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大凶之兆
作者:贼人字数:2227字

第七章 大凶之兆

袁水问根据赵和平的描述,还原了事故现场。

当时,一辆装载满满钢筋的大货车侧翻,正好砸在赵建国的车上,而坐在副驾驶座上的赵妞妞,自然是首当其冲。

赵和平心系孙女,看到这一幕,知道孙女有死无生,差点昏了过去。

恍惚之际,他发现孙女的胸前,散发出来一阵柔和亮光,将所有试图刺进心脉的钢筋阻挡下来。

事后他意识到,妞妞的胸前正挂着袁水问给她的辟邪符箓,显而易见,那是符箓的力量!

医院里。

“这就是给妞妞灵符的那位小伙子,他叫袁水问,你好好记住这位恩公,以后好好报答人家!”赵和平拉着袁水问给儿子的介绍说。

“大恩不言谢!我是妞妞的爸爸赵建国,你救了妞妞就是救了我们一家,日后定当报答!”赵建国想站起来,扯动伤口,痛得龇牙咧嘴。

“您伤得这么重,还是不要乱动,我不过是举手之劳,相信吉人自有天相。”袁水问连忙上前扶住他。

赵建国因为身体晃动,扯引伤口,痛的他龇牙咧嘴,但也因为这样,包着半边的额头,错开一条缝。

袁水问正巧看到,瞬间大惊!

因为他看到赵和平的命宫处,漆黑如墨。

眉眼中央的印堂是命宫,一个人攸关性命的大事都会在上面反映出来,印堂发黑,而且还是漆黑如墨,代表大凶的征兆!

袁水问转身再观察一下身材略带佝偻,妞妞的爷爷赵和平,却是没有这种情况。

“小吴……她……没事吧!”赵和平有些犹豫的问道。

小吴正是赵和平的儿媳妇吴洁翠,车上的时候她跟女儿同在一侧。

“小翠她,她,还在重症监护室,恐怕是凶多吉少。”赵建国内心悲痛,有种想哭的冲动。

“唉,她那么要强,希望在命运面前,同样不要低头才好。”赵和平叹了口气说。

“谁是吴洁翠的病人家属?”

“我是病人的丈夫,请问她有没有大碍?”赵建国紧咬着嘴唇,忐忑地问。

“病人颅内有淤血,压迫重要神经,并不适合立即手术,情况不容乐观……”

“这……”赵和平猛然后退了几步,尽管他平时跟要强的儿媳颇有争执,但看她有生命危险,心中悲痛之情,不亚于妞妞。

“病人短时间内恐怕醒不过来,我们建议先保守治疗,等到魏专家来的时候,他或许有办法!”医生补充说。

“对!魏专家一定有办法,我早就听说过他的大名,中医世家,如雷贯耳。”赵和平激动地说。

“魏专家?”袁水问看着医生的离去,仔细想了一下,还真的就没有想起来,哪里地方有过姓魏的中医世家。

“我这里有一些亲自绘制的符箓,给赵叔叔一张辟邪挡灾。”袁水问来都来了,没带礼物,只得将随身携带的符箓递给赵建国一张。

“多谢小兄弟,我一定好好珍藏。”赵和平当作宝贝似的放在胸前。

“时间不早,我先回去,明天再来看妞妞吧。”

袁水问告辞离去,来到楼下,袁洪涛恰好过来接他。

“老人家的孙女还好吧。”

“事情没有那么简单,不过这可能是我千万功德的第一步。”

袁水问眼神散发出凌厉的光芒,再次想起爷爷的嘱托,赚一千万,同时也是积累一千万功德……

就在叔侄二人开车离开一刻钟后,一个身穿中山装,戴着墨镜,头压地低低的男子,快步走进医院。

赵建国盯着嘀嗒的点滴,觉得时间忽然变得那么漫长。

而劳累一天的赵和平则是趴在病房的床沿上,轻微的打起了鼾声。

这时,窗外映射出来一张惨白地面孔。

当面孔的主人,把目光移到赵建国胸前符箓的时候,忍不住露出不屑地笑容。他站了一会,直到走廊上传来脚步声的时候,才转身消失。

“晚上不回家吃饭,小心跟着你二叔学坏!”

袁水问很晚才回来,得到二婶的抱怨。

“我可是老实人,大侄子跟着我没错,要不然老爷子也不会让他来投奔我。”袁洪涛讪讪地说。

“你要是老实人,天底下没有人不老实。忘了告诉你们一件事情,方才张家小姑娘打来电话,说是要来玩几天……”

“谁?”袁水问一个激灵。

“张家小姑娘,张灵音,跟你们袁家是世交的中医张家,你不会忘了吧。”

“不会,不会!”袁水问想起张灵音难缠的性格,头皮就发麻,话说他这次出来历练,除了老爷子的逼迫,还有就是躲着张家的那个难缠。

“要说老爷子可是对那小姑娘很中意!”袁水问婶子的眼中闪过一丝亮光。

“不会,不会。老爷向来是讨厌她,特别讨厌。”

第二天,医院。

袁水问早早来到病房,看望赵和平他们一家。

此时妞妞已经苏醒,尽管周身不能动弹,但是看到袁水问来看她,显得非常高兴。

“大哥哥没想到又见到你了,你还要不要吃火腿肠,我这里还有……”妞妞说话有些气弱,不过意思表达得很明白。

“哥哥当然想吃了,不过得妞妞快点康复后,亲自给我才行。”袁水问走上前去,看着妞妞一派天真的面庞,同样也是一惊。

他运用祖传的望气法,仔细观察妞妞大概轮廓,发现印堂黑气有缭绕,虽然比他父亲轻一些,但因为她年纪小的缘故,表现出来的劫数不会轻多少。

“我想看望一下妞妞的妈妈,不知道现在放不方便。”

“这个……她刚转到普通病房,是可以探望的。”赵和平本来还有些迟疑,不过看袁水问的神情严肃,又想起他的本事,便一口答应下来。

“小翠!你快醒醒啊,我不能没有你……”

此时的病房当中,赵建国紧握着吴洁翠的右手,呜咽的诉说着。

“咳!”

赵和平提醒一声。

“袁老弟你来了!”赵建国赶忙擦干眼泪,眼眶鼻子红红的,但仍旧是掩盖不了额头的黑气。

“我过来看看婶子,她没什么大碍吧。”

“医生正在给她制定手术方案,只要能顺利取出颅内血块,就会苏醒的,可是风险……”赵建国说不下去。

“儿子别泄气,要知道魏专家还没来呢!”赵和平给他打气道。

与此同时,袁水问到达床前,仔细看过吴洁翠的面相,终于证实了自己的推断。

“司空黑色,驿马赤红。大凶之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