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半仙发威
作者:贼人字数:3224字

第六十二章 半仙发威

“大胆!竟敢在我施半仙面前行凶!吃我一记金光符!”

袁水问知道刘相政正在做思想斗争,自己安危难测,丝毫不敢大意。

就在这时候,身后竟然传出熟悉的声音,不由得让他大喜过望。

“施半仙,我是袁水问,我按照您老人家的吩咐已经将他拖住,眼下正是除魔卫道,积累功德的好时机!”

“原来一切又是你在指使!”刘相政怒气上涌,就要跟他拼个高低!

“徒儿,你去前面截住他的后路,这次新仇旧旧恨一起算。”

吴尚青得令,急忙从侧边绕道,准备抄刘相政的后路。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施半仙“抄后路”的这句话提醒了刘相政,现在犯不着为了一时的恩怨与施半仙拼死拼活,下定决心要走,随手将准备打给袁水问的泰山压顶符扔向施半仙。

施半仙见识过这种符箓的厉害,再次听到轰隆的破空声,吓得脸色都变了。

“我称呼你刘前辈是看在你年长的面子上,并不是我怕了你!”

袁水问见到危机解除,急忙将紧扣的破禁符扔出去,才算是化解掉了他的泰山压顶符。

“师父为什么不让我追了?”吴尚青有些疑惑地看着施半仙,他第一次正式以风水传人的身份参与斗法,兴奋劲就别提了。

“不让你追就不让你追,那么多废话干什么,有句话说得好,穷寇莫追。现在他就是穷寇,就是追上去也没有油水,所以就别浪费体力了。”

施半仙颔首微笑,神情是那么的高深莫测。

“师父所言极是,徒儿受教了。”

“施半仙,感谢您老人家出手相助,我来曲阜之前去过赵家,还想跟你问好来着,结果你不在,说有公干到了这边,我来之前的路上还在想能不能遇到你,没想还真是凑巧。”

袁水问这番感谢的话的确是发自肺腑,毕竟是施半仙出面将刘相政给惊退了。

“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我们玄学传人就是要互相帮助,别说什么谢不谢的。对了我想起一事,你来的比我早,有没有看到一个中年人,身体瘦瘦的,脸上坑坑洼洼。”

施半仙话音一落,袁水问便朝着墓室入口的旁边一指。

到了近前,施半仙看了看,确认正是自己要找的人。

“施半仙你半夜三更来这里,难道就是为了找他?”袁水问不可思议的问道。

“是的,我受邀前来看风水,来到他家协商点事情,也不过是受人之托。”

施半仙说到此处,伸手试了是他的鼻息,发觉还是活人,略微松了口气。

“师父,这家伙晕过去了,一定是中了此地的煞气,所以还请您老人家施法将他救活!”

吴尚青在施半仙的熏陶下,竟然也能观望出来煞气,当真是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

“什么事情都要师父出面,还要你这徒弟干什么?这人就交给你练手吧。”

施半仙不满的撇了撇嘴。

“谢谢师父!”吴尚青大喜过望,急忙打开自己的包裹,从里面拿出来一系列的物品。

“这张是老君辟邪符,这把是桃木剑,这是件八卦仙衣。”吴尚青一边喃喃自语,一边穿戴打扮,过不多时,果然焕然一新。

“这身行头,还真是那么回事。”张灵音不由得啧啧称奇。

“弟子吴尚青,诚意拜请太上老君,玉皇大帝,观音菩萨,如来佛祖等满天神佛下届显灵,驱邪降魔,澄清寰宇……”

袁水问听了听他的台词,长长的一大串,夹杂不清,多有逻辑错误,不由得暗暗皱眉。

吴尚青跳了一会大神,背后都出汗了,仍旧是没出来效果,无奈只得请教师父,施半仙则是推脱说他心不诚,所以见效的慢。

“灵音,你去帮帮他,这么长时间没出效果,可能会打击他的自信心。”

张灵音听了袁水问的吩咐,不情愿的走上前去,对着躺在地上那个人的胸口踢了几脚。

踢过几脚之后,那人还是没有反应。眼看没效果,张灵音第一次对自己的眼力有了怀疑,忍不住皱起眉头。

袁水问惊奇的走上前去,看了一眼地上躺着的男子,扑哧一笑,顿时乐了。

“人家都这样了,你还笑,妄为玄学风水传人。”

吴尚青施了半天法,对方没反应,心里正有火没发出,正好袁水问撞在了枪口之上,抢白他几句。

袁水问倒也不着恼,笑嘻嘻的用脚在中年男子的下体部位比划了一下。

“人都走了,你还装死做什么,要是再不起来,我可要踹下去了。”

中年男子听完此言,咕噜一声爬了起来。

吴尚青见此大怒。

“你既然醒了,为什么要装神弄鬼,害得我差点对自己苦心修来的法术产生了怀疑。”

“你怎么知道我装死,我自认为天衣无缝。”青年男子惫懒的一笑,对袁水问发问。

“还好意思说天衣无缝,你看看你裤裆部位,湿漉漉的,明显是被吓尿了裤子,你试想一下,如果一个人彻底的晕厥了,他还能有心思尿裤子?”

“我这不是真情流露么!”

中年男子被袁水问的一番话将臊得脸色通红,强自争辩道。

“老孔啊,我的来意想必你是知道的,不知你认为如何?”

施半仙晚上来寻找这名男子,想必是有重要的事情,袁水问对施半仙的目的非常的好奇。

“我知道,不就是学校的事情么,我明确地告诉你,我坚决反对,此事没有商量的余地,如果你们执意如此,我便联合几名学生家长,到教育局上访,我还就不听,法制社会,还找不到地方说理了?”

这男子听完施半仙的话后,反应激烈,非但跟先前猥琐的样子有云泥之别,更是让袁水问对他刮目相看。

“此事对你们只有好处,没有坏处,我就纳闷了,你有什么理由反对?”施半仙有些不解的摇着头叹道。

“说破大天去,也没有活人给死人挪窝的道理?我不相信那些资本家,所以我要抗争到底!”

孔姓男子把话说完,站起身来,拍拍屁股,头也不回的便往山下走去。

“这算怎么回事?第一次做好人好事,怎么就那么难?”施半仙忍不住抱怨起来。

“施大师,不知发生什么事情,为什么那名男子会有那么激烈的反应?”

施半仙见袁水问发问,也不瞒着他,便将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诉了他!

“什么,把学校砸了建成墓地!”袁水问听到此处,火气顿时涌了上来。

“别说那名男子会反对,要是搁在我身上,我也会一百个不同意,活人给死人让路,亏你想得出来?”

“袁家老弟,我也是为了他们好,你不明白我的苦衷,等有机会在给你解释。”

施半仙说完,招呼屁颠屁颠的吴尚青,赶紧追了上去。

袁水问低沉着脸,现在有些后悔当初没有及时揭穿施半仙半吊子风水师的嘴脸,反而将他捧高,更加方便他害人。

眼看着施半仙走远,袁、张二人也要离开,没走多远,袁水问的便听到来时的方位传来木板撞击的声音。

“莫非是冲撞死者,出现了诈尸!”张灵音毛骨悚然的说道。

“鬼并不可怕,可怕的反而是人。”

袁水问再次来盗洞入口,凝神观望,只看到一个人头埋在棺椁当中,屁股高高的翘在外面。

“里面的是人是鬼!赶紧给我出来!”张灵音扯起嗓子喊道。

那人一听外面有人说话,保持住姿势,一动不动地定格在那里。

“再不出来就放火了。”

张灵音这话说完,果然里面的人开始着急。

“别放火,是我……”

袁水问仔细打量这人,发现正式先前离开的尿裤子男子,脸色有些古怪。

“刚才一着急,我没来得及问你为何在晚上一个人出现在墓地,现在看来很明朗了,原来你是个盗墓贼!”

“盗墓贼!”灰头土脸的男子语气有些不高兴。

“这是我老子的坟墓,我过来串串门,怎么能算算是贼?反倒是你们一个一个的,觊觎我家宝贝,我还没找你们算账呢。”

男子嘟囔几句后,将从棺椁当中寻摸出来的一摞钞票揣到早已经鼓鼓的口袋当中。

“你姓孔是吧,还没请教你的名字。”

袁水问走到反射出皎白月光的墓碑之前,仔细看了看碑上的铭文,想要证实一下他的话,如果真是他老子的墓,儿子盗掘还真的算不上是犯罪。

“我叫孔天壮,死去的老爸叫孔有财,我儿子叫孔文举,我是孔圣人第八十代后人,你不相信的话随时可以验证……”

伴随着他不耐烦的话语,袁水问也将墓碑上的铭文读完了。

“先考孔太公有财之墓……儿天壮、大勇、大义,孙文举,文显,文亮奉祀……”

“这人说的有没有问题?”张灵音凑上来问。

“他说的话跟墓碑上的铭文可以相互印证,但不能证明什么。所以为了将事情弄清楚,我们需要去他家亲自验证。”

“随便你们吧,如果不嫌麻烦一起就是。”孔天壮也不多啰嗦解释,径直沿着小路往山下走去。

袁、张二人二话不说跟在后面。

张灵音紧紧盯着他的动作,一旦发现他有逃跑的迹象,便会及时阻拦,不过路上没有发现异常,而且最终来到了山下村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