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试挽芳心
作者:贼人字数:3233字

第七十九章 试挽芳心

宫凯便邀请他女朋友跟一伙好朋友去父亲集团企业名下的一个小岛露营,他女朋友当然不会拒绝,还准备趁着两人独处的机会修复一下关系呢!

当天果真去了一伙人,都是同学,玩到天黑便告辞离开,岛上只留下宫凯跟他女朋友还有闺蜜。

事情发展到现在已经很明显,宫凯说明要玩的新奇游戏,他女朋友表示难以接受,嚷嚷着要回家。

宫凯没办法只得好言安抚,同时示意闺蜜将早已准备好的“特殊药物”下在饮料当中,准备先让生米煮成熟饭,来个先斩后奏。

没想到他这女朋友心思玲珑,看穿了阴谋,气的乘船愤然离开。

宫凯眼看着好戏泡汤,心中懊恼,灌下一瓶饮料顺气;这位闺蜜心中窃喜,同样喝下一瓶,准备来个浪漫的难忘之夜。

她没有给人下药的经验,不知道轻重,所以严重超标,天雷勾动地火,终于使得两人纵欲过后,双双昏死过去。

而二十八星宿阵法当中的女土煞阵,因为是有四颗主要星辰围绕布阵,阵眼在中心位置,他们所撑起来的帐篷,恰好就在阵眼之中。

那时候阵法自动发动,正在采集天地间的煞气,他二人交媾过程当中所产生的秽气同样被吸收进去,终于使得煞阵变异具有逆天的威力。

后来张灵音好心用银针封住他们的伤势,只等着送去医院急救,可是刘相政的突然出现,打乱了这一切的计划。

刘相政催动煞阵意欲斩杀袁水问等人,阵法当中夹杂的秽气先后让李明烨等人昏厥,也是因为此秽气,毕竟是宫凯与他炮友精元转化,所以反补回自身,自然而然的苏醒过来。

醒来之后,一则药效没退,二则此秽气本来就有迷情作用,两人二话不说又媾和在一起。

女土煞阵正在全力发动,阵眼当中秽浊之气,当即将与煞气相冲,阵法奔溃,最终使得刘相政关键时刻要发动的必杀一击成了无用功。

二人纵然年轻,但也经不住三番两次纵欲,毫无悬念的再次昏迷过去。

值得一提的是,他们周六去的小岛,周一被袁水问等人发现,前后才不过才三天时间。

他的女朋友独自乘船离开小岛以后,又羞又怒,匆忙赶回学校,并发誓与宫凯一刀两断。

可周末过去,直到周一开学,她都没有发现宫凯跟他闺蜜的身影,而且拨打宫凯的电话也无人接听,终于意识到可能出现了特殊状况,无奈之下只得将宫凯失踪的消息告诉他家里人。

宫母担心儿子,立即结束正在召开的重要会议,前来岛上寻找,正巧遇到了袁水问将人送出来的那一幕。

“这么说来,你的妈妈还不知道中间发生的这一切了?”张灵音听明白了,略微有些脸红的问道。

“我虽然没告诉她,但是有医生的诊断,她肯定知道我干的荒唐事,我躺在这里,反思自己的所作所为,实在是无地自容,亏负父母的养育之恩,学校的栽培之情。”

袁水问见他时真心悔过,只是安慰几句,没有说些过分的话。

“宫凯,同学们来看你了。”

这时候宫凯的女朋友带着一群男女来到病房。这群女同学虽然打扮的漂亮,但可以看出来学生特有的腼腆,而男同学则是一个个意气风发,胸怀豪情壮志,显然是没经过社会的历练。

“凯哥,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太拼了反而不好。”

袁水问一看过来挖苦的同学是一个酒糟鼻子,就知道是一个十足的损友。

“你们这群家伙,眼看着我犯错误也不知道阻止,害得我差点丢掉性命,等我恢复以后看我不好好教训你们。”

宫凯盯着酒糟鼻子,压低声音,恶狠狠地说。

“行啊,哥们还准备请你传授传授经验呢,你倒好,得了便宜还卖乖。”

酒糟鼻子取笑完毕,跳着跑开了。

“你们都是来看我笑话的是吧,都给我出去,我要清静清静!”宫凯听着众人嘻嘻笑笑,插科打诨,唯恐老妈进来识破,毫不客气的开口撵人。

一众同学知道他抹不开面子,各自带着不怀的好意,纷纷离开了。

宫凯的女朋友叫方娟,准备跟着同学们离开之前,特意来到床边给他掖了掖被子。

袁水问看他女友虽然不算一流美女,但是胜在面相端庄,下颚有肉,三阳光彩,眼波流动,十足的旺夫命,宫凯能找到这样的老婆,无疑会生旺他的事业。

“娟,你怪不怪我?”宫凯扯住她的手问道。

“不怪,你是富家公子,而我则是一个普通的人家女儿,不能相配也是应当,先前都是异想天开,我要给你道歉。”

方娟这一番话在宫凯听起来,像是被重锤击打在胸口一般。

“你这是说反话呢,是我配不上你,我现在不敢奢求你的原谅,只希望你给我给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

宫凯的真情流露,连涉世不深的张灵音都为之感动。

“我们还是分手吧!祝你以后能找到真正属于你的另一半。”方娟说完,猛的将他的手推开,哭着跑了出去。

“这怎么跟电视剧演的不一样,这时候男主角听完女主角的哭诉,一个早已全疮百孔的心应该被彻底的融化,然后就跟王子和公主一样,无忧无虑的生活在了一起?”

张灵音没等到期待的事情发生,脸色为之一黑。

袁水问听她小声嘀咕,意味深长的笑了起来。

“真实的生活更多的时候比虚构的还要精彩!”

“我终于得罪她,将要彻底的失去她了。”宫凯喃喃自语。

“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属于你的缘分,终究会属于你,你且放宽心就是。”

袁水问的这番话让宫凯眼神一亮。

“这么说来,娟是属于我的,只要我在这里等着,她终究会回心转意?”

“拉倒吧你,属于你的也要去争取,没听过人定胜天么?”袁水问觉察出来宫凯的心完全不在身上,已经随着方娟飞走了。

“我的确需要做点什么,对了,你是风水师,我希望你能给我改变一下风水,不求别的,只求能挽回娟的感情!”

袁水问顿感愕然。

宫凯知道他是风水师一点也不稀奇,毕竟中途醒过来他正跟刘相政斗法,之所以被惊的一愣,是因为他还真没尝试过用风水挽回一个人的心。

“只要娟能原谅我,报酬好说,随便你提!”

“成交!”

袁水问没必要跟钱过不去,虽然他有自己的原则,但是冤大头不宰白不宰,再说此间事情已经了解,准备回泉城复命,纵然是没有帮他挽回方娟的心,但也不至于找上门去。

“那我们现在开始吧!你看我的风水哪里需要改进?”宫凯迫不及待说道。

“你今年多少岁了!”袁水问问道。

“虚岁十九。”

“‘运逢十九应天庭’,天庭是你流年行运的部位。我刚刚见到你的时候,便发觉你的天庭低沉,命宫昏暗,好在没有性命之忧;现在你天庭位置已有了光泽,向上隆起的势头也很明显,说明你往后便可转运。”

袁水问刚把话说到此处,宫凯当即就急了。

“我不想知道我运气好坏,就想挽回娟的心。”

“你稍安勿躁。”袁水问瞪了他一眼,说道:“你流年转运,才能有让人跟你和好的资本。眼角这个地方叫奸门,一个人男女关系的状况都会反映在这上面,你的奸门原本是暗红,现在已经退却,表现桃花劫运已经结束,而你的卧蚕下面略有波动,这是阴骘初现地征兆,说明你诚心悔过。综合起来观察,你女朋友能够回心转意,还是有很大希望的。”

袁水问这话说完,宫凯好歹是松了口气。

“很大希望到底是多大的希望,能不能给量化一下。”

“七成吧。”袁水问保守估计道。

“不行,我要十成!没有娟我也不想活了!”

宫凯这世家公子从小娇惯,四体不勤,五谷不分,自从跟方娟交往以后,蒙她照顾,生活的井井有条,有滋有味,还真的轻易离不开。

“那样的话我需要到你住的卧室看一看,从阳宅的布局上下手,还可以增加一两成,顶多也是九成,十成那是不可能的!”

袁水问毫不犹豫的说出九成,他可不能犯着忌讳将事情说圆满了,万一出现纰漏,宫凯到泉城找他麻烦岂不坏了名头?

“一言为定,那就九成!”宫凯听了袁水问的保证,顿时眉开眼笑起来。

“你这孩子,在妈面前都没见你笑过这么开心。”宫母探望儿子的事实上的女友完毕,到外面买的午饭,顺带给袁、张二人也每人一份。

“怎么好意思让阿姨破费。”张灵音感觉有点饿了,迫不及待的打开饭盒大口大口地吃了起来。

袁水问大感无语,但是看她吃得那么香甜,暂时忘却原则问题,同样大快朵颐。

“妈,袁大师是位风水师,他已经答应要给我看风水,稍后你带他去我的卧室看看,同时别忘了给人家报酬。”

“只要你高兴就行,妈等你吃完饭就带他去家里!”

宫母慈爱的抚摸着儿子的脑袋,袁水问会不会看风水对他来说无关紧要,儿子吩咐下来的事情,只要不违背大原则,她都会毫不犹豫的答应,如此可见她的溺爱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