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再次逃亡
作者:夏龙河字数:2477字

第二章:再次逃亡

张雷他们别无选择,只能投降。

莫德洛夫亲自走过来,他弯腰推开孙铜头,把老五从孙铜头的手下拽出来。张雷大骂:“老五,你他妈的还算是个中国人吗?”

老五不敢回声,躲在了莫德洛夫的身后。莫德洛夫围着张雷转了半圈:“你就是张雷?张大爪子的徒弟?”

有人过来,把张雷他们带的刀枪给夺了过去。

张雷说:“是啊,怎么了?”

莫德洛夫摸了下鼻子,说:“我和你师父是老朋友了,他还好吗?”

张雷哼了一声,说:“好着呢。”

莫德洛夫点头,说:“那就好。你师父是一条好汉,不过,他当年败在了我的手里,现在,你也被我抓住了。下一步,我抓住段钢,找到金子,这个几十年的故事,就算完美结局了。年轻人,我很感谢你能到这里来,我现在只要把你们被我抓到的消息,派人送给张大爪子,他就会来救你们。这里可不是野狼谷,他只要来了,我就有办法抓住他,我就有办法把他藏的金子从他的嘴里抠出来。”

莫德洛夫一挥手,几个日本人冲过来,把他们几个五花大绑,拖着走进了八大茔,关进了八大茔当年专门关押犯事之人的铁笼子里。

莫德洛夫让一个日本人来拍了一张把张雷等人关在铁笼子里的照片。拍完后,莫德洛夫得意地对张雷说:“小兄弟,这张照片,我会让人送给段钢,他隐藏了几十年,就是为了杀了我,你是他把兄弟的徒弟,又是被我抓了,现在不管是为了救你,还是杀我,我都相信他会很快赶过来,你说呢?”

张雷骂道:“老毛子,你不要脸,无情无义!你就是个畜生。”

莫德洛夫毫不生气,摇头叹息了一声,说:“年轻人,这个社会,就是个丛林社会,你要想生存,只能不择手段打败你周围的人。就说这八大茔,能在这里生存下来的人,哪个没有几条人命?瞿正光是这里大当家的,你知道他为了当上这个大当家,杀了多少人吗?不,你不知道,所以,你这种人只配乱喊乱叫,活得稀里糊涂。”

莫德洛夫走了后,众人垂头丧气。孙铜头说:“这个老五是莫德洛夫的奸细,跟他一起的那几个人也够呛,师父他们也危险了。”

张雷说:“我们得想办法,让人送信给前辈。”

“怎么送信?我们都被关在这里,现在控制这里的都是日本人。”

张雷看了看旁边,一起被抓的八大茔的人,问他:“兄弟们,你们在这儿有亲戚朋友吧?”

三人都点头:“有啊。”

其中一个说:“有也没用。现在都被莫德洛夫的人看了起来,谁敢出来?”

张雷说:“也说不定。八大茔到底有多少人,谁也没个准。这个老毛子把人抓起来,也只是抓了这周围的,外面的他没不知道的人多了去了。这附近山沟里,哪个山沟没几个人?”

孙铜头点头,说:“你说的有道理。有人是有人,得有人过来才行啊。”

张雷信心十足:“会有人来的。”

莫德洛夫每天两顿派人送饭,张雷他们倒是饿不着。不过没有放风的时间,大小便他们只能在笼子里解决。

他们被关了两天。这两天,没有一个人经过附近,不过似乎曲铁他们也没被莫德洛夫抓过来。众人有些释然。

第三天夜里,突然刮起了大风,下起了大雨。大风刮得铁笼子晃来晃去,负责看守张雷他们的两个人,一个是年龄大些的日本人,一个是年轻的中国人。被关着的一个八大茔战士哀求那个中国人,把他们放出来找个地方避雨,中国人有些犹豫,跟那个日本人商量,日本人不同意。那三个八大茔战士破口大骂,日本人走过来,竟然朝着他们三个连开三枪,三个战士倒在血泊中。

年轻的中国人愤怒了,一枪结束了这个日本疯子的性命,用钥匙打开了铁笼子。张雷和孙铜头抢了这个日本人的枪,跟着年轻人跑进了山里。

他们冒着倾盆大雨,一口气跑出了八大茔的地盘,找了个山洞歇息了一会儿,一直等到天光大亮,三人才回到曲铁他们呆着的山洞。

让他们失望之极的是,曲铁他们不见了。山洞里空空如也。张雷和孙铜头都猜不出他们的去向,加上疲累之极,两人决定先在山洞里住下。曲铁他们不管到那里去了,都应该会派人来联系他们。

救了张雷的八大茔的小伙子叫孙富春。据他说,他是大名鼎鼎的山东莱阳孙孔阳的后人。张雷听师父说过此人,据说孙孔阳善用九节鞭。江湖中有一个传说,说这个孙孔阳让人在八仙桌上放一瓷碗水,他蹲在八仙桌底下,挥舞九节鞭打碗里的水,能把碗里的水都打干净,瓷碗还完好无损。

不过这个孙富春不会用九节鞭,武功平平。他对莫德洛夫的行为也不大了解,是一个典型的糊涂蛋。

张雷他们在山洞里呆了三天,也不见曲铁他们派人来联系。张雷猜测,他们肯定是遇到麻烦了。孙铜头也坐不住了,找张雷商量,要出去找人,张雷同意。

三人把洞口伪装好,白天围着八大茔附近转悠,晚上就偷偷回来。

他们找了两天,没有收获。第三天晚上回来的时候,发现早上出发时,伪装好的洞口被人扒开了。

张雷和孙富春子弹上膛,孙铜头提着刀,三人靠近洞口,发现一个人躺在洞口一侧。

孙铜头跑过去,把趴在地上的人扶起来,竟然是曲铁!

张雷蹲下,仔细察看。曲铁脸色苍白,衣衫破烂,左腿有枪伤。不过幸运的是,腿上的伤是贯通伤,子弹没有留在体内。从迹象看,曲铁的昏迷,应该是流血过多所致。

张雷在山洞里找到半瓶酒,把曲铁伤口处的烂肉给他清理掉,用酒消毒后,给他包扎了起来。

经过这一番折腾,曲铁已经醒了。他喝了一碗热水,向张雷他们简单说了一下,他们这几天的经历。

张雷他们一宿没有回来,曲铁他们商量了一下,留下方虎子和一个跟老五一起从八大茔逃出来的老人在山洞等他们,剩下的由曲铁带领,出去寻找张雷等人。

带路的,是两个跟老五一起逃出来的汉子。

他们没有想到的是,这两个说着流利中国话的家伙,竟然是日本人。他们带着曲铁他们直接走进了莫德洛夫的伏击圈。这个狠毒的老毛子,在山谷里埋了地雷,十多个八大茔的兄弟,直接被炸飞了。曲铁带着几个人冲出来,莫德洛夫带人在后面追击,大家都跑散了,那些兄弟也不知死活。他受了伤,躲进一条干沟里,才没被那些搜山的日本人发现。

张雷把他们的经历也简单跟曲铁说了。

曲铁闭着眼听完,睁开眼,说:“方虎子如果没死,现在也落到他们手里了。张雷,我们得赶紧走!这个老毛子比李飞天狠多了,他很快就找到这里。走,快走,越快越好。”

张雷自然知道此事的严重性。他收拾了一点东西,孙铜头背起曲铁,三人走出山洞,跑进了旁边的林子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