谢。”谢恩升说完,一饮而尽。

“谢道友无非是一时被蒙蔽,看破之后,没有什么。”袁水问笑了笑,同样陪着喝了一杯。

他理解谢恩升的心情,毕竟修炼是要讲究一颗波澜不惊的心,若是有所桎梏牵绊,很难精进,这也是为什么修炼之人又叫出家人的关键所在。

“这酒喝起来还不错,有些甜甜的。”张灵音仰脖将满杯的葡萄酒灌入口中,不快的脸上终于有了一丝笑容。

袁水问甚是无语,他虽然没喝过红酒,但是见识还是有的,八十年代的拉菲红酒,几万块一瓶,那是需要像品酒师那样,细细品味才能体会起来其中的奥妙,如她这般咕咚一口,一饮而尽,真是牛嚼牡丹,大煞风景。

当日贺成峰邀请她吃西餐,没有去成,张灵音对此事一直耿耿于怀,如是让姓贺的知道心中的女神是这副教养,恐怕直接背过气去。

“我有些问题,想请教一下谢师兄,不知方不方便。”

“袁老弟有问题随便问,只要不违反门规,我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谢恩升一杯酒下肚,脸上便有了神采,慷慨地说道。

袁水问最敬佩这种坚持原则的人,尽管他十分不喜欢遵守原则。

“那倒不会,不过是想知道韩金铁的师父,也就是你的师叔的名字。”

袁水问紧紧盯着对方,生怕对方以门派秘密为由不予回答。

“我当是什么事情,原来是想知道我那叛徒师叔的名字,这个很容易查到,我便直接告诉你就是。我那师叔名叫刘相政,是青田刘家之人,他犯了门规,被革职出门,但师门却没有废他的修为,乃是冲着刘家的面子,只是没想到他这人江山易改,本性难移,竟然布下如此惊人的大煞阵……

“竟然是他!”袁水问听到此处,脑袋“嗡”的一声,惊在当场,后面的话在也听不进去,脑海当中刘相政与黑衣人不断的重叠。

他没想到原来在赵家跟自己交手的黑衣人,竟然是在泉城跟二叔打擂台的刘相政!

这也解释了,为什么当日袁洪涛会在同一天受到降头师邀请,中了降头术,因为以袁洪涛的玄学造诣,一旦夜观天象,便会发现兖州地界角宿的波动,他若是出手,更增变数。

“昨晚我发现袁老弟跟他韩金铁宿怨已深,不知你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些什么事情?”

谢恩升发现袁水问的反应有些激烈,忍不住询问。

“唉!”袁水问叹息一声,将通过赵家祖孙两个的面相,察觉出来他们一家的凶险,以及前去兖州探查阴宅阳宅,遭遇韩金铁师徒。还有刘相政在泉城与二叔之间的博弈,自己前来青州的具体原因等捡主要的一说。

“我谢某自命不凡,向来以正义之士自居,没想到还是妄信谗言,与妖邪为伍,比起袁兄弟来,我真是惭愧汗颜。此间的事情,等我回禀师门以后,便调动相关资源,协助你破坏他们的计划。至于袁兄弟想找风水宝地的事情,我倒是可以给你一些提示。”

“你的意思……”

袁水问大喜,毕竟他来青州主要的目的还是寻找风水宝地,至于剿灭丐帮跟破坏韩金铁阴谋一事,不过是路见不平罢了。

“据门派典籍记载,大禹在建立夏朝以后,命令天下的九处州牧贡献青铜,在都城铸造九鼎,分别埋在九州的险要处镇压地运。通过九鼎的引导,每个州的气运尽数往此处聚集,便能形成九处极致的风水宝地。传闻历朝历代能坐拥天下的开国皇帝,多多少少都沾染九鼎的气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