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难辞其咎
作者:贼人字数:3140字

第五十二章 难辞其咎

袁水问见识过刘相政布置的“犀牛望月”,虽然察觉出来极为不俗,但比起来自己亲自出手寻找的“丹凤衔书”来,还是有很大的差距,毕竟“丹凤衔书”是褪去帝王格局的风水宝地,乃是位极人臣的征兆,非一般可比。

唯一有遗憾的地方,就是“丹凤衔书”最然贵重,但若是迁坟而非直葬,效果难免会大打折扣。

朱部长母亲的墓室在刘相政的主持下,终于建成,袁水问经不住刘的邀请,还是参与匠气的压制,至于五十万劳务费用,他违心地拒绝了。

朱部长赶紧让母亲入土为安,而贺部长迁坟的速度同样不逊色于他。

事情终于告一段落,剩下的便是等待上边的安排,看看到底谁胜出,袁水问虽然对“丹凤衔书”有信心,但毕竟风水不是万能,心中难免惴惴不安。

袁洪涛毫不担心,他修为虽然尚未恢复,但却阻挡不了他特殊的爱好,一有闲空,便在街头摆上卦摊,赚取三瓜俩枣。

袁、张二人当然屁颠屁颠跟跟在后面学习,而且张灵音敏而好学,不耻下问,比袁水问还要积极,这让科班出身的袁很无语。

这天周末,临近中午,袁洪涛赚了近万块,张灵音催着下馆子,三人正欲成行,摊位前面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这人四十岁左右的年纪,身材发福,脸现颓废,看到袁洪涛之后,扑通一下就跪倒在地。

“这位大兄弟,你……你……没事吧。”袁洪涛看到有个陌生人对自己磕头,极少遇到这种状况,有些发懵。

“袁大师救我,您要是不答应救我,我就不起来。”胖子猛然磕头道。

“大兄弟你快起来,虽然我们是萍水相逢,但只要能帮上的,我必定会尽力而为。”袁洪涛还是很热心肠的,急忙上前搀扶他。

“袁大师,您不认识我了?”中年胖子略有些诧异地问道。

“呃。”袁洪涛一阵愕然,察觉对方有些眼熟,就是想不起来。

“我二叔怎么会不认识你?当初你还请我们吃过一顿大餐呢!”袁水问笑着说道。

袁洪涛隔三差五便在街头摆摊,人来人往,接待的顾客多了去,当然不能每一个都记住。

但是袁水问来泉城没多久,对于遇到的一些特殊的人物还是很有印象的,他当然忘不了差点让他进局子里的胖城管。

袁洪涛终于想起来眼前之人是谁了,当初还对他的勇气极为赞赏呢。

“我老人家当然没有那么健忘,看你气色不好,想必是遇到烦心事了,你就开门见山的说吧。”

“是这样的,我女儿曾经得蒙袁大师铁口直断,指点迷津,有所感悟,工作比以前卖力得多,生活上跟他男朋友不闹别扭了,这次我来寻找袁大师,首先是要感谢袁大师的……”

“这些无非都是我分内的工作,给顾客排忧解难是我们风水相师该做的事情,你不会专门为此来感谢我吧!”袁洪涛听着直皱眉,略有些不满的打断他的话。

“您听我把话说完,我女儿的变化我看在眼里,喜在心上,还寻思着抽时间当面专门来感谢袁大师,可谁曾想她工作积极不假,暗地里却与领导有暧昧;就是对男朋友的体贴,也无非是因为心中有愧,才有所迁就。也就是前些天,我女儿与上司不清不楚的事情终于暴露,领导老婆不仅到单位去闹,还找到家里,当着全家人的面大骂我女儿是狐狸精。结果我女儿寻死觅活的,甚至跟男友分手了,这让我如何是好……”

胖城管一口气说到这里,有些哽咽。

“原来是一件感情纠纷,你来找我无非是让我安慰安慰你家女儿,这个你放心,顾客的售后问题,我不会推诿,而且根据顾客给我的反馈统计数据,我袁某人的满意率一直是百分之百。”

袁洪涛拍着胸脯打着保票,他之前也不是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女孩子受伤的时候,也是占便宜吃豆腐最容易得逞的时候。

袁水问无意间瞟见二叔眼神当中荡漾着淫秽的光芒,不寒而栗。

“袁大师不愧是道行有成的风水大师,有您这句话,我就放心了。不过劝慰我女儿不要做傻事还是其一;另一个就是务必要说服她不要辞职,毕竟在政府部门上班,端着铁饭碗,旱涝保收,别人羡慕来还不及,岂能轻易辞职,您说是吧。”

胖城管说起自己的女儿,语气当中还隐隐透着骄傲,当年千军万马过独木桥,她女儿从几万人中脱颖而出,进入政府部门,她这当爹的当即在村子里扬眉吐气起来,而且他城管的职务,也是女儿帮忙联系的。

虽然城管工资不高,在民众心中印象也不好,但是禁不住是个肥差,春天抢箱苹果,夏天顺个西瓜,秋天夺串香蕉,冬天征个煎饼果子,看着小摊小贩在他面前低声下气,巨大的虚荣心让他的好不快活。

而闺女一旦辞职,自身仕途完蛋不说,他这老爹没了仰仗,也得下课。

“是这个道理,公务员由国家拿纳税人出钱养活,的确是富得流油,好不容易进去,就不要轻易出来!”袁洪涛感同身受的点了点头。

“这么说来,袁大师你是同意了!”胖城管神情终于松弛下来。

“小事一桩。”袁洪涛颔首微笑着点头,“不过眼下已经中午,我得吃完饭,才能有力气解决你的事情,你说是吧!”

袁洪涛气定神闲,袁水问却从中觉察出来吃定人家的意味。

“正好我也没吃饭,不如今天我做东,特色餐馆,我强拉着我女儿过去,吃饭的间隙,还请袁大师务必好好开导一下她,她最崇拜您,听您的话了。而且这样一来,也不耽误您的工作不是!”

袁洪涛没有理由拒绝对方的提议,在象征性的征询大家的意见以后,勉为其难的同意了。

他在特色餐馆吃过一次之后,便对那的高仿真小白菜赞不绝口,一直想抽空在去吃一顿,但是舍不得花钱,今日有人请客,他要是客气,便不是袁洪涛了。

“二叔,你确定特色餐馆就在这陋巷深处?”张灵音没有来过,她坐在车上,在曲折的胡同里面穿行,心中怀疑,暗暗皱着眉头。

“酒香不怕巷子深,真正的好东西摆放在明面上就没意思了。”袁洪涛笑着说道。

“欢迎三位光临,按照我们最新出台的政策,老顾客可以享受八折优惠!”刚刚在特色餐馆的找好位置坐定,便走过来一个穿着暴露的服务员。

这位服务员袁水问印象深刻,当初还对着她那傲人的前峰偷瞄过片刻,只是没想到她依旧在这里工作。

“看来二叔没少到这边消费,不知道婶子知不知道。”张灵音对这位服务员傲人的身材产生了强烈的妒忌,拿袁洪涛出气未尝不是一个好的选择。

袁洪涛大惊失色。

“灵音你可不要胡言乱语,我只来过一次,当时是水问陪我来的,不信你问他。”

“是啊,是啊,二叔就来过一次,还是我陪着来的。”袁水问连忙附和道。

“一丘之貉,谁信你们。”张灵音仍旧看起来气鼓鼓。

“两位先生与王局长跟李所长一起来过,时间大约在半个多月以前。”女服务员赔着笑脸解释,倒对张灵音的无理取闹不已为忤。

袁水问顿时一愣,他刚来泉城的时候,糊里糊涂的到这里吃了一顿。此餐馆虽然偏僻,但人流量零星地倒也不少,这女子若是都能记住,那记忆水平得有多强。

女服务员仿佛看到了袁水问眼中的疑问,笑了笑说:“这里地处偏僻,能找到这里的,都是朋友介绍,老客户口口相传,毕竟生人有限,偶尔来那么几个,想忘都忘不掉。”

女服务说起话来嗲生嗲气,露出来的万种风情,让袁洪涛一阵愣神,眼睛变得直勾勾的。

张灵音气恼的看着叔侄二人色眯眯的目光,打定主意要在袁二婶面前告状,给他们一个下马威。

“范小姐,请问您是几位?”

正在这时,胖城管领着她的女儿出现在餐馆门口,而女服务员则连忙上前招呼起来。

“我的朋友已经到了,谢谢你。”

胖城管的女儿下意识的报以微笑,但是在外人看来,有些强颜欢笑的意味。

“袁大师,让你们久等了!这位是我的女儿媛媛。”去家中接女儿的胖城管看到袁水问等人之后,连忙告歉。

胖城管的女儿范媛媛本来是心情失落,哪里也不想去的,但是一听爸爸邀请袁大师共进午餐,她还是勉强同意了。

“果然是她!”袁水问见到真人之后,证实了心中推测,不由得有些玩味的看着脸色发窘的袁洪涛。

显然袁洪涛也已经认出来范媛媛的身份,正式当初袁水问刚到泉城的那天,他服务的最后一位顾客。

当时先看她的手相面相,又批的八字,他还给人家断言,说是结婚不能早,要找就找比她年纪大的,如今搞得人家跟上司有一腿,若是细细追究起责任来,袁洪涛脱不了干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