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神医世家
作者:贼人字数:2242字

第八章 神医世家

司空黑色代表运势低落,容易倒霉,出门要注意交通安全;而驿马赤红则有客死他乡的征兆,更要避免出游跟晚归。

袁水问看完赵家三口的面相之后,心中已经有了大概计较,不过他所不能确定的是,为何赵和平能独善其身?

他回家的路上,一路思考这个问题,总觉得有关键点始终没有抓住。

直到请教完二叔之后,他才豁然开朗。

“一命二运三风水,既然一家人大都有凶兆,显然不是个人能完全决定,就要从风水上考虑。赵和平乃是经过枪林弹雨,上过战场的人,自身气运足,旁人难以撼动,与众不同,不足为奇。”袁洪涛这样说。

“袁伯母您好,您还记得我么?”

“你是灵音吧!几年不见,都长成大姑娘。水问昨天还说起你来着,激动地一晚没有睡觉,赶快进来。”

袁二婶听到敲门声之后,算出来张家丫头要来,赶忙开门,细看对方落落大方,心中便是一喜。

“灵音。欢迎你来。”袁水问带着哭相说。

袁洪涛自然将袁水问的表现尽收眼底,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你出来也不告诉我一声,幸亏爷爷偷偷告诉我,我才能顺藤摸瓜的找过来。”张灵音笑嘻嘻地说。

“我有任务在身,出来受罪来的,又不是游山玩水,告诉你干嘛……”袁水问充满怨念说道。

“不就是赚钱么,爷爷都跟我说了,我们一起去赚,要知道我可是学会爷爷的七八成本事呢!”

张灵音毫不客气地主动坐到沙发上,随手抓起果盘里面的葡萄,扔到口中。

袁水问面露喜色,要知道张灵音可是张家老头子的宝贝孙女,娇生惯养还在其次,重要的是一身不俗的祖传医学,的确得到家族的几分传承。

“那敢情好,不过也不能让你一个人吃亏,我赚了钱也分给你。”袁水问大度地说。

“灵音,二叔这里就是你的家,是不是准备长住几天啊!”袁洪涛略带试探的问道。

“住几天我也不知道,某人住几天我就住几天呗。”张灵音笑嘻嘻的看着袁水问。

“好好,多住几天好,正好清波去南方玩不在家,她的房间让给你!”袁二婶笑盈盈地说道。。

袁清波是袁洪涛的独生女儿,也是一副大小姐脾气,趁着暑假,去南方找朋友玩去了。

“唉!”

袁水问看出她是要常住,想起那无事生非的性格,忍不住有些叹气,不过好在病房里妞妞的母亲有救,忍不住又露出一抹不易察觉的奸笑。

医院楼前。

“我昨天才来,今天就来医院治病,还没到处逛逛风景呢。”张灵音嗑着瓜子,在袁水问的拉扯下,不满的嘟囔。

“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没有什么事情比救人还高尚,也正好证明一下你的医术,别告诉我你没有得到你家老头子的真传。”

“哼,姑奶奶还就吃你的激将法,既然都来了,当然是要露一手。”张灵音气鼓鼓的说。

袁水问心中暗暗得意,张家这小姑奶奶医学天赋没的说,当年还拿他当铜人练习过针灸,扎入笑穴,让他笑了一整天,想想还心有余悸。

“水问小兄弟,这么早就来看妞妞,有这份心就行,没必要有事没事往这边跑。”

这时,赵和平提着水果袋,正好碰到了打情骂俏的两个人。

“我给您介绍一下,这位是我的朋友,一个医学世家的掌上明珠,她昨天才来找我的,正好让她过来看看婶子的病情。”袁水问赶忙把张灵音介绍给他。

“我叫赵和平,姑娘叫我老赵就行。”赵和平不认为张灵音有多高的医术,毕竟年龄摆在那里,不过还是友好的跟她握手。

“老赵你好,我叫张灵音,你叫我灵音就行。”

“去去!什么老赵,要叫赵爷爷或者赵前辈,没大没小的。”袁水问禁不住黑脸训斥她。

“你敢对我凶,是人家让我那样叫的,是不是老赵!”张灵音对袁水问举起她的秀拳。

“对对,叫我老赵就行,这样显得亲切。我们上去吧,听我战友说今天魏专家能来,别错过时间。”

将要给妞妞的母亲看病魏专家名声很大,袁水问当然不能耽搁,一行人坐上电梯,去到病房。

病房里面已经有人。

“魏专家,您是中医方面的专家,麻烦给我战友的这个儿媳妇好好看看。”

“周院长,老魏我出马还没有治不好的病,尽管放心。”说话的男子是一个中年人,约摸四十来岁,带着一个黑框眼镜,举手投足之间傲气十足。

“老周,这位便是您贵院的神医世家的魏专家吧!没想到来得那么快,感谢魏专家百忙当中抽出时间!”赵和平冲上前去,双手紧紧地握住魏医生的手,有些激动地说。

赵和平尽管年纪大,力气可不小,魏专家只觉得手骨一紧,脸色都紫了。

“咳咳,那个老赵,你赶快放开人家魏专家,他正在为你儿媳妇诊断呢。”周院长知道这魏专家医术虽高,但是却有点洁癖,不喜欢跟人身体接触。

“您就是魏专家?”袁水问上下打量他一番,没有发现有医者仁心的气场。

“听说你是中医世家?不知是属于那一家族?”张灵音心直口快,非常不客气地质疑。

“哼!”魏专家正要发火,不过看了张灵音一眼,发现她是漂亮的姑娘,就没有跟她一般见识。

“小姑娘不可乱说。”周院长赶忙挡在两人之间。

“魏专家你也敢得罪,他可是出身中医第一世家张家,医术出神入化,要知道我们中医院就是有了魏专家的坐镇,这才能享誉全国的!”

“第一中医世家张家!”袁水问看了张灵音一眼,面色有些古怪。

“既然是出身中医世家张家,那为何魏专家不姓张,反而姓魏?”袁水问好奇地说。

“谁说出身张家就要姓张,魏专家当年可是张家老爷子的第一高徒,有医术在那里摆着,姓什么都不无所谓。”周院长看着正在给病人诊脉的魏专家,感叹着说。

“实力才是王道!”

“我说灵音呀,你家老爷子可曾收徒,有过姓魏的高徒?”袁水问凑近她的耳旁,闻着少女的幽香,目眩神迷。

张灵音仿佛习惯他这幅姿态,不已为忤。

“你看他可是几十岁的老头子,就算是我爷爷教过他,当那也是好多年前的事情,我怎么知道!”她话音至此,白了袁水问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