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山林老者
作者:贼人字数:3394字

第四十五章 山林老者

“灵音啊,不是我说你,说话做事之前,要先动动脑子。尤其是风水看相,更加的要灵活运用,要结合实际情况,切不可不加变通的按照书本生搬硬套。”

袁水问暂时先不理会曾有福,反而对张灵音苦口婆心的教训起来。

张灵音一听有了转机,顿时大喜,殷切的等着下文,对他的冷嘲热讽浑然不觉,

“故弄玄学,我倒是要听听,你如何把黑的说成白的,事实说成虚的。”

曾有福经在过一个十字路口的时候,故意放下速度,双手摩挲方向盘,那意思要是袁水问不能让他信服,便立即掉向驶往派出所。

“我国在七十年代提倡晚婚晚育,八十年代正是将计划生育写入宪法,除非是少数民族,一个夫妇只生一个孩子。只有父母有一方是农村户口的,允许在有一个女儿的情况下,可以再生一个。有了这个前提条件,若是给人断后代,根本不用任何玄学知识,照着一个子女去说,准确率达百分之七八十。”

张灵音听完,猛然点头,豁然开朗,兴奋地地拍手叫好;而曾有福则是浑身颤抖,内心掀起惊涛骇浪,哆嗦的双手差点抓不住方向盘。

“麻烦你敬业一点,万一出车祸算谁的。”张灵音察觉出来曾有福的反常,知道他被袁水问点中死穴,说到点子上,再次骄傲起来。

“师父铁口直断,令人大开眼界,我曾有福彻底服气,如果有时间的话,还请去我家里盘桓一下。”

曾有福不敢倨傲,因为袁水问说的‘你应该有两儿一女’的确是实情。

“那时我所在的单位业绩很好,我年纪轻轻,就已经混到副科长,在外人看来,前程远大,我也一度这样认为。我老婆给我生了一个女儿之后,尽管失望,但仍旧是非常珍惜疼爱,后来她又怀孕,因为她是农村户口,按照国家政策,是可以再生一胎的,但那个时候,正是计划生育最严厉阶段,单位下发通知,已经有了一胎的,若是执意再生,提干机会便没有了。我顾忌前途,忍心让老婆将孩子打掉,后来老婆三次怀孕,仍旧没要。就跟你们说的一样,两胎都是男孩。再到后来,单位业绩下滑,大量裁员,我又不善于溜须拍马,结果无奈成为下岗大军当中的一员,而我老婆因为当初的事情,到现在仍旧是对我耿耿于怀……不孝有三,无后为大,我愧为人子啊……”

随着曾有福的叙述,张灵音也收起了戏谑的心思,计划一胎的生育政策,从宏观层次来说,利国利民,可对于骨子里充实传宗接代观念的个别国人来说,无疑是很值得商榷。

曾有福开始还能控制情绪,最后竟然声泪俱下,不过出租车依旧是开的四平八稳,不由得让人对他的职业技能大为钦佩。

“就冲着两位大师的铁口直断,这次的车钱给你们免了!还有就是我之前说的三爷爷,并非我信口开河,真的确有其人,当初因为批判封建迷信,我们家族将他除名,他便独自搬到山中的果园,当一个看林人,现在还在那里,已经有三十多年头,你们如果想了解山中的情况,可以去找他。”

袁水问对于车费免不免抱有无所谓的态度,但是能有老一辈人给他当向导,无疑是大大方便他寻找风水宝地,再者那位老人还通晓玄学,听曾有福的语气,还是一位大家。

“沿着这条路一直走,凡是岔路都选择小路,到了尽头便会看到我三爷爷的果园,因为当初包产到户,那份果园就给了他。见到他的时候替我问声好,他是不肯见我们曾家人的。这是我的名片,两位出山的时候一定给我打电话,我随叫随到。”

在袁、张二人到达目的地以后,本着邀请他们去家里坐坐的想法,曾有福忙不迭地掏出来一张名片,毕竟她还有一个女儿,快要考大学了,如果能在风水上改良一下,大有裨益也说不定。

※※※

袁、张二人告别曾有福,来到山中。

袁水问双眼一凝,感受四周的气场,昨晚的那股煞气已经消散殆尽,淡淡地生旺之气,则是从乔峰所居住过的古墓顶上发出来的。

那座古墓,根据李所长带来的专家初步推断,年份属于汉代,只可惜里面已经被改造的面目全非,如若不然,将会是一个轰动的考古发现。

要知道,汉代流行厚葬,尤其是王公贵族,要是金银玉器放少了,主人公到了阴间都没面目会见亲戚朋友。

就是因为当中的好东西太多,后世的一些人便打起死人墓葬的主意,一些影视剧、小说当中经常提到“摸金校尉”、“发丘郎中”,便是三国时候的曹操设立的,目的便是挖掘汉代墓葬的陪葬品,补充军饷。

“什么味道那么难闻,熏死人了!”

袁水问在初步探查没有发现之后,便决定到山中拜访曾有福的三爷爷,不过等到能遥遥望见果园的时候,不知从哪个方向传出来难闻的异味。

“我一看两位就是外地来的!”

正在这时候,一个上了年纪的下地农民扛着锄头准备回家,看到张灵音的反应,咧开嘴笑了起来。

农民很聪明,天不亮起来下地干活,等到中午热的时候回家睡觉,这位扛锄头的老伯正是如此。

“还请老伯告诉我们这股难闻的怪味到底是怎么回事。”袁水问神色一动,极为谦逊的问起来。

扛着农具的老农发现袁水问说话斯文,张灵音也是乖巧之人,神情有些兴奋,毕竟能有机会帮助看起来学识身份比他高一些的人,让他的内心充满着喜悦。

“那是曾老三的养鸡场里发出来的怪味,因为我家的地就在这附近,经常在这一代劳作,已经见怪不怪了。”

“曾老三想必就是曾有福的三爷爷了。”袁水问心中盘算起来。

“话说这个曾老三是一个怪人,可能是当初遭批斗,这里出了毛病。”老农说到此处指了指自己的脑袋。

“他以前是个打卦算命的风水先生,六十年代曾被当作牛鬼蛇神批斗。他算是一个文化人,手无缚鸡之力,干不了农活,生产队便安排他到果园当中看果子。后来实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曾老三去队里要求,便分到了那几亩山林。要说这曾老三不愧是笔杆子出身,脑瓜就是活泛,当年便买入一匹鸡苗,养在果树下。山鸡既能吃虫子,又能生产粪便供养果树,一举两得,可让村子里原本起先看不上果园的人吃了一惊,后悔不已。”

张灵音听他一说,有了兴趣,也不叫喊着味道难闻了。

“可就当村民们眼馋曾老三山鸡跟果园的时候,他却做出来一个出乎大家意料的决定,水果可以出手,山鸡坚决不卖。而且让那山鸡自然老死,尸体堆积到果树下维护果树,他从来不用农药。我们当初还笑话捡了芝麻,漏了西瓜,现在看来这曾老三真是他妈的看得准。城里流行无公害水果,他的这片果园因为山鸡的关系,没有虫害,再加上尸体跟粪便供养,一下子成了香饽饽,别人家的苹果一块钱二斤,他的水果十块钱二斤。那可是十倍的差距!”

老农说的神采飞扬,眼神当中透着羡慕与佩服。

“这种水果我还没吃过,想必是很爽口吧!”张灵音一听说吃的,立即眉开眼笑。

“小姑娘来得正是时候,眼下正是苹果收尾的关键几天,再晚可就没有了,而且这曾老三为人很大方,只要去他的果园,他不论好坏都给果子吃,我老汉可没少去他那里蹭吃蹭喝,都有些不好意思。”

老农说完,看了看晌午暴晒的太阳,不再耽搁,跟袁、张二人告辞,赶紧回家去了。

“我们快去找曾老三要苹果吃吧!”张灵音催促道。

袁水问点头应允,心中早已经升起来对曾老三的好奇。

二人穿过一条浅浅的沟堑,抬头便发现,山林屋子的半拉砖墙已经清晰可见。

“这老头可真是粗心大意,竟然园门不关,也不怕有小偷进来偷水果。”

张灵音伸着颀长的脖子观望完毕,发现一些果树上还零星着挂着红透喜人的苹果,终于松了口气。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

随着一声低沉的朗诵声,一个须发皆白,神情矍铄老人从柴门的一侧走了出来。

“老人家您好,后生晚辈给您见礼了!”

袁水问双手抱拳,略微探下身子,施了一个拱手礼,再细看老头仙风道骨的样子,暗合“何知僧道多高名?必是古貌与神清!“的要旨,心中愈发重视起来。

“老夫方才温习《论语》,无意当中翻到‘有朋自远方,不亦乐乎’的句子,心血来潮,掐指一算,便知道有贵客登门,赶紧出来迎接,果不其然啊。”

张灵音看着他的装扮,跟自己的爷爷差不多,心中本来已经生出些许亲近之感,再次见证料事如神的本事,更为钦佩。

“水问,他能通过一条《论语》,就能推测出来我们登门,这是不是梅花易数当中所说的‘外应’。”

袁水问再次对她刮目相看起来,不但开始学习面相,而且还涉及梅花易数,当真是孺子可教也。

张灵音从袁水问诧异的目光当中,得到极大的满足,要知道当初去赵家看风水的时候,吴尚青百般刁难,袁水问便以吴的‘外应’起卦,进而推测出来他是黑车司机这一身份,张灵音就在现场,便将这句话牢牢记下。后来缠着袁洪涛,以及自己翻看相关书籍,终于搞明白这一术语。

“这老头故弄玄虚!”袁水问小声嘀咕道:“要知道‘有朋自远方来’是《论语》当中《学而》篇的开章,全书的首句,貌似不用偶然翻阅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