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特色餐馆
作者:贼人字数:2257字

第五章 特色餐馆

“择日不如撞日,袁师平时可是请都请不到,今天这顿饭可不要拒绝,算是学生因为没有管好下属,给您赔礼道歉。”王局长一副满面春风的样子。

“好吧,既然你诚心实意,老头子我就却之不恭了!”

眼看着四人上车远去,胖城管赶忙跟在后头,想起袁水问给他看相,建议破财免灾,这才没一会就应验,真是准得离奇。

可是,他的心却在滴血,肠子也悔青了。

下车之后,袁洪涛跟王局长在前面谈笑风生,袁水问跟李所长默默无言。四人穿过一个窄小的胡同,来到一个招牌模糊的小店,小店牌匾上“特色餐馆”四个小字若隐若现。

袁水问暗暗嘀咕,如果政府官员都如此廉洁,不讲排场不讲档次,腐败之风岂不会立即止歇!

“袁师,限于上面有政策,不能大吃大喝,所以只能委屈您来小地方,真是过意不去!”王局长刚进店里,有些不好意思。

“哪能,你这当局长能请我这平头百姓,已经是我老头子的荣幸,岂敢怪罪。袁洪涛有些皮笑肉不笑说道。

王局长干笑几声,这时,走过来一个穿着暴露女服务员。

袁水问紧盯着她那因为小短裤材料不够,露出半拉丰腴的臀部,不知觉地咽了口唾沫。

“感谢王局又来照顾小店,请您点菜。”

随着女服务员探下身子,袁水问视线上移,被她深深的沟线深深地震撼。

“老规矩,家常小菜。”王局长打了个响指。

女服务员退下,不多时,“家常小菜”陆续端了上来。

“这……都是家常小菜!”袁水问看着酒瓶子高的秘制排骨,脸盆大的娃娃鱼,极度仿真的农家小白菜,下巴直往下掉。

“能有机会跟袁师共进晚餐,真是学生的无上光荣。先干为敬。”王局长端起酒杯,恭敬的对袁洪涛说完,一饮而尽。

“王局海量!”李所长看王局动作,自然不敢怠慢,连忙跟着端起杯子,同样一饮而尽。

“小王你升迁不久,可喜可贺,老头子我借着这杯酒,预祝你今后的仕途坦荡顺畅。”袁洪涛投桃报李道。

“多谢袁师金口玉言。”王局长喜笑颜开说。

几杯酒下肚后,气氛开始热烈起来。

“不知这位小兄弟是谁,是老师的新带的弟子么?”王局长终于把目光锁定在袁水问的身上。

“说他是我的弟子也未尝不可,更准确一点是我的侄子,以前在老家的时候,指导他读了些风水玄学方面的书;可是到了如今,他的水平可是远远的超过我喽!”袁洪涛微笑捏着好不容易留出的几根胡子,脸色红润的说。

“能受到袁师如此高的评价,还真是少见,自古英雄出少年,前途不可限量,这一杯酒老哥敬你!”王局长对袁水问祝贺道。

“岂敢,岂敢。应该是晚辈敬前辈才对。”袁水问说完一饮而尽,把酒杯往下一翻,寓意全部喝光。

“年轻人好酒量!”王、李二人齐声喝彩。

“有件事情想请袁师帮忙,市政府准备在泉城路附近,修建一座代表泉城形象的标志性建筑物,设计专家已经给出了方案,但是却不知道该选择哪个地方好,还烦请袁师能屈尊到现场,指点一处风水宝地。”

“小事一桩。小王你放心,需要我这把老骨头的时候尽管吩咐。”袁洪涛自斟自饮了一杯,打着保票。

“那就劳驾袁师了!”王局长笑着又饮一杯,气氛更加融洽。

“上次得蒙老师开示,如人饮水冷暖自知,这次还想借机会请老师再指点几句。”临近结束的时候,王局长挨近袁洪涛诚惶诚恐地说道。:

“就知道你小子宴无好宴,有道是吃人家嘴短,看你还算恭敬的分上,我就再给你说道说道。八字在上次已经给你批过,除了要提防几个关口,整体来说官运亨通,一路平坦。今天就给你说说你流年的运气,你今年多大岁数。”

“弟子今年虚岁四十一岁。”王局长喜道。

袁洪涛沉吟一下,敲了敲桌面。

“相法上说:‘山根路远四十一’,就是说你这个阶段的流年,在山根就能完全体现出来。山根是什么呢,也就是十二宫中的命宫。年前我曾给你批八字,顺带给你看相,曾说你额头有川字纹,驿马开阔,有道是‘额如川字,命逢驿马’,果然没多久工夫,你就升官。但是有川字纹并不是说一定升官,世间有川字纹的人比比皆是,有些人还贫穷孤困,又做何解?川字纹也分多种,这里不过多赘述,单说你这一种中正平直,没有泪堂、眉梢的侵位,结合八字,我才断定你短期内一定升官。不过你川字纹尽管中直,但是中间部分有一点凹陷,这并不是吉利的兆头。”

王局长听到这里,跟女服务员要来一面镜子,略皱眉头,仔细观察一番,果然如此。

“会不会有大问题呢?”他追问着问道。

“其他阶段问题不大,但是你流年正值山根,恐怕就有说法。不过也不用太担心,你的山根不过是略有凹陷,并非断折。如果山根断折,又加上是在流年,恐怕会丢官破产,不得善终。”

“这可如何是好……”王局长有些急躁。

“放心就是,你顶多触发霉运,不会影响前程,所以我给你个忠告,该花钱的时候一定要舍得,而且要大手大脚的花,不要有任何吝啬,多结交些朋友,九交贵人十养生。”

“钱财乃是身外之物,学生向来不看重这些,只要仕途没问题便可。”王局长听完,长长舒了一口气。

“还有一点我要再强调一下,你的鱼尾纹斜乱泛红,恐怕会有桃花劫运,自己多注意把持,不要深陷其中,如果处理不好,可就坐实了你流年不利的运程。”

王局长听闻,悚然一惊。

因为他办公室新来了一个秘书,二十岁出头,模特身材,明星脸蛋,一身的青春气息让他这中年得意的人非常迷恋。

而且这位秘书大有欲拒还迎的姿态,时常来点小暧昧,今天若不是袁洪涛提点,恐怕真的会陷入温柔乡中。

再想起家中的结发夫妻,更觉不安。

倒不是他对家中的妻子有多么恩爱非常,只不过他之所以能在仕途上青云平坦,绝大部分是仰仗娘家人出力,若是有所得罪,下半生的仕途可不就难以预测了。

袁洪涛又说了一些其他的注意事项,不光是王局长,就是一旁的袁水问都是心悦诚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