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先天法体
作者:贼人字数:3211字

第七十六章 先天法体

“你便是胶东一代有名的曹瞎子?”

刘相政看清楚了来人,一老一幼,幼小的手不能提物;老的是个盲人,才意识到是虚惊一场,不由得松了口气。

“听阁下中气十足,想必道法修为不俗,连你这位风水大师都知道我的名字,真是老瞎子的福气。”曹阿炳谦虚的话音当中透着得意。

“我刘某人纵横大江南北,各地稍微有点名气的风水师都在我心中存着,你水平还不错,能混个吃喝用度,一定要珍惜。”

“我老瞎子承你的吉言了。”曹阿炳说话的同时,朝着刘相政拱了拱手。

“是曹大师么?我是泉城来的姓袁的晚辈,罗叔叔已经昏迷过去了,你稍等一会我催一催他,醒转之后便把劳务费交到您的手中!”

袁水问害怕刘相政用言语将曹阿炳诓骗走了,他自己独木难支,所以急忙去推动晕厥在地的罗父。

“姓曹的,我劝你早点离开,不要打扰我行事,如若不然,休怪我不客气了。”

刘相政不想在老弱病残身上花费过多时间,才几句话的功夫,便图穷匕见。

“方才此地有四股冲天的煞气,是不是你搞出来的?”曹阿炳没有证明回答他的问题,反倒是另开话题。

“你能感受到此地的煞气?”刘相政不免对曹阿炳高看一眼。

“区区煞气,都近乎凝结成实体,我曹阿炳若是感受不到,大师的头衔岂不是浪得虚名?”

“既然曹道友功力不弱,在下便请阁下指教指教。”

刘相政诡异一笑,随手就是一张离火符,对着这祖孙二人打去。

“小心此符箓!一旦沾染在身上,无法扑灭,非将周身化为灰烬不可!”

袁水问大惊失色,急忙出手阻止,但他因为距离两人太远,救援已经不及,只能出手聊表心意。

“不愧是离火符,入手温暖,冬天有了它,就不用煤炉取暖了!”

小姑娘笑嘻嘻的将刘相政打过来的符箓接到手中,正在因为它为何是热的而疑惑呢!

“这小姑娘是个怪物不成?”不光是当事人刘相政骇然,就是旁观者袁水问也心惊不已。

“接我一记泰山符!”刘相政还不死心,再次打出来一张“泰山压顶符!”

“这张符录好沉啊!”小姑娘勉强接在手中,但有点拿捏不住,急忙松开,那符箓轰隆一声,将地上打出来一个大坑。

“先天法体!”

刘相政不因为自己的符箓尽数被小姑娘破解而沮丧,反而心中狂喜不已。

就在这时候,袁水问也已经到了近前,将手中早已扣好的符箓打了过去。刘相政不敢托大,闪过身去,直奔曹阿炳而去。

“不要伤害我爷爷。”小姑娘将手中把玩过的离火符猛然扔向刘相政。

刘相政只听得声势浩荡,比起自己使用来,有过之而无不及,再次印证猜测,狂喜之情愈发难以掩饰。

“小姑娘,我很看好你的资质,给我当个徒弟如何?”刘相政醉翁之意不在酒,成功吸引袁水问救援曹阿炳的时候,一把将小姑娘抓到身前。

“爷爷,爷爷,快来救我!”小姑娘又惊又急,“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你!”袁水问察觉出来情况有异,但是已经晚了。

“她只是一个小小的孩子,你有本事冲着这我来!”曹阿炳用拐杖指着刘相政破口大骂。

“你们放心,这孩子是先天法体,很对我的胃口,准备收她回去当徒弟。”

刘相政用力抓着小姑娘细小肩膀,任她随意挣扎,越看越是满意。

“拜师乃是你情我愿,哪有强迫别人的道理,难道你忘了韩金铁跟师爷的事情了么?”

袁水问这一下子揭了刘相政的伤疤!

“那个逆徒,若是让我逮到他,非得扒了他的皮不可!”

“将心比心,以己度人,我看刘前辈还是将小姑娘放了吧。”袁水问循循善诱道。

“不行,宁可我负天下人,绝不可让天下人负我!她是我的弟子了,一定要带走。”刘相政毫不犹豫的拒绝道。

“此时天色已暗,想必女土煞已经凝聚成实体,你若是不将她放开,我便将那煞气坏掉,绝了你的心思!”

“竖子你敢!”刘相政怒发冲冠。

“又有何不敢?女宿乃是由四颗星组成,散而分布,状如簸箕,可用来颠簸五谷,乃是有留取精华,去其糟粕的意思,遇女宿多吉,我随手可毁,想必你不会怀疑!”

刘相政脸上阴晴不定,他急需煞气是真,但先天法体更是毕生难遇,委实让他难以下定决心。

“刘前辈,我劝你还是想清楚,你的高徒韩金铁资质上佳,终究还是背叛了你,要知道你是对他有恩的;这小姑娘天资是韩金铁无法比的,你若是辛苦将她培养起来,她因为对你有恨,当然更不会跟你一条心,甚至还不如韩金铁。我建议你还是收点煞气,以提高自己实力为第一要务!”

袁水问的这一番话,丝丝入扣,让刘相政不得不信服。

“好,我答应你!”

刘相政说完,挟持着小姑娘前往煞气冲天的墓地走去。

“你放开我,放开我!”小姑娘又叫又嚷的挣扎道。

“若是他阴谋得逞,但是不放我孙女怎么办!”曹阿炳急得团团转。

“曹大师少安毋躁,这刘相政虽然人品一般,但还不至于说话不算话,再说这岛上通往外面需要船只,我们完全有能力在他离开之前将他截住。

袁水问缓缓说完,盯着刚刚醒转的李明烨,有了底气。

“说话算话,我这宝贝徒儿先寄存在你那里,日后定来讨要。”刘相政得了成形的煞气,心中郁结有所舒展,纵身一跃,消失在忙忙的夜色当中。

“就这样让他走了!”李明烨显然还是很不服气。

“想要拦住他,我们得付出大代价,两败俱伤的事情,还是少干为妙。”袁水问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同时蹲下身来,狠狠的掐了掐冯铁嘴的人中。

“哎呀,阎王老爷,我是被人陷害的,你放我还阳吧,我还有外孙需要照顾呢!”

张灵音听着冯铁嘴的絮叨,竟然还以为自己到了阴间,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冯铁嘴看了看张灵音,又瞅了瞅袁水问,幸灾乐祸起来。

“原来你们两个也到了阴间,看来我一个人不至于太寂寞。”

这时被挟持曹阿炳的孙女仍在抽抽搭搭的哭泣,冯铁嘴见到他们之后,顿时一愣。

“老曹你真够义气,本来没你什么事,没想到你也下来了,这阴间果然一视同仁,连你的眼睛都能看见东西,啧啧啧啧。”

伴随着冯铁嘴的话音一落,众人循声看去,果然曹阿炳正关切的给孙女抹眼泪呢,非但眼睛没有毛病,而且还好的不得了。

“说什么丧气话?你才死了呢,我们大家活地好好的。”张灵音冲着冯铁嘴直翻白眼。

“曹大师,你能看见了!真是可喜可贺。”罗父被身体本来就很不错,被张灵音略微一施救,便醒了过来。

曹阿炳至此才显得不好意思。

“我对不住大伙,其实我的眼睛好好的,并没有坏,让各位担心了。”

“既然你的眼睛是好的,可为什么装作瞎子呢!”罗父好奇地问道。

“这个……”曹阿炳嗫嚅起来。

“作为同行,我可以理解,曹大师如此打扮,也无非是让主顾升起对他的同情心,能多得劳务费,说实话,我们镇上有位姓施的同行,就这么干过……”

冯铁嘴本来想多黑几句施半仙,不过鉴于袁水问知道他们的底细,也不好意思多说了。

“就是这样,不过是耍了点手段,让方家见笑了。”曹阿炳既然被拆穿西洋镜,索性将拐杖一扔,对众人抱拳赔罪,先前的那份孤傲之情也消散到九霄云外。

“恐怕还另有隐情吧!”袁水问看了一眼还在哭鼻子的小姑娘,不自觉地露出了笑容。

“老朽还指望这点名声吃饭,诸位还是给我留点面子吧。”曹阿炳干笑了几声。

袁水问一见到曹阿炳的时候,心中就有点说不出来的怪异,现在想来,问题便出在小姑娘身上。因为他每当点评风水的时候,总是事先要询问过小姑娘,在外人看来,他既然看不见,当然要小姑娘代替他的眼睛,所以不以为意。但真正的情况是,曹阿炳的水准有限,都是他的孙女看出来门道,然后说给他后,他才转述给众人。他装作眼睛看不见,就是为这件事情做掩饰。

“糟糕,帐篷里面还有两个人呢!”袁水问安抚完哭泣的小姑娘,忽然想起来关键时刻救大家一命一对情侣。

“他们两个怎么又抱在一起了?现在的年轻人啊,为了爱情连命都不要了。”罗父昏迷的时候不知道发生的状况,叹息着再次分开两人并给他们穿好衣服。

“气脉更加微弱了,身体虚脱的厉害,好在没有生命危险,但是十天半个月不能下床那是肯定的了。”

张灵音诊断完毕,算是松了口气。

“空气中的气味很不对,像是有催情的成分在里面,这两个孩子恐怕是被人家下药了,要不然也不能那么生猛。”

曹阿炳乃是从旧社会成长起来的,自幼混迹于下九流,什么阵仗没有见过。一眼就看出来端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