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 表哥表妹
作者:贼人字数:3376字

第八十一章 表哥表妹

“叔、婶,我们回来了!”

袁、张二人离开宫家,没有再到医院去跟宫凯道别,直接坐上泉城的火车,当天下午便赶了回去。

“妹夫,你也在呢!”

袁水问打过电话,站在门口,不一会房门打开,但是出来迎接他的既不是袁洪涛,也不是袁二婶,反而是纨绔公子贺成峰。

“原来是水问兄弟,见到你实在是太好了。”贺成峰勉强挤出来笑容说道。

“贺成峰我警告你,不要有事没事的总来我家缠着我,都说了多少次,现在年龄还小,不考虑感情问题!”

“清波,你听我解释!”贺成峰转过身去正要说话,却看见对方猛地一下子关上了房门。

“妹夫,是不是我表妹回来了!”袁水问目睹整个河东狮吼过程,跟二婶巅峰时候有一拼,非常明显地便猜到方才那人是自己的表妹。

“唉,你可别叫我妹夫,要是让清波知道,恐怕更要跟我没完了,你说我怎么这么倒霉,好不容易沉下心思喜欢一个女孩,她却不接受我,俘获一个人的芳心怎么就那么难!”

贺成峰无奈地摇了摇头,看来他是被逼着没招了。

“事在人为么,你只要诚意足够,终有一天会感动她的。”袁水问给他打气道。

“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没想到关键时刻,还是水问兄弟你靠得住,你放心,这份情谊我记下了。”贺成峰被袁水问言语感动的差点涕泗横流。

“女孩子么,脸皮薄,你就得主动点,而且我还要给你透露一个消息,长安李家的天之骄子为了表妹已经来过好几趟了,论学识跟英俊程度他可丝毫不逊于你,你要做好警惕!”

袁水问我这拍着贺成峰的肩膀,意味深长的说道。

“谁跟我抢清波,就是我的敌人,谢谢水问兄弟提醒,我会时时刻刻在附近监视,绝不会让可疑人等接近清波的。

袁水问三言两语给袁家雇用了一个免费保镖,还是非常满意的。

“二叔开门啊,是我回来了!”

袁水问目送着贺成峰离开,心里虽然对袁清波发怵,但总不能不回家,所以再次敲下了房门。

“来了来了。”这次开门的是袁洪涛。

“你小子还知道回来!事情办妥了没?”他笑着说道。

“幸不辱命,又去白白打了一趟酱油!”袁水问惫懒道。

袁洪涛哈哈一笑,“能平安回来就不错了。你方才是不是有得罪清波,要不然她为何给你开了房门,却不让你进来呢!”

袁水问心中咯噔一下,暗道不妙,他有理由确信,方才喊贺成峰妹夫的时候,被袁清波听到了。

“哪能啊,我与表妹不过才见面,不曾得罪过她。”袁水问推诿道。

“那就好,赶快进来吃饭吧!下午接到你要来的电话,清波不知有多高兴,为此还亲自给你下厨做了几道大餐呢,要知道只有重大节日才能尝到她的手艺呢!”袁洪涛对有这样的闺女感到自豪。

“二叔,我住进了清波的房间,她不会怪我吧!”张灵音在进入房门之前,惴惴不安的问道。

“不会,你住她的房间已经提前给她打过招呼,她因为有你作伴还很高兴呢!”

“那我就放心了!”张灵音长长地舒了口气。

“洪涛啊,站在外面说什么悄悄话呢,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当着老婆孩子的面不能说的。”袁二婶看到他们迟迟没有进门,不乐意的打趣道。

“清波,南方玩得还尽兴吧!”袁水问进门之后,找了个远离她的位置,没话找话道。

“还行吧,表哥我们也有几年没见面了,你尝尝我的手艺。”袁清波说完,便伸出去筷子给他夹了一块红烧茄子。

“好吃好吃!”袁水问尝了一口,没觉察出来有茄子味道,光尝着咸了,但他也不好意思说出来,只得违心地说着夸奖的话。

“好吃你就多吃点。”袁清波踊跃的又给他夹了几筷子。

袁水问骑虎难下,只得勉强再吃几口,眼泪都快下来了。

“小妮子不要胡闹,水问既是你的兄长,又远来是客人,你这样整他可不对。”袁二婶可是亲眼看见女儿负气,从厨房抓过一把盐撒到烧好的茄子上面的。

“谁让他胡说八道,乱嚼舌根。”袁清波负气小声嘀咕道。

“对了,怎么没见小李子跟你们一起。”袁洪涛发觉气氛尴尬,急忙转移话题,而且对比起贺成峰来,他反倒更喜欢李家天骄一些。

“因为我们确认风水煞阵的存在,他当即便回家族复命去了,顺带看看能不能获取一些额外援助。”

李明烨自从处理完罗父的事情,晚上便离开了,要不然肯定会跟袁水问一道去看望宫凯的。

“能引起来李家的重视,那是再好不过了。”袁洪涛听到此处,点了点头。

“清波把从南方获取来的情报跟你表哥分享一下,让他也了解一下刘相政的情况,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

“好吧。”

袁清波极不情愿的在父亲的要求下,将她知道的情况一说,袁水问这才对刘相政有了直观的了解。

同时也佩服二叔的先见之明。

袁清波虽然比袁水问小上一岁,但是她因为在省城长大,入学时间要早于袁水问,她大一已经结束,袁水问不过才刚上大学。

袁清波学的是考古专业,虽然跟家学没有直接关系,但因为都是跟老祖宗传下来的东西有关,两者也算是大有渊源。

袁清波同寝室有一个女孩,姓刘,名叫刘飞,浙江青田人,因为也是玄学世家出身,跟袁清波有共同语言,一来二去便成了好朋友。

她们两人在泉城读大学,而袁洪涛又是著名教授,所以也没少到袁家来做客。

暑假到了,刘飞感谢袁清波的照顾,便邀请她去家里去玩,而此时袁洪涛从贺部长那边得到消息,朱部长请来一位姓刘的风水大师,出身青田世家,一身玄学水平深不可测,他本着知己知彼的想法,同意女儿去外地长长见识,同时便拜托她到刘家以后,代为打听询问刘相政的身份。

袁清波没让他失望,终于探查出来,这刘相政的确出身青田刘家,他原名刘恒,排行老二,与现任家主是亲兄弟关系,据说是因为一段感情问题,叛出刘家,后来拜入辰州派,学习符法,不知什么原因,他又离开了辰州派,先后又到过青城山,总之经历很多。

袁水问听她说完,点了点头,虽然对去刘相政生平有所了解,可是并没有从中找出来能够对付他的办法。

“果然是他,看来我有必要去一趟李家了。”

袁洪涛听完女儿的叙述,并没有跟袁水问那样无动于衷,反而是神色凝重起来。

袁水问心下大奇,忍不住询问道:“刘相政乃是刘家子弟,跟李家又有何瓜葛?”

“说来话长,因为这里面牵扯到一段恩怨,并不光彩,知道的人都讳莫如深。袁洪涛叹息着说。

“能不能说来听听?”袁水问还没等开口,张灵音按捺不住,急忙询问起来。

“告诉你们也无妨,毕竟跟我也有些关联,有话语权。刘相政原名刘恒,是青田刘家的二公子,天资卓越,年少成名,被家族寄以厚望。如果不出意外,刘家家主一职,非他莫属。可是生活中总有意外发生。长安李家在风水堪舆方面跟我们袁家双峰并峙,在玄学领域享有很高的声望,当时的李家家主有三个女儿,个个国色天香,被时人推重。”

袁洪涛说到此处,心中不安的看了爱人一眼,发现她没有露出来不悦的神色,这才敢继续往下说。

“三个女儿当中,大女儿尤其巾帼英雄,人长得漂亮不用多说,就是一身玄学水平,据说已经当时便已经超越李家家主,她到了出阁的年纪,但却一直没有对象,毕竟几乎所有的世家子弟在她面前的都自惭形秽。”

袁洪涛说到此处,脸上露出来追忆的表情。

“接下来还是我来说罢,我这个姐姐资质绝伦,更是眼高于顶,到了婚嫁年龄,但却没有匹配的对象,所以我爹便给她出了个主意,给各大风水世家发出邀请贴,准备举办一个比武招亲。”

“比武招亲!”袁水问听婶子说的新鲜,就是一愣。

“不错,确切地说应该是斗法招亲,当时几乎所有没有成家的世家子弟都摩拳擦掌,跃跃欲试,毕竟能成为李家女婿,是一门天大的荣耀,再加上我姐姐又是一顶一的美女。”

袁水问对于婶子口中所说她姐姐是美女这件事情,一点也不怀疑,毕竟妹妹的相貌摆在这里。

“那时正值拨乱反正不久,风水玄学也不再被当成封建迷信打压,我年轻气盛,自命不凡,便觉得天下虽大,但却不够我施展。再加上袁、李两家,世代交好,我也早就听说李家三姐妹当中李敏佳风采,所以心向往之。”

袁水问古怪的看着二叔诉说这段往事,还以为婶子会吃醋,没想到她不过是笑了笑,没有半点恚怒的意思。

“就是啊,某人千里迢迢赶去,没想到人家已经比试结束,他还不死心,非要重新比过呢!”

袁洪涛被自己的爱人提起陈年旧事,神色变化,略微有些尴尬。

“我因为有事情耽搁,去的时候比试已经结束,那些参与其中的玄学骄子,一个个垂头丧气铩羽而归。而比试的获胜者就是刘恒,也就是现在的刘相政。我因为没有比过,便要求与获胜者一战,没想到刘相政比赛完结当天,就已经返回青田,我当然不死心,还在李家纠缠不休。而且我自始至终也没有见过化名刘相政的刘恒,要不然我在泉城的见到他的时候也不至于认不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