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 人多势众
作者:贼人字数:3197字

第九十六章 人多势众

眼看着窦家出殡的人离开,中年男子得到袁水问的指点,赶回家去准备跟妻子商议离婚,袁水问的心中升起来难以掌控的无力感。

“你方才不是说此地隐隐露出来煞气,现在人都离开,是不是可以行动了。”

终于有了一点眉目,不用再到处乱跑,张灵音略微松了口气。

“我们不能将正事给忘了。”

袁水问站在窦家墓室靠山部位,运转目力,再次察觉到那一丝丝的煞气,从龙脉行止处升起。

“我已经知晓了。”袁水问胸有成竹地说道:“此处是窦家的家族坟地,共用一条祖龙脉,大干龙处有人设下风水煞阵,支龙这边受到影响,这才有一股煞气透出来,只要顺藤摸瓜,便能找出来,而且也只有那诸天绝杀大阵当中的娄金煞阵才有此威力。”

“精彩,精彩,我如此遮掩屏蔽天机,没想到还是被你们袁家之人看出来。”

袁水问刚刚说出来自己的分析,便听到边缘处有人鼓掌,凝神看去,不是刘相政又是谁。

“刘前辈的功力看起来又有精进,实在是可喜可贺,若非此处无意之中有人下葬,泄露出来地气,恐怕我到了现场都很难发现。”

袁水问实话实说,同时也对刘相政修为提高露出来忌惮的神色。

“我已经卡在化气阶段许多年,最近几天才有所松动,隐隐能将精气神凝结出来内丹,这都是拜你跟姓吴的所赐,若非你们一直跟我作对,我便不会有如此大的压力,瓶颈没有有那么容易松动。”

“凝结内丹,凝结内丹……”袁水问喃喃自语,吃惊神色丝毫掩饰不住。

“水问,什么是内丹,我怎么没有听爷爷说起过。”张灵音没有这个概念,倒是没有丝毫表情波动。

“修炼一途,据我所知一共分为三大境界,分别是炼精化气,炼气化丹,炼丹化神。化丹又叫结丹,俗称这个境界为金丹大道,寻常修炼者,只有到了这个境界,能用法术,才能算是修道有成,成为人们口中的陆地神仙。”

“那你现在在什么境界?”张灵音好奇的问道。

袁水问闻听此言,苦笑着说道:“我不过炼精化气小成,李明烨跟谢恩升都是化气大成,二叔跟你遇到的那位无名师爷都已经圆满,至于我爷爷早就成就金丹大道,只不过从来没有见他显露过。”

袁水问毫不犹豫的回答张灵音的话,同时将声音提高,让刘相政一字不落的听去,好让他有所顾忌。

“好小子,拿你家老一辈来压我,难道我就怕了么?”

刘相政冷笑一声,随手一抬,毫无征兆的打出去一张符箓,直奔袁水问而去。

“举手投足,浑然天成,竟然有结丹的水准。”

袁水问见他果断出手,心中骇然,拉住张灵音的后退的同时,不忘打出符箓抵挡。

他的离火符跟刘相政离火符在空中一碰,便化为齑粉,而对方的符箓虽然阻拦,但仍有余力,噗地一声,打在坟茔之上,尘土飞扬,化作热浪四散开来。

“好小子,我修为提高,你也没有原地踏步,假以时日,必然会超越我等,不过我不会给你留机会,明年的今天便是你的祭日。”

刘向征脸上露出来阴狠的表情,他这次没有再用符箓,而是拿出来无名师爷还给他符箓加成的法宝,直接祭了出去。

“不好,灵音快退,我拖住他一段时间。”

袁水问将张灵音推后的同时,一个巴掌大的八卦阵图当即显露在胸前,乾坤震兑坎离巽艮各司方位,散发出来柔和的亮光,在昏暗的夜晚,显得格外耀眼夺目。

“小辈受死!”

刘相政大喝完毕,天蚕丝祭炼的法宝也打了过去。

袁水问将体内真气尽数凝聚于八卦阵图当中,甫一接触,尽管堪堪抵挡下来,但仍旧是被胸前一股无与伦比的巨力打入地表一尺之厚,口吐鲜血。

“你没事吧!”张灵音满是担心的上前查看他的伤势。

袁水问挣扎的站起来,但却脚下一滑,踉踉跄跄,单腿踏入地下大坑当中,这大坑正是窦家刚刚入葬的坟墓被刘相政的符箓轰开以后所显露出来的墓洞。

“我……没事,这次我们算是死得同穴了。”

“哈哈哈,好一个死得同穴,我今天便成全你们。”刘相政脸上狠辣之色尽显,再次祭出去符箓,眼看就要发动。

“我就知道你们没安好心,果然在盗窃我父亲的坟墓。”

这个尖锐的声音响了起来,在静谧的夜空虽然刺耳,但对袁水问来说,不啻于天籁之音。

窦英杰手持一条钢管,一脸的恼怒地盯着趴在地上“试图”盗墓的袁水问跟手持符箓愣在当场的刘相政,而他的后面则是跟着一群小青年,足足有十七八个,而且每个人的手中,都携带者钢管木棒之类的武器。

“小英雄,你误会了,我是在阻止那人行凶的,真正想盗墓的是他。”袁水问指着刘相政,一脸无辜的说道。

刘相政为的是煞气,必须开棺从棺椁当中获得,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干的还真是盗墓的勾当。

“你们带个狼狈为奸,没有一个好东西,兄弟们一起上,不要手下留情,打残打死都算是我的。”

窦英杰一声令下,他所带来的小弟,果然一个个奋勇上前,而且每个人的眼神当中,都透漏着兴奋的光芒。

“无知小辈,在老夫面前也不知道收敛。”

刘相政见过无数的大风大浪,这等小孩子玩意还不入他的法眼,没看到他如何的抬手,就是两道笔直攻击气流直奔人群而去。

袁水问惊怒交集,唯恐这帮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们有所伤害,急忙提醒道:“这是泰山压顶符箓,有千斤之力,一旦被打中,非死即伤,可要小心!”

这帮小孩子们倒也不是傻瓜,袁水问的话他们相信与否还在其次,但是看到有东西朝自己打来,当然下意识低头,果然间不容发地躲了过去。

“惊扰我父亲的安息,我要你付出代价!”窦英杰眨眼的功夫已经到了刘相政的面前,举起手中的钢管,对准他的脑袋打去。

刘相政没想到他出手那么快,虽惊不乱,翻手又是一面小旗,往上一掷,将窦英杰即将打到他脑袋上的钢管打落在地。

“竟敢对我大哥动手!我看你是找死!”

这时避过符箓的几名青年也冲到前面,举起手中的棍棒,齐刷刷的对着刘相政打去。

双拳难敌四手,好汉也怕人多。

刘相政急切之间,匆忙布下阵法,企图阻挡一下,可因为对方人太多,全部乱打一通,他稍不小心,手臂手腕之处,接连中招。

“这家伙会妖法,大家合力擒住他,逼问出来他到底用的是何种妖法。”

窦英杰也不是傻瓜,这次交手几回合,就对刘相政的手段叹为观止,坚定了要抓住他,逼问法术的决心。

“不好,灵音,刘相政抵不过的话恐怕要逃跑,我们两个也不能留在这里坐以待毙。”袁水问听到窦英杰发话,知道若是刘相政一旦跑了,这群小青年分非得拿自己出气不可。

“他们有十多个人,个个年轻气盛,你又受了伤,我们两个恐怕跑不过他们。”张灵音看着现场混乱的场景,脸现担忧的神色说道。

“不妨,我有神行符,给你两张赶紧贴在腿干之上。”

袁水问掏出来神行符,递给张灵音的功夫,刘相政仓促之间的阵法布置完毕,已经试图反击了。

“大哥,我怎么觉得周围雾蒙蒙的,天色本来就黑,这下伸手更是看不到五指了。”窦英杰带过来的十几号小弟当中有人惊扰的说道。

“这是妖道在用法术,大家镇定下来,手牵手一字展开,几十米长,我就不信他布置的阵法能有这么大的范围。”

刘相政正要在阵法外面收拾几个打中他的人,一听到对方竟然能想出来如此古怪的破阵方法。既然困不住他们,也不能留在此地,随手将神行符贴在腿上,准备溜走。

“哈哈,我看到他了,要往哪里跑。”

刘相政刚一转身,窦英杰一伙人已将阵法破掉,其中一人看到他转过身去,认为时机难得,举着棒棍打了过去。

“老虎不发威,你当我是病猫!”

刘相政脸现狠辣之色,猛然向后打出的一张离火符,夹杂着骇人地声势,滚滚而去。

“我还就不相信一张纸片能有多大的威力。”这帮人群当中有不信邪的,上前一步挺起胸膛就要迎接这张离火符。

“无知者无畏啊。”袁水问腿上都贴好符箓,只等着随时闪人,但是看到刘相政临走的时候行凶,他便不淡定了。

好说歹说,也是窦英杰领着他的这一群小弟解救了自己的燃眉之急,做人不能没有良心。

他不能袖手旁观,让那人自己面前化为灰烬,当即祭出一张癸水符,将刘相政的离火符半途拦了下来。

“我看也不过是稀松……”

上前一步的青年正要说些不屑地大话,两张符箓爆发出来的气流猛然将他掀翻在地,连滚七八个跟头,一下子栽到一个大坑当中。

而这正是刘相政先前打出去的两道泰山压顶符箓所轰出来的大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