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实践检验
作者:贼人字数:3175字

第六十三章 实践检验

“天壮,你不是说就出去一会么,怎么到现在才来,饭菜都凉了!”

袁、张二人跟在孔天壮的后面,进门之后,迎出来一个三寸金莲的老太太。

“妈,我这不是接待两位朋友来着么,我没回来你们可以先吃着,没必要等我,饭菜凉了不好吃。”

“懒得等你,我们早就吃饱了,里面有你的两个朋友,外面又是你的两个朋友,看来你的朋友倒是挺多。”

袁水问一听老太婆叫出来孔天壮的名字,而且看他们的样子是母子关系,已经不再怀疑他的身份。

“你朋友真是的,来就来吧,还带礼物。”

老太婆絮絮叨叨地伸手强行将张灵音手中的海鲜接过去,挪移着小脚进到里屋去了。

“这……”张灵音无可奈何的为之一阵气结,那可是赵建国硬塞给她的礼物,好在她是吃腻了海鲜,送人也不心疼,不过貌似对方有强取豪夺的意味。

“天壮兄弟,我来得匆忙,也没给你带礼物,希望你不要介意。关于学校搬迁的问题,上边已经同意,老师跟大多数家长都非常同意,所以希望你从善如流……”

孔天壮没想到施半仙追到家中,脸色那是相当的难看。

“还是那句话,活人给死人挪地,晦气。说破大天去也不行!你们要是执意如此,我便去上访,市里不成去省里,省里不行去中央!”

“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我师父好心好意的给你们办事,你不领情也就罢了,反倒是恶言相向,实话告诉你,此事上级已经批准,你同意也得同意,不同意也得同意。”

对于吴尚青来说,施半仙是他的信仰,谁对施半仙不敬,便是对他不敬。

“爸爸,我看你就同意了吧,我们同学一起去新学校看过,大大的操场,高高的教学楼,还有亭台假山,大家都很喜欢。”孔天壮的儿子孔文举在旁边劝说道。

这小孩子袁水问认识,正式在路上指点他们找到师爷的那个小孩子,非常聪明可爱。

“去去去,你小孩子家家懂得什么?政府要盖新的学校,我举双手赞成;可若是让别有用心的人利用,我万万不会答应。”

不论施半仙如何苦口婆心劝说,孔天壮就是不答应,他无奈之下只得带着徒弟告辞。

“天壮,你是有原则人的,我最喜欢有原则的人,所以我支持你!”张灵音握着拳头跟孔天壮打气。

此时孔天壮的脸色略微有一些缓和。

“我看得出来,你们两个是好人。你们在山中那么长时间,恐怕还没吃饭,不如留下来一起吧!”

袁水问还真的感到有些饥饿,所以痛痛快快的答应了。

“姑娘漂亮,小伙英俊,而且出手也大方,我一看就是城里的有钱人!”

孔天壮的爱人将着一碗抄好地海鲜端上桌,顺带着恭维袁、张二人几句。

“又是海鲜!”张灵音难得有心情想品尝一下农家饭菜,可结果让他大失所望。

孔文举本来已经吃饱,不过看在海鲜大餐的分上,又重新在做桌子上大快朵颐。

“小兄弟姓袁是吧,而且还是一位风水师?”几杯水酒下肚,孔天壮渐渐打开话匣子。

袁水问知道他一直在装死,知道墓前发生的一切,所以不准备瞒他,点了点头。

“风水师好啊。”孔天壮感慨道:“我家老头的墓穴,便是由高人指点过的。陪葬品是我亲手放置,里面最有价值的那两千块钱,而且还是我弟弟活着的时候出的。你们放着好好的钱不拿,争来争去,也不知道为的是什么。”

袁水问知道若是给他解释煞气之类的很缥缈的的东西,他理解不了,所以便含糊其辞的应付几句,不过却对他家十几年来能安然无恙这件事情非常疑惑。

毕竟二十八宿诸天绝杀大阵是利用天上的星宿,对应到地下的风水宝地,将其中的生气转化成煞气。若有人安葬此地,随着生旺之气的消失,墓主的后人必定灾祸连连,直到人丁损绝,家财破尽,而他们一家到目前为止,仍旧是安然无恙。

“听孔大哥的语气,你还有个弟弟,而且还发过小财!”

“是的!”孔天壮谈起来弟弟,非常的感怀。

“我这三弟从小聪明,高中没上完就辍学出去打工,从底层做起,吃苦受累,受尽白眼,但是他脑子活泛,成立了小公司,赚了不少钱,我这老哥跟着沾了不少光,就是老爹死了,也都是我这弟弟全权负责葬礼的相关事宜。我爹死的头些年,他生意越做越大,还说是我爸下葬的地方风水好,保佑他发财。可是不久,他的生意便一年不如一年,后来借下高利贷没有还上,便跳楼自杀了。”

“毕竟是风水宝地,生旺之气很足,起先能庇佑后代,不足为奇;不久生气转煞气,后人倒霉也在情理之中。”

袁水问心中雪亮,却没有将这些道理告诉他,毕竟,成事不说,遂事不谏,既往不咎,如今风水煞阵破除,完全没有再告诉他们的必要了。

“既然老弟是风水师,相请不如偶遇,顺带给我家看看风水呗。我这辈子算是就这样了,让后代有出息,比什么都强。”

袁水问吃人家嘴短,当然不能拒绝,当即看了看屋子当中的摆设,指点几处方位,孔天壮称谢不已。

这时候孔天壮的爱人已经将新抄的几道海鲜大餐陆续地端上了桌,还没等几人动筷子,先前跑的没影的小脚老太婆从里屋出来,一屁股坐下,毫不客气的吃喝起来。

“别看老人家您上了岁数,牙口倒是一点不差。”袁水问笑着恭维一句。

“人老了,不中用,落下一身的毛病。”老太婆咧嘴一笑,露出来两个露风的门牙。

袁水问见此,心中一动。

他倒不是对老太婆的稀松的门牙有意见,而是发现他嘴唇内侧,上下分别起了好几个水泡。

“老人家恕我直言,我看您脾胃有问题。”袁水问开口说道。

“我妈老胃病有些年头了,你是怎么知道的?”孔天壮疑惑的说道。

“因为进门的时候我看到外面垃圾桶里有治疗胃病的药盒子。”

“这……”孔天壮默然无语。

“开个玩笑!”袁水问哈哈大笑。

“老人家的嘴唇上起了水泡,这便是最直接有力的证据。口在五行当中属土,与脾胃对应,一旦脾胃这两个脏腑表里出现问题,五官当中最先表现出来。而且因为土生金的关系,土有问题,金必然不足,大肠更是首当其冲,所以综合这几方面考虑,所以我断定老人家肠胃有问题。”

“佩服佩服!”孔天壮对袁水问竖起大拇指。

“这些年生活条件好转,我妈也放开肚皮胡吃海喝,结果的了老胃病,药吃了不少,就是不见效。”

孔天壮说起自己的母亲,脸上露出来无可奈何的神态,显然拿她没办法。

“小时候为了养你们兄弟三个,你妈我不舍得吃,不舍得喝,把好的东西留给你们,如今生活条件好了,还心疼我吃喝不成。”

老太太生气的抱怨几句,她不满归不满,可是嘴里的动作倒是一点没有停下。

“妈您误会了,我这不是让您控制一下饮食,注意身体么。”孔天壮连连赔笑。

“其实也不完全是跟饮食有关,更重要的是此处阳宅的风水存有漏洞,调节饮食,治标但不治本。”袁水问毫不犹豫道。

“有漏洞?还请袁大师详细给说一说。”

“方才说的是表面的东西,而更深一点的,比如说埋在地底下,藏在房梁上的等可以改变气场的东西,一般人是看不出来的。阳宅分为八个方位,乾坤坎离巽兑震艮,每个方位都有具体对应的家庭成员,比如说一家之主便是乾。老太太主母身份,便是坤位,而坤在后天八卦上位居西南方向,所以我推断西南方向,存在气场相当足的木质东西,妨碍了老人家的健康。”

袁水问话音一落,孔天壮非常疑惑,说道:“西南方向是一方土炕,土做成的,而低下又能走火,都跟木挂不上钩。”

“是啊,土旺土,火又克木,在西南方向安炕可是最明智之举,还对主母有生扶作用呢!”

一直埋头吃着海鲜的张灵音说完,对着袁水问轻笑起来,嘲笑他也有失手的时候。

“一边去,大人说话小孩子插什么嘴。”袁水问没好气地瞪了她一眼。

“此地涉及到气场问题,不是专业风水师是看不出来的。我看有妨碍的东西就在炕洞下面,你们若是不信,可以砸开土炕,一看便知。”

“这恐怕不妥,若是砸了土炕,我们一家到那里睡觉去。”孔天壮连连摇头。

“少睡一晚还能怎么样,不当场验证怎么能证明他说的真伪?”张灵音显然是对袁水问先前嘲弄的语气耿耿于怀。

“还是等到天亮以后再说吧。”

孔天壮说话的功夫,张灵音已经到院子里找到一把趁手的铁锨,来到西南方位,对着土炕的下方部位猛然铲了下去。

“地震了,地震了。”原本已经吃饱喝足,躺在炕头睡着的孔文举猛然惊坐起来大喊大叫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