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卦象比斗
作者:贼人字数:3276字

第五十九章 卦象比斗

“我知道你一共布置二十八处星斗煞阵,每个阵局当中,都会收到不少的煞气,你一个人也用不了,不如我们两个联手,一同开发利用,不知你认为我的提议如何?”

无名师爷折中办法一说出口,刘相政断然拒绝。

“那些煞阵是我花费近十年,耗尽心血布置而成,如今到了收获果实的时候,我岂能允许外人染指?我劝你还是死了这条心。”

无名师爷眼神一凝,他知道对刘相政而言,除非是手上见真章,用实力说话,要不然不会妥协。

“这样凭着口舌之利,争来争去,实在没有多少意思,不如这样,我们比试一下,如果我赢了,那么你答应我的要求,一同合作开发利用;我若是输了,我则是拍拍屁股,转身就走,你看这样可好?”

“我刘某人在风水玄学上,还没怕过谁,接受你的挑战又能如何;我若是真的输了,也不要合作开发,直接无偿全部送你就是。”刘相政傲然的说道。

无名师爷听完刘相政的话以后,将算盘收起来,缓缓的抬起头,看向袁水问等人的方向,说道:“既然来了,就不要藏着掖着,出来给我们做个见证吧!”

无名师爷的话倒是没有让袁水问吃惊,毕竟以自己几个人的修为,的确很难在他们的面前藏住身形。

“谁要给你作见证!”谢恩升想起当日偷袭丐帮帮主,在师爷面前受到的屈辱,气就不打一出来。

“谢道友稍安勿躁。”袁水问赶紧扯了扯他的衣袖。

“我们同意给你们的比试做见证,但并不认可你们的分赃行为。”

无名师爷见到袁水问的反应,极为满意。

“辰州派的人尽是些不知变通的酒囊饭袋,还是袁家小友灵活,要知道鹬蚌相争,渔翁得利,等我们比拼的差不多,你们趁机出手,岂不是好。”

“无非是一场比试,又不是生死相博,我们就是想占便宜,两位前辈也得给机会才是。”袁水问淡淡的说道。

“袁洪涛没来么?”刘相政尽管此时还蒙着面,但却直接问出来袁洪涛的行踪,显然是没打算继续隐藏身份下去。

“些许小事,无需劳烦我二叔,由我出面便可解决。”

刘相政听完袁水问的答复,松了口气,目不转睛地盯着无名师爷。

“具体比什么,还请你划下道道。”

“猜枚!”

无名师爷说完,刘相政哑然失笑,袁水问则是心中一惊。

“猜枚要用到占卜,而刘相政是青田刘家传人,刘基的后人,而刘伯温赖以成名的本事,便是测算。

他预测后世的《烧饼歌》,可是鼎鼎大名。

昔日朱元璋正在吃烧饼,下人禀报刘基求见,朱元璋早就听闻刘伯温精通玄学术数,一时心血来潮便想考考他,于是将吃了一半的烧饼放在盘子底下,让刘伯温去猜。

刘伯温当即口占一歌诀:半似日兮半似月,曾被金龙咬一缺。太阳月亮都是圆的,被咬了一块,暗中指的是烧饼的形状;至于吃烧饼的金龙,当然就是朱元璋了。

果然,朱元璋听罢大喜,当即重赏了刘伯温,而刘伯温则趁此时机,献上了早就准备好的预言书。

这便是后世流传的《烧饼歌》。

而《烧饼歌》跟袁家先人袁天罡所传的《推背图》,都是大名鼎鼎的预言书,历来被统治者列为禁书而不允许流通。

无名师爷提出来猜枚的比斗,正中刘相政的下怀,难怪他会冷笑。

“袁家小兄弟,你可随身携带铜钱?”无名师爷嘶哑着嗓音说道。

“吃饭的家伙,又岂不随身携带。”袁水问有些不喜他的问话方式。

“那样就好,还请你将铜钱握在手中,由我跟刘道友各评手段,猜一下数目,猜错为输。”

“这……实在是太难了!”张灵音口张的大大,一副难以相信的样子。

谢恩升眉头紧皱,与袁水问对视一番,同时看到双方眼中的凝重。

袁水问见刘相政没有异议,当即从口袋当中抓了一把铜钱,紧紧握在手中。

刘相政看着众人的目光紧紧盯着袁水问伸出来攥得紧紧的右手,脸上露出来嘲弄的神色,他不慌不忙的从口袋当中掏出来六枚铜钱,置于合十的掌心,闭目遥祝,依次洒下。

“五阴一阳,此乃天泽履卦,凤鸣岐山之意。”

“难道是二?”谢恩升小声嘀咕完毕,用验证般的眼光看着袁水问。

袁水问不置可否,但是张灵音却很心急。

“为什么是二?‘凤鸣岐山’又是什么?”

“‘凤鸣岐山’是文王六十四课金钱卦当中的一卦,说的是武王伐纣,开创周朝基业的故事,如果用来测事,这可是一个上上卦,刘相政先用此简易方法热身,好戏还在后头呢。”

袁水问给张灵音解释的时候,刘相政正在低头沉思,忽然抬起了头,显然是有了答案。

“凤凰落在西歧山,去鸣三声出圣贤,天降文王开基业,富贵荣华八百年。西为兑,在先天八卦排列上,位居第二,所以我猜他手中有两枚铜钱。”

“就这么简单?我听诗中还有三跟八呢,这种算卦方法也太不靠谱了吧!”张灵音语气当中充满着质疑。

“数目是不可能出现八的,要知道用金钱算卦,用六枚就足够了。”袁水问解释道。

“那么诗句中的三又如何解释?”

张灵音不依不饶,袁水问再次说明道:“起卦人人可以,但是推演方式却侧重点不同,各有各的妙处,我因为不了解他心中所想,在出现多重干扰的时候,对他卦象的解释不一定是他的本意。”

“袁家小友,你手里的铜钱数目可是两个?”刘相政傲然的说道。

“不错,在下手中所我的铜钱,就是两个。”

得到袁水问的确认之后,刘相政神色再次傲然起来。

他傲然归傲然,但却并不自大,要知道下面还有少不了的几场恶战呢。

“好一个天降文王出圣贤!金钱卦纵然简单,但是干扰因素却非常的多,刘道友能从纷乱的卦象当中甄别出来所需的东西,果然手段非凡,我对下面的比试非常期待。”无名师爷兴奋地说道。

袁水问知道刘相政先行一步,接下来要无名师爷施展手段了,当下重新握住铜钱,让师爷去猜。

“袁家小友作为出题人,关系我等休戚,我就以你现在的状态起一卦,还请刘道友指教。袁小友不到二十岁,属少年,站在南方,正对着我。少年的八卦属性为艮,所以上卦我取为艮;他站的位置是正南方向,对应的卦象是离卦,所以下卦取为离,总的卦象就是上艮下离,得山水贲卦。艮卦数七,离卦数三,现在时刻为酉时,数十,总数相加为二十,二十除以六得到余数二,二为动爻。天火贲六二爻辞为:贲其须。意思是说装饰长者的胡须。这样一来,事情就清楚明白了,在场的众位当中,就老朽年龄最长,而且还留有胡须。而我这胡须在颚下跟嘴角的三处,是经过我刻意休整过的,你手中的铜钱想必就是三枚吧。”

袁水问对他的梅花易数大为佩服,张开手掌之后,赫然显露出来三枚铜钱。

“刘道友是行家里手,如果在下有说的不正确的地方,还请指教。”无名师爷难得谦逊几句。

“结果都出来了,再要我指教,那不是寒碜人么?比试刚刚开始,鹿死谁手还不知道呢。”刘相政冷笑着说完,示意继续。

袁水问则是再次伸出攥紧的拳头,同时心中也颇为紧张,起卦预测,再一再二不再三,同样一件事情,在第三次上,变数最多,刘相政如果想在这一轮取胜,那么他必须得用更加精确的起卦方式,这样才能尽可能的排除干扰。

“第一次刘道友开了好头,第二次在下也猜对了,这第三次还是老夫先来吧,免得日后传出去,说我以大欺小,让人笑话。”

第三次最难,而师爷却主动要求,这样一来,大家都颇为吃惊。

“师爷想乘胜追击,刘某当然不会掠人之美,第二回合就让你先来就是。”

刘相政话音一落,师爷手里变戏法般地出现三个铜钱,他先是向着北方拜了三拜,口里便开始念念有词。

袁水问因为裁判的关系,离得他们比较近,依稀能听到他口中说的祝词。

“弟子诚意三拜请,拜请伏羲,文王,周公诸位神明……伏求灵卦……祈求通灵感应,勿使卦乱,是凶是吉,尽判分明……”

“这老头精神有异常,开始胡言乱语了。”张灵音好奇的说道。

“灵音不要胡说,他这是在用六爻预测前,进行祷告仪式呢。”

“六爻算尽天下事,八字测完世间人。看来他对于此局是志在必得啊。”谢恩升有些感慨地说。

他自信以他的玄学水平,第一回合的两次比试,还是能比较轻松的完成,可这第三次的难度,要高出前两次太多,保守估计,胜算不过五成。

无名师爷先是双眼半睁,将三枚铜钱来来回回抛掷六次,每一次都用心记下正反面,等到所有过程行云流水一气呵成之后,才将双眼完全闭合,用心推演卦象所示。

刘相政表面上波澜不惊,但是内心却破天荒的有些焦躁,他希望师爷能出错,这样便可以不战而胜,因为如果师爷胜了,他便要进行第四次推算,尽管第四次难度跟第三次相当,可他没有必胜的把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