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桃花劫运
作者:贼人字数:3188字

第五十三章 桃花劫运

“他是爱我的,只不过身不由己。袁大师你说我该怎么办?”范媛媛看到袁洪涛以后,像是抓到救命稻草,缀泣地说着真爱。

袁水问看她眼眶还有些微红,显然没少哭鼻子。

“你不是跟你男朋友好好的么,跟上司又是怎么回事,具体情况,还请范小姐告知,”袁洪涛要表现出来一切了然于胸的姿态,所以开口询问的事情,袁水问极为默契地代劳了。

“我的前男友小罗人挺好,对我有是真心实意,可他与我命理不合。我要找一个比我大的人,才能有福分,小罗仅仅比我大一岁,我们不合适!”

范媛媛摇了摇头,当初她可是在几个人当中选来选去,才决定跟罗姓男友交往的,可惜的是,她最终还是移情别恋喜欢上了自己的上司。

“你这样痴情,显然是真爱,实在不行就强抢过来呗!”张灵音最是看不过低声下气,迁就忍让的女人,直接给她出了个馊主意。

“不行的,他的仕途全靠娘家那边帮衬,我怎么能为了我个人的私情,毁了他的事业?我不能,我不能那么做的……”

袁水问听她的语气,大感无语,都什么时候了,还在为老相好说话好,要知道她老相好的老婆都闹到单位去了!

“你打算怎么办?毕竟当第三者可不是一件光彩的事情。”

袁水问口中的“第三者”三个字明显的刺激范媛媛的神经,不过她短暂的激动之后,再次缓缓的低下了头,显然事实就是事实。

“身为女人,我支持你去抢过来,你告诉我你上司的名字,在什么单位,我让袁大师给你施法,让他家里的黄脸婆滚蛋,跟你双宿双栖。”

张灵音看热闹不怕事大,再说她的确对那男人很好奇。

“我不能说的,说了会对他的声誉不好。”范媛媛摇着头不肯。

“闺女,不是我说你,那姓王的害的你还不够,都有老婆孩子了,都能做你爸爸的人,还好意思勾搭你?这件事情你就是不说,也已经满城风雨了。”

胖城管气吁吁的说教了一通闺女,仍旧是不解恨。

“跟我闺女相好的那位顶头上司,就是那天踹我一脚的王局长,袁大师您是认识的!”

“王局长!”袁水问一声低呼,惊的眼珠子都快飞出来了!

“噗!”袁洪涛呷了一口茶水,正在装模作样的润喉咙,听闻这消息,一时憋不住,差点将喷了出来。

由于茶水被他强行压制,倒是没有立即丢人现眼,但是却缓缓的从鼻孔流了出来,让人觉得,还不如直接喷出来,毕竟没有那么恶心。

“我知道袁教授在大学里教过王局,是他的授业恩师,你说话有分量,您见到他的时候,希望能告诫他收敛一点,还有就是毕竟媛媛年纪还小,以后的路长着呢,不能就这样沉沦了。”

袁洪涛听着胖城管语重心长的一番话,体会到身为父母为儿女操持的不易。

“王局长的所作所为,的确是相当过分,我见到他之后,肯定替你好好教训教训他……”

还没等袁洪涛说完,范媛媛脸色立即阴沉下来。

“这不关王局的事情,他这个人既沉稳,又有魅力,此生遇到他是我的福气,整件事情因为而起,都是我不好。”

胖城管看她女儿的样子,知道她荼毒已深,被所谓的爱情冲昏头脑,不由得连连叹息。

“你既然介入了人家的婚姻,姑且不论对错,你将来准备如何打算呢?”

袁水问觉得事情既然出了,总该解决,所以询问她的内心最真实的想法,也好对症下药。

“我不知道,反正我是没脸再在单位里面工作了,已经写好辞职报告,明天就交过去。”

范媛媛掩面而哭,对于辞职一事,她虽然不舍,勉强还能接受,但更多的是爱情方面的创伤。

“女儿,你可不能啊,我跟你妈费劲辛苦,才把你从大学供应下来,你又争气,终于考进事业单位,有了不错的前途,既然来之不易,你要懂得珍惜!”

胖城管苦口婆心的劝慰着女儿,在他这里,没有什么比找到一份好工作,有一份好收入还重要了。

至于女儿的事情,无非是她年纪小不懂事,等多经历一些社会,自然会看得开的;再说这社会好闺女不愁嫁,想当接盘侠的有的是。

“你奸门处的暗红已经到了极致,额头驿马凸显,这是否极泰来,时来运转的征兆,如果此时你辞职不干,无非是放弃大好的前程,这一点你要想清楚。”

袁洪涛仔细看了看范媛媛的面相,的确是物极必反的征兆,本着相师的职业精神,以及胖城管的诚意,便实话实说的劝解起来。

袁水问眼光沿着二叔说的两个部位看去,的确是奸门暗红已经到了临近点,驿马有突出的征兆,不由得对他的细致观察能力大为佩服,谁说相师就没有修为便不能给人看相?

张灵音在袁水问小声解释下,似懂非懂的看着这两个部位,她也认为很有道理,毕竟这范媛媛经常哭鼻子,难免将眼角部位的奸门揉的通红,红到极点,不转淡也不行,这便是所谓的否极泰来;至于位于太阳穴处的驿马,之所以有隆起的趋势,无非是她这些天来被出轨事件闹得寝食难安,身形瘦了一圈,头骨有所凸显,也在情理之中。

“欢迎王局长跟夫人光临小店。”

就在此时,服务员甜美的声音响起,让在场的众人大惊。

“说曹操曹操到。”袁水问暗道不妙,范媛媛此时也止住了哭声。

“小琴,我跟那位秘书之间,只不过有点小暧昧,真的就没有什么了。还请你大人不记小人过,不要再闹了,我在这里给你赔礼道歉。”

袁水问等人还是第一次听到王局长说话如此的低声下气,都觉得好笑。

“猫儿哪有不偷腥的,你当老娘是小孩子子屁事不懂,我告诉你姓王的,你能有今天的成就,最应该感谢的还不是娘家的人。如今你翅膀硬了,想把糟糠之妻扔掉,另结新欢是不是?”

王局长的爱人话语当中,处处带着锋刃,令他面色大变。

他之所以能有今天,的确是仰仗着娘家人出力,要知道岳父乃是一位退下来的省委书记,人脉相当广泛,不光是他跟着沾光,就是几个能力一般的大舅哥、小舅子,都跟着风生水起。

“小琴我对天发誓,如果真的有这个想法,就让我死亡葬身之地。我真的不过是一时冲动,昏了头脑,我从今天起跟她一刀两断,永不来往。你不念在我们多年的感情基础,也得估计孩子的感受不是。再说你去单位这么一闹,我调到省里的事情算是泡汤了。”

王局长歉意跟悔意浮现在脸上,显然他说的都是肺腑之言。

“一时冲动,永不来往。”范媛媛身形一晃,差点就要倒下去,幸亏张灵音眼尖,及时伸手将她扶住。

“你对不起老娘在先,老娘还有什么好顾及的?我费尽辛苦,才让我哥调到本省的事情有了眉目,就是想让他成为你的顶头上司以后,多多扶持你,这时候你给我演一出陈世美,让我如何心甘情愿的帮你?”

袁水问听她说到此处,心中便是一惊,如果王局长的爱人的哥哥,调到本省,还是王局长的顶头上司,职位肯定不低,十有八九便是副省长一职。那样的话,不光是贺部长,还是朱部长,全都没戏。如此一来风水都没有灵验,岂不是砸了自己的招牌?

王局长一愣之后,当即狠狠的抽了自己两个大嘴巴,同时忙不迭的解释起来:“你要是不相信我,我当着她的面拒绝她,澄清我们之间的关系,那总该行了吧!”

王局长的爱人听完,轻轻扬了扬下巴。

王局长顺着她的动作将目光转了过去,一眼瞥见脸色阴沉的袁洪涛,嘴角含笑的袁水问,一脸好奇的张灵音,怒发冲冠的胖城管,悲愤欲绝的范媛媛。

原来这王局长跟他爱人相对而坐,王局长背对着袁水问这一桌子,她的爱人认出来范媛媛,这才引导着王局长说出那一番话,存心让他当众表态出丑。

当王局长知道范媛媛将他对妻子一番表忠心的话一字不落听去的时候,眼前一黑,差点就要栽倒在地。

“王局,您没事吧。”袁水问连忙跑过去搀扶着他,一脸同情的神色。

“袁师我说印堂凹陷,命犯桃花,流年不利,我一直很上心,没想到瓦罐不离井沿破,将军难免阵前亡,终究是犯了错误,还请袁师原谅。”

王局长站定身形之后,直接上前跟袁洪涛赔罪。

“哼,色字头上一把刀,你的流年正走华盖,更应该如临深渊,如履薄冰,你自己都不在乎,外人更不好说什么。”

“王局长你放心吧,你这次事故已经应验本命年的这一灾厄,往后便会一路平坦,我二叔也是恨铁不成钢,毕竟您是他的学生。改天等他气消了,你在请教不迟,当务之急,还是先解决大麻烦要紧。”

袁水问在二叔唱完白脸之后,极为默契的粉墨登场,给王局长吃一颗定心丸,同时准备等着看他与范媛媛之间的好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