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 子孙持世
作者:贼人字数:3631字

第八十七章 子孙持世

“金总颧如朱色,眼似流星,再加上‘聪明绝顶’前程事业一帆风顺不足为奇。你眉角下垂,有压住奸门的趋势,奸门位置既不光滑,又有多道纹痕,法歌诀云:何知生女不生儿,眉间但看两头垂。我以我断定你没有儿子只有女儿。”

袁水问刚说到此处,金总心中一惊,不过还是强自争辩。

“我有一个女儿,报道我的时候,曾经提及过,你能知道,不足为奇。要是就这点本事,我看你还是下台算了。”

“错,你不止一个女儿,你有两个女儿。”袁水问语出惊人。

“你!”金总神色大变。

“你最好给我说清楚,要不然告你诽谤!”

“此事很明显,你右侧靠近泪堂一侧,有两道沟痕,一条长,一条短,长的预示着你有一个女儿,短的也是女儿,不过是私生女罢了。”

袁水问丝毫不顾及金总的面子,当即按照将自己观察出来的情况照实说了出来。

“你血口喷人!”金总恼怒异常说道。

“你眉角非但下垂,而且还力压奸门,这是‘兄弟夫妻两相害,枕边日日换新人’征兆,说明你会因为兄弟而导致家庭不和睦,放在过去封建年代,这是要休妻的征兆,但是新社会没有这一说,再加上枕边日日换新人,所以辩证来看,应该是你私生活不检点,有情人而且还不止一个!”

“胡说八道,胡说八道!”金总彻底的暴怒,冲上前来就要动手撕扯袁水问!

“金总稍安勿躁,陈记者提出来这个游戏,无非是活跃一下气氛,信则有,不责则无,犯不着动手。”

百无聊赖的贺成峰总算是带到一个机会表现自己,急忙上前将金总劝阻了。

一听他提起陈晓,金总立马堆满笑意,他的初衷,不就是为了博得陈晓的好感,以图能进一步发展么?

“你夫妻宫位置不光滑而且多纹痕,这是不利婚姻的征兆。多纹痕克妻,而不光滑则是有妻子受邪的征兆,何为妻子受邪,用现在的话说,那就是老婆有婚外情!”

“哪一个有婚外情?”

金总全身心思都放在陈晓身上,在袁水问说道老婆出轨时候,当即下意识的回应了一句。

他这话一落,自知失言,急忙掩口,但是却给众人造成了轩然大波。

“看来袁大师说的是真的!”

“这金总看起来人五人六,没想到背地里还养情人!”

“你这是造谣诬陷,我的律师很快会来,我会用法律手段维护我的权益!”

金总色厉内荏警告了一句,灰溜溜的返回到人群,一会便不见了踪影。

“这姓袁的年纪轻轻,只通过看相便分析的八九不离十,如果结合八字跟占卜,还不得成神了!”

参加陈晓生日派对的,大多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其中有眼光的人对袁水问今天的表现极为惊骇。

“你年纪轻轻,相法却是一点不低,能不能给我看看,要是看出点隐私什么的,可不要当众说出来。”

就在金总灰溜溜离开,众人以为游戏差不多该结束的时候,人群当中站出来一个中年的男子。

袁水问扫了他一眼,一股上位者的威势扑面而来,不由得心中一惊。

“这位先生骨肉匀称,器宇不凡,乃是位高权重的命格,难能可贵的是你耳垂很厚,福泽深厚象征,三国时候的刘备便是双耳垂肩的面相。你的山根与仓库相互照应,这是官荣身贵的象征,驿马归朝,升官上任的征兆。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您是最近才来泉城,而且准备走马上任,结合最近的政府的人事变动,有位姓秦的省长不日便到,那么您的身份便能呼之欲出……”

袁水问正要一口气说完,却被中年男子摆手制止了。

“我看就到这里吧,陈大记者,进行下一个环节。”

“感谢大家能来参加我的生日派对,预订的蛋糕已经到达,下一个环节就是吃蛋糕。”陈晓充满笑意的说道。

“我早就迫不及待了!”

一听到可以开吃,张灵音眼神顿时亮了。

“陈大记者许个愿吧!”跟陈晓亲近的一些同学同事鼓动道。

“我希望下一年工作顺利,天天开心,朋友们也吉祥如意!”陈晓一脸幸福的说道。

“就这么点?”同事们起哄起来。

“她呀,最大的心愿就是赶快将自己嫁出去!”陈晓的闺蜜明显从袁水问给她造成的短暂阴影当中走了出来。

“不说了,赶紧切蛋糕吧!”

在众人簇拥下,陈晓手握刀柄,准备将大大的蛋糕一分为二,可是到了中间位置的时候,刀锋被一个坚硬的东西阻挡住了。

“蛋糕当中怎么还有坚硬的东西?”陈晓疑惑之下,迫不及待将中间坚硬的东西用刀尖挑了出来。

“是一个小盒子啊,不知是谁将礼物藏在了里面,真的好有心喔!”陈晓朋友当中有人发出了羡慕的声音。

陈晓又是期待,又是疑惑的打开盒子,发现里面赫然陈列着一枚钻石戒指!

“陈晓,嫁给我吧!”

与此同时,人群中尹志鹏上前一步,单膝跪下,抓起她的手,深情款款的说道。

众人还以为陈晓会大发雷霆,毕竟他们两个公认的有“矛盾”,可她先是呆立半晌,随即脸上浮现出害羞的神情。

“这是怎么个情况?”贺成峰也被着突出起来的一幕惊呆了,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

“答应他,答应他。”伴随着陈晓一干同学起哄的声音,她竟然羞赧的点了点头!

“原来他们两个关系还真是非同一般,在报纸上打笔仗,无非是唱双簧罢了。”袁水问通过观察现场的情况,以及对中年男子身份的确认,终于意识到事情的真相。

陈晓跟尹志鹏早就是情侣,他们两个分派到泉城的报业单位以后,尹志鹏第一见事情便是拿朱部长父亲墓地的事情做文章。而陈晓则是在另一份报纸上与他打擂台,看似是风水争论,目的是为了将事情闹大。风水尚未摆脱迷信的枷锁,这样一来,呼声最高的朱部长必然受到影响。

贺部长本来就逊色朱部长半筹,朱部长都不能上位,他同样也机会不大,而陈、尹两人,通过造势,兵不血刃地做好营造出来对秦省长的有利氛围!

而现在省长一职上头已经任命,陈与尹完成了使命,当然不用在躲藏,而且之前尹志鹏能低声下气跟袁水问道歉,也说明了其中的问题。

“你们这对狗男女,竟然早就认识,拿我当猴耍!”

黄毛在人群中看到恩爱一幕,忍不住破口大骂。

他离开陈晓生日派对不假,可不久便被手下告知尹志鹏出现的消息,才急忙赶到现场,便看到袁水问将金总逼得落荒而逃,中年男子出现的场景。

袁水问对中年男子的断语,他是一字不漏听到耳中,已经猜出了中年男子便是即将上任的秦副省长。

而尹志鹏当众求婚陈晓,显然她们的恋人关系早就确立,报纸上论战,完全是针对他父亲设计的局,他意识到这些,又惊又气,忍不住骂起人来。

“朱公子这是怎么了,刚才还给人家一袋子钞票作为生日礼物,转眼便反目成仇,奇怪呀奇怪!”张灵音对他们的转变弄得有些迷糊。

贺成峰更是灵透之人,他先前还一直鼓动着陈晓将事态扩大,给朱部长制造困难,他没想到自己的父亲与朱部长是一荣俱已,一损俱损,不由得暗骂自己糊涂。

他平时跟朱部长家公子少不了摩擦,但这次都是受害者,自然而然的统一了战线。

“好汉不吃眼前亏,闹起来对谁都不好,斌哥咱们先出去再说。”

朱部长当年给儿子起名朱斌,就是希望他文武双全,只是可惜事与愿违,他更喜欢当一个小混混。

留着黄毛的朱斌骂完人之后,便被贺成峰应硬生生的拉走了。

在场的众人大多不明白其中猫腻,倒是被这对小夫妻因为各自坚持的信仰,不惜翻脸打擂台而叫好。

“多么正直的记者啊,媒体就是因为有了他们这样的人,才更加有希望。”

有位上了年纪的企业家感慨的说道。

※※※

“袁大师,我想请你帮个忙。”

派对结束,陈晓将袁水问拦了下来。

“陈大记者有事不妨直说,我人微言轻,不敢拒绝。”

袁水问一是因为的时候之前被他算计,现场看相得罪人;二是她跟姓尹的设局,拿风水说事,让他很是不喜,言语之间,也没有了先前的和悦。

“我知道自己做的有些过分,但毕竟没有坏心思,有冒犯袁大师的地方,还请恕罪。”

袁水问听她说的恳切,也没理由计较,只得无奈的笑了笑拉倒。

“你到底有什么事情。”

“我想请袁大师算一算我与他的姻缘。”

陈晓说到此处,深情款款地看了看远处正与大学同学们谈笑风生的尹志鹏。

“算姻缘的话用六爻最好,你将这三枚铜钱抛六次就可以了。”

因为陈晓出于工作需要,并不是从心底里相信风水,反正她不过是图个心里安慰,并无多少虔诚可言,袁水问就没有要求她正心诚意。

“竟然是子孙持世。”

袁水问分析完卦象,脸色有些难看。

“子孙持世有什么不好么。”陈晓漫不经心的追问道。

“好,非常好。”袁水问敷衍道。

“此卦象是世爻生应爻,世爻子孙申金生应爻妻财子水,世爻代表占卜之人,应爻代表追求之人,本来这是一个生扶的卦相,但是因为女占婚姻,子孙持世大为不吉,预示着女子单方面付出,恐难得到回报。”

袁清波在旁边也看到卦象,忍不住小声嘟囔起来。

“袁小姐的意思是说,我与志鹏的这段感情很难成功?”陈晓一脸征询的神色看着袁清波。

“哈哈哈,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我想问一下陈记者可相信风水玄学。”

陈晓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

“你既然将信将疑,不说也罢,毕竟事在人为。此卦象预示着你能找到如意郎君,不过过程波折,加油便是。”

袁水问说完,强行拉着表妹离开了。

“子孙持世,婚姻大忌,袁兄弟为何不告诉那位姑娘婚事难成,让他早做打算?”李明烨在泉城并无人脉基础,所以一直很沉默。

“她既然不完全相信,与其我们说出去多增烦恼与变数,倒不如顺其自然的好。”

袁不知不觉间受到二叔袁洪涛的感染,学会了故作高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