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 奉子成婚
作者:贼人字数:3169字

第八十二章 奉子成婚

“哼,就姓刘的当时那点水准,要不是我姐姐故意让给他,她又怎么会赢?”袁二婶非常罕见的露出来轻视的神色。

“我听说当时比试的项目很杂,占卜,星宗,堪舆,面相无所不包,也是大家都被十年浩劫整的憋屈,皆是趁此机会展示胸中所学,一吐浊气,不过话又说回来,自此以后,华夏神州几十年没有出现过此等盛举了。”

袁洪涛脸上仍旧是挂着一丝后悔,当时没有跟那些天之骄子过招切磋。

“眼花缭乱,蔚为大观!走到最后的,除了刘相政,还有一个就是如今的李家家主李厚照了。”

袁水问听婶子一提起李家家主,心中便是一愣,他回想起来刘相政在见到李明烨自报家门的时候,明显有更疯狂的倾向。

“刘相政与李厚照被称之为一时瑜亮,听说当时连大衍之数都用了出来,仍旧是不分胜负。”

袁洪涛说起大衍之数,略微有些不自然,现在流行的铜钱起卦法等是小衍之法,而大衍之法沿用上古先例,需要揲蓍草而成卦象,更为庄重、严谨,所预测的结果也更加灵验,而且依他当时的水平,能用此法,但却不能百分百精准。

“既然不分胜负,刘相政如何赢得呢?”张灵音被勾起来兴趣,忍住不住出口询问。

“还不是我姐姐用上古三式考较他们,李厚照通六壬,刘相政晓奇门,都敌不过我姐的太乙。也是她降低题目了难度,这才使得刘相政略高一筹,要不然他们两个谁都赢不了。”

“是啊!”袁洪涛立即附和妻子的话。

“我心中不忿,又因为我是袁家之人,当时的李家家主给我个面子,便安排李敏佳考验我,如果我能过关,再谈后面的事情。”袁洪涛说到此处很是苦涩。

“结果你陷在我姐姐布置的阵法当中,三天三夜都没有出来,要不是我看你可怜给你送饭,你非得饿死不可。”

“要不是你好心,我也不会看上你,世人只知道李家大姐李敏佳优秀,却不知道三小姐李学佳才是那最有眼光的人呢!”袁洪涛恬着脸说道。

至此袁水问通过了解才知道,原来李氏三姐妹,分别是敏佳,好佳,学佳,二婶排行第三,全名李学佳。

“当初还不知道是谁死缠烂打,甚至请出来袁家老一辈说情,我爹才勉强答应。”

袁二婶想起往事,有些感慨。

“爸妈,我怎么听不明白了,不是说刘相政获胜了么,为何我没有听说有这么一个姨夫?还有李厚照是外人,怎么能当李家的家主?”

因为事情关乎自己的父母,袁清波听得格外仔细。

“李厚照说起来也不算是外人,是你外公收养的一个孤儿,与大姐最对脾气,他参加这次斗法,也是为了赢得大姐的芳心。最后失败,为此他还颓废了一段时间,但是我二姐从小对他暗生情愫,帮助他走出阴影,所以在大姐去世以后,他们两个便结为了夫妻……”

“妈,你是说大姨去世了?”袁清波一脸的难以置信。

“这件事情的确让人很意外,毕竟李敏佳精通术法,初窥天机,怎么可能轻易夭折,不过事实就是事实。当时刘恒回家之后,将比斗术法获胜的事情告诉了家族,刘家之人非常高兴,立即差人准备重礼前往李家提亲,李家家主当即应允,不过提出来一个条件,就是需要获胜之人入赘到李家。”

“入赘到李家?”袁水问眉头一皱,继而摇头道:“若是普通小门小户的人家,能有此机缘,一定欢欣鼓舞,可是刘家毕竟是风水世家,恐怕不太容易。”

“水问说得对,的确是这样,刘恒的情况还不一样,因为刘家历经动乱,早已经元气大伤,好不容易出来刘恒这个惊艳绝伦之辈,当然视若家族振兴的珍宝,岂能轻易入赘到别的人家?而当时的李家的几个男丁都不成器,所以我岳父才想出来一个外人入赘振兴李家的想法。”

“这些家族顽固想法根深蒂固,真是害人不浅!”张灵音皱了皱眉头不悦道。

“刘、李两家因为此事谈崩以后,刘恒便再也没有露面,而李敏佳的斗法招亲的事情闹得沸沸扬扬,也不能偃旗息鼓,所以我父亲被迫做了一个决定,将从小与我们一起长大的李厚照嫁给姐姐,这样一来,也符合最保守的初衷。”

“我还记得此事大姐起初坚决不同意,后来是爹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用家族未来说项,才说服大姐的。”袁洪涛当时已经改弦易辙开始追求李学佳,知道其中的一些细节。

“大姐委曲求全,本来也算是皆大欢喜,可千不该,万不该,结婚的拜堂的时候,刘恒如天神下凡一般突然出现在现场,要带走大姐,当时李家人顾及颜面当然不会同意,结果大打出手,大姐看到刘恒吃亏,出手相帮,结果两个人将在场的一些风水堪舆界的老前辈打的落花流水。”

“要是有人肯为我这样,我也不顾家人的反对跟他私奔。”张灵音脑海当中自行构建当时的情景,发觉对于一个女孩子来说,天下最幸福的事情莫过于此了。

“我们当然替姐姐高兴,可李家的长辈认为奇耻大辱,立即准备到刘家兴师问罪,可过等他们集结起来,刘家的人已经赶过来道歉,并说明刘恒已经被革除家门,永不原宥!”

“就应该如此,这叫‘冲冠一怒为红颜’!”张灵音兴奋的说道。

“这刘恒也是可怜之人,李家条件苛刻,他家族之人不同意他跟李敏佳结合,闹得很僵,当时刘家家主一怒之下将它关在黑屋当中反省,刘恒无可奈何,直到后来听说李敏佳要结婚的事情,当天便打伤看守之人,逃出刘家。可惜的是那天我也有事在身,没有到达婚礼现场,要不然也能提前跟刘相政交手了。”

袁洪涛此时的眼神异常明亮,仿佛年轻时候那股天不怕地不怕劲头又回来了!

刘、李两家都认为他们两个有辱门风,不承认有这样的族人,我姐姐又因为悔婚帮助刘恒,感觉愧对家族跟李厚照,所以服药自尽了。

“这个真是红颜薄命,天妒英才啊。”袁水问叹息道。

“我后来整理姐姐的遗物,发现她的一本日记,原来她当初影响国家号召,知识青年下乡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的时候,便跟刘恒相识并私定终身,后来上演的斗法招亲,目的也是为了让她跟刘能有情人终成眷属。只可惜我父亲当时不知道这个情况,要不然也绝不会棒打鸳鸯了。”

“原来刘相政的过去这么悲惨,他那无常狠辣的性格,恐怕就是因为受此打击而形成的。”袁水问愈发觉得可怜之人,必有其可恨之处。

“刘恒化名刘相政行走江湖,没想能在泉城与他交手,也算是一场夙愿,不过他收集煞气一事,不比当年,因为关系到万千人的性命,我说什么也要阻止他!”

袁洪涛意气风发的下定决心。

“袁家一脉独木难支,我看你还是去趟李家,跟姐夫商量一下具体对付他的办法吧!”袁二婶提出建议道。

“此事我看不用着急,还是等李明烨来泉城的时候再说吧,毕竟他对表妹一往情深。”

袁水问拿张灵音与表妹袁清波一比较,容貌清秀难分轩轾,身材火热还是表妹更胜一筹。

“袁水问你找事是不是!李明烨我除了小的时候见过一面,根本就没有任何关系,你要是在胡说八道,小心我给你点颜色看看。”

袁清波举起她的粉拳,逼得袁水问慌忙认错,他是下定决心,打死也不敢得罪女人了。

就在一家人说笑的时候,外面传出来敲门的声音。

“不会是李明烨来了吧!”袁水问赶去开门的同时,心里暗自嘀咕,

“水问大师你好,你给我父母看完风水,他们很满意,特意嘱咐我给你送些礼物聊表心意!”

袁水问一看来人竟然是罗宝磊夫妇,心中虽然惊奇,确是一点也不意外。

“这是我份内的事情,再说自始至终都是伯父请来的另外两位风水大师在处理,我不过是凑个热闹罢了!”

袁水问实话实说,如果他不出手,煞气被刘相政收走,别墅的风水自然好转。

他的谦虚更增加罗宝磊对他的钦佩之情。

“我知道你们叔侄两位大师淡泊名利,贵重的东西也不敢带,一点刚到的海鲜聊表心意。”

袁水问无奈的接过装在袋子当中的海鲜,将他们两位迎到客厅里。

“小罗难得来一趟,你们夫妻两个处的还可以吧,今天来是不是有事情?”袁洪涛微笑着给两人端过两杯茶水。

一般而言,除了至亲之人,朋友相互拜访的时候都是选在上午,眼下天都快黑了,他们两个不请自来,想必是有事情。

“不愧是袁大师,果然什么事情都瞒不住你,我今天来还真有一件事情拜托您,就是我老婆媛媛今天不舒服去医院检查,医生说是怀孕了……”

“这才几天便怀孕了!”

他这话还没说完,袁水问刚到嗓子眼的茶水猛地喷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