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蹭吃蹭喝
作者:贼人字数:3457字

第五十七章 蹭吃蹭喝

“袁家小兄弟,还有灵音姑娘,来之前也不跟我打个招呼,好让我去车站接你们!”

赵和平出门办事,正巧遇到袁、张二人在家门前下车,热情的上前寒暄。

“我这不是想妞妞了么,顺路过来,一会就走。”袁水问感受到对方的诚意,心里有些小得意。

“老赵我你看急匆匆的,这是要去哪呢?”张灵音好奇地问道。

“我出门买酒呢!这不建国回来了,准备跟他喝两盅,你们来得早不如来得巧,他生意有了起色,都是拜袁兄弟所赐,见到你们指不定得有多高兴呢!”

赵建国此时听到外面喧哗的声音,出门一看,发现是自己的恩人袁水问跟张灵音,笑着上前跟他们拥抱。

“‘何知其人百事昌,准头印上有黄光’,赵叔满脸喜色,想必运程不错。”袁水问略微一看他的面相,心中已经有了大概。

“这还不是多亏你了,我正准备带着礼物,去泉城专程感谢看望你呢,要不是你化解我家的风水恶局,同时又给长辈找到一处风水宝地,我赵建国要想发达,恐怕得下辈子了。”

赵建国人逢喜事精神爽,难得也开起了玩笑。

“哪都是赵叔命里带财,我不过是推波助澜而已,算不了什么。妞妞跟婶子都还好吧!”

“好着呢,妞妞本来就活蹦乱跳,你嫂子身体也好的差不多,这不今天是她康复后第一次正式下厨,你赶上这时候过来,算是有口福了。”

袁水问被赵建国热情的拉进屋里,果然看到面色红润的吴洁翠跟正拿着筷子在盘里巴拉的妞妞。

“妞妞,你看谁来了。”

赵妞妞抬头一看,发现是袁水问,兴高采烈的扑了上来。

袁水问一个踉跄,站立不稳,差点给她推倒。

“几天不见,妞妞不但个头长了,而且胖了不少呢!”

“人家才不要胖呢,要跟妈妈一样减肥!”

妞妞这话说完,吴洁翠脸色一红。

“建国你好好招呼客人,我再去屋里炒几个菜。”

吴洁翠不敢正视袁水问,话音一落便跑到厨房去了。袁水问倒是知道这是因为她脸皮薄的原因,毕竟当初她跟赵建国的小舅子对自己非常敌视来着。

“妇道人家,目光短浅,当初她不相信风水,对袁老弟有所得罪,如今她亲弟弟都学风水去了,这才观念转变无话可说,我在这里替她给你赔礼道歉了。”

赵建国诚恳的话语,让袁水问有些汗颜。

“赵叔言重了,我倒是觉得婶子快人快语,爱恨分明,是有福之人!”

“好一个爱恨分明,有福之人,就冲着这句话,待会我要跟你连干三大杯!”

袁水问正要说些拒绝地话,却发现张灵音面色古怪的盯着桌子上的菜肴,他这才下意识的看了一眼比盘面还大的螃蟹,同时心中就是一突。

“哈哈,袁老弟你可真是有口福,这可是我去胶东谈业务,客户给我的海鲜大礼,足足有十几斤呢,我还担心吃不了浪费,你能来真是太好了,走的时候别忘了带些回家!”

“不不不,我们风水师是有原则的,不能无缘无故轻易接受他人的馈赠,建国叔叔出门还是留着自己吃吧!”

袁水问急忙找个借口拒绝道。

赵建国面色当即板了起脸。

“你不但救了我们一家,还让我的生意财源滚滚,这份恩情,就是将我的公司分你一半都不为过,更别说区区的几斤海鲜?此事就这么说定了,走的时候给你带上,你如果执意不收,那就是看不起我。”

袁水问给赵建国说的一愣一愣的,心中后悔极了,天下那么大,没事跑到这边打秋风做什么?

“水问小兄弟,让你久等了,你看正宗茅台,国外进口,既便宜还不掺假,今天不醉不归!”

袁水问赵和平笑眯眯的回来,手里提着瓷器精装的国酒茅台,更加堵得慌。

这茅台也奇葩,明明是国产名酒,在国内价格贵得离奇先不说,更难买到正品;出口到国外,不但价格低于国内,更重要的还是真金十足!

赵妞妞一看酒来了,兴冲冲的打开盖子,用筷子沾着,自己先尝了起来。

“建国你也不管管妞妞,客人面前肆无忌惮的成何体统。”

这时吴洁翠又将两盘大餐端到桌子上,袁水问定睛一看,其中一盘红乎乎的正是“爆炒鱿鱼”!

“上次吃饭的时候,听说张家小姐喜欢吃辣,今天特意做了一个多放辣椒的,不过炒鱿鱼是听起来很不吉利的,好在袁兄弟是风水师,想必这些忌讳不算什么!”

吴洁翠大有深意地说完,袁水问面色就是一抽搐。

“爆炒鱿鱼,红红火火,没有什么不妥。”袁水问言不由衷的说道。

张灵音看着盘中海鲜,皱着眉头,好在她幼承庭训,家教良好,没有发生诸如罢餐之类的不和谐事情。

“不知尚青大哥最近怎么样,还跟着施半仙学习道法?”

袁水问怕他们再在菜上纠缠不休,强迫他们品尝,所以将话题转移到吴尚青的身上。

“可别提了,我这小舅子,都跟入了魔似的,现在除了晚上回家陪媳妇以外,整天黏在施半仙的身边,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有什么特殊癖好呢!”

赵建国的话音一落,便惹得吴洁翠心里不痛快。

“你这怎么当姐夫的,尚青难得能全心全意的学门手艺,还拿他说笑。”

“是我失言,以后多注意,不过我始终觉得这施半仙没多少本事,要是想学,还是跟着袁兄弟为好。”

吴洁翠旁观者清,当然也看出来施半仙全靠一张嘴皮子,本事没有多少,他为此曾旁敲侧击的劝说过弟弟,可每次吴尚青一听到有人对他师父露出不敬的苗头,当即就急了,哪怕是他亲姐姐也不行。

“不知施半仙住在什么地方,我想午饭过后,前去拜访他。”

袁水问这次前往鲁国故都曲阜,特意路过兖州,不光是为了来看赵和平,还有就是提醒施半仙注意黑衣人的身份,万一刘相政因为当初的事情前来报复,他再没有一点防备,非得吃大亏不可。

“施半仙在镇集上有固定的摊位,而且他也住在镇上,你到那里一打听就可以找到。不过事情不凑巧,我弟弟前些天来跟我借钱的时候,提起准备跟师父出外看风水,还说这是他当徒弟以来,首次外出实践,不能马虎寒碜。”

“操千曲而后晓声,观千剑而后识器,出去历练一番也好。”袁水问点了点头,认为施半仙这样带徒弟没有任何问题。

“那你知不知道他们师徒二人去哪里了?”张灵音一想起来施半仙装模作样的神态来,就想发笑。

“听尚青提起一句,不算远,好像是去了曲阜,给一个大老板的父亲寻找风水宝地,已经有些日子了,真不知道事情进展得怎么样。”

“是曲阜么?”

袁水问听到此处,心中一乐,曲阜同样是他的目的地,没准还能老朋友相见呢!

“别光顾着说话,菜都凉了,来来来,水问小兄弟,这个大螃蟹归你;还有这‘爆炒鱿鱼’,我知道灵音姑娘喜欢,多吃点,一定不要客气。”

“谢谢老赵!”张灵音言不由衷的话音里带着哭腔。

……

“都怪你,非来赵家打秋风,这下可好,非但又吃了一肚子海鲜,还且走的时候还拎着一袋!”

张灵音边走边埋怨袁水问,同时举着手里的海鲜在他面前晃悠,这还是袁水问以出门在外,不方便为由,才少拿了一点。

“灵音你别生气,人家也是好心好意,拒绝的话显得我们多没礼貌,你要是嫌沉地话,交给我拿着。”

袁水问怕她发更大的脾气,自己遭受皮肉之苦,忙不迭地凑上前讨好。

“要我原谅你也不是不可能,不过分成的比例,我们得重新规划一下。”

“什么分成的比例?”袁水问明知故问道。

“你还装蒜,当然是看风水得到的劳务费用,原先是四六,现在的话必须三七……”

“你等会!”袁水问大惊失色。

“什么时候成的四六,不是一直是五五分成么?”

“那是我记错了,以前是五五,现在是四六,没问题吧。”张灵音脸不红心不跳。

袁水问大叫上当,如果他一直不接这个茬,啥事也没有,可一旦讨价还价,注定要吃亏。

“算我怕了你,上次去青州的劳务费用二叔还没我,你可以代我索要,给你六成就是了;这次来曲阜,乃是自愿前来,恐怕没有进项,倒时候你可别怪我。”

“放心吧,我是讲道理的人,守着金山,不愁挖不到元宝。”

张灵音笑起来的样子很迷人,但在袁水问的看来,却是觉得很邪恶。

“恭喜老赵,你儿子考上大学,我记得还没请酒吧!”

“快了快了,开学的时候请,到时候老陈你可得来捧场,可是多亏了冯大师,才使我家祖坟上冒青山,出了一个秀才!”

袁水问出了赵家的大门,在路上便听到村民在对话。赵和平所在的村镇,以赵、陈两家姓氏为主,所以满大街都是老陈,老赵等称呼。

“我可听说了,冯铁嘴偷我侄子陈大贵的风水宝地,给泉城来的袁大师抓了个现形,偷鸡不成蚀把米不说,还看走了眼,竟然是偷了一个大凶之地,差点将他的外孙克死呢!”

“老陈,不是我说你,当时我也在场,过程那是一清二楚,冯大师那不是偷人家风水,那是以牺牲自我,成全他人的大公无私精神,毛主席在世的时候,号召大家学习雷锋,学习焦裕禄,社会风气多好,没想到他老人家一过世,便世道大变!”

“老赵你省省吧,当年你私下来没少说政策的坏话,我看在老朋友的分上,没有揭发你,现在生活条件好了,你倒是怀念起当年的苦日子,亏不亏心?”

袁水问通过调查了解到,冯铁嘴毁誉参半,没脸在兖州待下去,已经到各地云游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