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 不讲道理
作者:贼人字数:3451字

第八十四章 不讲道理

进屋后的贺成峰与坐在沙发上的李明烨四目相对,同时看到了对方眼中的火光。

“贺成峰,你怎么回事,不是说没有事情不要来打扰我么?”

他们两人尚未答话,袁清波看到贺成峰又来烦她,顿时非常不高兴。

袁清波跟贺成峰是三年的高中同学,知道他是那种死缠烂打,不达目的不罢休的人,越是惯着他越来劲,所以对他很难有好脾气。

“那个清波你不要误会,我这次来是代表我爸爸专程请袁叔叔一聚的,他还说上面已经下发通知,秦副省长即将上任……”

袁水问一怔,才知道原来是因为那件事情,暗道不妙。

袁洪涛倒是语气沉着,尽显大师本色,淡淡的说道:“此事早在我预料之中,你回去告诉你父亲,我稍后就过去。”

“我过来就是把爸爸的话告诉袁叔叔的,没有其他的事情我先走了。”

贺成峰屁股刚刚粘上沙发,实在是不想多动,他多么希望这时候有人能挽留他啊。

袁水问果然如他所愿。

“贺公子大早上来了,不吃完饭再走,恐怕说不过去吧!”

贺成峰大喜过望,正要开口答应,不过看着袁清波要吃人的眼神,浑身大震,忙不迭地摇了摇头。

“不了,我爸爸还等着我回去复命呢,你们吃着。”

贺成峰这话说完,在袁水问的陪同下不情愿的离开,而冷眼旁观的李明烨站起来跟了上去。

“你小子奸门多色,脚步虚浮,一看便是酒色掏空,纵欲过度,又岂能配得上清波表妹,以后还是不要过来了。”

“我对清波的感情,日月可鉴,跟别人不过是逢场作戏;反观你目露淫光,一看就是风月场中老手,又有什么资格说我?”

贺成峰虽然不会看相,但他经历的社交场合太多,对于手此道高手能明显的识别出来。

“你……”

李明烨大怒,正要发作,却被袁水问及时当在二人中间。

“大早上的我看两位还是消停点吧,不要在清波的前面动粗,让她对你们留下不好的印象,谁都没戏。”

李明烨见此,不在为难他,满脸怒气的返回了客厅。

“妹夫,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须努力,我看好你。”袁水问语重心长的按住对贺成峰肩膀。

他的这番鼓励,无疑又给心中黯然的贺成峰打了一剂强心针!

※※※

“二叔,‘丹凤衔书’没有应验,会不会影响你的名声?”

吃过早饭,袁洪涛点名袁水问陪同前往拜访贺部长,毕竟当初能找到‘丹凤衔书’风水宝地,也有袁水问的一份功劳在里面。

“通常一个风水宝地,格局越是富贵,催发的时机也越是靠后,而且贺部长又是迁坟,未免打了折扣,重要的是距离贺部长将母亲的迁坟的日子,不过才几个星期,也不可能那么快的显现。”

袁水问对二叔这番滴水不漏的回答忍不住伸了伸大拇指。

“袁大师,我可算把你盼来了!”

袁水问还是第一次见到贺成峰的父亲贺语祝,发现他这个人身材除了有些发福,五官轮廓跟他儿子极为想像,更重要的是周身流露出来一股高贵的气息,是贺成峰拍马也不能比的。

“贺部长一大早便差贵公子到我家里,想必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吧!”袁洪涛顾左右而言他,等待对方挑明来意,以免自己被动,更显露出来他老狐狸般的谋算。

“实话不瞒你啊,我与朱部长争夺副省长这个位子,整个班子里面传的沸沸扬扬,而且那么多同僚里面,我也就最服气姓朱的,这次就算我没有当选,他若是能够上位,即便是我心中不舒服,但还算服气,可争来争去,竟然空降了一个姓秦的,你说这算是怎么回事!”

贺部长一口气说完,整个人略显颓废。

“老贺啊,不是我说你,这可不像是你风格,这么点小事就沉不住气了。”袁洪涛随意开着玩笑,丝毫不怕贺部长着恼,显然他们两个关系不浅。

“袁大师,眼看着煮熟的鸭子就这么飞了,我能不着急么,我还指望通过这个跳板获得更多实权干些政绩呢,看来是没戏了。”

贺部长一直说自己的得失,丝毫不提袁洪涛给他找的风水宝地不灵的事情,显然他是想让袁洪涛提出来,最好能给他一个安慰的说法,好安抚他受伤的心灵。

“老贺你自乱阵脚可就危险了,再者说,你就算是不信任自己,难道还不信任我给你家长辈点中的风水宝地?当时我还跟你说,那可是百年难遇‘丹凤衔书’格局,是由帝王格局退化而来,后人是要进入中央当官的,一个小小的省部级领导那是对该风水宝地的侮辱!”

袁洪涛这一番话将贺部长唬得一愣一愣。

“祸兮福之所倚,如果真的应验了袁大师所言,我定然不忘大恩大德!”

“我可不敢居功,这是你为百姓谋福祉应得的,还有就是既然占据风水宝地,就要充分发挥福地的庇佑作用,多为百姓办好事,办实事,要不然生旺之气转煞戾之气,后果可是很严重的。”袁洪涛语气严肃的说道。

“那是当然,我可是贫苦出身,不为百姓办实事,良心上也过意不去。”

贺部长表明心迹,急忙命令儿子将准备好的一大叠子钞票塞到袁水问的手中。

袁水问看了一眼二叔,发现他没有明显的反对,便毫不客气的收下了。同时也对二叔的脸皮有了更加直观的认识,“厚”不可测。

袁洪涛安抚完贺部长,走了出去。袁水问正要跟上,却被贺成峰硬生生的拉住了。

“妹夫,你有何指教?”袁水问打趣的说道。

“水问兄弟,刚刚接到消息,陈大记者将要举行生日派对,邀请泉城要好的朋友参加,我已经答应了,但是还没有女伴……”

“你行了吧,我可没有龙阳之好,断袖之癖。”袁水问没等他说完便果断开口拒绝了。

“你想到哪去了!我的意思是能不能拜托你把清波给我约出来,做我的女伴!”

袁水问连忙将头摇地跟拨浪鼓似的,急忙道:“这件事情比上一件还不靠谱!”

“我也没有非要你说服她同意,只要将她约出来,让我当面跟她谈,她同意与否,都跟你没有关系了。”

“这样倒是还差不多。”袁水问摸了摸下颚,语气模棱两可地道。

“那就这样说定了!这里有我一万块钱的感谢费用,事成之后另有重谢!”

贺成峰说着手里掏出来一个红包,怕袁水问拒绝,硬塞到他怀里,并将他推了出去。

“这钱……”

袁水问眼看着贺成峰匆忙的闭上大门,只得重重地叹了口气。

“早说有钱拿,我也不用那么纠结啊。”

“你小子行啊,二叔我拿大头,你拿小头,原本还想分你一点,看来是不用了。”袁洪涛在外面等着袁水问到了面前,直接将袁水问代收的贺部长红包抢了过去。

“袁扒皮!”袁水问气地骂了一句,以他二叔吃人不吐骨头的性格,很难赚到便宜,所以懒得跟他理论。

“清波,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泉城晚报著名记者陈晓今天生日,在泉城大酒店举行生日派对,特意邀请我晚上前去参加,我想带着你跟灵音一起去。”

袁水问刚回到袁家门口,便收到陈晓差人送来的请柬,的确是跟贺成峰所说的一样,忙不迭地邀请表妹前往参加。

“我还是算了吧,这种派对最好是要男女一起参加的,你跟灵音一对去就挺好,多我一个人恐怕不合适。”

袁清波性子傲的很,但并不妨碍她喜欢热闹。

“这很容易啊,小李子不是在咱家么,你可以跟他一起啊。”

张灵音的一番话气的袁水问直跺脚,如果袁清波答应了李明烨,无异于封死了贺成峰的门路。

“是啊,我非常荣幸能与表妹一起参加别人的生日派对。”李明烨这情场老手,知道机会难得,连忙打蛇随棍上。

“那好吧,我也听说这位陈大记者在晚报上极力为风水玄学正名,就冲着她这一点,也得去给她捧场不是!”

李明烨听她答应下来,当即喜出望外,对着张灵音不停的使眼色,袁水问看得明白,因为李明烨的脸皮上,分明写着“感谢”两个字!显然是跟张灵音早有预谋。

“见钱眼开的家伙,也不知道小李子许诺了你什么好处,连好朋友都能出卖!”

袁水问在听到袁清波答应下来,知道贺成峰是没戏了,暗怪张灵音管闲事。

他到手的感谢费用又不想还回去,只得在电话当中,含含糊糊地说袁清波已经同意参加派对,到时候直接到现场,贺成峰有话可以当面跟她谈。

贺成峰当然是万分感谢。

“一五一十,十五二十,二十五三十!”

“你一个人鬼鬼祟祟的藏在角落里做什么!”袁水问看到张灵音一个人偷偷跑到阳台,正聚精会神的数着什么,当即跑过去对着她的耳朵喊了一嗓子!

“要死是吧!”张灵音一惊之下,发觉来人是袁水问,恼怒至极,抬腿便是一脚。

袁水问匆忙躲过,笑嘻嘻的说道:“我掐指一算,便知道你赚到钱了,还是从李明烨身上赚的,按照我们先前定下来的规矩,分我一半。”

袁水问痞里痞气的伸出手来等着接钱。

“这是我费劲脑力跟口舌,辛辛苦苦才赚的,凭什么给你。”张灵音不满的将钱揣到口袋里面。

“你还讲不讲道理……”袁水问又气又怒,对张灵音嘶喊道。

“女人只讲感情,根本就不会讲道理!”张灵音得意洋洋的哄着小曲,当着袁水问的面前,将从李明烨上的搜刮的五千块钱再次掏出来从容数完,收归囊中,得意洋洋的离开了。

“这是你逼我的!”袁水问发狠的看着她离去的背影,急忙从口袋里掏出来贺成峰塞给他一万块的感谢费用,非常细心的数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