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白蛇吐信
作者:贼人字数:3137字

第七十三章 白蛇吐信

“问题便出现在‘青龙嫉主’上。此地与大海相连,青龙汲水,汲的乃是无穷无尽的海水,也就没有边际的财运。财运入家门,明堂盛不下,必然会扰乱主家,我晚上都在仔细体会身体对应的变化,察觉自从入住便心燥难安。要知道心属火,青龙汲水克心火,居于此地的人,精神错乱还是其次,心脏被影响才是大问题!”

“原来如此啊!”罗父惊喜的连连点头。

“那么依照冯大师的意见,该如何改进呢?”

“封天门,开地户!让此青龙汲取的水能及时排走,毕竟海水无边无际,象征无边的财运,普通人家承担不了!”

冯铁嘴这句话一落,众人都是一惊。

“天门地户是财运经过明堂时候的两道关口,一般来说天门要开,财运进的快;地户要闭,财运不容易溜走。这位冯大师能够跳出窠臼,因地制宜而不拘泥形式,当真是难得。”

李明烨出门在外,见识了袁家叔侄的水平已经不敢小觑天下人,如今遇见民间高手,不由得将心中自大的气焰再次收敛。

“不知曹大师意下如何,如果没有问题,那么在下便立刻着手去办!”罗父也是明白事理之人,听闻冯铁嘴说的有理有据,心中依然相信七八分。

“一派胡言!”曹阿炳语出惊人。

“你……”冯铁嘴气地说不出话来。

“此格局根本就不是‘青龙汲水’,而是货真价实‘白蛇吐信’!”

“一个白蛇,一个青龙,都是长长的家伙,貌似都差不多么!”张灵音忍不住吐了吐舌头,心中越发的好奇。

“想要寻找白蛇,先要明确何为玄武,玄武是四神兽之一,乃是龟蛇合体,此处地势前低后高,靠山与青龙砂相连,环绕而出,入海数丈,昂首而立,俨然便是出海地白蛇,有歌诀为证:白蛇吐信案为先,玄武垂头龙虎山,右绕左环富与贵,二者得兼定齐全。”

冯铁嘴听曹阿炳说到此处,脸色大变。

他还真的忽略了青龙砂跟玄武背靠相连的细节,如果早知道这一点,他还可以喝为‘龙龟双形’,仍旧是不逊于‘青龙汲水’的格局。

“‘白蛇吐信’吐的便是案山,形峦派讲究龙穴砂水,案山又叫迎砂,当然是砂的一种,杨公曾言:如有朝迎真性情,将相公侯立可断!由此可知,如果案山有情,主家必出贵人。你们可以看一下,蛇头正对的地方,是不是有个突起的岛礁?”

众人极目望去,果然不远处有一个岛礁,依稀可辨。

“此案山便是白蛇吐出来的信子。因为此格局只有青龙山,而没有白虎砂,所以只能贵却不能富,如果做到右绕左环,那便不是‘白蛇吐信’,而是‘双龙戏珠’,才是真正的大富大贵格局。”

“富贵双全固然可喜,单取其一,同样令人满足,可现在房子连人都住不进去,还请曹大师指点迷津。”

罗父也是病急乱投医,只要对方说出来的办法他能做的到,他便会毫不犹豫地去尝试。

“白蛇吐信,有出有进,方才能庇佑主家。所以说你要赶紧将道路疏通,让此贵气周流转动,便可解决一切问题。”

罗父心中一思索,真是妙不可言!

“还请曹大师指点如何打开道路,流转贵气!”

“藏风聚气,无过于明堂,所以你要将天门扩大,地户减小,让白蛇信子带过来的贵气,尽可能的在明堂汇集!”

“曹大师地意见跟冯大师的意见完全相左,这可让我如何是好!”

罗父虽然不知道天门地户为何物,但两人一个要求天门闭,地户开,另一个要求天门开,地户闭,彻底的背道而驰,想取个折中都不行。

“袁大师,您看我应该听谁的?”罗父愁眉苦脸之际,忽然看到一旁的袁水问,暗骂自己糊涂,放着省城来的大师不请教,自己伤脑筋干么。

“李兄,不知你意下如何?”袁水问知道他们两个说的都很片面,否定任何一方,都是得罪人的表现,所以将烫手的山芋扔到李明烨的手中,趁机考验一下他的水平。

“青龙很形象,白蛇也丝毫不差,不过天门地户闭合与否,仅仅起到锦上添花的作用,与此阳宅产生的异常状况,并没有本质瓜葛。”

李明烨此言一出,冯曹二人当即色变。

“小小年纪,大言不惭,恐怕你连天干地支都背不齐全,有什么资格在我面前评头论足。”

冯铁嘴在袁水问身上吃过亏,不敢小看任何年轻人,可曹阿炳却无这方面经历,所以率先发难。

“有没有资格,光凭口头说没用,得亲自验证才能知道,曹大师、冯大师可也愿意跟我们走一趟。”

袁水问知道李明烨跟他一样,都看出可问题所在。

“不知两位准备去哪。”罗父疑问道。

“当然去前方那个小岛上!”李明烨抬手遥指。

“所以希望你能给我们准备一条船。”

“我这里别的没有,就是船多,没有任何问题。”罗父很爽快的答应了。

“老瞎子看不见东西,去了也是白去,冯大师要是有兴趣,倒是可以去看看。”

曹阿炳被少女搀扶着找个地方坐下来,对冯铁嘴的说话的语气也不再是咄咄相逼,毕竟李明烨否定他们,意味着将他们两个逼到同一条战线上。

“既然如此,老夫索性就跟你们去一趟!”冯铁嘴脸色数变,终于下定决心。

说实话,他是非常不情愿跟袁水问一起共事的,当初在兖州被他戏耍地场景还历历在目,但是箭在弦上,又不得不发。

不一会的功夫,罗父果然找来一条打鱼的船,里面的空间有些小,不过容纳五个人还是没有问题的。

“这些年净顾着做生意,打鱼的本事到时生疏了!”罗父哈哈一笑,将上衣脱下来,露出古铜色的皮肤,双手奋力的摇动着船桨。

“袁兄弟,你说此处会不会是我们要找的杀阵所在地?”李明烨低声问道。

“极有可能,这还没到近处,便从这扑面而来的海水中感受到不弱的煞气。”

冯铁嘴听袁水问说完,便是一惊,他没有料到袁水问隔老远便能感受到无形的煞气,这可是中等地师望气的水准,栽在他的手中,倒也不冤。

“前些年这座小岛上居住者几十户人家,后来有位大老板花大价钱将此岛屿买下,说是要开发旅游资源,我们都很兴奋,还想着顺带能沾点光,可不曾想雷声大雨点小,那老板买下之后便跟人间蒸发了似的,没有出现,岛屿便搁置废弃在那里。这么好的地段弃置于不顾,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想的。”

终于接近岛礁了,罗父丝毫不显疲态,反倒是谈兴正浓,将这个岛屿的情况大概介绍了一下。

“咦,你们看中间那颗高树的树杈上,挂着红色的衣物,像是一条裙子,会不会有人在这里居住?”

张灵音眼尖,一下子便看到异常状况。

“这不太可能,此岛礁不大,没有淡水,先前那几十户人家都是通过雨水或者从陆地带水过去解决饮水问题的,要不然他们也不会轻易的离开小岛。

罗父说到此处,又想起来什么。

“倒是有一些附近大学城的学生经常偷偷的过来野营,说是体验荒岛求生,因为比较危险,我还劝阻过他们几次,不过没人肯听。你们说现在这些孩子安逸惯了,就想找点刺激,每个人过来的时候都背着一个装满食物的旅行包,待个三五天,等到吃的差不多,也玩够了,便返回陆地。这种荒岛求生方式,连我这老头子都想经历!”

“莫非树林当中真的是野营的大学生?我们快去看看吧!没准还能蹭点好吃的。”张灵音非常兴奋,她这次出门走的匆忙,没来得及带零食,很是不习惯。

“也好,此处煞气更加浓郁,想必就是我们要找的地方了!”

袁水问与李明烨交换了一下意见,同时在对方的眼中看到了惊喜。

“此番破坏女宿煞阵,恐怕将要是我插手此事以来最轻松的一次了。”

“前方有一顶军绿色的帐篷,想必过来野营的大学生就住在里面,我先过去了,你们可要快点!”

张灵音欢呼雀跃的走在众人的前方,她打定主意,完成任务以后,一定要在此小住几天,体验一下刺激的荒岛求生!

“李兄,此时尚在白天,我怎么感受到此地充盈着的煞气,竟然比前些时候在晚上遇到大成杀阵产生的煞气还要浓郁?”袁水问疑惑道。

“袁兄弟的意思是,此地被人动了手脚!”

袁水问见李明烨跟自己的意见不谋而合,心中一动,暗叫不妙。

“灵音,赶快回来,那边很不安不全!”

张灵音此时已经到了帐篷的面前,喊了句“有没有人”,发现并没有人出来与她相见。

“大惊小怪的!”张灵音嘟囔一声,不理会袁水问,径直上前挑开了帐篷。

“啊!”

张灵音一声大叫,猛地后退了几步,一屁股跌落在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