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三足鼎立
作者:贼人字数:3326字

第五十八章 三足鼎立

曲阜位于兖州的东部,春秋时候鲁国定都于此,而且影响国人两千多年的万世师表孔圣人也出生在这里,自从汉初董仲舒罢黜百家,独尊儒术之后,儒家学说参与构建传统文化的人伦大统,相应的此地在历朝历代都受到封建统治者的重视。

“水问,你确定你的望气法不会失灵?找来找去,天都快黑了,什么都没找到。”

因为曲阜中西部是平原,东、南、北是山岭,他们从赵和平家离开之后,便从南边开始,转了一个圈,终于绕到北方。

“天象映射在鲁国地界,而古代鲁国地域非常辽阔,涉及现在的鲁南、豫东、苏北等,我能将异变处定在曲阜,那就已经很了不起,你就不要抱怨了。”

袁水问也有点郁闷,只是期盼着天色快点暗下来,他好根据星宿再次确定方位。

“你就王婆卖瓜,自卖自夸吧,万一人家没有把阵法布置在山区,而是在平原,我们岂不是白费功夫?”张灵音郁闷地撇了撇嘴。

“不会!”袁水问胸有成竹地说:“杨公虽然有‘高水一寸即为山,低土一寸水回环’的平阳寻龙口诀,但那只限于好格局,要知道平阳龙从深藏地下,能带来很旺的生气,却不能形成极重的煞气。”

“信你才怪!”张灵音嘟囔完毕,却看到山野小路上,走过来两个背着书包的小学生。

“小朋友,你们过来,姐姐问你们一件事情。”张灵音耐下性子,极力地招呼那两个小学生。

这两个小学生一男一女,男的稍微高一点,不过脸蛋黑不溜秋,女孩子到时白白净净,不过两个人看起来都不是出身很富裕的家庭。

“大姐姐,你想问什么就问吧,我知道的话会告诉你的。”

小女孩天真烂漫,再加上看到张灵音美丽温柔,她倒是一点也没有防备。

“你们这附近有没有奇怪的地方,比如说到了那个地方,会感到很冷,再比如说夜里会放光,还有产生难闻的气味等等。”

“文举,你听说过有这么个地方么?”

小女孩听完之后,仔细想了想,摇了摇头,看向小男孩。

“没有,我们这很正常,没有奇怪的事情发生。”小男孩虽然没有阻止小女孩跟张灵音的攀谈,但是却很谨慎。

“这名叫文举的小男孩天庭饱满,眉宇之间,光明莹净,是块读书的料子。”袁水问对小男孩的面相暗中点头赞叹。

“你们再好好想想,如果想起来的话姐姐这里有奖励!”

张灵音说完,从口袋里掏出来几张钞票。

“姐姐你早说有奖励,我们肯定能想起来。”小男孩一听说奖励,两眼放光,忽然一下子将她手中的钞票夺过去,验明是真的以后,毫不犹豫抽出一半分给小女孩。

“文举,这样不好吧,我们还没回答她的问题呢。”小女孩收了钱以后,小手攥得紧紧地说道。

张灵音看他们灰头土脸的样子,知道家庭条件不好,她也没想着从小孩子身上问出来事情,无非是找个由头给他们点钱罢了。

“怎么没有奇怪的事情,我们来的路上,不就看到一个穿着古代衣服的大老爷么。”

小男孩话音一落,小女孩拍了一下额头。

“对啊,那老爷瘦的皮包骨头,走路摇摇晃晃,就跟快散了架子似的,而且他手里还拿着一个东西。”

小女孩仰着头,使劲在回想。

“那是算盘,我们家也有一个,听爸爸说是太爷爷当年开当铺的时候用的……”

两个小孩子絮絮叨叨,袁水问听了个大概以后,心中大动。

无名师爷穿着长袍,头戴毡帽,清代老学究打扮,在小孩子的眼中可不就是电视剧里老爷的打扮,而且手里拿着算盘,更加坐实了他的身份。

“小朋友,你们可不可以告诉姐姐,你们是在哪个地方见到的那位古代人?”

张灵音此时心花怒放,没想到歪打正着,让她发现了端倪,这样在袁水问面前,就有了谈判的资本,没准还能将收入提高一成呢。

“就在翻过小山岭,小路下面的山沟沟里面喽。我还是第一次见到那么奇怪的人,这不知这件事情算不算。”

“算,当然算了。这里还有两张,是姐姐奖励你们的,你们拿着之后,赶紧回家吧!”

两个小朋友一人接过一张红彤彤的钞票,兴高采烈的离开了。

“你用钱惯着小孩子,对他们的成长发育来说,是极为不利的……”

袁水问正要给她说一番大道理,却被无情的打断了。

“你说破大天去,也欠我一个人情!无名师爷能到此处,十有八九就韩金铁带来的,而韩金铁身为刘相政的高徒,自然是知道此地星斗大阵所在,目的地就在前方,看来关键时刻,还得我张小姐出马才是。”

“算我怕了你,趁着现在天色还没黑下来,我们快去看看。”

袁、张二人翻过山岭,还没有来得及寻找师爷,就看到前面有一位老熟人。

“谢师兄,你怎么在这里?”

袁水问看到谢恩升手持一个罗盘,走走停停,也像是在寻找什么。

“原来是袁兄弟,我就知道你会来,昨晚师门长辈观星,说天上的奎宿有异动,正对应在此地,我便知道又是我那革出师门的师叔捣的鬼,在获得准许之后,这才连夜赶来。”

袁水问对他辰州派的秘法大为钦佩,直接就能找到这里,要知道他可是在南部跟东部山区用望气法没有甄别出来异常之后,才最终精确到这里。

“谢师兄能前来,说明我们阻止此事的胜率又大大增加了,可小弟有一事不明,为何你的师门只是派遣你一个人过来?”

谢恩升听到此处,脸色一红。

“师门长辈另有要事脱不开身,晚辈弟子当中,修为能胜过我的,几乎没有,就是来也帮不上什么忙。”

袁水问听他说的言不由衷,也不加以点破,想必是有难言之隐吧。

“我们已经打听到了无名师爷的踪迹,就在前方的山谷当中,而山谷上面的那座山岭,我已经觉察出来冲天的煞气。”

袁水问说完,谢恩升大为钦佩道:“袁家的望气法果然名不虚传,既然如此,我便将罗盘收起来,咱们一同去会一会师爷,我要跟他算一算欠账。”

他这次有备而来,身上所携带的都是上等的符箓,即便是不能致对方于死地,也要让他们灰头土脸。

袁水问等人来到谷中,便发现有三人呈三角形站立,无名师爷赫然在内。

还有一人为韩金铁,他来到现场,在情理之中,让人意外的是,最后一个竟然刘相政,仍旧是身着黑衣,黑巾遮面。

“他们三个要是联手,事情可就难办多了。”谢恩升皱着眉头说。

“我看不见的,据我所知,韩金铁的自从上次在青州出现并逃走以后,并没有回去复命,反而跟无名师爷鬼混在一起。我们先不要出手,静观其变才好。”

袁水问静静盯着场中的三人,心里不停地权衡利弊,计较得失。

“乖徒儿,为师得知你失踪,异常心急,已经下令让其余几位师兄弟各处寻找你,没想到你安然无恙,还记挂着师父的交给你的任务,很好,我非常满意。快到师父的身边来。”

刘相政知道韩金铁这边出了问题,毕竟韩金铁是知道煞阵的位置,他为了以防万一,提前到来,果然如他所想,见到了韩金铁。

“这位是刘道友吧,你徒弟韩金铁已经改换门庭投入我的门下,今天来就是给你说一下这件事情?”无名师爷道。

“改换门庭?”刘相政哑然失笑。

“还没请教阁下尊姓大名,又有何资格接收我刘某人的徒弟。”

“老夫吴明,乃是一个无名之辈。有道是良禽择木而栖,贤臣择主而事,贵徒天资极高,又肯吃苦,在我的调教下,修为定然一日千里,跟着我比在你处有前途多了。”

无名师爷说话的同时看着韩金铁,露出欣赏的神色。

“我这徒儿,资质顶多是中等偏上,我看中他无非是被他的诚意打动,实在是不值德你如此高的评价!”

刘相政看了一眼心惴惴不安的韩金铁,犀利的目光让他下意识的退了三步。

“师父明鉴,弟子是被逼无奈,而且并没有把煞气交到他的手中,而且一直千方百计的贯彻您老人家安排下来的任务。”

刘相政长久的积威让怀揣着小心思的韩金铁面色大变,连忙拿装盛放煞气的口袋,加以证明。众人随着他的动作,顿时觉察到一股冲天的煞气压迫着四周环境。

“你很好,等这次任务完成以后,我会考虑提升你的地位,继承我的衣钵,快将手中的东西交给我。”

刘相政这些年在全国各地布置煞阵,弟子分散在全国各地进行此事。韩金铁不过是众弟子当中的一位,资质算不上顶尖。

韩金铁犹豫一番,没有将东西交给他,反而是收了起来。

“师父明鉴,弟子知道您的雷霆手段,对待叛徒绝不会心慈手软,这次我虽然没有背叛师父,但终究是没有完全按照您的旨意行事,所以弟子为了保命,想在手里留一段时间……”

“哈哈哈,刘道友,你这徒弟非但资质好,而且心眼够多,很合老夫口味。”

无名师爷嘿嘿直笑,不过他看向韩金铁眼神当中充斥着一股杀机。

他从青州将韩救出来,无非是冲着他手中的煞气,但是这小子不上道,一直随身携带,不肯交出来,因为煞气一旦见光,立即消散,他又不能用强,委实是苦恼之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