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趁火打劫
作者:贼人字数:3317字

第七十七章 趁火打劫

袁、李二人在众人当中属于年轻有为,在罗父给情侣穿完衣服后,一人背着一个,朝着海边的停船走去。

袁水问怕张灵音吃醋,还故意抢先背起来那个男的,而女的自然留给了李明烨。

本来按照李明烨的打死不肯放弃赚便宜的性格,非得卯足劲揩油不可,但是一想起在帐篷里面的淫秽场景,顿时没了“性”趣。

众人才离开树林,就听到前方传来乒乒乓乓的打斗声音,急忙循声而去,但见前面有两个人对峙而立。

其中一人是刘相政,气息紊乱;另一人是他的无名师爷,云淡风轻。

“我们的比试还没有结束,不知刘老弟有没有兴趣继续?”

刘相政先前受了不轻的内伤,当然不会接受无名师爷的邀斗!

“今日不太方便,改日再说。”

“刘大师乃是旁门左派的翘楚,而我则是五爷地得力手下,我们两个联手,还不得横行天下,要我说你就不要拒绝了。”

无名师爷抓着他不曾离手的铁算盘,挺立的小胡子随着说话的声音一翘一翘的。

“我刘某人纵横江湖大半生,还没听过江湖上有五爷这号人物,跟你合作,绝不可能。”刘相政嗤之以鼻。

“既然做不了朋友,那就只能成为敌人,刘大师一身通天的玄学修为,就这样荒废了,实在是可惜啊!”无名师爷神情遗憾地说道。

刘相政不搭理对方的劝降,反倒是将目光转向了站在船舷上默然不语的韩金铁。

“逆徒,你还不给为师过来,难道你还想吃里扒外,联合外人一起对付我不成!”

“师父您老人家明鉴,弟子也是被胁迫,有不得已的苦衷。”

韩金铁被刘相政威势一震,吓的面无人色,扑通一声跪了下来。

“哈哈,刘大师,识时务者为俊杰,贵徒可比你聪明多了。”无名师爷语气不善的说道。

“师父,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那你就去答应交出去煞气吧,徒弟可不想跟你反目成仇!”

韩金铁苦口婆心的劝慰更加激发了刘相政的火气。

“你都骑在我头上拉屎了,还不算是仇人?你们两个大可一起上,我刘某人来者不拒!”

刘相政在方才的斗法中受伤颇重,再加上符箓耗费了七七八八,身处劣势极为明显,但气魄仍在,毫不服输,这让终于到达现场的袁水问甚是钦佩。

“刘老弟,这些自诩为正义人士已经赶过来了,你被前后夹击,在所难逃,不如答应我的方才提出的条件,交出东西,便可乘船返回陆地。”

袁水问看出刘相政似乎有动摇的意思,连忙出声阻止。

“我与刘前辈只不过道不同不相为谋,并没有不可调和的矛盾,你们的事情,我们不会参与,三位大可放心。”

“小滑头,你坏我风水法阵的事情还没跟你算清楚。”韩金铁一看到袁水问,当即火冒三丈,怒声道:“他一肚子坏水,师父万万不可做出来亲者痛,仇者快的事情!”

刘相政听完,沉默半晌,无奈叹了口气。

“我可以交给你们,但是要答应我一个条件。”

无名师爷眼神一亮。

“刘老弟有何条件尽管提,若是决定跟我合作,我没准在五爷面前多替你美言,以五爷爱才的心态,你的地位绝不在我之下!”

“我刘某人独来独往惯了,不劳五爷挂念,我只想拿回属于我‘天蚕丝帕’。”

“天蚕丝帕!”袁水问心思一动。

“这几次跟刘相政交手,之所以能勉强抵挡,无非是己方有法宝防身,而且刘相政最大的底牌‘天蚕丝帕’在青州的时候,被无名师爷从丐帮处获得。若是让他成功取回此法宝,日后相遇,定然难缠。”

“我当是什么事情,不过是身外之物,给你便是。”

师爷倒也不怕刘相政使诈,当即在怀里翻弄半天,拿出来一件散发着微弱光芒的白布。

“东西暂时交给你们保管,我们的赌约改日再续,刘某先走一步!”

刘相政说完,纵身上船,不一会便离开众人视线,消失在茫茫大海之中。

“无名师爷,韩兄,我们又见面了,人生何处不相逢啊。”袁水问眼看着阻止不了他们之间的交易,无奈强作笑脸,打了个哈哈。

“恶贼受死!”韩金铁一声暴喝,祭起一张符箓,对准袁水问打了过去。

袁水问没料他二话不说便出手,心中微愤,正要还手,却被一旁的李明烨将他符箓挡了下来。

“袁兄弟方才对付刘某人,耗费不少心力,这个家伙就交给我来处理吧!”

李明烨自忖道法修为比袁水问要高,可关键时刻晕了过去,反倒是指望着袁水问力挽狂澜,以他的高傲性子岂能平衡,这时候韩金铁出手,正中他下怀。

甫一交手,韩金铁的符箓被对方打落下来,同时心神巨震。

“这家伙到底是谁?竟然如此厉害,我恐怕不是对手。”

“小韩啊,事情已经办妥,不要节外生枝,见好就收吧。”无名师爷在船舷上用力地磕了下烟斗燃后的灰烬,神情满足地说道。

“我们下一个煞阵再见,当然前提是你能找得到!”韩金铁自知不能讨好,不再留恋,转身上船,扬长而去。

“就这样放他们走了!”李明烨没听到袁水问指示追赶,所以没有冒失。

“不如此还能怎么办?那个手持铁算盘的师爷,玄学修为深不可测,比起刘相政来有过之而无不及,我们连受伤后的刘相政都拦截不住,更别说他们两个了!又是白来一趟。”

再次无功而返,袁水问要说不失落那是假的。

“怎么能说是白来一趟呢,我们还救了两个人呢!”曹阿炳的小孙女语气天真的说道。

“就是就是,我可是听说了,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我们救了两个人,那就是胜造十四级浮屠!”张灵音正了八经掰着手指头数道。

袁水问轻笑一声,心情好转,摇了摇头道:“浮屠乃是佛教徒对塔的别称,大多是用来珍藏佛家的舍利和供奉佛像、佛经,七层便是顶级,十四层佛塔我可没有听说过。”

“曹大师,您的孙女是先天法体,乃是修习道法的好苗子,如果您没意见,不如拜入我们李家,相信在我们李家老一辈的指教下,贵孙女一定能玄学领域的第一人!”

李明烨火热的眼神盯着曹阿炳的孙女,让袁水问心中咯噔一下。

袁、李两家表面上和和气气,称兄道弟,背地里都卯足了劲竞争呢!要是让这小姑娘归属了李家,他们袁家同时代人翻不过身来那是肯定的了。

“小妹妹,我们袁家更好呢,不但有小朋友陪你玩,还有一个和蔼可亲的老爷爷呢!考虑一下来我们袁家!”

“袁兄弟,这样可就不对了,你这明显跟我唱对台戏么!”李明烨一脸不满地看着袁水问。

“哈哈,这怎么能是对台戏,我们两个眼光相同,应该说是惺惺相惜才对。”袁水问毫不让步。

“去你们李家有什么好玩的么?”小姑娘扬起天真烂漫的笑脸。

“当然,我们那里有兵马俑,大雁塔等旅游景点,还有数不清的特色小吃,保准你去了以后不想回来!”李明烨知道小姑娘玩跟吃,所以着重强调这两点。

“爷爷是不是一起去呢?”小姑娘问道。

“这个……当然可以!”李明烨略有些迟疑,不过毕竟小姑娘妖孽天资,别说是他带爷爷,就是带着全家都没问题!

“太好了,爷爷你同意么?”小姑娘欢呼雀跃起来。

“乖孙女同意,爷爷就同意!”曹阿炳早就听说长安李家是风水世家,心向往之,但是无缘前往,这次能跟孙女一起,可是沾了大光。

袁水问此时已经跟众人登上小船,望着浩淼的海水,心中十分后悔没有及早出手,让这个天才弟子归属了李家。

“小妹妹,你叫什么名字啊。”张灵音清闲下来,跟曹阿炳的宝贝孙女聊天。

“我叫曹萌萌,姐姐你叫什么名字。”

“原来是小萌妹妹啊,我叫张灵音,你可以叫我灵音姐姐。”

张灵音性格本来就像个长不大的孩子,一来二去会快跟曹萌萌打成一片。

“姐姐的你这一排长长的针是做什么的?”

曹萌萌一不小心“发现”了张灵音里三层外三层包裹得严严实实的吃饭的家伙什。

“这可东西可不得了,是治病救人的东西。”张灵音神神秘秘地说。

“治病救人,用针怎么救人。”曹萌萌扬起小脸说。

“你不信啊,我演示给你看。”她这话说完,吩咐袁水问把背上的人放在船沿上。

袁水问知道这名男子要倒霉了,不忍直视的转过脸去,眼不见心不烦。

“这个人虽然昏迷了,但是姐姐能让听咳嗽你信不信?”

“昏迷的人也能咳嗽!”曹萌萌瞪大了好奇的眼睛。

“你看好了哈!”张灵音说完,取出银针,在昏迷青年的肩膀处的天府、侠白,手腕处的列缺,手掌处的鱼白各扎了一针。

立竿见影,果然地下的青年含糊的咳嗽几声,嘴角溢出白沫。

“太神奇!”张萌萌兴奋的拍手叫好!

“这算什么,我还能让他睁开眼睛呢!”

听她还要胡闹,袁水问立即不答应了,转过身来,急忙制止。

“这人很虚弱,你不要玩了,万一弄出个三长两短,不好交代!”

张灵音用银针所扎几处的穴位,隶属于手太阴肺经。此经脉起于中焦,下络大肠,贯穿膈肌,入属肺脏。一经催发,扯动肺叶,不咳嗽才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