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落坡凤凰
作者:贼人字数:3097字

第四十七章 落坡凤凰

“你们两个怎么又回来了?”

曾老三打开柴门,有些疑惑地看着袁、张二人说道。

“我觉得此处苹果清脆爽口,应该多带一些给家人尝尝,所以冒昧的再来摘些苹果。”张灵音不知道袁水问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不过她还想带一些苹果回去是真的。

“晚辈路上偶有所思,想再次观摩一下前辈点中的‘雄鸡唱晓’风水格局,不知前辈是否介意。”袁水问实话实说道。

“想观摩的话随时可以过来,两位快点里面请。”

曾老三哈哈一笑,丝毫不以为忤,毕竟他的成果受到别人的肯定,对他也是一种欣慰。

袁水问再次来到宝地之前,这时站到一个相对较高的地方,不但将四周再次详细的观察一番,还极力远视,思考半晌之后,神情突变。

与此同时,曾老三也来到“雄鸡唱晓”鸟喙的下方,将一只气息奄奄的山鸡扔进早已挖好的墓坑当中。

“我明白了。”袁水问压低声音说。

“你明白什么?”曾老三淡淡的道。

“此格局根本就不是‘雄鸡唱晓’!”袁水问语出惊人。

“那你说是什么?”曾老三重视起来。

“此格局的父母山交连,行龙至此而落,看起来像雄鸡的翅膀,其实不然,乃是一张大弓!穴上突起的尖峰,根本不是鸟喙,乃是一把锋利的箭镞,而山上致密的细纹,是弓箭的雕饰!弯弓搭箭,志不在小,据我喝形取象,此格局应该叫做‘落坡凤凰’才对。”

袁水问话音一落,曾老三平淡的脸上终于有了一丝震惊。

“果然是少年英雄,孺子可教也。三十多年,来过不下几十波天之骄子,你还是第一次看破此格局的人,说说你是怎么知道的吧!”

曾老三话语一落,短暂的震惊之后,再次转为平淡。

“我前一次上门,你出来迎接我们,以《论语》当中的‘有朋自远方来’为外应,推测我们的到来,我起初还笑你故弄玄虚,因为该句是《学而》篇的第一章,根本不需要偶然翻到,后来在你的书房当中,看到监控器显示屏的时候,证实了我的猜想。所以便将你从我心中的位置拉下一个档次,现在看来,你未尝不是早就算出来,不过是掩人耳目罢了。”

袁水问说到这里,曾老三点了点头,大方承认。

“不错,我今早起来,心神不宁,便用六爻起卦,官鬼午火冲用神子水,知道有贵人登门,与我相克,跟你们开了个玩笑。”

“你要请我去书房喝茶,故意让我们经过你的厨房跟卧室,自然而然将你风水布局尽收眼底,而你所犯的‘错误’,哪怕是刚刚入行的风水师都会避免,而前来问询的天之骄子,必然更会瞧你不起,认为你没有本事;如果有人问起缘由,你变将《周易》当中变易的思想拿出来作为说辞,否极泰来的状况,在相法上存在,而阴宅偶尔也有可能,但决不可出现在阳宅。所以方家听到你的解释,自然会更加认为你的水平不过如此,故弄玄虚而已。”

“我没有故意掩盖什么,这是你的一厢情愿罢了。”曾老三听到此处,神色有些黯然说道。

“那晚辈想知道前辈为何这么做,故意将阳宅布置出来极坏的的格局?”

曾老三听到袁水问咄咄相逼,脸上数次变换,终于长叹一声。

“看在你是有缘人的份上,我告诉你原因。我曾老三一生行善,又家传风水玄学,自家的阴宅阳宅也都是上佳之处,可我最终没有受到庇佑,十年动乱期间,恩爱的妻子跟我离婚,聪明是儿子不堪受辱自杀,到头来只剩下我孑然一身。所以我从那个时候起,便开始怀疑风水,既然好的风水不能保佑我,那么坏的风水是否也不能妨害我?所以我便将家中摆设,全部按照大凶格局布置,好在老天待我不薄,三十多年过去,我仍旧是身康体泰!”

“这……一命二运三风水。有些事情不只是风水所能改变,我看老人家还是看开点吧。”

袁水问听完,知道他乃是可怜之人,于是略作开解说道。

“这些都是无关紧要的小事,我想知道,你是如何看破我自认天衣无缝的‘雄鸡唱晓’格局的。”

曾老三再次追问。

袁水问神秘一笑。

“因为你提及的三元九运!七运的时候屏蔽天机,等到下元八运的时候,‘雄鸡唱晓’发动,一飞冲天。”

“这里面有错误么,你难道认为我没有屏蔽天机的本事?”曾老三说到此处,神色有些傲然,暂且不论‘雄鸡唱晓’正确与否,但他的确有这个能耐。

袁水问说到此处,略一思考。

“要说还得感谢一个细节,我在经过你卧室的时候,发觉正北方位有一个牌位,最当中供奉着以为玄学界的祖师人物,名讳上文下遄。”

“不错,曾文遄的确是我的祖师,他是峦头派创始人杨筠松的得意弟子,一生致力于寻龙点穴,福泽无数后人,我曾立志以他为榜样。”

曾老三说起自己祖师的时候,口气当中充满着骄傲。

“这就对了,既然曾老的祖师是峦头派的得意开山大弟子,您又以祖师为傲,那么寻龙点穴的时候,当然要用峦头派的知识。而三元九运是理气派基础,以您骄傲的性格,平时研究应用倒是不妨,但却不会应用到自己百年以后的墓寝当中!”

“智者千虑,必有一失,我倒是没有想到这一点,不过也从侧面证明你的观察领悟能力,假以时日,前途不可限量。”

曾老三从开始对袁水问的欣赏,已经转变为有些佩服了。

“你的推测几乎都正确,但无非是怀疑‘雄鸡唱晓’,我想知道你所谓‘落坡凤凰’有何凭据?”

“当然有!”袁水问一字一顿地说。

“因为我发现真正潜龙藏运的‘丹凤衔书’,就在这座山的后面,而你所布下的‘落坡凤凰’的箭镞,正好对准丹凤的眼睛!”

“看来你已经知道了。”曾老三充满着无奈地摇了摇头。

“我住在这个地方,前后用了将近十年的时间,才无意间发现‘丹凤衔书’,并以此体悟领会,玄学修为又有所精进。你到这里不过半天,便抵得上我几十年的苦工,当真是妖孽天资,袁家有你,看来复兴起来,指日可待。”

“如果没有前辈的提示,我是决计不可能找到此宝穴的。”

袁水问不敢居功,谦虚地说玩,不过话音一转。

“我想知道,您为什么要毁坏此潜龙藏运的风水宝地!”

袁水问眼睛透出来夺人心魄的怒火,如果有可能,他就是就是将曾老三杀了都不解恨。

破坏风水,还是一个绝佳的风水宝地,对风水师而言,这比偷盗人家风水气运还要令人可恨。

“提到此事,还有从一段公案说起。”曾老三语气悠长道:“说话我们曾家,除了先祖曾文遄以外,清朝末年又出了一位上等地师。这位祖师为人低调,起先在玄学界籍籍无名,无人知晓。有人请他寻龙点穴,也不过是当作低等的地师给予报酬。一次这位祖师外出考察,忽然病重,眼看不治,没想到却被一个和尚救起,住在寺院的那段时间,一来二去便跟和尚成了好朋友。我家祖师感念人家救命之恩,自然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便将自己是上等地师的事情透漏出去。那和尚也是大有慧根的人,竟然不加认证便完全相信,并将我家祖师推荐给了他俗家的儿子。于是我家这位祖师便成了当朝国师。”

袁水问咀嚼完他的话,当即从里面听出了画外知音,据野史记载,清朝初年有位顺治皇帝因为董鄂妃的关系,放弃皇位,去五台山出家为僧。这位曾家先祖的伯乐,想必就是他了。

“我家祖师成为当朝国师以后,满清皇帝便按照历朝历代惯例,要求破尽天下能出帝王的风水格局。我家祖师起先不肯,后来发现小皇帝施行仁政,善待天下百姓,比起大明崇祯来,要好的太多。所以便甘心四处寻找能出帝王的风水格局,并加以破坏,其他的地方都还好说,唯有这九州气运,那可是让大禹都头疼的存在,九鼎不能将他们镇住,每隔一段时间,积蓄力量以后,便会破土而出,重新成型。我家祖师将露头的九州龙脉尽毁,并说青州因为处于赤县神州的最东方,最先接受旭日精华,最为活跃,二百年以后,便会再次生成新的帝王格局,遗命后世子孙,务必要在龙脉气运成型以前,将其毁坏,以报答满清皇帝的知遇之恩。”

“所以你才挖空心思,运用签文当中‘落坡凤凰不如鸡’的谶语,用邪恶的‘落坡凤凰’将‘丹凤衔书’射落?可笑的是满清一届灭亡一百年,而你却仍旧坚守属于家族的愚忠。”

袁水问不再顾及曾老三的感受,脸现嘲弄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