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可怜的小警察
作者:夏龙河字数:2578字

第三章:可怜的小警察

张雷和皮子跟着苗路走了一会儿,进入了一片比较稀疏的树林。三人早上也没吃饭,现在是又累又饿。

看着周围树木稀少,藏不住人,张雷喊两人休息一下,顺便弄点儿东西吃。

苗路昨天晚上本来就没吃饱,一听说歇息一下,当即就坐下了。说:“唉,早知道这么要命,说什么也不来了!皮子,你说呢?”

皮子也一屁股坐下,朝后仰了仰身体,说:“说这个有用吗?现在能有点儿好吃的,才是重要的。”

苗路说:“这附近吃的应该没有问题。那天我跑到这里,发现野鸡兔子什么的不少。这里林子稀,是这些东西喜欢来的地方。喂,张雷呢?”

皮子转着头找了会儿,才在一边的林子里看到了正朝深处走的张雷。他说:“先别管他,他身体好,咱跟他没法比。”

两人歇了一会儿,张雷从里面走了出来,拎着两只野鸡。皮子看到吃的,像一只狗一般地跳起来,跑过去,接过野鸡。

张雷对他说:“赶紧弄好,咱得抓紧时间。”

皮子伸长脖子,小声问:“没发现什么?”

张雷摇头说:“我听着那儿有声音,跑过去发现了这个。”

皮子长出一口气,说:“没别的发现就好,说不定人家不理咱了呢。”

皮子和苗路生火烤野鸡,张雷爬上附近的山顶,蹲下来,观察着四周。这周围的山都不是很高,山谷也比较平缓,所以视线较好。张雷看到山的北坡出现了一头野猪,晃晃悠悠地走着,边走边左看看,右看看,好清闲的样子。

张雷看着那头野猪,觉得它真是让人羡慕。它可以自由地生活,可以自由地寻找自己的食物,而他们,想活着,却必须要杀人。

下面,皮子和苗路已经点着了火,烧了羽毛的焦臭味道,正随着山风一阵阵地飘上来。张雷知道,虽然他们看不到,外面的山林里,那些追踪他们的人,肯定在监视着他们。

野猪晃荡了一会儿,突然朝着一丛灌木急躁地嘶鸣起来。张雷一看,就知道有情况。

果然,在他刚要站起来的时候,几乎在野猪朝着灌木丛冲过去的一刹那间,从树丛里猛然蹿出一人,朝着山下,仓皇跑去。

张雷看这人奔跑的样子,就知道他不是常行走山林里的人。野猪一击不中,调整了一下方向,朝着那人猛然冲了过去。

这时候,张雷也看出来了,那人穿的衣服应该是警察那种制服。野猪发起疯来,那速度可以用疯狂来形容,那个张皇失措的警察根本就不是它的对手。

不过这个警察也不笨,在野猪冲上来的一刹那,猛然朝着一棵大树后冲了过去,野猪冲得太急,又是下山,直线朝着山下冲过去。跑了好远,才刹住车,返身追上来。

那人返身朝上跑。张雷早就弯腰跑下山头,朝下接应。

同时他也看到,从山的一侧,有十多个人,在稀疏的山林里,游蛇一般也朝那人追了过来。

张雷看看不好,边跑边喊道:“皮子,你们快来啊!”

山下的人显然还没有看到一侧的袭击者,他不是直接朝山上跑,而是跑一会儿就朝一侧跑一会儿,甚至有的时候还朝着那些飞跑过来的人的方向跑。

野猪被这人变化多端的步法弄得恼怒无比,连扑了几次都扑了个空。有一次,野猪自己撞在了树上,摇晃了好长时间才站稳。

那个人虽然没受什么伤,但也累得够呛。他抱着一棵树,似乎就要倒下了。

这时候,那边跑在前面的黑衣汉子,已经离着这个警察只有几步远了。那人举着刀,照着这个警察脖子就要砍时,野猪突然从斜刺里冲了出来,朝这人撞了过去。

那人脚下功夫也是非常厉害。他离着野猪也就七、八步远,野猪离弦的箭一样冲了过来,那人大惊之下,身子一侧,斜着躲开了,与野猪坚硬的头部堪堪擦过。

野猪这次似乎也有了经验,它很快地掉头,又冲着这黑衣杀手冲了过来。这次黑衣人没躲利索,让野猪一头撞到,摔倒在了地上。

野猪这次转身更快,张开大嘴,朝着这黑衣人就冲了过来。黑衣人连滚带爬躲过,幸亏后面的人陆续冲了上来。

张雷也赶到了,拉着还在一边瑟缩着的警察就朝山上跑。跑了没几步,四、五个穿着黑衣,脸上画得犹如魔鬼一般的家伙,拦在了他们面前。

这次,张雷得以正面看到了这些家伙的嘴脸。不过看清了等于没看清,因为他们都是一色黑衣,一色的黑炭似的脸庞。

张雷看着手里举着长刀的他们,心里疑惑:他们真的是猎头族?

那些人挡在他的前面,却并不出刀攻击。张雷朝前走,他们也让开,但是手中的刀,却想朝着警察砍。

张雷看出来了,这些人竟然真的不想杀他,却想对这个似乎站都站不住的羸弱不堪的警察痛下杀手!

他们为什么不杀自己呢?

张雷看清了这种情况后,便用刀保护着警察,朝外面冲去。

那些黑脸人也不笨,他们趁张雷不注意,其中一个冲过来抱着张雷,另外几个就把那警察拽了出去。

警察怕野猪,对于这些人倒不是怎么害怕,他趁他们不注意,一番拳脚,竟然打倒两个,朝着山上就跑。

张雷也把纠缠他的两个黑脸人甩开,想掩护那警察先跑开。这时候,皮子和苗路也拿着刀枪冲了下来。黑脸人看着他们手中有枪,其中一个打了声呼哨,几个人转身跑了。

不过打呼哨的这个临跑之前,把手中的长刀,朝着那个警察甩了过去。长刀深深地扎进那警察的后背,警察摇晃了几下,仆倒在地。

皮子想开枪,张雷喊他赶紧救人。苗路背起那警察,张雷和皮子在后面跟着,三人跑了回去。

那个稚气未脱的小警察受伤很重。

皮子看那伤口比较深,害怕把刀拔出来止不住血,就没敢拔。张雷看了看,先找了块布条,然后让皮子给他把刀拔了出来。血如泉涌,张雷虽然先用布团把伤口堵上了,再用布条紧紧地缠住,但血还是泉水似的朝外涌。

皮子直摇头,说:“恐怕不行了,伤内脏了。”

小警察脸色惨白。张雷喊了几声,他睁开眼,又疲惫地闭上了。

张雷问他:“你是警察局的吧?”

小警察轻轻点头。张雷自我介绍说:“我是阳光县白虎屯的猎人,我叫张雷。我们是来找你们的。县警察局的王队长还有赵刚赵队长,你认识吧?”

小警察点点头,睁开眼,问:“他……他们在哪里?”

张雷说:“他们……都在到处找你们呢。你那三个同伴哪里去了?”

小警察摇摇头说:“不知道。我们被撵……散了。”

张雷问:“追你们的是些什么人?”

小警察说:“是,是汉人……”

小警察疲乏地闭上眼。皮子喊了张雷一声。张雷抬起头,看到小警察的身下,已经积了一大滩血。他知道,这个小警察,恐怕是不行了。

过了一会儿,小警察微微睁开眼,对张雷说:“张……张大哥,看到王队长,对他说声,让他赶紧找人,救、救刘唐他们。他们……危险。”

小警察说到最后,声音就很小了,说完最后两个字,他慢慢闭上了眼睛。

张雷喊他,想问问他叫什么名字,小警察只是睁开眼看了看他,什么也说不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