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两儿一女
作者:贼人字数:3397字

第四十四章 两儿一女

“九鼎一事,或许子虚乌有,但九州毓秀之地有绝佳风水宝地,这却是不争的事实。杨筠松曾在《撼龙经》的开篇点到:‘昆仑山是天地骨,中镇天地为巨物,如人背脊与项梁,生出四肢龙突兀。’说的便是龙脉发源于昆仑,散布于九州,至于其分布,则是:‘大为都邑帝王州,小为郡县居公侯,其次偏方小市镇,亦有富贵居其内。’”

袁水问听说过大禹铸九鼎,镇地运的故事,一直颇为向往,今天听闻谢恩升提起,忍不住说出心中所想。

“袁老弟所说的,与我不谋而合。”

谢恩升颇为惊讶地看着袁水问,大生惺惺相惜之感,毕竟九鼎一事,在玄学界几成公认,他能有跳出表象看本质,极为了不起。

大禹为何铸造九鼎,还不是因为引导镇压风水,这样一来,有没有九鼎,并不十分重要。

“莫非谢道友知道青州的九鼎埋藏之地,钟灵毓秀之所。”袁水问心中大动。

“不敢说是知道,只能说是有些端倪。我到青州,主要便是为了此事,而且七个方位我仔细探查过,没有任何发现,唯有东南一处,我正在考察的时候,遇到了韩金铁,我知道他是师叔的得意弟子,又发现山中煞气冲天,所以跟踪而来。后面的事情你已经知道。”

谢恩升说起韩金铁,仍旧是有一丝惭愧。

“我以为是多么惊人的猛料,不过是一些表现上的东西,如果你指望这些消息让我们原谅你,那么你的目的达到,可以走了。”

张灵音自斟自酌几大杯葡萄酒,鲸吸牛饮,她因为阴谋没有得逞,觉得姓谢的极不顺眼。

“当然不止这一点,袁老弟你可以听说过潜龙藏运?”谢恩升也不着恼,语气依旧平淡说道。

“潜龙藏运?莫非是成灵的风水宝地。”袁水问便是一惊。

“不错,古老相传天地万物,只要是能吸收天地灵气,沐浴日月精华,机缘巧合之下,便可开启灵智,宝地有了灵智,可以将自身龙脉潜伏,气运隐藏。而宝地本身便具有这种先天的优势,能有此造化,也在情理之中。”谢恩升感慨道。

“有灵性的风水宝地,可以将自身的生旺之气完全屏蔽,还会改变局部的山水布置,时师如果偶然经过,不会发现;高手没有发觉气场波动,更加不会在意。”

袁水问听完,心中泛起惊涛骇浪。

“只要风水师能看出来端倪,点中此类型的宝穴,便可立即进阶为上等地师。要知道上等地师,万中无一,我便是冲着此荣誉而来。”谢恩升踌躇满志说到此处,继而叹息起来道:“我一失足差点成千古恨,已经没有脸面留在此地,不日便回师门,也只有袁兄弟这样宅心仁厚的风水师,才有资格配享上等地师的荣誉。”

谢恩升站起来满饮一杯之后,便抱拳告辞,而袁水问则是怔怔的看着他背影出神。

“听起来有灵性的风水宝地很厉害的样子,不过就他那德性,打死我也不相信他能探查出来成精的风水宝地。”张灵音不屑的说道。

“你的话虽然难听,不过却有几分道理,别说是他,就是我二叔前来,都不一定能找到成灵的风水宝地。不过蛇有蛇道,鼠有鼠路,他曾说该消息是从本派典籍当中的来,那么辰州派恐怕几代人都曾有人筹划过此事。他能将此消息告诉我们,已经属于天大的人情了。”袁水问若有所思的说道。

“这还是人情?就你这样呆傻样,给人卖了还帮着人家数钱呢。”张灵音一顿狼吞虎咽,吃得差不多,叫来服务员,将剩下的没有动过筷子的菜肴打包。

“袁老弟,睡好没有,不知明天有没有空?”

袁水问打着饱嗝,赶往旅馆的时候,李所长的电话响了起来。

“明天恐怕没有时间,我还得去完成二叔交代下来的任务。”

袁水问给贺部长寻找风水宝地是真,但也不急于一时,他怕李所长让他起卦预测孩子家人的消息,万一弄巧成拙,反为不美,只得实话实说将他后话堵住。

“那真是太遗憾了!我还想趁着你来青州的机会,到我老家看一下阴宅跟阳宅呢!”

袁水问听他说完,神色一动,知道这是自己的拿手强项,生意上门岂能推托?

“二叔的任务要完成,但是李所长的事情也不能耽误,我看这样吧,给我一两天的时间,将他的事情处理完成,再为你服务,你看这样可以吧。”

“那真是太好了!”李所长在电话那头露出惊喜的声音。

※※※

第二天.

袁、张早早起床,来到路边,拦住一辆出租车。

“两位老师准备去哪啊。”

出租车司机说话的声音有些生硬。

张灵音察觉出来有些古怪,侧目一看,发觉对方竟然是当初追赶小兰,趁火打劫的那位出租车司机!

“老地方,这次不用跟踪人,两倍车钱你就别想了。”张灵音大大咧咧的坐在副驾驶座上。

“老地方……”出租车司机心神一动,当日他送完两人之后,便直接回家,晚上不曾拉客,所以对这最后两位顾客印象深刻。

“昨天发生一件大事,警方在山区布控,抓获一伙非法乞讨人员,听说有两名群众在此次行动中立功,昨晚你们去的时候天色那么晚了,不会就是你们两位吧。”

“当然是我们,你是不是很钦佩,决定免除这次的车费钱。”

张灵音一脸兴奋地说,毕竟她还是第一次不用神医的身份受到别人夸奖。

“要是真的是你们,那是我的荣幸,又怎么会收你们的车钱?”司机师傅话音一落,接着“轰然”的发动车子,不过他说话的口音当中带着戏谑的成分,看来极不认可。

张灵音难得发现有人关注自己,得意洋洋,叽叽喳喳的毫不停口,将当晚的发生的一些故事添油加醋的一说。

“这些人贩子当真可恨,我以前不知道,见到一些乞讨的可怜小孩子,便多少会塞给他们一些钱,没想到这种行为非但没有帮助他们,反倒是助涨坏人的气焰。”

司机师傅尽管不相信张灵音便是那立功群众,不过对于人贩子仍旧是表现出来严重的深恶痛绝。

“现在各地方都有救助站,他们要是真的有困难,可以去哪里,都会得到妥善的安置。”袁水问肯定了他的话。

“两位到山区做什么,冲着你们为警方做出贡献,为青州人民除害,如果有需要帮助的地方,我义不容辞。”出租车司机尽管不相信张灵音的吹嘘,不过却顺着她的话恭维一句,打发旅途的无聊。

“我们要做的事情,你连插手的资格都没有。”张灵音趾高气扬的说道。

出租车司机怒极而笑。

“在青州地界,除了火箭发射,卫星上天,还没有我曾有福办不到的事情。”

“大叔你可别吹牛,我们两个是风水相师,要去山中寻龙点穴,不知你能不能行?”

司机师傅曾有福一听张灵音的话,脸色顿时难看起来,他先前的确把牛皮吹大了。

“会看风水也值得得意?我三爷爷便精通此术。还要将本事传给我,但是我嫌那是封建迷信,一百个不愿意。”

他口头上满是不屑,但是内心却悔恨不已。

曾有福的确有一个三爷爷精通风水。当初破四旧立四新,会看风水的全部被当作牛鬼蛇神打倒,为此他父亲还响应革命号召,踹过他几脚,拨乱反正以后,风气好转,风水师一下子成了香饽饽,他三爷爷记恨落井下石的曾家人,所以老死不相往来,曾有福的父亲亲自去给三叔道歉,但是人家闭门不理,这样一来曾有福便无缘风水绝学了。

“我看你言不由衷吧!”张灵音眼睛滴溜溜的瞧着他。

“我怎么就言不由衷?现在有些人,乳臭未干,就自封为风水大师,招摇撞骗,只有我三爷那种甘于寂寞,看破世事的人,才算真正的有本事。”

张灵音盯着曾有福看了半晌,直到对方觉得心中发毛,这才嘿嘿笑着说。

“你这人颧骨横长,筋丝缠绕,一看就是劳碌命;不过卧蚕丰厚,眉毛松散,两儿一女,倒是有儿孙福。”

张灵音话音一落,袁水问便是一愣,同时暗叫糟糕。

果不其然,曾有福听完,笑得上气不接下气。

“我年过四十,却仍旧是一个开出租车的司机,天生的劳碌命,任谁都看得出来,我没意见;可我只有一个女儿,不过才高中二年级。你却说我两儿一女,尽享儿孙福,要是搁在我年轻那会,可真得借你吉言,把你们请到家中,好吃好喝供奉几天呢!”

“你左眼袋中分,右眼袋垂下,从你的面相上看,就是两儿一女,享儿孙清福,你怎么能不承认?”

张灵音有些着急上火,她曾经听袁水问说过赵老爷子的面相,就对他卧蚕浸乱的格局上了心,回去还翻过几本相书,颇有心得,准备当作程咬金的三板斧子,碰到合适时机以后,拿出来显摆显摆,没想到出师不利,焉能不急。

“我曾某人对天发誓,如果我说的有一句谎话,就让我断子绝孙。”

张灵音听他拿发誓说事情,当即偃旗息鼓,有些无精打采。

不过曾有福发誓很有技巧,他仅仅有一个女儿已经成为既定事实,誓言不论应验与否,都不会有断子绝孙一说!

“她没有说错,你的确是应该有两儿一女。”一直在后座闭目养神的袁水问猛然睁开眸子。

“你今天要是不能自圆其说,我便带你们去派出所,告你们两个诽谤污蔑加之宣传封建迷信!”

曾有福非常愤恚,他本来就重男轻女,没有儿子是心中的一根刺,现在又让外人拿此事说事,岂不是会更加恼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