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歪打正着
作者:贼人字数:3417字

第六十八章 歪打正着

赖镇东帮忙孔天壮曾祖父将家里的祖坟迁移到学校此处,而且急人家之所急,设下一个天一生水,金克震木的风水格局,既帮助解决孔家心中担忧,又寓意国家能早日赶出侵略者,让人民过上太平幸福生活。

本来事情到此结束,往后便没有什么了,可这赖镇东不是善茬,他指点完孔家埋葬银两以后,完成任务,便借故离开了,走的时候他连夜赶到这里,将亲手埋藏下的银两取出来一百一十两,并留书于内,说是国难当头,百姓有钱,不应该埋入地下不见天日,而是应该捐给国家支援前线,所以他便将这笔钱取走,算是借孔家的,日后他如果不死,定然归还;如果他要是发生了意外,孔家的人发现这封信件,可以以此为凭据,去赣南赖家索要,定然不会赖账。

“赖家,难道是风水世家赖布衣那一脉?”

袁水问听到此处心中一动,如果这张信件真的是赖布衣后人所书,没准还真有可能要的出来!

“骗子,大骗子,十足骗子。”孔天壮失而复得,得而复失,受到了强烈的精神刺激。

“郝总您看此事?”宋时京抱着坛子,征求郝志刚的意见。

毕竟郝志刚曾说如果数目对的话,便将挖出来的银两归还给孔家,可结果银两不对,数目确是正确。

“我姓郝的一言九鼎,既然此事有了十足的证据,银子当然是要归还给孔家,我没有意见。”

郝志刚也算是松了口气,毕竟一两银子还好点,真挖出来一百多两,他该如何决断还真不好说。

“天壮,此事已经彻底的明朗了,属于你家族的东西,你要收好了。”宋时京想说些安慰他的话,但又无从说起。

“一两银子好歹也能卖些钱,我就不客气地收下了,至于说这一百一十两银子的欠条,就送给施半仙吧,我先前说过分他一半的。”

缓和过来的孔天壮算是想开了,本来他就空手而来,现在终究是没有空手而归。

众人也没责怪他存的小心思,毕竟都已经过去三四代人,人死账销,欠条是不可能要出来,孔天壮若是真的存有报答施半仙师徒的想法,平分那一两银子才是正途。

“师父,我没有给您老人家丢脸吧!”

吴尚青旗开得胜,便跑到施半仙面前邀功。

“你……我的乖徒儿,你已经有为师的三分风采了。”施半仙强忍住神色不变,淡淡地说道。

他惊异于吴尚青的狗屎运,竟然还真的歪打正着!不过能顺利解决,对他来说更是天大的好消息。

“有了师父的褒奖,徒弟我学习起来道法来肯定更加有劲头了!”

“不错,不错。为师为你感到欣慰,此番的战利品算是给你的奖励,一百多两银子,你省着点花。”

吴尚青接过来不是欠条的欠条,小心翼翼的用轻柔的软布包裹起来,贴身收藏。

这时,前来帮助学校搬迁的工人终于来到了。

袁水问帮忙装卸完毕,跟着车队,走了三五里地,来到一座崭新的教学楼面前,终于放下心来。

“此事圆满解决,除了施半仙从中相助,各位朋友同样功不可没,我已经在鲁南大酒店定好席位,大家务必赏光。”

听完好志刚的话后,施半仙颔首答应,宋时京没有问题,袁水问自知此番是看客,没有出力,当然不会前去,至于说心神疲惫的孔天壮,更是不会掺合。

煞气被韩金铁取走了,袁水问这次任务算是以失败告终,凑完孔大壮的热闹,也不准备长待,所以即刻买了回泉城的火车票。

“我想学风水相法,可你们叔侄总是左右言他,不肯传授,吴尚青前后不过学了一个月的本事,便能铁口直断,我先前还看不起施半仙,没想到人家才是真正的名师呢!”

张灵音坐在火车座位上,嗑着瓜子,跟袁水问说话的时候,带着埋怨的语气。

“不光灵音你吃惊,我也感到不可思议呢!结果固然没错,可他解卦全凭一厢情愿的猜测,竟然歪打正着,说不定我当初也看走眼,他还真的是学习玄学的材料呢!”袁水问感慨的说道。

“他解的卦不对么?我怎么听着非常有道理。”

“吴尚青所占的卦象乃是浓云蔽雾的天山遁,有四句卦辞,‘太阳出没在天边’,这一句只能说他解对一半,你仔细品味‘出没’一词,‘出’指升,而‘没’指降,一升一降,可东可西;‘只喜光明不喜暗’,则是重点指出所谓的位置是东方,而不是西方!”

“可这跟吴尚青说的差不多啊!”张灵音仔细回想一下,觉得大同小异。

“失之毫厘,谬以千里,尤其是身为风水师,哪怕是出一点小小错误,也会对主家造成很大的影响。而且这一句话内涵双关,更加明确在东方的具体位置。你要知道东方为震为木,孔家先人将银子埋入东方,乃是取金克木之意。八卦对应八方,八方又跟五行配合,震为阳木,巽为阴木,‘只喜光明不喜暗’,显然指的是阳木,进一步分析,更加具体到罗盘上二十四山指示的正东位置。”

“宋校长坐东朝西,他的凳子下面可不就是正东位置么?”张灵音拿袁水问说的跟先前见到的相互印证,顿时兴奋起来。

“通过前两句我们便可以将银两定位并找出来,至于说后面两句,‘若遇浓云来遮避,定主恍惚事不全’,倒是给他说对了,赖镇东把原本属于孔家的银两拿走,可不就恍惚事不全!”

“这个赖镇东也着实可恶,身为风水师,竟然私自盗取主家的财物,没有一点职业素养。”

袁水问看她愤愤不平的样子颇觉得好笑。

“非常时期,非常对待,我们身为后人也不好说什么。”

“人家吴尚青学了一个月就能出徒,我好歹比他接触的更早,难道还不如他,你赶紧教我点真本事,我也好下次遇到他的时候跟他比一比。”

袁水问给他缠得有些头疼,没办法直接复制施半仙的套路,交给先交她背诵《六十四课金钱卦》的卦象,糊弄过去再说。

“蛟龙得困在渊中,一日飞腾起半空,往来飞腾能变化,从今有祸不成凶!你听我背的对不对?”

袁水问原本还以为张灵音会因为需要记诵的东西太多,很快就能打退堂鼓,没想到她竟然兴趣盎然,学完前几个卦象,没几遍便可成诵!

“乾者健也。刚健不曲中正之谓,故有困龙得水之象。夫困龙得水者,乃是一条蛟龙,久困渊中不得舒展,忽然天降大雨,得雷鸣而起,任意飞腾。占此卦者时来运转,好一个乾为天,困龙得水卦!”

袁水问正要夸奖张灵音几句,好增进两人之间的感情,却不想被人捷足先登,不由得看向声音的来源之处,暗暗皱眉。

“男占乾卦为贵,女占为富,姑娘说话如飞瀑急遄,佩玉鸣响,身份以属尊贵,再加上你田宅宫赤脉退却,清秀显明,说明姑娘不日便将有一笔横财轻松到手。”

“你会看相还有解卦?”张灵音好奇地打量了眼前的这位年轻人。

袁水问这时才将目光打量了一下这位不速之客,发现他二十出头的年纪,一身正装打扮,浓眉大眼,承浆开阔,额头平坦,准头亦有光泽。

他想从这名男子形态上找出破相的地方,好进一步分析他的来意,结果人家毫无破绽,让他很失望。

“我不过是年少时候跟家里的长辈耳濡目染了一些皮毛,可不敢说会不会。自娱自乐尚可,难入方家法眼。”

“这小子伏犀骨铮铮而立,一看就是眼高于顶的人物,口是心非说些谦逊的话,当真是令人作呕。”袁水问心中对他升起强烈的鄙视。

“能发财真是太好了,实话不瞒你,我就喜欢数钞票的感觉,你快给我仔细看看,具体能发多大的财,而且是在什么时候,我好早做准备!”

“姑娘直爽的性格,倒是让人耳目一新。”

青年男子略有些错愕之后,随即转喜,因为刁蛮古怪的女孩是他的最爱。

“从相貌上只能看出来大概的运程,姑娘若是想在详细了解,那就非得看手相不可了……”

袁水问眼看着张灵音毫无心机的就要将纤纤玉手递到他面前,连忙将她的手一把捉了过来。

“在下也对相法略通一二,所以不用劳烦阁下记挂了。”

“你是什么人?”青年人一脸错愕。

“这位姑娘的男朋友!你有意见?”袁水问与他针锋相对。

张灵音笑嘻嘻的看着袁水问替她出头,那种有人为她吃醋的感觉真的很好。

“我知道什么原因了,原来你是担心我占你女朋友的便宜。”青年人哈哈一笑。

“忘了给你们作自我介绍,在下姓李,名叫李明烨,风水世家出身,先祖便是贞观年间大名鼎鼎的太史令李淳风。我自从学易有成之后,先来凡尘历练,体验一下民间的疾苦,我与你女朋友不过是有缘相见,想赠她几句话而已。”

“你祖上是李淳风?”张灵音听完,吃吃而笑,接着一指袁水问。

“你知道他的祖上是谁么?大唐贞观年间的国师袁天罡!说起来你们两个的祖宗同时推演过《推背图》,关系还不浅呢!”

伴随着张灵音的落下,袁水问对着青年抱拳施礼。

“在下袁水问,一见兄台便顿生亲近之感,原来你我之间还有这层深切关系,真是缘分匪浅!”

李明烨脸色一变。

以女子方才背诵卦象的经历来看,他不会不知道李淳风是何许人也,所以爆出先祖偌大名头,她不相信也就不相信了,可身旁的男子却自称是袁天罡的后人,这不是赤裸裸的打他的脸么?要知道袁、李二人是好朋友不假,但是民间流传两人是师生关系,李是袁的徒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