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看相赠言
作者:贼人字数:2419字

第六章 看相赠言

整个宴请,都是王局长跟袁洪涛在聊,李所长完全成了陪衬,插不上话,略显尴尬。

“老哥也对风水看相笃信不疑,刚才袁师对小兄弟评价非常,老哥斗胆请小兄弟给我看看相。”李所长有心让袁洪涛也给自己算一算,但是碍于局长在上,不敢掠美,好在他注意到一旁的袁水问,凑上前去打破尴尬。

“这个……”袁水问有一显身手的念头,把目光投向了二叔,见他对自己点头表示同意,当即就放开架子。

“我不过小的时候跟二叔学了点皮毛,既然李所长不介意,我就却之不恭,有不对的地方,还请担待。”袁水问抱拳说。

“不能不能,小兄弟能赠我几句真言,就已经是我的天大的福分了。”李所长大喜。

袁水问仔细看了看他的面相,不得不承认,他之所以能有今天的位置,是有自身福报的。

“看相首推气色、神韵,我观李所长的器宇轩昂,顾盼之间虎虎生威,想必您一直以来都是手握重权,杀伐果断的人物,不过恕在下直言,您的面相比起王局长来,还是有不小差距的。”

袁水问这一句说得非常高明。

人家既然能做到派出所所长的位置,自然是官运亨通,手握重权。在座的有他的顶头上司,各项指标要是比顶头上司要优秀,这不是找事么?

所以不光王局长听了他话颔首微笑,李所长更是心花怒放。

“相法上将人脸上的五个明显部位按照五岳名字来命名,额为衡山,颏为恒山,鼻为嵩山,左颧泰山,右颧华山。中岳嵩山要高耸,其他四岳要相朝,这样整体布局疏密得当,人的一生便不会有大的波澜。王所长的五岳相朝,中岳高耸,这一点难能可贵,但是美中不足的是,您的鼻子高则高矣,但却显得有些削尖,相书上说:‘中岳薄而无势,则四岳无主,总别有好处,不至大贵。’又说要‘无威严重权,寿不甚远’,所以说您需要有贵人的扶持,才能将负面的能量化掉。”

“哪位才是我的贵人呢,还请小兄弟指点迷津。”一听说‘不至大贵’且‘寿不甚远’,李所长当即就有些着急。

“远在天边,近在眼前。”袁水问哈哈笑了一声指着王局长。

“对啊!我能坐到所长位置,可不就是受到王局的提携!”李所长一拍大腿说道!

“你看王局长的鼻子,是不是鼻翼丰满,大如悬胆?鼻子在五岳的整体布局当中地位突出,那正是位居人前的征兆,而且鼻子长得好是有财帛的征兆,有道是:‘鼻主财星盈若隆’,王局长的中岳正是你所欠缺的,你跟他在后面,不但能相得益彰,还能顺带发些小财呢!”

“王局长,我得敬您一杯,以后还请多多提携!”

“哈哈,李老弟客气,身为同僚,自然相互扶持。”王局长一饮而尽,同样满脸欢喜。

“服务员结账!”酒足饭饱,李所长微微有些醉意。

“先生,您的账单已经有人结过。”

李所长心领神会,知道这是胖子手下表达诚意呢。

离开“特色餐馆”天色已经完全黑下来,好在路灯与周遭的店铺里的灯光交相辉映,衬托着城市的繁华。

袁家叔侄二人有些微醺。

“不好,我想起婶子还在家里等我们回去吃饭呢,回去这么晚,估计她得等着急了!”袁水问想起二叔二婶的不合,说出来自己的担心。

袁洪涛一听大侄子提起家里的母夜叉,忍不住拍了一下额头,酒精顿时化作冷汗流了出来。

“我怎么把这个茬给忘了!”。

就在此时,他的电话铃声响了起来。

“老婆大人听我解释,大侄子来咱家做客,总得请他出去搓一顿不是……什么家里来客人……你放心,一会就回去。”袁洪涛满脸堆笑,语调谄媚,与方才给王局长指点迷津的大师模样判若两人。

“这么晚还有客人来?”袁水问忍不住问。

“电话里没听明白,好像是找你的,我们赶紧回去吧!”袁洪涛说完,催着出租车司机加快速度。

“找我?”袁水问没有疑惑多久,车就已经停在小区门口。

二人刚刚下车,忽然从拐角处窜出来一个身影。

“不会在家门口遇到打劫的吧!”袁洪涛一愣神。

“恩公,恩公!老头子终于找到你了!”

袁水问看着来人上前便扯住自己的衣服,有些骇然,等到看清楚眼前之人的容貌,这才彻底放下心来。

“老人家,你这是做什么,赶快起来,晚辈可承担不起!”

袁水问连忙把跪在地下的老人扶起来,他不是别人,正是中午在火车上遇到的带着孙女的那位赵和平老人家。

“你孙女还好吧。”袁水问心中不自觉地想起来老人的孙女,如今他没有跟孙女一起,心想十有八九是跟此事有关!

“恩公,你真是陆地神仙,要不是你给我家妞妞的灵符挡灾,车祸现场,她可就危险了。”

赵和平说话的时候,脸色惨白,心有余悸。

“她在哪呢,我去看她。”袁水问想起那个天真可爱的小姑娘,有些心疼。

“在中医院呢,刚刚转院过来,好在中医院有位副院长是我的老战友,他给帮忙办的手续。”

袁洪涛这才有时间仔细打量一番面前的老人,发现他虽然神情萎靡,内在的精气神却是含而不漏,尤其是一双眼神时而放出闪光,只有经历过枪林弹雨,生死磨练的老革命才有这样的神态!

近些年来中医崛起,泉城中医院一跃成为省内最好的医院,一些重症病人都纷纷争先住进来,一床难求。

袁洪涛在泉城多年,又是袁家传人,自然知道其中的原因,中医院之所以能崛起,那是因为有一个人的存在。

“二叔我先不回家了,跟老人家去看一看他的孙女,晚点回来。”

“去吧,一会我去接你,力所能及的给老人家帮助!”袁洪涛对大侄子做好事自然是没有异议。

“唉,人年纪一大没什么可牵挂,就是这些后辈放心不下,小兄弟你既然能看出来妞妞有大难,有灵符化解,那就一定可以帮助我的家人……”

“老人家不要客气,我一定尽力而为。不过我从妞妞的面相上看,纵然是刑克父母,但是有你这位革命出身的爷爷在旁边,煞气戾气近身不得,不至于有那么严重灾害猜对。”

袁水问说出来自己的疑惑,思来想去难以索解,唯有从妞妞以及赵家的其他人身上看出一些端由了。

“医生,我家孩子没有大碍吧!”

当袁水问跟老人家赶到病房门口的时候,一个脑袋包裹起来大半,右手缠着绷带,左手摇着轮椅,满脸憔悴的人追问给妞妞做手术的医生。

他正是妞妞的爸爸赵建国。

“病人家属你们放心,穿在胸口处的钢筋已经取出来,幸好没有伤及心脉,休养几天就会好的。”医生安慰几句,这才转身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