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三鼎大师要拜师
作者:撑的字数:2179字

第15章 三鼎大师要拜师

“可惜了那些上等的灵药了。”姜启淡淡道。

“混蛋,到底是谁,竟然敢跟老子妄谈丹道,整个离国论炼丹,老子称第二,谁敢称第一?!”

随着炼丹房的房门被一脚踹开,一个浑身黢黑,头发有些发白的清瘦老者,冲了出来,不断撸动着袖子,一副要找人干架的样子。

毫无疑问,这就是传说中的三鼎大师了,简直没有丝毫气度和形象可言。

“血玉珊瑚,千丈藤,百年地乳,地心鸡血石,好东西啊,天地精华凝结的精粹,却以炼丹师真气强行熔炼,简直就是败笔!”

眼看对方就要杀来,姜启不快不慢的说道。

“嗯?你怎么知道这些?”

三鼎大师刚推开姜启的房门,不由脚步一顿,瞪大了眼睛问道。

“闻出来的!”姜启忍不住白眼一翻。

“听你小子的口气,你是知道正确的炼丹方法了?”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

不过几句话,三鼎大师就被挤兑得脸色涨红,这辈子好像还没几个人,敢用这种口气跟他说话,无声间,一股无形的压力向前奔涌而去。

这是命海境强者的气势,即便是宗师境高手,也难以抵挡!

可姜启却对此毫无感觉,眼睛内的眼白愈发的多了。开玩笑,这种气势其实是境界上的压迫,他怎么可能会怕?

这个三鼎大师,距离命海境巅峰,还差着十万八千里呢。

“你,一个小小凡境的小子,竟然……”三鼎大师震撼了。

“我说老头,这种程度的气势压迫,我实在是见得太多了,就不要白费力气了,有这时间不如找个地方把身上洗洗,跟个烤糊了的地瓜似的。”

姜启直接打断,没有半分的尊敬。

“好小子,挺狂啊!老子这张丹方乃是从一个古遗迹中所得的残方,我相信你是绝对不可能拥有的,老夫已经推算了两年,经过无数次试验也没能将其补全,如果你能推算出其中残缺部分,老夫甘愿以师礼待你!”

三鼎大师突然发现,眼前之人竟然给他一种深不可测的感觉,不过内心依旧十分的不信邪,于是瞪着眼睛道。

“这个,不好吧,毕竟我风华正茂,现今才十六岁,怎敢……”姜启忍不住嘴角抽搐,怎么也没想到这个三鼎大师,竟然连一丁点的强者风范都没有。

搞不好今天还要收个徒弟?

“废话少说,若是你补不全,老子扒了你的皮!”三鼎大师怒吼着。

“那好吧,根据你所使用的灵药来看,其中似乎蕴含着一种自然之理,强行熔炼药力,完全违背了丹理,根本不可能成功,再加上你现在内心如此浮躁,修炼都可能会走火入魔,更何况炼丹?”

姜启冷哼道。

“似乎有那么一丝丝道理,小子,你直接说该怎么做?”三鼎大师声音小了许多。

“熔炼药力的时候,不妨再加入一朵百灵花。”

“哈哈,小子,百灵花是最常见不过的低等灵药了,即便是有熔炼药性的作用,难道还熔炼理归元破障丹如此庞大的药力?简直是可笑至极!”

三鼎大师闻言,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正所谓道法自然,万物相生相克之理,岂是简单以药力强大与否来判断的?果然是无知者无畏!”姜启不屑一笑。

“好,你小子等着!”

话毕,三鼎大师风一般回到了炼丹房,关上了门。

掌柜早已经看得冷汗涔涔,没想到这个青元山弟子竟然如此大胆,若是三鼎大师再次炼丹失败,他也免不得要被牵连,毕竟姜启是他带进来的。

再抬头看向姜启,一脸的风轻云淡,他这才稍微安心。

姜启对他招了招手,他连忙走过去,只听姜启问道:“掌柜的,你们这里可有上好的修复经脉的丹药?”

现在姜寒还在国都躲着呢,这样一个忠心的属下,他可不能忘了。

“巧了,我们这里刚好有一株五百年份的伏龙芝,乃是最为上等的天材地宝,对修复经脉损伤有奇效,就是价格嘛,可能有点贵,需要十万块精石!”掌柜搓了搓手。

“只要年份够,灵药没有损伤,那就没问题,你先帮我包好,我走的时候付账。”

姜启点了点头,伏龙芝的确是好东西,足以修复姜寒被废的经脉。

……

“秋兰郡主大驾光临,小的有失远迎,罪过,罪过。”

半个时辰之后,掌柜领着一男一女两人,走了进来。

“掌柜的不必多礼,我这次是专程来拜见三鼎大师的,另外,我如果记得不错的话,你们这里应该有一株伏龙芝,你给我包起来吧,我有大用。”

为首一个女子,面容姣好,头颅微微扬起,有一种莫名的高傲气质。

“什么,郡主想要伏龙芝?郡主殿下,实在是不好意思,伏龙芝已经被这位尊贵的客人预定了。”

说着,他看了看姜启所在的雅间。

“哦?是什么人,竟然能拿出十万块精石?我倒要见识见识。”女子眼中闪过一丝浓浓的不悦,竟然径直上前,一把推开了房门。

愣了一瞬间,他的脸上挂满了嘲讽,“姜启,竟然是你?呵,一条丧家之犬,竟然会有十万块精石购买伏龙芝?该不会是坑蒙拐骗来了吧!”

姜启眼中杀机一闪而逝,自然知道此人是北山藏最疼爱的女儿,北山秋兰,乃是被国主亲封的郡主。

“姜启,看在万宝阁的面子上,你滚吧!今天真是晦气,竟然遇到你这个废物。”

北山秋兰蹙眉,挥了挥手,宛如在驱赶讨厌的苍蝇。

“难道你们北山候府的人,都是属狗的吗?见人就咬?”姜启起身,面色不善,这种言行,让他反感到了极点。

“放肆!姜启,我吴情以青元山师兄的身份命令你,立刻跪下给郡主磕头赔礼,否则就别怪师兄我为门派清理门户了。”

闻言,北山秋兰身后,一个高大男子站出来,出声冷喝。

“清理门户?你以为你是谁,执法长老吗?堂堂青元山门下弟子,却自甘下贱,给北山候府当狗,我都替你脸红!”

姜启也被激出了怒火,真当他是什么软柿子不成,谁想捏都能来捏一把?

“你找死!”

闻言,吴情羞怒到了极点,轰然一掌落向了姜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