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深夜惊魂
作者:玄一哥哥字数:3112字

第三章 深夜惊魂

这时师父和女鬼师伯也谈完了,准备出来,我收回思绪,赶忙和师妹跑开。

在院子里两人开始演戏,师妹马上演成一副刚进门的样子。

我演技其实还可以。

因为师父让我报考的专业是传媒学院表演系,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师父让我去报考这个学校。

他只是解释说:“那玩意来钱快,不像为师我,拼死拼活的挣卖命钱!”

我说道:“师妹,今天这么早啊,没去篮球场继续看帅哥啊!”

所以我也算术业有专攻,我演的很自然,对比一下师妹可就差点意思,支支吾吾的说了句:“没帅哥哦,我去喝水!”

女鬼师伯温柔的瞄了一眼师妹,见师妹进去了,便和师父一道来到我面前说道:“小家伙,你现在可落在我手里了!”

演戏自然要演全套,装做一脸茫然的说道:“什么意思啊?师父,虽然我老惹你生气,但你知道鬼怪都想吃我,你这么狠心?”

师父马上骂道:“去去去,什么鬼怪,这是你师伯,我如假包换的师妹,再没规矩我现在就给你喂了鬼!”

然后语气稍微缓和了一点说道:“为师有点事情要处理,你马上要有大劫,只能拜托你师伯帮帮你了!”

我马上装作很伤心的表情说道:“啊!师父,您.您要圆寂了?电视剧都是这么演的。”

师父难得没有骂人,直接左手一道灵符,虽然师傅不教我道术,但我知道这是唤鬼符,这是要把我喂鬼呀!

我马上快速的说道:“师父,您走好,我一定好好照顾师妹和女鬼那个师伯的!”

师父这才左手一翻,收了符咒,然后自己去找师妹了,自然也是要嘱咐几句。

现在院子里只剩下我和女鬼师伯了,可能马上要天黑了,阴物这种东西到晚上会很活跃,站在女鬼师伯旁边阴风阵阵,冻得我直打哆嗦。

女鬼师伯说道:“等你师父走了,我就吃了你,害怕吗?”

我怎莫名觉得这个女鬼师伯有点俏皮是怎么回事?

师父这时从内室打包好东西,走了出来,对我说了一句:“没事多给为师打扫打扫三清真君下的垫子,万万不可有一点灰尘,切记!”

我哑口无言,这老头子就是想使唤我。

师妹这时候跑出来关心的说道:“师父,一定要注意安全!”

不用好奇为什么这样称呼,因为师父收了师妹做弟子所以按规矩,只能叫师父,不可直呼爸爸。

师父微微点头,看向我,眼神微微一撇大厅,然后就缓缓消失在漆黑的夜空里。

女鬼师伯突然说道:“别说,当年就是这个背影让我迷恋了好久!”

我脑子上一阵黑线,大姐,你都五十多岁的女鬼了,能不能别犯花痴了。

当然这话我不敢说出来,还不知道这个师伯脾气怎么样,万一真给自己吃了找谁说理去。

我进屋给师妹和自己做好了饭,当然还有女鬼师伯的。

不过她是鬼,自然不能吃,在一旁贪婪的闻了一下,算是吃过了,就心满意足的去了师父的房间。

鬼闻过的饭会失去原有的味道,饭会变的索然无味,如果你清明节给家里长辈上坟,所供奉的食物,吃起来没有味道,那便代表你家的先人已经享用了。

师妹吃完,满足的抹了抹嘴说道:“我去睡了师哥,明天和集美约了去图书馆的,晚安!去洗碗吧!”

我只能无奈的叹了口气,把用过的碗筷洗完后,也进了自己的房间。

夜里我正在熟睡,隐隐约约的听到有女人低声哭泣的声音,很凄凉,给人一种汗毛直立的感觉。

我很熟悉这种声音,这是鬼在哭!

有鬼!我马上一个机灵坐了起来,眼前一片黑暗,伸手不见五指。

那个哭泣的声音还在继续,越来越大,我内心说不慌是假得,额头也出了细细的汗珠。

我强迫自己镇定下来,慢慢的下床,用脚慢慢探索拖鞋的位置。

可我怎么都够不到拖鞋,这是怎么回事?我清楚的记得自己的拖鞋就在这个位置啊。

越是找不到我就越紧张,耳边还一直传来凄厉的哭声,这种感觉恐怕不是身临其境很难感受到。

好像碰到了!我尝试着穿上拖鞋,咦?拖鞋怎么毛茸茸的?

突然!“吱!”的一声一个尖锐的声音响起。

我本就神经高度紧张,在加上未知的恐惧,一下把我的魂都快吓出来了,脚下一滑就直接倒在地上。

腿部传来的疼痛让我镇定了不少,刚刚一定是老鼠,我是这样安慰自己的。

突然一种压抑危险的气息开始向我逼近,这个气息就在卧室门外。

我屏住呼吸,仔细的听着动静,果然没一阵,女人高跟鞋的声音从门外开始缓缓走来。

在这漆黑寂静的夜里,听到高跟鞋的声音,无疑又一次的冲垮我的心里防线。

我现在不止是额头出汗,整个背都被汗水打湿了。

近了,脚步声近了,我现在完全听得到自己的心脏在剧烈跳动。

“蹬蹬蹬!”“蹬蹬蹬”

“吱呀!”

我的卧室门开了。

门一开借着月光我隐约看到一个披头散发的女鬼,没等我反应过来,一下就冲了过来,速度极快!

紧接着卧室大亮,我“啊”的一声叫了出来。

“妈咪妈咪哄,太上老君,阿弥陀佛,那什么…急急如律令!”我学着师父一样胡言乱语的叫唤一顿,双眼紧闭一下都不敢睁开。

过了一会儿一个女声传来:“小家伙,你大晚上的抽什么风呢?”

我听到这个声音,微微一愣,这不是女鬼师伯的声音吗?怎么是她?

我只能希望自己不是被鬼怪迷惑了,微微睁开一点眼缝。

灯光有些刺眼,适应了一下以后,看到确实是女鬼师伯,我长出一口浊气,身上的汗才渐渐散去。

我喘着气说道:“师伯啊,人吓人吓死人啊,你大晚上干嘛呢?”

女鬼师伯悠悠的说道:“我不是人啊?”

我无语的说道:“你大晚上哭个什么劲!还有,你们鬼不是飘着走吗?你穿什么高跟鞋啊你!”

师伯一听这话,有些伤心的说道:“还不是因为都敏俊走了,他怎么就走了呢?”

什么?都.都敏俊?这老女人晚上看韩剧哭成这样?

还真符合她的花痴人设,只能暗叫倒霉,也怪自己从小对鬼怪太敏感了,问题这搁谁谁不害怕啊。

女鬼师伯说道:“再说了,我就是怕吓到你和露露,才故意搞出脚步声的,我就是提醒你们我在走动,怕突然出现吓到你们啊。”

我现在真的想拿个砖头拍死自己,有些生无可恋的说道:“师伯,你这样反而更吓人好不好?”

经历了这个闹剧,我也全然没有睡觉的惬意了,到院子里开始练习罡步,虽然感觉没什么用,但对体弱多病的我来说,有大用处,最起码我现在已经算不上体弱多病了。

练习中突然想起来,师父临走说三清真君的垫子,最后还眼神示意了一下,到底什么意思?

想到这里我停下了想傻子一样的罡步,好奇的走到大堂供奉位置,看了一眼三清座下的垫子,上边没有一丝灰尘,什么都没有啊?

真够无聊的!还真是让我打扫啊,我以为有什么交代呢。

随手一扔,垫子掉到原来的位置,我转身准备继续去院子里练习罡步。

东面的墙突然动了起来,然后缓缓平移出现一个缝隙,直到出现一个暗室才停了下来。

我去?这么牛叉的吗?我有些惊讶,毕竟18年我都没发现这个暗室。

我师父玩的挺科幻啊,出于好奇,我缓缓向门靠近,里面散发出微微的黄光,在黑暗里轻轻闪烁着。

等我走近看清楚,才发现里面空间不大,也就是一个小厕所的面积。

不由的鄙视了下师父,以为是个隐藏富豪呢,还是个扣扣吧搜的穷鬼。

暗室里有一个台子,上边供奉了一个“神像”。

姑且说神像吧,自己也不知道这到底是个什么,自己从小和师父给佛道两大家的神明上香,不托大的说,大部分还是都认识的,眼前的这个确实没有见过,但也不敢不尊敬,对着“神像”拜了拜。

仔细查看周围的东西,一个香炉,香炉旁边放着一本书,看起来很破旧了,其他还有一些师傅的法器挂在墙上。

我对着“神像”说了一句:“玩呗只是看一眼,如有冒犯,还忘海涵!”

不是我疑神疑鬼,是师父说过,只要不是泰国的不知名神像,其他的见了就要拜拜,礼多人不怪,神明鬼怪也是一样的。

做完这些我拿起那本破烂的书,邹邹巴巴的书皮上小篆写着:“佛道双休”四个大字。

“佛道双休?”我念了出来,有些不可思议,虽然我师傅一会说贫道一会说贫僧,但我一直以为他是个江湖骗子。

这样乱叫很掉价,原来师傅是真正在佛道双休啊,但是世俗都觉得佛家和道家是有争议的啊,怎么可能同时修行?