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 铁口直断
作者:贼人字数:3244字

第八十六章 铁口直断

“陈晓,祝你生日快乐!”尹志鹏径直来到陈记者面前语气真诚地说道。

“志鹏,谢谢你的祝福!刚才走出去的那一伙人没有为难你吧!”

陈晓很明显指的就是朱部长的公子黄毛率领的一批人。

“就他们?胸无城府,只知道打打杀杀,喊喊口号的没脑子的人能对我产生威胁?真是笑话,你放心就是,今天我给你准备一份特殊的礼物,到你切蛋糕的时候拿出来,给你一个大大的惊喜!”

陈晓听完面色一红,说道:“你个书呆子能有什么值得惊喜的东西。”

“袁大师,见到你真高兴!”

袁水问与大多数人一样,存着看热闹的心思盯着尹志鹏跟陈晓的一举一动,发现他们不过是礼节上的友好寒暄,正失望的时候,没想到尹志鹏放下陈晓,来到自己旁边。

“尹记者好文采,在下拜读完您在娱乐报纸上对风水堪舆的口诛笔伐,实在是稽颡再拜,悚惧恐惶,差点就要放弃家族传承,正式告别风水玄学呢!”

尹志鹏极其罕见的变了变脸色。

“我比你痴长几岁,称呼你一声袁老弟希望你不要介意。我先前对风水认识不够全面,存在一叶障目,不见泰山偏见,发了几句牢骚,现在审视当初的所作所为,大感无地自容,愧对列祖列宗,本来打算亲自上门给袁大师赔罪,今天能遇到袁老弟,真是一种缘分,那就先给你赔罪,改天再亲自上门拜访袁洪涛前辈!”

袁水问没想到尹志鹏这么快就放弃了自己的信仰,不由得惊疑不定的看着他。

“算你迷途知返,不跟你一般见识。”袁清波正准备了一肚子的问题准备驳倒尹志鹏,没想到他主动前来认怂,也只得既往不咎了。

“看来尹兄与陈记者关系不浅呢!”袁水问大有深意的说。

“哈哈,不愧是风水相师,竟然被你看出来,没错,我跟陈晓在大学是同专业同学,而且还是很要好的朋友。毕业后能分到一个地方,我很高兴!”

“我看不只是同班同学这么简单,想必还有更深一层的关系吧!”袁水问从尹志鹏跟陈晓方才的见面时候的面部表情已经看出了端倪,主动询问尹志鹏,虽然他有所回避,但“入门休问荣枯事,观看容颜便得知”,在他的脸上已经写明了一切。

“此事我先卖个关子,稍后给你们一个惊喜。”尹志鹏自信满满的说道。

陈晓又接待了几个朋友,宾客基本到齐。

袁水问发现高朋满座,其中不凡一些有头有脸的企业家跟纨绔子弟,看来陈晓人缘不错,刚毕业能取到这样的成绩,以属难能可贵。

“感谢各位朋友来参加我的生日派对,大家来到这里就跟在家里一样,可以尽情的吃喝玩乐!”

陈晓这话说完,场下立即有人叫好。

“在家里被老爸老妈管得死死的,想出来放松一下,没想到还要求跟家里一样,看来我是来错地方了。”

众人循声看去,发现说话之人跟贺成峰的身份差不多,是卫生厅陆厅长家的公子陆羽,也是一个纨绔子弟,不由得爆发出来善意的哄笑。

陆羽见众人笑他,也跟着嘿嘿傻笑。

“在吃蛋糕之前,我想进行一个游戏,不知道大家感不感兴趣!”陈晓对插科打诨的陆羽不以为意,知道他是这个性格,言归正传道。

“陈大记者的游戏,想必一定别开生面,我们当然没有理由反对!”这次说话是一个胖乎乎的企业家,姓金,肥头大耳,地中海。

“金总倒是没有说错,这个游戏跟我先前一直倡导风水的科学性有关。”陈晓笑着说。

“风水的科学性有关!”不光大家开始窃窃私语,袁水问更是捕捉到了一丝不妙!下意识的将头往后缩。

“游戏的名字叫‘看相识人’!”

“什么是看相识人!”大家的胃口彻底的被陈晓吊了起来。

“就是现场抓出来一个人,让我们的风水大师看面相也好,生辰八字也好,占卜测卦也好,得出来这人的具体情况,不知各位认为这游戏如何?”

“好好!陈大记者果然有想法!”留着地中海发型的金总第一个跳出来支持。

“既然大家都没有意见,那我们便以热烈的掌声隆重的邀请风水相师袁水问先生上场!”

陈晓的话音一落,张灵音、袁清波等人下意识的让出一条道路,将袁水问晒在中间。

瞅好时机的记者朋友们急忙按下快门,强烈的闪光灯刺激的袁水问下意识的双腿打颤。

“没义气的东西,平时我对你们不薄,关键时刻也不过来搀扶我一把!”

袁水问充满怨念的扫了捂嘴偷笑的张灵音,大有深意的袁清波,以及满是羡慕的李明烨。

“袁大师,你先给我算算,我的家庭状况如何。”

地中海发型的金总是泉城本地的一个农民企业家,通俗点就是暴发户,陈晓曾经对他做过一次专访,之后这位企业家便对陈晓的美貌与智慧垂涎不已,这次她的生日派对,他是不请自来,所以一有能出风头的机会,他便第一个站出来。

“金总地阁方圆,腮骨有肉,再加上又是‘聪明绝顶’,晚年气运一定差不了!”

袁水问知道伸头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索性豁出去了。

“你们这些风水相师净是捡一些好听的说,没有什么营养价值,你要想让我信服,就说些难听,要不说下我的儿女状况也行。”

金总没有文化知识,暴发户出身,向来以大老粗自居,当然不相信风水占卜。

“金总的私生活有点问题,单独给你说说倒没什么,可大庭广众之下,抖搂出来你的隐私,可是一件很不好的事情。”

袁水问倒是不怕金总的咄咄相逼,毕竟他从夫妻宫跟子女宫的位置得出来不少信息,抖出去的话一定让他后悔做人!

“我身正不怕影子斜,有什么好怕的,你尽管说来听听。”

金总心中虽然有一丝迟疑,但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袁水问正要说话给他点教训,这时人群当中,传出来一个质疑的声音。

“金总好歹在泉城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物,知道你家底细的不在少数,你让风水师给你测算,有作弊的嫌疑,所以我们不服!”

这个唯恐天下不乱的正是先前出声调笑的那个纨绔公子陆羽,贺成峰跟他的关系还不错。

“那依你的意思该怎么办?”金总还真怕袁水问知道并抖出来他的隐私,在那青年岔开他话题的时候,略微松了口气。

“这样吧,参加我生日派对的,有我几个大学同学,还有从外地赶来的朋友,袁大师肯定不认识,不如让他们作为测算对象,大家意下如何!”

陈晓这话很公平,在场的众人都纷纷点头没有意见。

“这位是我的大学闺蜜,学习名列前茅,年年拿奖学金,还请袁大师指点一二。”

陈晓介绍一人完毕,笑盈盈的看着袁水问,眼中满是鼓励的语气,不由得让袁水问气恼不已。

她没有经过他的同意便告突然袭击,显然是存心让他不成功便成仁。

“这位姑娘身材高挑,容貌俊美,人见人爱。”

袁水问话头刚起,众人便发出哄笑之声。

“但是……“

他的长腔一起,大家便开始屏住呼吸了。

“她额头有一个美人尖,直冲天际,这说明她小时候非常聪明,而且经常受到人家的赞美;眼角又有乱纹伸向耳边,这说明早恋,十二三岁的时候开始交往男朋友;眼角有乱纹,又有一颗暗痣,这是有孩子夭折表现,因为位居夫妻宫跟子孙宫交叉处,说明这个夭折的孩子不是光明正大而来,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他年少的时候不但交往过男朋友,还打过胎!”

袁水问说到此处,原本神色平静,略有些不屑的女子身形晃动,差点就要站立不稳,众人虽然没有听到女子反驳,但根据她的反应,显然都猜到是被袁水问说对了,不禁开始对他神奇的相术感到骇然。

“……她虽有美人尖,但是却发脚参差,日月骨左低右高,说明与父无缘。又加上她右耳轮廓有一处下陷,这是小时候遭遇水险的征兆,年龄应当在五岁到七岁之间。综合这两点考虑,我断定她小的时候落入水中,父亲为了救她,丢掉生命。结合她的眉毛相异,左眉浅淡,说明她有一个弟弟,而且这个弟弟似乎也不令人省心……”

袁水问说到女子弟弟的时候,那姑娘掩面大哭,匆忙的跑下台去,显然主动承认了袁水问所说的全部正确!

陈晓也是一愣,她没想到一直落落大方,形影不离的好友兼闺蜜,年轻的时候竟然是个十足的小太妹!

由于袁水问的铁口直断,把人家女孩子搞哭以后,不论陈晓如何动员其他同学上台,都被委婉的拒绝了,毕竟谁也不想自己的隐私暴露在大庭广众之下。

“我怀疑你之前就认识那个女子,要不然也不能说的那么准确,我这个粗人还真就不信邪,有本事给我算一算。”

地中海金总看着心上人陈晓因为没人捧场而着急,为了俘获美人芳心,不得已准备以身试法了。

“金总无知者无畏,我对你很是佩服,在下就结合您的面相胡乱地说一下,如有不对的地方,还请随时更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