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四十九章 日军指挥官的变动
作者:子非鱼ye字数:2058字

第两百四十九章 日军指挥官的变动

听到这,乃木希典一脸沉重地低下了头,“抱歉……抱歉长官,请您原谅我的冒失。”

大山岩转过身来,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后说:“我们这次面对的敌人,是一个可怕的敌人,他有着清醒的头脑、准确的判断力跟卓越的领导才能,他手底下的士兵,也是训练有素,纪律性强,且士气高昂,这一切,都是我们开战之前,没有预料到的!

战争发展到现在,我们手中的主动权正在一点点地丧失,旅顺一定要拿下,这时候不能出现任何影响全局的失误,只要我们稳扎稳打,慢慢地消耗对方的战力,我们一定能拿下旅顺!”

乃木希典:“我知道了……”

大山岩:“你现在回去,率领第一师,回到原来的阵地上,我们按照之前的作战方案,来,一步步地蚕食敌军阵地。”

乃木希典:“是!这一次,我们第一师——一定会第一个将旗帜插到敌军阵地上!”

大山岩的部队按照最初的计划,又开始对老虎沟进行猛烈的的攻击,在经历了三天的惨烈战斗之后,用四千个士兵生命的代价,换来了离最终目标近一千步的战争成果。

大山岩谨慎的进攻计划引来了一众参谋的不满,他们一直往日本大本营那里送去抨击大山岩作战风格的信件。

在急速攀升的战损,以及“不堪入目”的战果等数据面前,最后,连日本大本营也不得不怀疑大山岩指挥作战的能力了。

但是临时换帅的话,这对于深受武士道精神影响的日本大将来说,是一种极大的侮辱,同时也意味着之前的作战计划、以及付出的两万多生命都付诸东水了。

因此,日本大本营不得不考虑前线主帅个人的尊严以及前线的特殊状况,为了能让前线军队指挥权平稳过度,日本军事大本营最终决定,不作临阵换帅的指令,而是让儿玉源太郎乘坐军舰秘密前来大连,准备接管第二军指挥权。

时任大本营留守参谋长兼临时检疫部长的儿玉源太郎,因为积极策划侵华战争,在战前准备跟战时决策上有着突出的贡献,被日本国内政客称为“日清战争的萧何”。

他本人因特别注重军事力量和经济力量的良性循环,更是被赞美为为丰臣秀吉再世。他的到来,似乎给步履维艰的第二军带去了希望。

一下船,儿玉源太郎命令随从不许声张,想办法弄来几匹快马之后,便骑着快马风尘仆仆地赶往日军前线指挥所。

见到大山岩的时候,他正安静地坐在椅子上,凝视着桌子上的战略图,看到儿玉源太郎,他的脸上也没有表现出多少惊讶的神情,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你来啦,坐吧。”

儿玉源太郎脱下帽子,坐到了大山岩的对面桌,停顿了一会儿才说:“几个月不见了,阁下一向可好?”

大山岩笑了笑说:“承蒙关照,过得还不赖,你要是能往我军伙食里多添点肉,我就更开心了。”

儿玉源太郎:“我这次来,是要跟阁下商量一件事情。”

大山岩:“但说无妨。”

儿玉源太郎用诚恳的语气说:“阁下能否将第二军的指挥权借我一用?”

大山岩先是低头苦笑了一声,随后又缓缓抬起头来,说了句:“那么——第二军,就拜托阁下了。”说完,他站起身来,往自己的卧室里面走去了。

旅顺这边,战地医院已经挤满了从前线抬下来的中国伤兵,载洸行走在去前线的路上,还有绵延不断往后方运送伤兵的队伍。这几天的的阵地保卫战,在给日军带去重大伤亡的同时,我军也遭受到了不小损失。

载洸走到老虎沟前线阵地上,用望远镜观察着远处的日军阵地,发现日军正在陆续往后撤退。他放下望远镜,露出了不可思议的表情,“撤了?日军好不容易才推进了这么点距离,说撤就撤了?”

慕容湛在一旁说道:“我也觉得匪夷所思,这样一来,日军这几天的牺牲就全都白费了。我之前还担心,按照这样的进攻节奏再这么打下去,阵地迟早要被日军给夺走。你说日本人现在在想些什么呢?”

载洸:“不管敌军的作战方略如何变幻,他们的最终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攻下旅顺。”

慕容湛:“该不会是……聂士成已经对他们的补给线造成了威胁,他们不得已回防了吧?”

载洸:“不像,他们只是撤回到了前线营地而已,如果真的是放弃攻打旅顺的话,他们的大部队会撤回大连跟金州。”

慕容湛:“如果是这样的话——他们现在不攻老虎沟了,肯定是要改变进攻路线跟地点。”说着,他摊开了地图。“如果要绕过老虎沟,有两个选择,一个往上,从土城子出发,进攻水师营,这样敌军就面临着我军三个方向的压力;

还有另一条路线,是攻下南边的小孤山,不过,小孤山上的防御工事跟老虎沟这边差不多,这跟直接进攻老虎沟的区别也不大。”

载洸沉思了一会儿,深深地吐了口气说:“水师营!敌军是想绕后进攻水师营,切断我军跟老虎沟的交通路线,对老虎沟进行围困。”

慕容湛:“这样一来,我们也有了更多的战略选择了,如果日军真得要嵌入水师营的话,我们之前想到的许多战术构想,也就有了发挥空间了。

现在,日军再这么拖下去,战力也会大打折扣,只要聂士成那边能干扰敌军的补给线,迫使敌军退防,旅顺之围就算解了。毕竟我们还占据着地利、人和上的优势,就剩下天时了,就是不知道,老天爷会不会站我们这一边。”

载洸闭上了眼睛,用低沉的嗓音念了几句:“天佑中华……”他站起身来,亮了亮那深邃的眸子,“召集众将领集合,我们要在日本人血肉模糊的身躯上,再插上一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