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任务完成
作者:贼人字数:3156字

第五十章 任务完成

“你能比我预计的提前一天到来,真是出乎意料!事情都办妥了?”

袁洪涛卧在床上,比起刚刚中降头的那一会,精神的确好了很多。

“幸不辱命,只是没想到‘丹凤衔书’格局如此难找。”袁水问想起其中的曲折,心有所感,知道得天独厚的风水宝地,并不是跟他以前想的那样,只要学会望气之法,便可五湖四海任我游。

“找到就好,找到就好。”袁洪涛长长地舒了口气,这样口袋当中十万块钱便能收得心安理得。

“二叔,你看我给你带来了什么?”张灵音笑嘻嘻地从背后提溜出来从曾老三果园当中得到的苹果。

“还是我家灵音心疼他二叔,不像某些家伙,只知道从我这里搜刮。”袁洪涛急忙从张灵音手中接过苹果,猛地咬了下去。

“这苹果可是纯天然无公害,世上独此一份。”

张灵音得意洋洋,毕竟曾老三家的果树生气被掠夺以后,以后恐怕再也长不出来苹果了。

“此果入口甘甜,水分也足,的确是上品,可不知为何,其中竟然没有一点气场,当真是奇怪也哉。”

像苹果这种水果,长在露天之中,风吹日晒,多多少少能吸收天地精华,这点普通人或许无法察觉,但是敏感的风水师可以捕捉得到。

张灵音听完,脸色一红,有些不好意思开口。

她在曾老三果园摘了些苹果,后来不相信袁水问的话,又捡了些地下掉落的苹果,回到宾馆以后,两种都尝了尝,的确还是前一种好吃,就索性都吃完了。

而说好的给袁洪涛带礼物,也不能食言,所以就将不屑吃后一种苹果留给了他,反正袁洪涛也没吃过好的,无法对比。

“这水果不是给二叔吃的,而是让二叔用来品鉴!”袁水问当然知道张灵音的小心思,不过还是好意出口给她解围。

“品鉴?”袁洪涛神色一凝,有些惊讶。

“能将水果的生旺之气尽数收走,而不损坏苹果自身,的确很不容易,起码你叔我目前不借助顶级阵法,还做不到这一点。”

“还是二叔高明,此水果便是在寻找‘丹凤衔书’风水宝地的时候所得。”

袁水问接着从遇到曾有福开始,将事情的经过一说,着重说了下曾老三射杀帝王格局真龙脉的事情。

“这都到了什么年代,曾家这一脉竟然还在干这种损阴德事情。”袁洪涛听完之后,语气的不忿的嘲弄说。

“二叔,你认识曾老三?”

袁洪涛白了他一眼。

“你不是说曾老三隐居三十多年,二叔我又如何跟他认识,不过他曾家也是风水世家,跟我们袁家虽然没有多大的交情,但也互有往来。”

“原来如此。”袁水问点了点头,暗道圈子就那么点,恐怕所有的风水世家跟各大门派,都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我们袁家的老一辈曾经断言,曾家到处坏帝王风水,必然会遭到天谴,果不其然,终于应验在曾老三身上。所以首推积德行善,再次风水辅助,这才是大道。”

袁水问点了点头,认为二叔说的很对。

“你既然提前完成任务,我们便主动出击,明天便去南部山区,会一会刘相政的‘犀牛望月’,看看他究竟有没有逆天能力,选出来的风水格局能胜过褪去帝王之气的真龙天子穴。”

袁洪涛哈哈大笑,因为他知道此番必胜,对方没有任何反转的可能。

一听二叔说起刘相政,袁水问猛然一惊,想起他便是那始作俑者的黑衣人,蓦然变色。

“你不用担心,有二叔我在,不会有问题。毕竟泉城我待了这么多年,南部山区我都逛遍了,从来没有发现哪个地方有‘犀牛望月’这种大吉的风水格局,我还不信刘相政的水平能高过我!”

袁洪涛看着大侄子脸色不好,还以为他害怕了,所以出声安慰。

“二叔你误会了,我倒不是怕他,而是想起了有关他的另外一件大事!”

当下袁水问又将在兖州赵家偶遇黑衣人,顺带破坏二十八宿诸天绝杀大阵的角木煞;青州汉墓旁边,再与黑衣人的徒弟韩金铁,以及辰州派的大弟子谢恩升,再到后来警察出现,神秘师爷,尘埃落定以后,谢恩升告诉自己师叔的名字,正是眼下跟二叔斗法的刘相政等等,统统跟二叔说了一遍。

“二十八宿诸天绝杀大阵!此事非同小可,你为何不早跟我说?”

袁洪涛皱着眉头,不知在想些什么。

“我从赵家回来,你便给我分派任务,我哪有时间说。”袁水问说完,又将当初从刘相政那里缴获的破碎阵旗交到袁洪涛的手中。

“这的确是刘家的手法。”袁洪涛点了点头。

“眼下我们该怎么办?”袁水问有些着急地说。

“还能怎么办,不能让他的阴谋得逞,我虽然丧失修为,可你还活蹦乱跳,所以搞破坏的事情交给你去办了。”袁洪涛这时反倒有些感谢关键时刻中了降头,要不然少不了抛头露面。

他倒是不惧任何人,只不过年纪一大,总想着偷懒。

“二叔,我打电话问过爷爷了,他告诉我一个方法,比较速效,就是对身上有伤害,你如果急着回复功力,可以试一试……”

袁洪涛没等张灵音说完,连忙摆手,当场拒绝。

“我一把年纪,禁不住折腾,慢慢恢复得好,毕竟身体要紧。”

“你说这泉城娱乐新闻报领导虽然被停职,但尹志鹏却仍旧是安然无恙,依旧是发一些抵制怀疑、风水的言论,含沙射影的跟朱部长对着干,这小伙子还真有意思。”

袁二婶这时候已经准备好了吃的,给三人送过来,同时将手里的一份报纸递给众人。

家里有电视跟电脑,获取消息非常方便,但袁洪涛自从中降头以来,却迷上了看报纸,因为泉城晚报跟娱乐新闻报一连几天隔空掐架,尹志鹏处处诋毁风水,而陈晓则是极力维护,一时之间甚嚣尘上。

“尹志鹏会不会是贺部长的人,他这么做,无非是搞臭对手的名头,好自己上位;而陈晓则是朱部长的人,她大谈风水的科学性,就是本着将事情弱化的想法?”袁水问说出来自己的见解。

“你这个想法,大多数有心人都能想到,事情恐怕没有那么简单,我们还是将自己的事情做好,先别管其他的。你把电话拿来,我要给刘相政打电话。”

袁水问忙不迭地找出来座机,交到他的手上。

“袁洪涛?没想到是你,我正要明天给你打电话,别忘后天的约定!”

刘相政在电话那头,说话的声音听起来非常爽朗,显然心情没有受到尹志鹏报纸事件的影响。

“我最近身体微恙,但是却惦记着刘兄点中的‘犀牛望月’风水宝地,以为没有机会观摩建设,有些遗憾,不过今日觉得大为好转,我明天过去的话不知道方不方便?”

袁洪涛主动出击,要的就是打乱刘相政的部署。

果然,刘相政在电话那头为之一怔。

他还一直在苦苦思索,若是在墓室建成当日,吴洪涛不来的话,应该用什么样的言语逼迫他就范,却万万没他要求提前到来。

“当然没问题,我举双手双脚赞成袁兄弟能莅临指导。”刘相政短暂愣神之后,很快恢复过来,打了个哈哈说道。

“那敢情好,明天早上八点,南部山区,向刘兄当面请教,不见不散。”

袁洪涛跟他客套几句,终于挂了电话。

“刘大师,袁洪涛打电话给你是不是要推迟日期?”眼里透着媚态的马春花手里端着咖啡,懒洋洋的说道。

“正好相反,袁洪涛要求提前一天,顺带观摩施工情况。”刘相政钢牙措咬,透着一股狠劲。

“哎哟,我可就喜欢你生气的样子。”马春花隔着咖啡缭绕的热气,瞄着他。

“我还要多活几年,可不想被你榨干,你确定你的降头术没有问题?”刘相政充满不信任的询问。

“我只管下降,成不成功便不管我的事情,这可是我们当初说好的。”马春花喝着咖啡,软软绵绵的说道。

“我姓韩的徒弟去青州替我办事,至今没有回来,我从卦象上看不出来端倪,一定是被高人遮掩,朱部长的关系不能断,此战胜后,我便亲自出马,倒要看看谁敢捋我刘某人的虎须。”

刘相政脸色阴沉,马春花却已经将咖啡喝完。

她站起来,懒散的伸了伸懒腰,凹凸有致的曲线对一般男人有致命的杀伤力,而刘相政竟然视若无物。

“我留在此地也帮不到你什么忙,再说还要找寻一些人手,就先失陪了,你可不要忘了香港一行!”

“你尽管放心就是,就冲着我们两个的交情,绝对不会耽误你的事情。”

刘相政目送马春花的离去,大脑当中在飞速的思考着什么。他跟马春花有交情不假,但也不过是相互利用。而她本来是南亚的降头师,不知什么原因,反叛师门,定居香港,如今那边的人前来寻仇,她势单力薄,无奈之下,只得到大陆,邀请一些朋友前去助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