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偷袭
作者:仗剑长行字数:2256字

第28章 偷袭

“放肆!”黑袍之下,一道声音冷冷吐出,他向前迈出。

竟是直接出手了。

不出则以,一出惊人!

黑袍身影后,一道巨大的佛陀金身浮现,高达十丈!

佛陀金光大盛,盘膝而坐,邢太生与之相比,不过渺小一粒。

那佛陀金身动了,他微微弯下身,一道巨掌朝着抓来。

此刻整个天谷都在晃动,落石滚滚。

邢太生脸色一冷,手中刀芒乍现。

佛陀金身巨掌被斩了一刀,却是没有停歇,一掌抓来。

邢太生整个人都被巨掌包裹,却是面色不变。

于此同时,邢太生的身后一柄刀影浮现,破开了佛陀手掌。

刀影光芒大盛,与佛陀平齐。

“五元化形!”邢太生双手合十,背后刀影分化。

五道刀影齐齐砍下!

刀影经过之处,刀痕乍现。

天谷之外,树木齐断,大地撕裂,碎石腾飞。

在场之人皆是脸色一沉,闷哼一声。

黑袍身影脸色一变,急忙施招。

十丈的佛陀金身双手合十,将五道刀影合在掌心。

两人所在之处形成源气风暴,将地面都震碎了。

“退!”青岚学宫老者脸色一变,急忙退开。

八王子及众人皆是连忙跑开。

为何蜕凡境强者被称为武道巨擘,就是因为他们之间的战斗,只要发生便是毁天灭地的。

此处源气肆虐,狂风起舞。

地面犹如蜘蛛丝般裂开,外界都能看到天谷上空光芒大盛。

邢太生与那黑袍身影僵持着。

此时,梧桐院老妪眸光一闪。

刹那间,她背后一颗梧桐古树浮现,同样高达十丈。

古树翠绿庞大,树根竟是以极快的速度缠绕邢太生,将他整个困住了。

“死老太婆,你敢!”邢太生脸色聚变,此刻他正全力应付对手,这老太婆竟然敢对他下黑手!

黑袍身影也是微微皱眉,她要干什么?

接着,黑袍之下眸光一闪,脸色陡然一变,急忙将佛陀金身撤掉。

“梧月华,你想干什么!”他惊怒道。

五道刀芒直接劈来,黑袍身影连忙闪开。

刀芒落在地面上,一时之间地动山摇。

尘埃卷起,掀起滚滚浓烟。

“梧月华!”黑袍身影惊怒交加,这混蛋她想做什么?

想害死他们不成?

他只是想出手教训邢太生一番罢了,而梧月华却是偷袭出手。

难不成她还想杀他?

这里可是天谷!

天谷剑圣还在,她当真是好大的胆子啊。

若真是被梧月华得手,天谷剑圣震怒之下他可死定了!

想到这里,黑袍身影腾空而起,朝着两人而去。

邢太生面色巨变,嘴角溢血了,想要挣扎,他已经被古树扎根捆绑,动弹不得。

梧月华眼眸一冷,苍老的手掌从天而降,直取邢太生头顶。

“混账,你好大的胆子!”天谷之中,一道声音响起,显得极为震怒。

梧月华脸色一变,立刻弃了邢太生,腾空而起,欲逃离此地。

一只巨大的金色手掌浮现在在天谷上空。

梧月华面色惊恐,身影一动,已是在一里之外。

然而巨掌更是夸张,直接腾空而来。

巨掌从天而战,落在她的背上,她一口鲜血喷出,神色惨白。

只见那巨掌掌心一翻,便要将她握住。

梧月华急忙拿出一道符箓撕碎,金色巨掌顿时抓了个空。

“神移符!”聂长歌从谷中走了出来,神色冰冷至极。

“二师兄(二师弟)没事吧!”苏凡和聂青异口同声,使得黑袍身影面露异色。

他看向苏凡微微皱眉,这,难不成天谷剑圣再次收徒了?

“我没事!”邢太生抹了抹嘴角的鲜血,脸色一片冰冷。

“这笔账,我迟早要想她讨回来!”他的目光极为骇人,那老不死的东西,竟然敢偷袭他。

“竟然被她逃了,她哪儿来的神移符……”聂长歌眸光深邃,神移符乃是四品符箓,非四品阵法大师不可炼制。

“蜕凡境的阵法大师整个青岚国都只有两位,到底是谁给她的到时候就知道了。”聂青开口,目光微微转动看向黑袍身影,冷声道:“不是那一位的话,便是王室的那位了!”

黑袍身影瞳孔微微一缩,急忙道:“天谷前辈请明鉴,绝无可能是我们王室那位阵法大师。”

这时,八王子及三大势力之人也来到了此地,他们同样面色凝重。

他们一齐到来,其中却是有人做出这样的事。

无论如何他们都脱不了干系。

“前辈,此事绝对与我无关。”八王子开口道。

他也不敢把话说得太满了,甚至他在想,会不会是他那三位哥哥给他使绊子!

“此事,等查清在论!”聂长歌脸色冷淡,丝毫没有给这位八王子殿下脸面。

八王子脸色一沉,眸光一冷,自己好歹是青岚王国的八王子殿下,然而天谷之中未免太过自视甚高了吧。

一个接一个的,竟然都不将他放在眼中。

“诸位,今日到我天谷来,到底想干什么?”聂长歌道。

“前辈,我等前来皆是为了登天梯而来。”青岚学宫的黑衣老者开口道。

“哦?”聂长歌神色冷淡。

“前辈,前些时日,天谷现异象,人人都见登天梯消散了,恐怕机缘已被人所得,我等也不是蛮不讲理。”飞剑派之人道:“只是想知道到底是何等机缘。”

那一日,天生异象,神秘虚影降世,天梯崩塌,化一境以上的修行者都能感受到。

他们在想,到底是什么样的机缘,才会显现出这等异象,会不会是突破蜕凡境的关键。

“既然已经被人所得,是何等机缘又有意义吗?”聂长歌淡淡的道。

“自然有意义,若是能突破蜕凡境的机缘,那么便十分宝贵!”圣岚府之人也是开口道:“希望获得机缘之人能与诸人分享 ,也不失为一件好事儿。”

“前辈也知晓,邻国的老国主如今在参悟第五步了,若是被他突破了,我青岚王国便极为危险了。”他继续开口道:“若是能将这份机缘分享出来,使得诸位蜕凡境巅峰的巨擘突破至第五步,未尝不是一件美事,大家也会记得这份情的。”

那人还想继续开口,邢太生冷冷吐出一个字,道:“滚!”

“要突破蜕凡境,就自己想办法,竟然惦记别人的机缘,简直恬不知耻。”

那人脸色通红,指着邢太生道:“你!”

“怎么,手指不想要了?”邢太生冷冷道。

这时,八王子微微一笑,道:“前辈请听我一言。”

诸人目光皆是看向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