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章 用人勿疑
作者:贼人字数:3147字

第九十四章 用人勿疑

“我知道他是高人,过了这村就没这店,果断死皮赖脸的缠着拜师,他被我诚意打动,终于决定破例收我。我跟着老师前后不到十年时间,便被赶出来实习,才学到他老人家不到三成的水准,着实可惜。”

魏索本就是聪明绝顶之人,对于学医又肯下苦功,跟随老爷子期间,未尝一日有所怠慢,终有收获,但他自认比起老爷子的博大精深来,还差得远呢。

“有这等高人相助,我父亲想必会转危为安吧!还请魏老同学告知你师父的住处,我立即登门相请。”欧阳院长就是因为不完全相信魏索,这才执意用西医的手术方法给父亲治病,结果让事情变得更糟,这让她不敢再夜郎自大。

“我师父他老人家各地云游,十大洞天福地轮流居住,就是我也不知道他在什么地方。好在他的孙女已经得到老爷子的七八分传承,最近又在泉城,我回去之后,求那位小姑奶奶,或许能治疗伯父的病情。”

欧阳院长发现又有转机,当即站起来给魏索道谢。

可随着她的起身,手肘将旁边的挎包一下子打掉,露出来从张灵音身上缴获的几根银针。

“你这几枚银针是哪里来的?”魏索看到之后大吃一惊,急忙询问道。

“这是方才从一个小姑娘那里缴获的,她擅自给病人针灸,已经被医院保安扣下了,我准备拿去化验一下,上面是否有毒性……”

“你这不是胡闹么!”魏索又急又气,他可是领教过张灵音鲁莽的性格,急忙道:“你的父亲的病,还指望着那位姑娘呢!你要是把她得罪了,可别说我这老同学不帮你!”

魏索这话说完,欧阳院长当即就愣住了。

“老魏你的意思是,那位小姑娘就是你师父的孙女,你的小姑奶奶!”

“错不了,除了她没人敢随心所欲的乱来。”

听了魏索肯定的话,欧阳院长不敢耽搁,急忙赶往会议室,准备当面向张灵音道歉。

※※※

“连点吃的都没有,你说要等到什么时候。”张灵音是坐不住的性子,在屋子里边转悠边抱怨。

“你是好心好意帮忙,她们不会调查不出来,很快就会把我们放出去的,再说我们是田董事长请来的朋友,他也不会坐视不理是吧。”

唐敏听了袁水问的话,微笑着点了点头表示同意。

“何护士长,我要给你隆重对不起,方才真不是我故意的……”

袁水问正要跟唐敏深入交流一下感情,却冷不防发现玻璃外面的何晴,急忙出口道歉。

何晴极为尴尬,也不好继续趴在门口偷偷观察几人,大方的站了出来,脸色还是有些微红。

“我知道你是无心之举,我打你一巴掌,也不过是条件反应,希望你不要计较才好,我过来想确认一件事情,那名老者不知道这位姑娘如何让他好转的……”

何晴被袁水问占了便宜,心中恼火,自然准备在老者身上做文章,可是她亲自组织专家对老头子进行简单的会诊,非但没有发现异常,而且得出来一个相当惊人的结论,老头子的身体除了有些虚弱,固有的顽疾竟然消失,完全康复过来。

要知道老者送来的时候,处于昏迷当中,而且因为经常抽烟的缘故,心肺不好,医生已经勒令留院观察了。

“这有什么好奇怪的,不就是一个痰塞在心口么,只要吐出来,没有什么大问题。”张灵音一副看白痴的样子跟她说道。

“痰堵塞在胸口?”何晴下意识的而摸了摸自己的额头,的确还有余热。

“何护士长,这下你该相信我们是无辜的吧,赶快将我们放了,还等着回家吃晚饭呢。”袁水问当然不想待在医院,急忙催促道。

“这件事情我需要跟院领导反应,只要欧阳院长点头,你们便可以离开了,另外能不能给我个联系方式,我去问明白之后,好及时打电话通知你们。”

“当然没问题!”袁水问受宠若惊,急忙将自己的电话号码告诉了她。

“说,你小子给她留电话,是不是存有不良的企图?”张灵音凶神恶煞的拎着袁水问的耳朵,厉声质问道。

“天地良心。”袁水问撞天屈道:“有你整天在我身边陪着,我又岂会对这些庸脂俗粉产生兴趣。”

“这还差不多。”

张灵音低估完毕,过不多时,房门响动,欧阳院长走了进来。

“欧阳院长,事情是不是已经调查清楚,我们可以离开了。”唐敏站起身来,语气平淡的说道。

“这是当然,我已经调查清楚,你非但没有做错,这位姑娘更是救了那位老爷子。”欧阳院长还是从业以来,第一次承认如此的低声下气地承认错误。

“我就说么,既然没事,我要回家了。”张灵音拍拍手,一脸不高兴往门外走去。

“张姑娘请留步,鉴于你的医术那么高明,我想聘请你为我们医院的客座专家,不知你意下如何。”

“客座专家?”张灵音狐疑的说道:“每个月多少工资?”

欧阳院长明显一愣,急忙道:“跟泉城中医院魏索魏专家一个待遇,你看如何。”

“你说小魏啊,他的工资可不多,但聊胜于无,我答应你就是,不过丑话说在前头,我因为要走遍大江南北,励志救死扶伤,可没多少时间留在你们医院。”

“没关系,只要张姑娘能抽时间能莅临指导一下,我便感激不尽了。”欧阳院长说着违心的话。

“灵音成了你们客座专家,那就是自己人,是不是我们可以离开了。”袁水问笑嘻嘻地说道。他还真替张灵音高兴。

“当然,当然。”欧阳院长忙不迭地答道:“不过眼下有一个病人,想请张姑娘出手救治……”

“好的,带我去看看。”张灵音满不在乎的说道。

欧阳院长心中大喜,将袁、张二人以及唐敏领到一号特护病房。

“这人头脑当中的经络一团乱,我爷爷告诉我过这种脉象,是西医手术造成的创伤。”张灵音号脉完毕,说出来自己的结论。

“是的,西医治标,中医治本,还请张姑娘出手根治。”欧阳院长脸带微笑,内心却是焦躁不安。

“这人病况很严重,我没有十足把握,无能为力。”张灵音摇了摇头,对欧阳院长实话实说道。

“无能为力!”欧阳院长神情一变,脸色顿时耷拉下来。

“那个欧阳院长,你说的客座专家,是不是得有聘书什么的,什么时候能给我们。”

袁水问知道客座专家对张灵音有很大的吸引力,毕竟能拿出来显摆,能极大地满足虚荣心,特意替她询问道。

“此事我还需要跟院里的其他领导商量,他们若是没有异议,我会将聘书送到张姑娘手上的。”欧阳院长语气冷淡的说道。

袁水问岂能看不出来状况,欧阳院长聘请张灵音,就是冲着给眼前这位病人治病,可张灵音说没办法,她便当即翻脸了。

“要是院里的领导不同意,岂不是灵音成为客座专家的事情就泡汤了。”

“也不能这么说,我会极力劝说他们同意的,毕竟张姑娘的有很高的医学水平,特事特办。”欧阳院长依旧是语气冰冷。

“原来是这样啊。”张灵音叹了口气,略带失望的说道。

※※※

“你父亲的病是不是没问题了?”

魏索在欧阳院长的办公室里面等得很心焦,他没有主动出面,就是想让欧阳院长主动“发现”张灵音的医术神奇,然后聘请她为客座教授;张灵音得到好处,必然会感谢欧阳院长,那么给她的父亲治病的事情,便水到渠成。

“唉,没办法,他们已经回去了。”欧阳院长阴沉着脸说。

“没办法?怎么可能!小姑奶奶要是没办法,谁还有办法!你赶紧跟描述一下现场的情况。”魏索语气急切道。

“她说我爸爸的病很严重,没有十足把握,他没有办法治疗。”欧阳院长仔细回忆起来张灵音的话,语气有些不确定道。

“你呀!要我说你什么好,我既然推荐小姑奶奶,便是有的放矢。你要知道,张家身为第一中医世家,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没有十分把握,是不可以给病人治病的,你父亲病情严重,已经到了回天乏力的地步,即便是张家的人,也不太可能有十足的把握,她当然会说没法治疗。”

听完魏索的话,欧阳院长大惊失色,骇然道:“你的意思是她说没办法,不过是没有十成把握而说的谦逊之词!”

魏索点了点头,叹息道:“我看你进门的脸色,十分不好,想必是聘请小姑奶奶的事情泡汤了,十有八九她会不高兴。你不相信我的医术,擅自给病人动手术,又不相信我的推荐,把人家给得罪了。疑人勿用,用人勿疑,我留在这里也没什么用,正巧泉城还有些事情,一会便要赶回去,过些天再来看伯父。”

“老魏你不能走啊,我父亲还指着你治疗呢。”

欧阳院长望着魏索背影消失在楼道的尽头,整个人显得非常的无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