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额头跑马
作者:贼人字数:3251字

第六十六章 额头跑马

“你说你有办法解决学校危房问题?”

宋时京还是很感谢施半仙有帮忙的想法,不过看他毕竟穿着朴素,一脸菜色的样子,不由得抱着深深的怀疑。

“哈哈,宋老弟你有所不知,我这次到曲阜这边,是受到当地一位企业家的邀请,给他家老人选择一处风水宝地的。实话不瞒你,方圆山山沟沟我都走遍了,愣是没有找到一处可以与那企业家身份相当的地穴,但是当我走到这所学校的时候,便被学校上空笼罩的生旺之气彻底的惊住了,认定这里便是我要找的地方。”

“你的意思是说,把这学校砸了建成墓地?不行不行,这不是开玩笑么?”

宋时京摇头苦笑,暗怪自己怎么能在正经事上听信一个神棍胡言乱语?因死人废活人,岂不是滑天下之大稽么!

“我说宋老弟你真是榆木脑袋,教书都教傻了吧,把此学校转卖给那位企业家,人家相应的不还给你一座崭新的学校?这样一来,不就解决了困扰你的校舍危房问题。”

宋时京听完施半仙的这番话,愣了半晌才回过神来,仔细琢磨一下,还真是那么回事。

“我这校长当的不称职啊,为了孩子们的安全,我也豁出去了,面子又不能当饭吃!不过老施你得给我个准话,那位企业家靠不靠谱?”

宋时京尽管觉得这件事情要多别扭有多别扭,不过还是咬牙同意了。

“郝志刚,郝总,县里的首富,你说靠不靠得住?”

宋时京确认是郝总,终于放下心来,一再恳求施半仙务必成全此事。

施半仙得意洋洋的去给郝志刚复命,郝志刚当即一愣。

“施大师,您老人家没看玩笑吧!我不过是想给二老百年之后找个好点的归宿,哪怕是场地再大,价格再高,只要您看中,都没问题,可也不能让我砸学校,改建成坟墓吧。让父老乡亲们知道了,还不得戳我的脊梁骨,骂我白眼狼,生孩子没屁眼么,我还想在家乡混呢,此事万万不可!”

郝志刚没想到施半仙给他出了这么一个馊主意,心中很是恼火。

“郝总息怒,你听我慢慢给你分析。”施半仙像是早就料到他他会有这种反应,一点也不吃惊。

“你去请我那会,我曾经给你看过相,你记得我是怎么说的么?”

“您说我福德宫长得好,说什么方圆开阔,晚年显赫;天庭不足,书念不好,年轻的时候运程差,还说过三停俱配什么的,有旺夫的老婆辅佐……”

郝志刚努力的回想当初的场景。

“没错,我要说的就是你的天庭问题,要知道流年行运,一到十四岁在耳朵,十五岁从正额的火星开始,以后便转移到了额头,也就是天庭。你仔细回想一下学校里面的那些学校尖子生,十之八九都是天庭开阔。”

“没错,我们当时全校第一名还真是这样,我们几个小伙伴淘气,经常称呼他为大脑门,为此他还告诉过几次老师,我们可没少挨批评!”

郝志刚神往的说起往事,算是对施半仙所说的认同。

“你额头尖削,学业不好在情理之中,好在你中庭得令,下庭圆满,与你现在的财力地位一对应,那是丝毫不差。民间流传一句口头禅‘一命二运三风水’,说的是命格天生注定,排在第一,而运程跟风水后天可以改变,所以分列第二第三。你学业难成,属于先天不足;而事业顺水,更是生前注定。如果你早遇到我,将你家的风水跟运程补足,年少的时候你学习便不会再吃力,目前的事业还能更上一层楼,这便是后天弥补的结果。”

“您老人家的意思是,学校那块地界,便是可以弥补我先天不足的地方?”

郝志刚眼放异彩,大喜过望,他如今有了身份地位,最遗憾的是就是没有一个好的学历,处处觉得低人一等。

“不错,那所小学虽然没有明显靠山,左右两边平坦,亦无龙虎拱伏,但前方名堂开阔,近乎一望无际,据书中记载,这正是富贵格局当中极为显贵的一种,叫做‘额头跑马’,若是先人有缘葬在此处,预主着后代要出将军!”

“额头跑马,额头跑马,只有将军额头才能跑马,果然绝妙啊。”郝志刚回味半晌,忍不住拍手叫绝。

“风水与相法有共通之处,额头又叫南岳,对应到明堂,明堂开阔,自然会弥补额头尖窄的不足,相辅相成,相得益彰,实在是再好也没有了!”

郝志刚又经过调查,确定哪所小学破败不堪,四处都是开裂的墙面,学生在里面上课都不敢大声喊“起立,老师好”,据说是担心共振,引发坍塌。

这时候如果出资收购,重新建立校舍,非但不会落下骂名,反而会赢得造福桑梓的美誉。

所以郝志刚下定决心将此风水宝地搞到手。

县教育局的领导听闻此事,当即拍板同意,为了表彰郝志刚这一义举,还在政府网站首页上做了报道,市里民生节目还专门录制过相关节目,委实是让他风光了一把。

如今郝志刚建设好了新学校,施半仙故地重临,自然是前来规划墓穴一事,而他当初御用黑车司机吴尚青拜了他为师,当然要带着一起来,毕竟免费的车接车送,不用白不用。

施半仙看到吴尚青热切的神色,气就不打一出来,不过他也因此有了一个主意,高深莫测对众人道:“在地下寻找东西,无非是起卦测算一下,这种小事情,没必要我亲自动手,让我徒弟来就可以了。”

吴尚青听到师父点将自己,心中便是一喜,继而脸色有些难看。

“师父,可是我不过跟您学了月余,虽然习得一招半式,但毕竟不熟练,如果不能圆满完成,怕给您老人家丢脸!”

施半仙知道吴尚青说的是实话,他推脱此事不能怪他,可徒弟若是不出头,难不成要让师父出面,一旦不能成功,西洋镜可不就拆穿了么?

“尚青,你记住一句话,起卦不在乎水平高低,而在于心诚与否,这次给你个历练机会,你若是能圆满完成,我从明天开始正式传你降妖除魔的真本事!”

“师父此话当真!”吴尚青惊喜的一跳老高。

当初他可是亲眼看到施半仙破阵法,斗符箓,将黑衣人打的屁滚尿流,他之所以甘心情愿侍奉他,拜他为师,多半是冲着这一点去的。

施半仙满口许下承诺,也不管教不教得了徒弟道法,能过一关是一关。如果这次吴尚青没有找到,别人也没有找到,他便可以推脱银两不再此地,蒙混过关;若是别人找得到,他没有算出来,一卦千金的金字招牌便可以揭下来了。

吴尚青听完师父的叮咛,又觉得此行不虚,学到了真谛,当即神色肃穆起来。

一旁的袁水问好奇的看着他的表现,不知施半仙在短短的一个月当中,教会了吴尚青什么本领。

“这里有没有水,我要沐浴更衣!”

“有水,有水,在我办公室里面。更衣没有问题,就是沐浴有点困难。”

宋时京忙不迭地答应,同时说出为难之处。

“无妨,事急从权,只要能洗手即可。”

吴尚青说完,便在宋校长的带领下,气定神闲的走到办公室当中。

“不愧是施半仙的高徒,果然有其师的三分风采!”郝志刚恭维道。

“又是这身行头!”张灵音也很好奇,不过等到吴尚青从屋子里出来,看清楚了他的打扮,不由得郁闷起来。

这吴尚青头戴纯阳巾,脚蹬步云履,身着八卦紫授仙衣,右手持一把桃木剑,左手拿捏一张符箓。

“纯阳正法,涤除邪魔,老君显灵,急急如律令……”

吴尚青嘀嘀咕咕一番言语,将金光符穿在桃木剑上,当空一摇,那符箓便自动燃烧起来。

此时是在白天,燃烧的效果不算震撼,饶是如此也让在场的众人大开眼界!

“名师高徒,不同凡响!”郝志刚再次大声喝彩!

“的确不俗,只不过为何有一股白磷燃烧后的味道?”

宋校长恭候在旁,等待吩咐,所以离他最近,他曾经带过小学生科学探究课程,其中便做过许多次白磷自燃的实验,后来因为经费紧张而一度中断,但对那个味道还是记忆犹新。

吴尚青施法完毕,从工具箱中掏出来六枚铜钱,闭目敛神。

“弟子吴尚青,因有一事不决,特起卦测算,肯定诸位神灵降下法旨,开释弟子明白……”

他接着把铜钱一字摆开,凝视半晌,毫不迟疑的开口说道。

“太阳出没在天边,只喜光明不喜暗,若遇浓云来遮避,定主恍惚事不全。此乃天山遁,浓云蔽雾之卦象也!”

“这小子还真不是白给的。”袁水问惊奇地说道。

“你是说他算准了?”张灵音疑惑着说。

“准不准先不说,单说他的态度,便很便让人佩服。”

看着张灵音仍旧疑惑的样子,袁水问进一步解释。

“这吴尚青所用的起卦方式,乃是《六十四卦文王金钱课》,昨晚在山野当中,刘相政猜枚的时候,第一次便用过此方法。文王六十四卦虽然简单实用,可也有六十四卦,对应着六十四个卦象。吴尚青拜施半仙为师,不过一个月的时间,便能做到将此六十四卦像脱口而出,以他的年纪来说,可真是毅力非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