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 疑云在心
作者:贼人字数:3371字

第八十九章 疑云在心

“二叔,朱斌明显二十九岁流年有灾,而且三十岁更是有一大劫,为何你不想办法帮他破解呢。”袁水问跟着袁洪涛从后面离开“特色餐馆”,好奇地问道。

“朱斌这家伙一来不相信风水,二来他自己作恶多端,合该有此报应,我若是将泄漏太多天机,可是要承担相应的因果,他刘相政都不肯,没有足够的好处,你说二叔我能做么。”

袁水问听完袁洪涛的解释,恍然大悟,再次学到精髓,直叹姜还是老的辣。

“你们事情忙完了么?”

这时候,袁二婶的电话响了起来。

“差不多了,已经赶往回家的路上,不知夫人有何指教。”袁洪涛小心翼翼的赔笑道。

“我没事,就是有朋友拜访你,你既然快回来了,就让他等一下好了。”袁水问自己说完,没等袁洪涛询问来人是谁,便直接挂了电话。

“婶子的语气好像不太对,叔你是不是最近得罪他了。”袁水问笑嘻嘻地说道。

“没有啊,她的话我可是一直当圣旨来执行,可能是小李子的关系,我答应陪她回娘家一趟,因为还有贺部长的事情要处理,没有立刻执行,她有些不高兴,现在尘埃落定,是得陪她走一趟,顺带跟李厚照详细商谈一下该如何处理刘恒的事情。”

※※※

“袁大师,几年不见,没想到您还是风采依旧啊。”

袁水问回家之后,便看到客厅的沙发上坐着一大一小两个人,大的是田家旺,小的是他的儿子田进宝。

“这位是……”袁洪涛发觉眼前之人似曾相识,但却一时半会没有想起来。

“二叔,忘了跟您说,这位是北齐集团的田董事长,旁边的是他的儿子田进宝。”

袁水问略微有些汗颜,他可是见过两次田家旺,在宫家的时候,对方提起要来拜访袁洪涛的事情,不过他事情一忙,便将此事给忘了。

“我想起来,北齐集团的田董事长,记得前些年见面,你找我预测过失踪儿子的所在,卦象显示在你的老家,今天看来是找到孩子了,享受天伦之乐,可喜可贺。”

袁洪涛听袁水问提过田董事长儿子被拐进丐帮乞讨的事情,便对田家旺留了心,依稀记得当初他找自己测算的时候,给的报酬不少。

“这都是蒙袁大师指点,才能顺利的找到犬儿,这次到泉城,是专程来感谢您老人家的。”

田家旺说完,急忙从口袋当中掏出来一张支票,恭恭敬敬的举过头顶,递到袁洪涛的前面。

袁洪涛瞅了一眼二叔,发觉他露出贪婪的神色,当即上前一步接过来,低头一看,阿拉伯数字后面有五个零,已经不少了。

“入门休问荣枯事。田董事长准头低垂,正是事业不顺,财运受阻的征兆,恐怕不仅限于登门感谢吧。”

袁洪涛捕捉到对方脸上犹豫的神态,故作高深的试探道。

“不愧是大师,果然什么事情都瞒不过你。既然您已经看出来了,我也实话实说,其实这次过来,想请袁大师出面解决一下我名下一处楼盘的建设问题。”

“楼盘的建设问题?详细情况还请描述一下。”袁洪涛说话的功夫,已经冲好了茶水,送到田家旺的面前。

“是这样的,大约一年前的时候,我在徐州买下一块地,准备开发成商业楼盘,一直很顺利,可就在完工的这一两个月,频频发生事故,不是工人摔伤,就是机器损坏,时断时停的,一直不能动工,交钱的户主都开始跟我闹了。后来加强监管,非但不能解决,反倒是越演越烈;出现这种解释不了的情况,我觉得是风水作祟,想请袁大师出面,给予化解,报酬好说。”田家旺怀中恭敬的神色,一口气说出了大概情况。

“经过你的叙述,我可以断定是风水出了问题,可你既然搞地产开发,总不能没有御用风水师,他们是什么观点。”

袁洪涛品了口茶,不急不慢的说道。

“什么都瞒不过袁大师,有位姓郭的风水大师跟了我多年,我向来是征求他的意见,这次也不例外。一个月前出状况,他曾经出手给我调整过,正常了几天,可如今变本加厉,他已经没有办法了,若非如此,我也不会前来麻烦袁大师的。”田家旺实话实说道。

“看你诚心相请的分上,我不能拒人于千里之外,那就答应你的请求……”

他话语刚说到这,却看到袁二婶从卧室出来瞪了他一眼,知道她这是责怪自己,毕竟一旦答应不知田家旺处理楼盘的事情,便阻碍陪她回娘家的行程,当即急忙转口道:“答应是答应,不过我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处理,不如这样,先让我侄子水问去跟给你看一下,他如果解决不了,我再出面也不迟。”

“袁小师父……那也行吧,我的儿子就是袁小师父救出来的,我对袁小师父的玄学水平还是很认可的。”

田家旺表面上接受,说了些恭维袁水问的话,但是他人很容易就能听出来他言不由衷,明显对袁水问不是十分信任。

袁水问倒也不恼怒,他不信任自己,自己来落得个清闲,反正出问题的是对方。

“大哥哥,今天怎么没见到大姐姐啊。”

田进宝自从进屋以后,眼珠子就到处乱转,寻找张灵音的身影,显然对她要比袁水问亲密。

“灵音哪去了,平时有热闹的话,她可是第一个凑上前呢!”袁水问同样惊疑不定。

“灵音跟清波出去购物了,说是准备生活用品,毕竟也快开学了。”袁二婶冷不防的冒出来这么一句,解开了大家的疑惑。

“灵音真是贴心啊,知道我快开学了,竟然跟表妹一起出去给我买生活用品,有这样的女朋友,真是八辈子修来的福分。”

袁水问正在心里美着呢,这时房门响起,袁清波跟张灵音已经回来了。

“灵音,没累坏你吧!”袁水问急忙上前贴心的替她接过手里的东西,因为没预估好重量,一个趔趄差点摔倒。

“还真够沉的。”

袁水问嘟囔一声,赶紧打开包裹,定睛一看,顿时傻眼了。

里面有印着卡通图画的洗漱用品,五颜六色的枕巾被褥,甚至还有各种芭比娃娃,布熊宠物。

“你确定这是给我的!”

“看你美得不轻,谁说给你,这是给我自己准备的!”张灵音不耐烦地哼了一声。

“自己准备?”

袁水问听完张灵音的话,如丈二的和尚摸不到头脑。

“忘了跟你说了,人家灵音被齐鲁大学中医研究院录取了,开学便可以去报道,这么说来,还跟你是同级校友呢!”

袁水问给婶子的话彻底雷住了,不可思议道:“她连初中都没毕业,就能直接上大学!”

“人家灵音可是特招,院里的领导还巴不得她入学呢,哪像你,二叔我可是费了好大工夫才把你弄进去呢!”

袁洪涛这时也过来取笑大侄子。

“人比人,气死人啊。”袁水问无奈的在表妹的指挥下,将手里的东西搬到了她们的房间。

“大姐姐,我这次可是专门来找你玩的!”小宝看到张灵音回来来,当即雀跃起来。

“小宝真是越来越乖,都长成大孩子了。”张灵音笑嘻嘻地摸着他的头说道。

“这是我给你带的礼物,我自己画的,希望你喜欢。”小宝说完,笑着从背后抽出来一张画,张灵音则是当众打了开来。

“惟妙惟肖,细微传神。”她仔细看了看小宝给她的画作,忍不住拍手称奇。

田进宝画的正是当初端掉丐帮老巢,大家简单审问丐帮帮主乔峰的场景。

“没想到小宝还有绘画方面的天赋。”袁水问干完杂活,陪着张灵音一起欣赏起来小宝的画作。

“相当写实,每个人的面部虽然仅仅几笔勾勒,但却刻画的入门三分,李所长的义正词严,灵音的古灵精怪,小伙伴们的兴奋神情,以及水问的猥琐神态,活灵活现。”

袁洪涛的一番点评,当即惹恼了袁水问,就是张灵音也为他抱不平。

“水问这叫接地气,可不叫猥琐,要说猥琐,还得说是乔帮主,你看他跪下来卑躬屈膝,一脸奴相的样子,我看着就来气。”

“卑躬屈膝,一脸奴相!”袁水问乍听此言,大惊失色,急忙细细看了遍图像,闭目回想当时的场景,忽然有了一丝明悟。

“乔帮主不老实,他有事情瞒着我们没有交代。”

“没有交代什么,你指的哪方面?”张灵音对袁水问突如其来的一句话,感到莫名其妙。

“当时我与韩金铁比斗,已经两败俱伤,乔峰出来坐收渔利,我献上八卦图,韩金铁献上凝形煞气,师爷当时说过一句话,成形地煞气可以入药,医治乔峰损坏的关节,这让乔峰非常高兴。”

“是啊,当时我就在旁边藏着呢,这有什么问题么?”张灵音也在试图复原当时的场景。

“这句话没有问题,可是跟这幅图,以及乔峰在现场的表现,结合来看,就出现问题了。乔峰因为关节损坏的关系,走路不能弯曲,自始至终就跟僵尸一样,但是他在投降求饶的时候,却是毫无阻碍的跪了下去,你不觉得这里面有问题么。”

张灵音这才一下子明白了。

“走都不能走,更别说是跪,我就知道乔峰不老实,一定有重要的事情瞒着我们没说,你赶紧给李所长打电话,再次审问乔峰,要是不招供,就大刑伺候。”

张灵音的建议非常中肯,袁水问也来不及回避众人,直接拨通了李所长的电话。

“李所长怎么说!”

张灵音等到袁水问通完电话之后,神色极不正常,急忙的追问道。

“李所长说,乔峰自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