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大清王爷
作者:夏龙河字数:2991字

第四章:大清王爷

曲铁告诉张雷和孙铜头,猎头族的族长,跟他和瞿正光,当年都是好朋友。他们都发现了日本人的阴谋,却都忽视了那个莫德洛夫。当年,王进举带着张大爪子和段钢出来找满清王爷交税金,遭到了莫德洛夫的袭击,这个已经逃到日本去的清朝王爷听说了此事后,派人通过八大茔的黑龙会成员,找到了段钢。段钢听说王爷投降了日本人,不肯把金子交给这个王爷,王爷恼怒,派人刺杀段钢。段钢受到了瞿正光的保护,老王爷这才派了李飞天进入八大茔,并找到了莫德洛夫。莫德洛夫正走投无路,便投到了这个成了日本人的王爷麾下,成了他的走狗。

张雷点头:“我就说嘛,要是没有人当钩子,莫德洛夫凭什么屁大点功夫就控制了八大茔。这个老王爷,真他妈的不是个玩意儿。”

有赵亚铁所带这三十多名猎头族的汉子加入,张雷他们前进的速度快了不少。赵亚铁很麻利地用树枝给曲铁坐了一幅担架,担架上铺了赵亚铁他们带的皮褥子,曲铁躺在这个担架上,比张雷他们背着舒服多了。

他们急赶慢赶,走了十多天,离野狼谷还有半天路程的时候,突然出了一件大事。

张雷失踪了。

正确一点说,是张雷被人劫持了。

那天下午,张雷走在最前面,突然听到师父张大爪子的声音:“张雷,你别过来!”

张雷一愣,喊了一声:“师父?”

师父没答应。却又喊了一声:“张雷,你别过来……”

后面的声音听不清楚,仿佛有人捂住了师父的嘴。张雷怕师父有危险,来不及跟后面的人打招呼,拔出刀,循着声音,走进了树林。

他刚进去,头上就挨了一棒,晕了过去。

张雷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他睁开眼,发现他的面前,点了一根蜡烛。这让张雷有些恍惚。至少有两个月了,他已经没有了晚上要点蜡烛的念头。他习惯了晚上在这山林里跋涉,似乎自己的眼睛突然进化了,白天晚上都能看到东西。

看到了蜡烛,他恍然有种回到正常生活,回到家的感觉。

他再朝周围看,愣住了。他果真看到了师父!不过师父是坐在地上,被人反手绑在一根柱子上。师父的胡子老长,闭着眼,好像是睡了过去。

张雷想喊,这才发现自己的嘴里被人塞了东西,发不出声音了。他想站起来,发现自己也被人反绑在柱子上。

张雷以为自己是在做噩梦,他拼命挣扎着,想让自己醒过来,挣扎了好长时间,有个穿着一身西装的男子过来,踹了他一脚:“老实点儿!耽误老子睡觉,老子杀了你!”

张雷呜呜叫,示意这人给他把堵着嘴的东西弄出来。那人厌恶地看了他一会儿,把他嘴里的破布拽了出来。

张雷猛吐了几口,把嘴里的残余的线头什么的吐出来,问那男子:“我这不是做梦?”

男子冷笑一声:“是。看到对面老头了吧?你不做梦能看到你师父?”

张雷从这个人冷酷的表情上看出来,这不是做梦。他就这么稀里糊涂被人抓了。他刚要说什么,男子猛然捏着他的鼻子,趁他喘气的功夫,把那块破布又严严实实地给他塞进了嘴里,说:“为了抓你,老子两天两夜没睡好觉了。我告诉你啊,你他妈的再叫唤,我就弄死你!反正王爷也不知道我抓的是死人还是活人,弄死你我照样领赏钱。”

张雷说不出话,可是耳朵照样好使。王爷,他说的王爷是谁?难道就是指使莫德洛夫和李飞天的那个王爷?他不是在日本吗?怎么能来到这种破地方?

张雷看着对面的师父。师父似乎被灌了药,一直处于昏迷当中。王爷把师父抓到这里干什么?师父现在就是一个普通的乡下老头儿,又老又穷,手里也没有黄金,难道让他来跟狼煞分金子?

张雷脑子里乱七八糟想了好长时间,什么事儿都没想明白,又稀里糊涂睡了过去。

他再次醒来的时候,天已经亮了。外面传来一片一片的清脆悦耳的鸟叫声,这让张雷明白了自己所处的位置。他们还在林子里。

师父还被绑在对面的柱子上,依然闭着眼,仿佛睡过去的样子。

不过张雷能看出来,他们仿佛对师父比较放心,绑师父不像绑自己,五花大绑的样子。

张雷呜呜叫了好长时间,那个穿着西装,头发抹得锃亮的家伙,才打着哈欠走了出来。他围着张雷转了一圈,没说一句话,转身就走了。

张雷在喉咙里呜呜骂。西装刚走出去,又回来了,他对张雷说:“别急,等着哈,我估摸着中午的时候,你们就自由了。”

张雷一愣。自由?什么意思?这货要把他们放了?

张雷想多了。中午的时候,果然来人了,来人还不少,却丝毫没有放了他们的意思。

有点怪的是,来人之前,这个穿着西装,头发梳得像狗舔的似的家伙看起来还很紧张。他把张雷他们呆着的这个茅屋,洒了水,还用树枝打扫了两遍,然后,他就站在茅屋外面,毕恭毕敬地等人。

他站得笔直,在外面等了好长时间,张雷都替他感到累。最后,终于把人等来了。

来人非常有派头。

首先,是一队穿着青衣的人跑进屋子。他们跑进屋子后,马上分成两队,每队五个人,沿着门口排开。然后,跑进来两个年龄大些的壮汉,这两个壮汉,手持大刀,站在了张雷和他师父的面前。

这些人都站好后,才是一个穿着长袍马褂,瘦高个,两只小眼射着精光的老头慢悠悠走了进来。那个穿着西装的家伙跟在他后面,点头哈腰,孙子似的。

老头先走到张大爪子面前,围着他转了一圈,点了点头,然后,捎带着看了看张雷。

他很和蔼地问张雷:“听说你是张大爪子的徒弟?”

张雷点头,喉咙乌鲁乌鲁叫,希望老头给他把堵在嘴里的东西拽出来。老头却似乎根本没拿他当回事儿,直起腰,对张大爪子摆摆手,便走出了屋子。穿西装的那个家伙解开了张大爪子身后的绳子,那两个站在他们身旁的壮汉一人一条胳膊,架起了张大爪子,便朝外走。

张雷以为他们要杀人,在后面拼命叫。穿西装的家伙走过来,小声说:“急啥?一会儿就轮到你了。”

听到这话,张雷像被扎了一针的皮球,迅速泄了气。这时候,他才发现,自己是怕死的。他想到了还在家里等着自己的妻女,不知她们现在在干什么,她们把门前的那块小菜地,种上菜了吗?应该没人欺负她们吧?师父被抓到这里来了,她们是否知道?张雷想,最好她们都不知道,这样,她们就不用担心了。但是,她们早晚会知道自己的死,那……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儿了。

张雷心里胡乱猜疑了一会儿,那两个壮汉又回来了。穿西装的男子麻利地解开了他身上的绳子,这两个壮汉便架着他,走出茅屋。

茅屋外,鲜花盛开,高大的树木遮天蔽地。张雷仰头呼吸了几口带着香味的空气,便被这两人拖着,朝前走了一会儿,钻进几棵大树遮掩下的帐篷里。

帐篷内外,都站了一圈人。张雷知道,这个老头子,不是一般人。但是他到底是谁,他想不明白。

帐篷里,铺着猩红的地毯。两边摆放着几把可折叠的椅子。老头子坐在面对帐篷门的椅子上,他的前面摆放着一张小巧的白色的桌子,桌子上摆放着茶杯茶壶。

两个壮汉,把张雷按在靠老头子最近的一把椅子上,把他双手绑住,其中一个伸手把他嘴里的破布给拽了出来。

张雷哇哇干呕了一会儿,老头子招呼旁边的壮汉,给张雷端了一杯水,张雷抻着脖子喝了几口,这才感觉好多了。

老头子朝着张雷笑了笑,说:“壮士,我知道你叫张雷,是张大爪子的徒弟,你知道我是谁吗?”

张雷摇头。

老头子站起来,走到张雷旁边,说:“三十多年前,像你这样的土包子,他们做梦都梦不到,会跟我堂堂的大清王爷这么说话。那时候,整个天下都是我们的,本王爷出行前,要黄土垫路,封路鸣锣,前有我们满族八十名武士开路,后……”

老头子说到这里,眼神突然哀伤起来:“唉,可惜啊,现在想到过去,本王感觉就是在做梦。世事沧桑,造化弄人,我老头子也不得不钻到这老林子里,来找原本属于我的东西。”

张雷明白了:“我知道你是谁了。你是管东北金税的大清王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