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 美女相邀
作者:贼人字数:3376字

第九十九章 美女相邀

“收徒?这恐怕不合规矩,要知道风水玄学这一行的师徒传承,是要讲求缘法的。”袁水问故作沉吟道。

“不合规矩。”窦英杰嘀咕一声,猛然领悟过来,喜道:“规矩我懂,缘法我也有!”

说罢,他从口袋当中掏出来一叠钞票,就要硬塞到袁水问的手中。

“你这是侮辱我。”袁水问看都不看,伸手将他的钞票挡了回去。

窦英杰听完袁水问拒绝的话,非但没有担心,反而高兴起来,又从另一个口袋掏出来一叠,两叠加起来,足足有一个小指关节的厚度,再次递了过去。

“你这是藐视我。”袁水问略微抬了下眼皮,仍旧不满意的说道。

“弟子没想到会在医院遇到您老人家,出门没有带足,您看着个数怎么样。”窦英杰上前一步,紧握住袁水问的手,在他的指关节处拿捏起来。

“这小子还会‘袖里乾坤’,倒是真不简单。”袁水问表面上不为所动,但是内心对他升起来欣赏之意。

“袖里乾坤”是一种谈判的手段,在旧社会,古董行也好,牛骡市场也罢,双方交易的时候,为了防止第三者在场搅和生意,他们会用袖子遮住双手,在对方的手指上拿捏,互相讨价还价,不论成功与否,商讨后的价格,只有这两个人知道,不容易暴露底价。

新社会已经不流行这一套,能用这种方法的,大多是上了岁数的老年人。窦英杰小小年纪,竟然也深谙此中诀窍,袁水问从而断定出来他是一个有心之人。

“不成敬意,聊表寸心,算是弟子的拜师费。”窦英杰的脸上,挂着跟他年龄不相称的谄媚之色。

“孺子可教也,我对你很满意,传授你道法也不是不可以,首先你要将你手中的帮派解散,要知道修习法术之人,从来没有是混黑社会的。”

“这……”窦英杰犹豫起来,他之所以央求袁水问教他法术,还不是为了能增强帮派当中的实力,若是遣散帮派,无疑跟他的初衷背道而驰。

“看来这件事情不容易下定决心,我看这样吧,你回去以后好好想想再做决定。”

袁水问看到张灵音那边已经号脉完毕,开始后续动作,当即停止跟窦英杰的对话,到病房里看看有没有需要帮忙的。

“张姑娘,这样就没事了?”欧阳院长看到张灵音忙的满头大汗,心里比她本人还要着急,毕竟若是能成功的将床上的病人治好,他便可以放心的将自己的父亲交给她了。

“病人的身体没有大碍,就是神魂受到损伤,我已经修复完毕,只要休息几天就可以康复了。”

张灵音说话的功夫,泪水涔涔而下,袁水问则是贴心的帮忙擦拭起来。

“神魂受损?这是什么鬼理论……”

欧阳院长想从张灵音这里学到一招半式,聚精会神的看着她的动作,连眼睛都不敢随便眨一下,没想到她施术完毕,竟然说出来一个玄之又玄的东西。

“人有三魂七魄,主宰命脉,一旦受损,必然会引发相关后遗症,非常重要,鉴于你不懂中医跟修行,懒得跟你解释。”

欧阳院长从来都是让人仰慕的存在,何曾受过这等冷嘲热讽,要不是因为自己的父亲还指望着张灵音治疗,早就跟她翻脸了。

“大姐姐,我爸爸的病是不是已经好了。”窦英才凑到张灵音的身边,有些着急的询问道。

“当然,还没有我治不好的病呢,不信的话你到床边喊声看看。”

窦英杰在她的提示下,将信将疑的走到床边,贴在父亲的耳边轻声喊了下 ,果然床上的病人应声动了动嘴唇。

“奇迹,奇迹啊。”不光是欧阳院长心中难以置信,就是站在门口抱着怀疑态度的相关领导,都是惊骇不已。

“还有没有人要救治,趁着本姑娘今天状态不错。”张灵音初试身手,感受到病人家属传递给她的感激之情,原本一颗十分低调的心开始膨胀起来。

“当然有,还请张姑娘你跟我来。”

欧阳院长激动不已,感觉自己的父亲有救了,再次将张灵音领到了特护病房当中。

“咦,这不是魏专家么?什么风把你吹来了。”

袁水问跟随欧阳院长走进特护病房,还没来得及寻找病人在哪,就被眼前身材高大的魏索给惊住了。

“小姑奶奶你来了,袁小师父也在呢。”魏索腆着脸皮打招呼道。

“我说为什么欧阳院长嚷嚷着要请灵音当什么客座专家,原来就是你在后面唆使。”

袁水问这次算是明白为何欧阳院长有那么大的魄力,敢于力排众议,将一没名分,二没地位的张灵音委以重任,原来其中有魏索的因素掺杂。

“话可不能这么说,小姑奶奶的水平,走到哪里都是一等一的存在,我是恰巧路过,顺带过来看看的,这件事情可跟我没多大关系。”

魏索因为欧阳的不信任,气恼之下准备回泉城,但是禁不住欧阳院长的追上去苦苦相求,并提起当年的情谊,如何挤出来余粮给他贴补伙食,再加上他也想观看张灵音治病的手法,希望从中有所领悟,这才答应回来。

“怎么是这个病人,我不是说没办法么。”张灵音懒得理会魏索,径直走到床前,看了一眼病人,发现是昨天自己不想治疗的那人,脸现不悦神色。

“张姑娘听我解释,眼下只有你能就这位病人了,请你无论如何也要一试。”欧阳院长想起父亲当年的疼爱,内心满是孺慕之情。

“小姑奶奶尽管大胆放心的施为,小的会助你一臂之力的。”魏索拍着胸脯,殷切的说道。

“那好吧,本来只有九成把握,有了小魏的帮忙,现在已经是九五成了,可以一试。”

魏索点头哈腰的称谢,内心却是郁闷不已,没想到一向自命不凡的自己,竟然在张灵音的眼中,只是那可有可无的零点五。

这可是个大病号,自打我从医以来,从来没有遇到过,时间会长一些,除了小魏留下来帮我,你们都出去吧,不要在这里影响我的发挥。”

既然张灵音下了逐客令,欧阳院长尽管对于不能亲眼观看她的治疗手法而非常失望,但是一想到她先前的云山雾罩的神魂理论,自己看了也不一定能搞懂,失望的心情有所缓解。

袁水问一听他不用自己伺候,如蒙大赦,屁颠屁颠的第一个跑到了房间外面。

“小魏,你把刀子递给我,顺带用力按住他的手脚四肢,以防他乱动,我要开始动手了……”

张灵音的话随着房门的关闭而截断,因为歧义不小,大家的心中同时升起来一层雾霾。

……

“袁先生,冒昧的问一下,您是不是一位风水师?”

袁水问走出病房,刚刚伸完懒腰,呼吸了一口新鲜空气,发现何晴护士靠了过来,面带娇羞的神色。

要知道她可是一向挂着冷冰冰的拒人于千里之外的表情。

“我是一位风水师,请问何医生您有何指教。”袁水问也是身经百战,自然不会被何护士的反常惊退。

“也没有什么了,就是最近一直觉得不顺,想请你给我看看风水。”

“看风水?好的,正是我的强项,不知你想看阴宅还是阳宅。”袁水问顺着她的话追问下去。

“我父母身体硬朗,阴宅还是算了;我想看一下阳宅,就是我现在住的房间。”

“绝对没有问题,而且冲着我们两个的关系,保证给你最优惠的价格。”袁水问笑着说道。

“只要能让我改运,多少钱我都愿意出。”何晴低声说完,脸上奇迹般的再次生出来潮红之色。

“具体什么时候,你订个时间,不过我最近要离开徐州,最好趁早。”袁水问实话实说道。

“你看现在行么?”何晴用期盼的眼光看着他道。

“现在……”

袁水问惊疑不定,转念一想张灵音治疗得需要不短的时间,若是跟何晴去他卧室,没准还能发展出来超友谊,当即忙不迭地点头答应。

“我就住在医院的附近,也就是十分钟的路程,不会耽误你太多的时间。”

何晴见袁水问答应下来,松了一口气,同时欲盖弥彰的给他解释起来。

“欧阳院长,我出去有一点事情,灵音若是出来,你跟她说一声,在这里等一下,如果等不及先回去也行。”

袁水问临走之前,还不忘了给欧阳院长嘱托,而欧阳院长则是冷冰冰地应了一声,心神全部灌注在墙内的另一面。

“何医生,您是一个人住?”袁水问还是第一次陪同陌生女人同行,心中紧张,没话找话道。

“不是,我是跟人合租的房屋。”

“合租啊”袁水问满怀失望的松了一口气。

“房子比较旧了,袁先生小心脚下,我住在第三层。”说话的功夫,何晴已经打开了房门,顿时一股脂粉气息扑面而来。

“平时很少有客人来,所以有一些乱,希望袁先生不要介意才是。”何晴急忙将仍的满地都是的丝袜、亵衣等收集起来。

“已经很不错了,要知道我的房间比你这还要过分呢。”袁水问皱着眉头,言不由衷道。

“袁先生现在沙发上坐一下,随便吃点水果,我先去洗个澡……”

“洗澡!不是要看风水么?”

袁水问听了何晴的话,眼珠子都瞪了起来,他可没料到对方有如此特殊的癖好,陌生男人在场的情况下还有心思洗澡!

何晴在袁水问的惊疑的声调当中,不由得脸色更加红了。

“因为我在医院工作,经常接触病毒细菌,以及一些不好的东西,回到家里之后,第一件事情就是要清洗一下身体,已经养成了习惯,一时半会改不过来,还请袁先生担待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