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一惊一乍
作者:贼人字数:3303字

第五十五章 一惊一乍

袁水问也是后来才知道李所长去下属市区镀金,为进重案组做准备,先前他还以为自己的相法不准,担扰了好一阵子。

“王叔叔,你与我爸爸可是好朋友!”

黄毛阴沉着脸色,他又不傻,当然能看出来是王局长故意拿他开心。

“我这是秉公办理,相信朱部长不会有异议,我劝你赶快回家,毕竟家里还在办丧事。”

王局长说完便与袁水问一道往天台赶去。

如果他不知道副省长一职的归属,还对朱部长有所顾忌,如今落到自家彀中,还有什么好担心的呢?所以对于朱部长的公子,他便能毫无顾忌的无视掉。

“媛媛,你既然从那么多的追求者当中选中我,给了我希望,为何又忍心跟我分手,你知不知道每时每刻我脑海当中都是你的影子么,没有你我怎么能活下去?”

当袁水问一行人来到天台之后,便看到一名男子站在边沿位置,正在跟对面的范媛媛深情告白。

“宝磊,你对我的情谊令我感动,可我还是觉得我们之间没有共同语言,很难沟通,我提出分手,也是让彼此冷静一下,你不要这么冲动好么。”

范媛媛尽量语气平缓的叙述,以免刺激对方做出傻事。

“我家虽然不是大富大贵,可毕竟有两套房子,几百万的存款,吃喝不用担心,还有就是你认为我那个地方做得不好,就直接告诉我,我会改的,这样难道都不能令你回心转意?”

罗宝磊因为太过激动,说话声音很大,原本英俊的脸上青筋突兀,略微有些骇人。

“宝磊,不是你的问题,是我配不上你。”范媛媛说到此处,想起先前的遭遇,掩面而泣。

“媛媛,你世界上最漂亮,最单纯的女孩,任何人在你面前都会自惭形秽。”

罗宝磊深情地望着对方,温柔的诉说着。

“可是我做过对不起你的事情……”

“媛媛,这些不重要,我喜欢的是你这个人,不论你对我做过什么事情,我都会毫不犹豫的原谅你,为你付出任何东西,哪怕是我的生命,都是值得的,我祈求你回心转意。”

袁水问看到这哥们求做接盘侠都到了这个份上,不由得无语哀叹,而一旁张灵音则是紧紧地他的手臂,感动的稀里哗啦,擦的袁水问衣袖上都是眼泪跟鼻涕。

“既然你不嫌弃我,我还有什么好说的,同意跟你和好,你是不是得下来了。”范媛媛语气有些无奈地说。

“你说的可当真,没骗我?”罗宝磊还是不肯尽信。

“没骗你。”范媛媛语气肯定道。

“那你得发誓。”罗宝磊再次相逼。

“我既然已经同意,自然不能反悔,你不信的话就从那里跳下去吧。”范媛媛扭头就走。

罗宝磊一下子急了,迈开步子就要追赶,却冷不防的脚下一滑,猛地往楼下栽了下去。

“救命!媛媛答应跟我和好,我不想死。”

伴随着他的声音消失在空旷的天台,袁家叔侄,张家小姐,王局长等人大惊失色,纷纷上去探查,却发现楼下人流窜动,显然发生不小的骚乱。

“看来袁师说我流年不利,正应到这里!”王局长整个人萎靡下来,喃喃自语的发呆道。

在他的治下发生这种事情,本来就对他仕途有极大地妨碍,再加上他又在现场,坐实了指挥不当口实,那些平时因为他职位蹿升过快,对他不顺眼的人,想必这时候该出场找他麻烦了。

“后悔当初不听袁师的话,以至于有今日的祸患!”

正在王局长自怨自艾的时候,楼梯口走上来两个人,前面的那人是孙国栋,后面的青年赫然是刚刚从楼上掉落下去的罗宝磊。

“你没死!”不光王局长瞪大了眼睛,就是袁水问也是一脸疑惑的神色。

“报告王局,属下在底下楼层照应,幸不辱命将人接住!”

孙国栋颇有傲气的一番话语,对王局看来,不啻如天籁之音。

“你很好,非常的好,看来我器重你是对的,到了下面跟着李所长好好的干,组织上不会亏待你,国家也不会埋没你这样的人才。”

原来这孙国栋乃是特警出身,复原以后分配到泉城公安局,当了一名普通的警员,部队的几年磨砺让他坚韧,同时也造就不会溜须拍马,刻意逢迎的性格,所以这些年来,他尽管在自己的岗位上,兢兢业业,任劳任怨,但却没有任何的升迁。

方才因为王局长存心恶心朱部长公子的关系,顺口将他派往李所长的手下听差,让一直以来不肯平白受人好处的孙国栋如坐针毡,这才自作主张,来到罗宝磊要跳下位置的窗台上,将自己身上绑上绳索,万一发生状况,可好随时接应。

巧合的是,罗宝磊正是因为范媛媛答应重新做他的女朋友,神情激动之下,一脚踩空,掉落下来,才给了孙国栋表现的机会。

王局长无意当中对孙国栋的恩情,竟然让他避开了政治生涯当中最大的危机,当真是因果循环,报应不爽。

“以后别做傻事了。”范媛媛同样吓得脸色煞白,如果罗宝磊真的因为她而丧生,今后必然生活在无尽的悔恨当中。

“只要你能回心转意,就是为你死一百次,一千次我也甘心,更别说区区跳楼了。”

罗宝磊勉强装作轻松的样子,但是大家很明显能听出他语气因为后怕而颤抖。

王局长艳羡地看着有情人终成眷属,原本属于自己怀里的美人嫁做他妇,心里如十五个吊桶打水,七上八下,十分不是滋味。

“感谢各位的帮助,我能重新获取媛媛的芳心,现在是这一辈子当中最幸福的时刻,我决定给在场的各位每人送一百斤生猛的海鲜,略微表达一下我的感激之情。

袁洪涛正要拒绝,胖城管却暗中扯了扯他的衣袖。

“是啊,大家都不要客气,小罗的老家在海边,父母靠倒腾海鲜发的家,他给咱们的海鲜,绝对不会添加任何激素,尽管放心的吃便是!”

胖城管财大气粗,很有准岳父的味道。

另外在此地办公的警员个个眼神放光,毕竟一百斤可不是小数目,如果不是领导在场,他们早就乐得上前感谢了。

“说话可要算是,我们三个可是一家人,你每个人送一百斤,那可就是三百斤呢。”张灵音掰着手指头细细地数着。

“别说是三百斤,就是三千金,只要让我家媛媛高兴,我便乐意往外掏!”

“这莫非便是传说中的千金一笑?”张灵音一本正经的说道。

罗宝磊的豪气干云,张灵音的插科打诨,让在场的众人爆发出善意的哄笑。

※※※

“灵音,我知道你喜欢吃辣,所以这道菜特意给你多加了辣椒,赶快尝尝合不合口味。”袁二婶笑着将菜肴端到桌子上,一脸笑意的看着张灵音。

“婶子,让你受累了。”张灵音手持筷子,百无聊赖地插着盘子里美味,倒是没有急着往口里送。

“这道‘爆炒鱿鱼’真是太正宗了,寓意也好听,婶子地手艺已经不逊于三星级饭店的掌勺大厨了。”

袁水问轻轻地夹起来一块裹着红色辣椒皮的鱿鱼,扔到口里大嚼,违心的说着好吃的话。

“那个夫人,能不能商量个事情,海鲜都吃了一个星期,咱们能不能换换别的。”

袁洪涛用讨好的语气商量道。

“换什么换?”袁二婶柳眉倒竖,“那可是三百斤!没看到冰箱里已经塞满,邻居朋友也都送遍了么?再不吃的话铁定要浪费,难道你忘了当年刚结婚那会过过的苦日子么?”

袁洪涛顿时一愣,暗中道了声惭愧,一声不吭的埋头吃了起来。

他们结婚那会,生活条件困难,袁洪涛因为饭量大,经常吃不饱,后来还是她的爱人从娘家带来一袋子水货,算是一程度上缓解窘况,为此袁洪涛曾经立下宏愿,将来日子过好了,一定天天吃海鲜!

张灵音看到袁二婶发火,她毕竟是客人,也不好说什么,只得强打精神随便吃了一些,早已没有当初刚刚得到三百斤海鲜时的兴奋劲,同时心中也将罗宝磊骂了一万遍。

“那个我吃好了,去阳台凉快一下!”袁水问放下筷子,满意的站起身来,擦了擦嘴,看起来还有些意犹未尽。

“还是水问好伺候,知道体会婶子的不容易,下次婶子专门给你多做一份。”

袁水问听到此处,神色一变,皮笑肉不笑地应了声好。

“小滑头,你在偷吃什么呢?”

袁水问来到阳台之后,四下观望一下发现没人,赶紧从口袋当中掏出来早就准备好的面包,大快朵颐的吃了起来,却不曾想被早就发现异常尾随而来的张灵音当场抓获。

“我这不是吃得太饱,来块面包消消食嘛!”袁水问不动声色的将面包往后藏,同时眼睛瞄着门口,发现袁二婶并没有出现,这才松了口气。

“面包也能消食?”张灵音先是一脸惊奇,稍后又明白了点什么。

“我也要消消食,赶快将面包交出来!”

“已经没有多少了。”

看着她凶神恶煞的样子,袁水问连连后退。

“你不交出来,看我不去婶子那里告发你!”

“告发什么?”

张灵音话音一落,袁洪涛忽然出现在门口。

“那个,二叔,我要举报,他私自藏有面包,趁着大伙不注意偷吃,这是变相的表达婶子饭菜的难吃!”

张灵音气鼓鼓的说完,袁洪涛眼色一亮。

“岂有此理,赶快将面包交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