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订婚?
作者:东道字数:2474字

第28章 订婚?

听到江潋这个名字,一旁的银发老者提醒道:“那江潋,如今,已经死了。包括他那被称为天才的儿子江衍,也一同死在了妖域之中。”

“死了?这坏我好事的狗东西,居然就这么死了?”

金眉男子的语气明显有些激动。

银发老者道:“兄长,江潋他倒死之时,仍然履行他的承诺,没有将当年的事情,告诉给任何人。”

“你信他?那种狗东西,若不是有李家替他撑腰,我早把他们这个小小的江家全部屠尽了!”

金眉男子说着,愤然挥袖,转身看向南方,心思却早已不在劫云之上。

他沉着嗓音,冷冷道:“那江家呢?这十七年来,他们靠着李家,想必已经壮大起来了吧?”

银发老者却是摇头,道:“并没有,那李家与江家的关系,在江潋父子死后,便已经断了。十七年来,也只是在那边陲小城之中,当一个三流小家族。不过,倒也是出了一个有点出息之人,名为江殷,年纪轻轻,便在妖域中取得不小的战功。”

“江殷?”

“便是江潋之孙,他共有三个孙子,江殷,江集,江繁。三孙之中,唯有江殷是个天才,其余两个,都是无用草包。那江殷现在在妖域,屡立战功。江家若能有崛起之日,相信便是因为这名为江殷的孩子了。”

银发老者说起江殷时,眼角是毫不吝啬的赞许之色。

若不是马家与江家有仇,他都想把这个自己一直密切关注的青年,收为己用。

可惜了。

金眉男子听了,却是忍不住冷笑:“与我马天风为敌,还想有崛起之日?!原本我还想再继续闭关个一年半载,现在看来,再次闭关之前,我倒是可以找点乐子了。”

听着兄长马天风所言,了解兄长性格的银发老者,自然知道兄长口中的“乐子”指的是什么。

也是忍不住摇了摇头。

“可惜了这么好的苗子。”

·

江繁也没想到,自己不过是吞了一滴魔血,居然能引来天地异象。

“看来,这灵蕴大陆上的天地法则,倒是非常克制修魔者。”

在这寰宇之中,每一个灵星,乃至包含无数个零星的星域,都有其独有的天地法则。

江繁纵横仙魔两域数千年,对这种千奇百怪的天地法则,早已见怪不怪了。

看来,自己下次服用魔血,可得找一个可以规避天地法则的地方。

想着,江繁便舒展了一番筋骨。

这幅被魔血加强过的身体,因为魔血的原因,皮肤变白了些许,但也更加坚硬了。

江繁将目光投向山顶上的一颗比他的人还要高大些许的巨石。

走上前去,随后提拳。

随着江繁拳头紧握,右手的肌肉顿时膨胀,粗大的血管也猛然暴起,随后便是大喝一声,一拳轰然击出。

这充满爆炸性力量的一拳,轰在那巨石之上。

“轰!”

就见那巨石,竟然轰然碎裂开来!

这一拳的拳劲太大,甚至连山上的浓雾,也被这一拳震得荡开一拳涟漪。

看着碎裂了一地的碎石块,江繁的拳头上冒着白烟,手臂上的肌肉还在怪异的扭动着。

先前江繁还是凝灵境第二层时,对付江长逸,只是用了五成的力道。

仅是五成力道,便让江繁感到拳头无比疼痛。

毕竟魔击技是将肉体强度发挥到极致的技能,以凡人之躯,自然是有很大反作用的。

而这次这一拳,江繁却使出了全力。

这一拳过后,虽然手臂同样令江繁感到疼痛,但比起第一次,还是轻松很多。

而且威力也是超出江繁的预期了。

仅是一拳,便让一块巨石,碎裂得如此彻底。

恐怕就是让一名凝灵境第七层的修士,使出他的看家本领,也未必能让巨石碎裂到这种程度。

当然,这种平平无奇的出拳,其实只是魔击技中非常粗浅的一招。

仅是靠肌肉力量来施展罢了。

其他更加高深的招式,皆需要一定的体质与魔元来施展。

而那魔元,则是需要等自己入魔后,才能在体内凝聚。

“离马天风对大伯出手,还有一年多的时间,自己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内,将自己的修为提升到足以抗衡马天风的程度才行。”

按照上一世的记忆,此时的马天风,应该只是御灵境第十层的实力!

凝灵境,通灵境,御灵境。

自己与马天风之间,仍然隔着两个大境界!

想着,江繁将那聚灵阵再次完善好,将阵眼压阵之物,换成自己那枚至尊玉简。

那至尊玉简,虽然是苍云拍卖会给予自己的凭证。

但同时,它的成色与灵气,也足以算是一枚十足的灵玉。

绝对比原来那枚破玉石要好得多。

虽然这玉简也不是最优选择,不过目前自己也没有那个财力买到更好的替代品,便先用着吧。

想着,江繁便原地坐下,开始修炼。

夜色很快降临。

江繁今夜并不打算回江家,他也早就让唐谷回去替自己通报过,自己将会在山上独自修炼一段时间。

只是,江繁不知道的是。

自己决定静修的这几天,却是忘记了,在前世,与某个少女曾有过的约定。

而那位少女,在江家门口,整整等了他一天,直到深夜才无奈离开。

少女抬头望着月亮。

月色皎洁。

寒冷。

·

修炼之中无日月,不知不觉,离江繁上山那天,已经过去了七日。

第七日的清晨,江繁终于从山上走下。

他再出现在山下两名江家护卫的面前时,那蓬头垢面,身上衣服已经发馊了的形象,令两名护卫怀疑这到底是江繁,还是从别处跑来的小乞丐。

令两名护卫惊讶的,不仅是江繁这幅污垢的形象。

同时还有江繁身上的气息。

七天前,江繁身上的气息还只是凝灵境第四层左右。

而今天,两名通灵境的护卫,竟然都感应不出江繁有灵力的气息。

就算是修炼了敛息术,这敛息的也太彻底了些。

他们当然不知道,江繁不是使用了敛息术,而是服用了敛息丹。

敛息术需要以压制自身灵力为代价来施展。

而敛息丹,却只是在自己的身体表面形成一层看不见的隔膜,类似一种障眼法。所以对灵力并没有半分影响。

告别了两名护卫,江繁一路穿过大街小巷,回到江家。

他发现,今日飞云城中到处都张灯结彩,好似有什么喜事一般。

回到江家。

还没走进江家大门,就看见一道熟悉的身影,正站在江家大门口。

“东篱。”

江繁看着那温婉的少女,污垢的脸上,露出温柔的笑意。

“小,小少爷?!”

东篱远远看到蓬头垢面的江繁,一时间竟有些难以置信这竟是自己家的少爷。

待江繁喊出东篱的名字时,东篱才确定,这正是她家的小少爷。顿时快步向着江繁跑了过来。

江繁以为她是太久没见自己,很激动,正欲笑着安慰她不必太担心自己。

却见东篱跑到他面前,急忙道:“不好了小少爷!你这些天都去哪了,你知不知道,叶家的大小姐今晚就要跟韩家的韩哲少爷订婚了!”

“订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